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深微微抬眸, 与叶矜对上。

    他站在那里,身形挺拔入竹,眉眼清冷。

    心口像是忽然漏掉了一拍一样,叶矜视线慌乱,不知道该看向哪里。

    “怎么了?”顾总监轻笑一声,她年纪不小了, 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姑娘就喜欢。

    招了招手,顾总监满意地点点头,“不用化太浓的妆容, 在眼角还有额角点缀一点就好了。对了,口红用奶茶色的。”

    小助理赶紧上前,于乐然却开口道, “我来吧。叶矜的小脸蛋,我比谁都熟悉。”

    “怎么回事?”

    一道低沉且冷的声音打断了她们。

    顾总监一听这声音, 下意识地解释,“陆总,我们这边模特少了一人,所以就拜托了叶小姐帮忙。”

    沉默。

    一秒, 两秒……

    顾总监忍不住抬头偷偷地看了几眼陆深。脸色黑得有些不正常, 她好像……也没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吧?

    “陆总?”顾总监试探地问了一句。

    “找不到模特?”

    顾总监觉得陆总应该是生气了, 可是她想了半天, 也没想清楚陆总生气的点在哪,只能尴尬地回答,“因为觉得叶小姐很适合, 所以就请她帮了个忙。”

    紧接着,叶矜能感觉到陆深的视线在自己身上打了个转,又很快地收了回去。

    一时间,她有些尴尬,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抱歉,我马上换回去。”叶矜轻轻的嗓音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

    于乐然怔了怔,勾.人的丹凤眼在陆深和叶矜之前绕了绕,心中大概有了个底。

    苏言白没有骗她,陆深很喜欢叶矜。即使表面在努力地伪装,可是那眼神一看就暴露了。

    “不用。”陆深脸色冷漠,径直看向顾总监,“开始吧。”

    顾总监擦了擦额头的汗,吩咐小助理,“赶紧让其他模特准备好。”

    于乐然看了一眼愣神的叶矜,赶紧把人拽到一旁,“陆总这是怎么了?突然对你那么冷漠。”

    要不是她看出了端倪,旁人肯定以为陆深对叶矜有意见。

    叶矜低着头,细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不清楚。”

    “系统,陆深很讨厌我吗?”

    【系统无法感知这些,需要宿主自行了解。】系统死板的声音传来。

    它们不懂得人类复杂的感情,只懂得遵循上级的命令下达指令。

    “如果……我完不成任务呢?”叶矜问它。

    【剧情无法照常进行,身体无法恢复。】系统停顿了几秒,继续说道,【陆深的死亡也无法改变。】

    所以,她该怎么去靠近陆深?

    “宝贝,别多想了,到你了。”于乐然捏了捏叶矜的脸蛋,轻声安抚她。

    叶矜点了点头,抛开那些思绪。

    这不是正式的场合,她只需要走一遍,展示这件衣服就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陆深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太过炙热。可是仔细一看过去,又恢复了一派的冷静。

    深呼吸了几口气,叶矜快步从陆深的面前走过去。

    叶矜距离远没有感觉到,就站在陆深身后的王助理,清晰地感觉到了陆深周身的冷意。

    小祖宗哟,您穿得那么好看在众人面前晃悠,可不是让咱们陆总给气坏了。

    好不容易都展示完了,顾总监这才松了一口气,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陆总,您觉得怎么样?”

    陆深抿了抿薄唇,神色冷然,“尚可。”

    微凉的目光落在叶矜身上,陆深静默了两秒,“叶小姐,关于细节方面,我想我们还需要谈谈。”

    叶矜怔怔地点了点头,步子还没迈出去,又听得陆深继续说道,“把衣服换了。”

    声音带着冷意,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针对叶矜。

    于乐然拍了拍她的肩膀,“先去换衣服吧。”

    “好。”叶矜的目光有一瞬间的呆滞,顿了顿,又清醒过来。

    陆深办公室。

    两人其实也不过是几天没见,叶矜却总觉得好像是隔了很远一样。

    就好比现在,陆深站在她的面前,那眼神分明让她感觉陌生无比。

    放置在茶几上的白开水已经彻底地冷掉,陆深不急不缓地翻动着手上的文件,连个余光都没有给叶矜。

    叶矜这才敢仔细地打量陆深,冷硬的轮廓线条,高挺的鼻梁,一张完美得让人无可挑剔的脸,只是眼底的青黛和脸上的疲惫破坏了这一份美感。

    “陆总,您……多少天没有好好休息了?”

    细软如清泉流淌的嗓音在寂静的办公室内响起。

    陆深神色未变,只是翻阅文件的动作稍微停了停,“怎么?”

    叶矜讪讪地笑了笑,“就是看陆总脸色不太好,所以就随口问了一句。”

    陆深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没了下文。

    叶矜听出了陆深的冷淡,可是系统留给她的时间不多,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陆总实在困的话,可以进去休息一会。”

    “不用。”陆深终于抬起头,薄凉的眼神落在叶矜身上,带着隐忍,“叶小姐若是累了,可以自行休息。”

    叶矜摇了摇头,见陆深又收回目光,继续看着文件,心下叹息一口气。

    强迫陆深睡觉,简直比登天还难。尤其是,他们现在的关系处于一种微妙的情况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深才终于把一沓文件处理好,双手交握放在腿上,凝神轻抿凉掉的咖啡。

    “喝咖啡不好。”叶矜忍不住多嘴说了一句,“健康饮食很重要,我知道陆总很忙,可是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她之前就是这样,太过劳累,身体不堪重负。即使后期没有得癌症,诸多的身体小问题,也足够让她头疼好一阵子了。

    陆深的情绪隐没在眼底之后,看得不真切,最后,他问,“叶矜,你想要我做什么?”

    她只想要陆深活着,要她在意的人好好活着。

    一想到孤儿院和于乐然的下场,叶矜的脸色白了白,声音冷静,“陆总是什么意思?”

    “叶矜,你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陆深又问了一遍,他知道叶矜的靠近绝非偶然,也知道叶矜身体的异样。

    很多事情,或许在别人看来,是诡异的,甚至是不可能发生的。可是它现在就真实地发生在了叶矜的身上,陆深不得不重新去正视这个问题。

    那一瞬间,叶矜有种被看破的狼狈感。脑海里传来系统的警告声,带着一如既往地机械感,让她稍微回了神,“陆总,很抱歉,我不能说。”

    这是变相承认了。

    陆深心口一疼,他就不该抱着任何幻想。

    叶矜的靠近,绝非偶然。这一点他一直明白,只不过在自欺欺人罢了。

    别过脸,陆深冷下声音,“叶小姐,世上没有那么好的事情。要想从我这里得到东西,叶小姐也得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