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深的性子再容易了解不过,天生寡情淡漠。要让这样一个人对她露出笑容,怕是要比登天还难。

    只是系统颁布的任务,从来没有收回去的说法。

    叶矜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找于乐然。还有两天的时间,并不着急。

    来到于乐然的公寓,于乐然这会还在睡觉。她的作息时间很水不规律,经常熬夜到通宵,然后睡个昏天黑地。

    进房间的时候,于乐然像是有了心灵感应一样,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看见叶矜,朝她笑了笑,“宝贝来了啊?过来陪我睡会。”

    “我不睡了。”叶矜无奈,揉了揉她的额头,低声道,“时间也不早了,我给你做个晚饭,起来吃一点。”

    “好。”于乐然点了点头,乖乖地去洗漱了。

    吃饱了之后,于乐然和叶矜一起在沙发上面看着电影,“你去给陆深送饭了?”

    “嗯。”叶矜在于乐然面前不想撒谎。于乐然对于她来说,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值得拿命交换的朋友。

    于乐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刚想要打开一瓶啤酒,瞥见叶矜那不满的眼神,她又讪讪地收回了手。

    叶矜讨厌一切有味道的液体,大概是因为会让衣服上沾染味道的缘故。就连每次去工作室,也要确保自己身上没有其他的味道。

    “宝贝,你该不会是喜欢上陆总了吧?”要说起来,于乐然也就是远远地见过陆深一两次。确实吧,长得太好看了。要不是深知陆深的性格,她也想撩一下。

    叶矜哭笑不得,大概在不知情的人看来,她这些举动都过于主动了,就像是故意靠近陆深的一样。“没有,别多想。”

    “噢。”于乐然喃喃自语,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对了,那沈思琪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让她赔偿损失。”叶矜道,拿起桌上的一个苹果,用小刀慢慢地削皮。

    她不想打官司有两个原因,一是打官司必定要闹大。现在工作室和陆氏正处于合作时期,她不想闹出这些事情来。再加上,她和沈思琪毕竟是校友,到时候牵扯起来,很难说清。

    “那也好。”于乐然一想到以前工作室泡汤的合作,就气得牙痒痒,“这小贱.人,要不是我听见了,这女人指不定怎么作妖呢。”

    叶矜失笑,看她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忽而叹息一声,嗓音轻柔,“你啊,以后不用顾忌着我的面子。”

    叶矜知道,于乐然虽然性子大大咧咧,可是事关她的事情,总是格外的小心。

    于乐然眼神微动,没有说话。

    ***

    苏言白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嫌堵车,所以走了一小段路,然后就被于乐然给盯上了。

    这女人还是一身令他讨厌的酒味。苏言白极力忍着,态度疏离,“于小姐,麻烦请让一让。”

    这黑灯瞎火的,要是这个女人胡搅蛮缠,他大概会成为流氓给抓起来。

    “我没有挡着你的路。”于乐然又打了一个酒嗝,慢吞吞的吻跟在苏言白的身后,颇有些淡定地说道,“只是恰好我跟你去的地方是一样的。”

    苏言白懒得理会他,看了一眼时间,加快了步伐。

    到了地方,苏言白看着面前的陆深,颇有些头疼,“抱歉,迟到了。”

    陆深眼底是一派的波澜不惊,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咖啡杯的边缘,冰冷的目光扫过他身后的于乐然。

    苏言白也看了一眼,解释道,“一个酒鬼而已。”

    “我没喝醉。”于乐然晃着身体,自来熟地想要坐下,却在触及到陆深冰冷的视线时,清醒了大半。

    没有了在苏言白面前的淡定,于乐然是打心底对面前的陆深感觉到恐惧。以前距离太远还没有发现,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仿佛是来自地狱一样,令人恐惧不已。尤其是在他漆黑冷眸看向你的时候,仿佛血液都冻结了。

    “陆,陆总。”于乐尴尬地打了一声招呼,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祸水模样,“那个,我是叶矜的朋友,于乐然。”

    “嗯。”陆深看了她一眼就收回视线,心里有些不悦。

    他的叶矜跟这个女人做朋友,真的不会被教坏吗?

    夜不归宿且喝酒成瘾。

    这样想着,陆深看向于乐然的视线就越发地冰冷了。

    于乐然再迟钝也明白了,这陆深,并不喜欢自己。理由,未知。

    “我就待一会。”于乐然赶紧说道,这会她是完全不敢看陆深了。朝着苏言白眨了眨眼,又是一副千娇百媚的样子,“苏医生,我手机没电了,能不能借手机让我打个电话,让叶矜来接我。”

    一句话,成功地让陆深的眼神微动,也不再那么寒冷。

    他又能见到叶矜了。

    苏言白哪能不知道陆深心中所想,微微拉开两人的距离,他把手机递给于乐然。

    叶矜急匆匆地来到咖啡厅的时候,于乐然已经不在了。只有陆深一个人坐在那里。

    叶矜走过去,因为来得匆忙,还没来得及穿上外套。外面霜雪有些大了,她的嘴唇呈现出被冻僵的青紫色。

    “陆总。”她浅浅一笑,打了声招呼。明亮的眼眸含着几分水润,小巧的鼻子被冻得通红,像是只傻兔子一样,惹人怜爱,“请问乐然在哪?”

    “言白送她回去。”陆深招来服务员,问她,“喝点什么?”

    叶矜摇了摇头,“我不太喜欢喝这些。”

    陆深似乎是没有听到一样,自作主张地给她定下,“那就一杯温牛奶。”

    叶矜无奈,只能点头应下,“那就麻烦陆总了。”

    距离系统颁布任务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多,叶矜本打算明天去找陆深,没想到于乐然这个小状况出现,倒是打乱了她的计划。

    可是她还没想好办法。

    捧着热牛奶,叶矜轻抿了一口。甜甜的奶香味弥散在她的唇齿之间,暖暖的,融化了外面霜雪的寒冷。

    “陆总,明天你有空吗?”叶矜声音涩然,脸色有些窘迫。

    这一个月来,他们见面的时间好像太多了。

    她也知道陆深工作很忙,从王助理那边得知,陆深常常需要加班要很晚才能回去。

    “明天我出国。”陆深虽然已经尽力把事情给推了,只为了能够多陪陪叶矜。只是管理一个公司,他很多时候都走不开。

    叶矜眸子一顿,意思就是说她今晚必须得完成任务了?

    陆深见她神色错楞,似是有些惊讶。心口软软的,自动默认为是叶矜舍不得他离开。这样想着,他的声音也不自觉地温柔了一点,“三天就会回来。”

    他去国外,除了谈生意,更是为了寻找威廉医生。

    威廉医生在这方面是权威专家,虽说癌症不可逆,但是却能使用先进的技术以及药品延长生命。

    “嗯。”叶矜低下了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双手捧着牛奶,又喝了一口,嘴边染上了一层白沫,而她却全然不知。

    傻愣愣的样子与她平时温婉大气的模样有些反差,落入陆深的眼中,怎么看都怎么可爱。

    想要,狠狠地占有她。

    “陆总。”叶矜咬着唇,纠结了大半天,还是开口,“那个,我有个不情之请。”

    叶矜实在是不会撒谎,只能干瘪瘪地提出奇怪地请求,“陆总能不能对我笑一下?”

    陆深眸色一深,里面流转的情绪让叶矜看得不是很明白。似乎是有什么在汹涌翻转,最后又回归于平静一样。

    “我也知道这个要求有些唐突。”叶矜十分尴尬,软绵绵的声音有些窘迫,向来平静的脸上也染上了几分红晕。尤其是陆深那双好看得不像话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她时,耳尖都不可控制地泛红起来。

    “叶矜,你想做什么?”

    这是陆深第二次喊她的名字。每一次,都让她有些失神。

    咬了咬唇,叶矜像是豁出去了一样,“我就是想知道陆总那么帅的一个人,笑起来是什么样子。”

    说完,叶矜的脸蛋红透了。

    矜持如她,还是第一次这样说出这种话。丢弃了往常女儿家的矜持,像是一个花痴一样。

    面前的陆深也愣了,原本冰冷的眸子竟是有些错,看起来有些反差的萌。清了清嗓子,陆深别开眼,“不早了,我送你回家。”

    所以,她这是被拒绝了吗?

    叶矜垂丧着小脑袋,有些失望。回家的路上时,叶矜时不时频频侧目,试图还想再说些什么。

    “陆总,我觉得你应该多笑笑。”叶矜揪着安全带。

    一秒,两秒。陆深专注地开着车,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叶矜有些恼了,恼自己的不矜持,恼陆深的冰冷。

    只是,陆深并无错。

    怀着失望的心情,叶矜下了车,整理好心情。扬起一个淡淡的笑容,“陆总,谢谢你送我回来。晚安。”

    “晚安。”逆着光,叶矜似乎看到了陆深浅浅地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极淡的笑容。

    【任务完成,身体已恢复百分之二十。系统开始进入沉睡。】

    叶衿站在楼下,久久地没有回过神来。

    陆深……真的对她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  承包陆总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