叶矜是真的担心她的饭菜,这个保温杯的保温效果虽然不错,但毕竟是秋冬季节。陆深的胃不好,吃冷饭的话,很容易难受。

    “好。”陆深总算是有了反应,下一秒,语气却陡然冰冷,说出的话语足够让莫可儿绝望,“终止陆氏和莫可儿的全部合作。”

    陆氏虽然不是专门的娱乐公司,可是在商业场上却很有地位的。如果陆氏封杀莫可儿的消息传出去,等于莫可儿也别想在娱乐圈混下去了。

    毕竟没有人敢忤逆陆深的意思。

    “等等,陆总,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经纪人吓坏了,赶紧拉着莫可儿道歉,“莫可儿,你还不赶紧给陆夫人道歉!”

    “陆,陆夫人?”莫可儿傻愣愣地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叶矜。

    就连叶矜也是一愣,好脾气地纠正经纪人,“我和陆总只是合作关系。”

    经纪人好歹也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那么多年的人,这眼力见自然是比一般人好多了。

    瞥见陆深没有因为她的话而生气,心中有了一点底,立马说道,“这位小姐,我马上把莫可儿带走,保证她以后再也不烦您,还请您劝劝陆总,请他高抬贵手。”

    叶矜左右为难,莫可儿也只是嘴上说了她两句,更何况她还小,这么就毁了前途,倒是怪可惜的。

    而莫可儿,早就吓傻了。她本来以为自己的魅力足够,却不想,陆深看都不看她一眼。

    星途毁灭,等于是要毁了她的后半辈子。此刻,莫可儿也顾不上面子,“小姐,叶姐姐,我也求求你了,可儿跟你道歉好不好?”

    叶矜头疼,侧头去看陆深,恰好与他的视线撞上。她心口像是漏了一拍一样,有什么在充斥着她的心口。

    往后退了一步,叶矜淡笑道,“恕我没有这个能力。”她看向陆总,声音很轻,软语呢哝的,仿佛能够甜到陆深的心里面去,“我还是在休息室等一会陆总吧。”

    陆深收回视线,厌恶地看了一眼莫可儿,“还不滚?”

    莫可儿张了张嘴,还想要再说什么,经纪人赶紧拉着她的胳膊,直接把人给拽出去。

    王助理看向陆深,知道他现在心情不好,压低了声音问,“陆总,那莫可儿的事情?”

    “暂时把她的活动停了。”陆深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

    不过是刚刚成名的小明星,竟然敢在他的叶矜面前大呼小叫?

    所有伤害叶矜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王助理抬头,正好看见陆深眼中那抹疯狂的偏执。不由自主的,王助理感觉到身上一阵寒意,面前的男人却早已转身离开。

    叶矜等了不到两分钟便看见陆深进来了。似乎是觉得休息室里面有些热了,他脱下西装外套,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衫。原本冷漠的气息微微散了一点,此刻的陆深,多了一点温暖的气息。

    “做了什么?”陆深往后一靠,长臂随意地搭在沙发的边缘上,冰冷之中带着一点慵懒的气息。

    而他的眼眸深邃,撞入便会陷入进去,万劫不复。

    叶矜竟是有些看痴了,直到对上陆深的目光,她才讪笑一声,收回了看他的目光,“陆总的胃不好,所以也做了一些清淡的。”

    两荤一素,叶矜不喜欢煲汤,所以也就没有做汤。

    保温杯一打开,饭菜的香味顿时弥散了整个休息室。就连路过的王助理都忍不住多闻了两口。

    虽然吃不到,但是闻着这味道就知道叶小姐的厨艺不差。

    长得那么好看,性子也好,还会做饭。

    王助理表示,他们陆总不仅在谈生意的时候眼光很好,在选女朋友的时候,眼光也是非常不错的。

    哼了两句歌词,王助理心里很是开心。有了爱心午餐的陆总,今天一定是非常好说话的。

    【身体已恢复百分之十六。】系统死板的声音响起,【系统提示,身体每恢复百分之二十,系统将自动休眠一段时间。】

    叶矜垂下了眼睫毛,手不自觉地抚上心口的位置。

    陆深瞧见她的动作,吃饭的动作停住,“叶小姐可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叶矜摇了摇头,没有看见陆深眼里一闪而过的神色。

    等陆深吃完之后,叶矜开始收拾碗筷。小心翼翼地打探着他的表情,“陆总会不会觉得我这样很唐突?”

    陆深吃饱喝足,还有最爱的女人就在眼前。即使知道眼前不过是转眼即逝的假象,心口还是有一股暖流划过。

    手指在嘴边微微握拳,他的嗓音是一如既往的冷,“叶小姐指哪方面?”

    “从我认识陆总开始的种种。”叶矜不相信,像陆深这样敏感的男人会不知道她一开始的靠近就是别有意图的。

    “还好。”陆深润了润喉,“叶小姐并非那种人。”

    陆深在商场上那么多年,这双眼睛可谓是一眼看穿许多人。叶矜知道,如果自己敢带着其他的意思,陆深必定会一眼看出来。

    轻轻地叹息了一口气,叶矜不能全盘托出,只能含糊其辞地解释了一番,“抱歉,我只能告诉陆总,我不会伤害陆总。”

    她也有迫不得已的理由。

    “无妨。”陆深不甚在意,冷然的眉眼定定地看着面前的叶矜。

    就算叶矜对他耍心机,甚至要了他的命都可以。

    “叶小姐手艺不错。”陆深起了身,他的身姿挺拔,站起来时,会有一种压迫感。

    低眸之间,带着一丝睥睨之意。只是他身上的气质就是那般,并不会让人反感。反之,被这般容颜好看的男人注视着,叶矜还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谢谢夸奖。”叶矜见他不介意,终于松了一口气。不管其他,至少在这一点上,叶矜承认自己是亏欠了陆深。“早些年在国外的时候,一直自己做饭,所以手艺就练出来了。”

    陆深眸色一深,叶矜发生过的所有事情他都知道。他甚至还知道,在国外的四年,一直有一个男人喜欢叶矜,并且对她示好无数次。

    “嗯。”陆深冷淡的回应。

    叶矜有些尴尬了,只能摆手说道,“那我就先回去了,不打扰陆总了。”

    “好。”陆深也没有过多地挽留叶矜。

    今天的叶矜像是终于从乌龟壳里面出来了一样,愿意跟他袒露了一些。只是,陆深感觉,叶矜突然的靠近,并非只是偶然,或许还有其他他不知道的隐情。

    “叶小姐。”陆深突然开口,声音冰冷而低沉,叶矜背对着,没有看见那双眸子里隐藏的痛色。

    叶矜缓缓地转过身,不解地看着陆深,“陆总?”

    却又见他沉默了,眉眼冷淡,好像刚才那一声只是叶衿的错觉一样。

    叶矜有些奇怪,柔柔地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

    叶矜从陆氏集团出来之后,第一时间到了工作室。

    沈思琪依旧像是往常那样,黏黏糊糊地围绕在几个男人身边,声音软软娇娇的。

    想到工作室的名誉就这么毁在沈思琪的手上,她的眸子冷了冷,“沈思琪,到我办公室一趟。”

    这微冷的语调,与平时的叶矜形象实在是不符。

    琳达看了一眼沈思琪,讥讽地笑了笑,“啧,沈思琪啊,厉害啊,居然能惹得叶老板那么生气。”

    工作室里面的女生都看不爽沈思琪,平时不怎么努力,就知道对男人撒撒娇。

    忐忑地来到叶矜的办公室里面,沈思琪低着头,一副怯生生又想要撒娇的样子,“小叶姐姐。”

    “沈思琪,你走吧。”叶矜揉着眉心,疲惫不已,“看在往日情分上,官司可以不打,但是工作室的所有损失,一个月之内必须赔偿。”

    他们工作室的水平不差,如果没有沈思琪出来搅局的话,现在也不用过得那么拮据。

    “小叶姐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沈思琪的睫毛狠狠地颤动着,心里却是狂躁不安。手指都不自觉地勾在一起。

    叶矜不想和她打哑谜,直接把证据甩在她的面前,干净利落,“你自己看吧。给你一个月时间,不赔偿我们就法庭上见。”

    叶矜虽然看起来好相处,性子也温柔,可是却有着坚强且刚硬的一面。不然的话,她也不会独自在国外生活了四年,也不会独自扛起一个工作室。

    沈思琪一下子就懵了,赶紧认错,“小叶姐我错了,我只是一时的……”

    “沈思琪,你千不该万不该打着工作室的主意。”更不该,让于乐然因此入狱。

    出了工作室,外面的太阳已经下山了。叶矜只觉得寒冷得发颤。

    是她识人不清,所以才酿成了大错。好在,她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系统,谢谢你。”一开始,叶矜怀疑系统让她看到的都是假的。可是重来一次,所有的细节都被无限的放大,她才感觉到了一阵细思极恐的后怕。

    接下来,就是保全孤儿院了。

    【不用客气。】系统不能理解人类的感情,只会机械般的下达命令,【任务颁布:让陆深对你笑一次。限时四十八小时。】

    叶矜:“……”

    作者有话要说:  叶衿:收回我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