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针缓缓地指向六点, 陆深才缓缓地睁开眼睛。

    意识有一瞬间的迟钝,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睡过好觉。

    自从离开了叶矜,他的每一个晚上几乎都是在疯狂的思念和噩梦中醒来。

    一开始,他还会使用药物。可是后来时间太长了,他的身体对药物都开始有了免疫。

    陆深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好好的休息过。

    抬头看去, 叶矜就坐在床边不远处,坐在沙发上面,怀里还抱着一个抱枕, 脑袋低着,显然是已经睡着了。

    小心地掀开自己身上的被子,陆深坐起身, 靠在床上。也不着急起来,就这样安静地看着叶矜。

    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叶矜一睡觉就喜欢轻轻咬着下嘴唇。这是一个不好的习惯,当初陆深想了各种办法,都没能让她改掉这个坏习惯。

    目光痴迷地落在叶矜身上,陆深知道, 艾顿说的都是实话。如果再放纵他继续靠近叶矜, 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仅仅是几天时间没有看见叶矜, 他就已经快要崩溃。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叶矜, 想她嘴角弯弯的样子,想她轻声细语说话时候的样子。

    即使是劫,陆深也认了。

    “唔。”轻声的低喃, 从粉嫩的唇瓣中吐出。

    陆深收回目光,淡定自若地下床穿好鞋子。冷静得仿佛刚才眼底的深情都是一片假象一样。

    叶矜的脑袋还搭在抱枕上面,惺忪的眼眸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她记得自己是来陪着陆深休息,然后陪着陪着,自己也困了。迷糊了一会,就晕晕沉沉的睡了过去。

    视线中出现了那双蹭亮的皮鞋,叶矜才迷迷瞪瞪地清醒了一点,连忙道歉,“抱歉,陆总,我睡着了。”

    【身体已恢复百分之三十。】

    好快。

    叶矜一时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陆深还会死吗?”她问系统。

    【暂时死亡率降低,但任由极大可能,宿主请继续努力。】

    叶矜不由得抬头看向陆深。

    “没关系。”陆深扣好外套,侧头扫了一眼叶矜,正好和她的眼神对上。

    像是被触电了一样,叶矜下意识地丢掉了手中的抱枕,跟着陆深出去。

    王助理得到指令,赶紧端了两杯暖饮进来。

    把暖饮放在茶几上时,刘助理的目光从陆深的身上一晃而过。

    衣服有些凌乱!

    王助理跟了陆深那么多年,对他再了解不过,瞧瞧这领带,都有些褶皱了。

    再看看叶小姐,小眼神还迷糊着,显然是刚刚睡醒。

    难不成……

    王助理压下心中的激动,假装淡定地关上门。

    然后,一路狂奔。

    喜迎陆总脱处!

    陆深端起面前的暖饮,目光不经意地从叶矜身上略过,然后沉声开口,“叶小姐不喝?”

    喝暖饮是假,里面掺杂了威廉医生最近研制的药。只要长期服用,就能够抑制癌细胞的扩散。

    消灭癌细胞,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每个人的体质也不一样,即使这药在别人身上有用,叶矜也未必能够使用。

    他能做的,也只有祈祷威廉医生的药在叶矜身上能够起到作用。

    “我一般只喝白开水。”叶矜原本就不喜欢喝这些,再加上重活一世,对养生之事更加看重,所以不由得多说了两句,“陆总,饮料多喝对身体不好。”

    “偶尔一次而已,叶小姐试试。”陆深抬眸,放下杯子,修长的手指搭在透明的玻璃杯上面,说不出来的好看。

    叶矜犹豫了一会,没好意思拂了陆深的意,只能小小地抿了一口。

    味道有些甜甜的,但不腻,是她很喜欢的口味。

    “怎么样?”把叶矜眼中一闪而过的喜欢尽收眼底,陆深摩挲着杯身,冷硬的嘴角微不可闻地勾起。

    “很好喝。”叶矜眼角微弯,又喝了一口才放下杯子。

    见目的达成,陆深便开始切入正题,“实验结束,叶小姐,似乎你在我身边,我就会睡得很好。”

    这也就是为什么陆深在休息室里休息,叶矜却守在一边的原因。

    他说,只要有她在身边,他就能够安稳入睡。

    因为这样,陆深才会对她特别。

    仅此而已。

    陆深对她无意,不是于乐然猜想的那样,她应该感到开心。

    在重活的那天开始,叶矜就决定好了,这辈子,只守护自己所爱之人。

    可是为什么,她却觉得有些失落?

    大概是面前的陆深太过温柔,在她最困难的时候从天而降,给了她太多希望。

    “陆总希望我做什么?”叶矜压下心口的异样,问他。

    陆深看着她,声音低沉而冷静,却透着一股疏离的感觉,“在有需要的时候,我希望叶小姐能像今天这样。”

    叶矜微微愣神,拒绝的话语还没说出口,面前的陆深再次开口,“作为交换,我会把未来三年的服装设计项目,全权交给木泽工作室负责。”

    陆深看了一眼叶矜,似是无意地说了一句,“这是叶小姐一直想要的,不是吗?”

    反驳不了。

    叶矜从一开始接近陆深就是意图不轨,无论是因为系统也好,还是因为工作室。

    大概在陆深的心中,她早就是一个充满心机的女人。

    陆深没得到想要的回答,也不着急,只是道,“叶小姐可以考虑,不需要太快给我答复。”

    陆氏集团三年的服装设计项目是一个不小的诱惑,可以说,只要叶矜在这三年里面认真工作,把每一个项目都完成好。那么,至少可以让孤儿院五年没有后顾之忧。

    不仅如此,借着陆氏,她们的工作室会彻底面向大众。即使后面不能再和陆氏合作,她们所拥有的名誉,荣耀,也足够让她们在服装设计行业脱颖而出。

    可是,这个代价太高。

    “陆总,我需要一点时间。”叶矜勉强地笑了笑。

    陆深丝毫不意外,“好。”

    下了楼,叶矜刚踏出电梯,就看见了在下面一直等着的于乐然。

    “怎么去了那么久?”于乐然在下面都打起了瞌睡,等了好半天才看见叶矜下来。

    “有点小状况。”叶矜回她,接过她手中的背包,背在自己身上。

    于乐然又打了一个哈欠,眼角飚出了一些泪水,“发生了什么?”

    十一月的天气,还是太过寒冷。叶矜出了公司,迎面就吹了不少的冷风。

    于乐然听到,叶矜冷静的声音,“陆深要和我做一个交易。”

    ***

    回到家里,于乐然赶紧开起了暖气。她这粗人没关系,可是叶矜身体娇贵,又是个怕冷的,得好好地暖着。

    把毛茸茸地毯子在叶矜身上围了一圈,于乐然又去探了探她脚底的温度,确定保暖之后才裹紧自己的毯子。

    “所以……陆总这是要你□□?”于乐然挑着叶矜的下巴,红唇轻扬,眼角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宝贝,陆总果然对你有所图。”

    “他不喜欢我。”叶矜无比肯定地说道,双脚并拢,脑袋就搭在腿上面。低了低头,半边脸蛋都窝进了毯子里面,整个人显得乖巧而又惹人怜惜。

    从毛毯里面传来的声音闷闷的,“他大概觉得我是一个心机多端的女人。”

    不,陆深不会。

    于乐然很想这么告诉叶矜,话到了嘴边,又收了回去。揽着叶矜,哄小孩似的摸了摸她的脑袋,“那么伤心?我家宝贝该不会是喜欢上陆总了吧?”

    叶矜的身体僵了僵,下意识地反驳,“不会。”

    太像是欲盖弥彰。

    于乐然那轻飘飘的小眼神,摆明了就是不相信叶矜的话。

    “你知道的,我现在完全没有谈恋爱的心思。”叶矜叹息,她有太多的事情没来得及做,谈恋爱这件事情,的确不适合现在的她。

    “工作恋爱两不误。”于乐然不以为然,“我都谈了多少个了,宝贝,你就不能把你母胎单身的称号给脱了吗?”

    叶矜大囧。

    她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性子和长相都不差的她,硬生生的就是母胎单身了二十多年。

    “你知不知道咱们工作室的人私底下都说你性冷淡呢。”于乐然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叶矜的脑门,语重心长地跟她说,“陆总人不错,长得又帅,实在喜欢的话,试一试也没关系。”

    如果陆深果真像是苏言白说的那样,爱叶矜到了极致,那么她肯定同意。但是如果,因为陆深,叶矜受到伤害,就算是拼了命,于乐然也要找他算账。

    “不了。”叶矜的眼神又落寞起来,小脑袋缩在毛毯之中,鹿眼蒙上了一层迷雾。

    于乐然心疼得不得了,哪里舍得继续逼她,只能赶紧哄着人,“好好好,咱们不要陆总。换一个,天涯何处无芳草是吧。”

    叶矜哭笑不得,叹息道,“乐然,你也该收心了。”

    “别吧,我还没玩够。”于乐然笑嘻嘻地道。

    只是说完,她就沉默了。

    叶矜知道,于乐然一直跨不去那个坎。可是,她希望于乐然能够得到幸福。

    ***

    叶矜的心情低落了几天,不想再去想烦心的事情,只能用工作麻痹。

    她知道自己对陆深的感情已经有些不受控制,可是她也清楚的明白,自己不能和陆深在一起。而陆深,也不喜欢自己。

    又一次加班,于乐然终于忍不住,把人从工作室里面拖了出来。直接打包拐走,再丢进饭店里面。

    “好好吃一顿,脸色都有些发青了。”于乐然瞧着她眼底的青黛,无可奈何地叹气一声。

    叶矜没什么胃口,“我不饿。”

    “不饿也得吃。”于乐然夹了几块肉,监视着叶矜,“从昨天到现在,你几乎都没吃什么。”

    “我真的……”

    于乐然给她倒了一杯酒,“心里闷就喝酒,别让我们担心。”

    叶矜沉默了几秒,把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好辣……咳咳,咳咳。”这是叶矜第一次喝酒,味道很是上头,直冲鼻子,让她十分地不好受。

    于乐然拍了拍她的后背,“你第一次喝酒,当然会不习惯。酒呢,是个好东西,至少能够让你暂时的忘记烦恼。”

    对于于乐然来说,也只有醉了之后,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

    一杯酒下肚,叶矜有些上头,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下意识抢过酒瓶,“还喝。”

    说着就要倒酒,晃晃悠悠的。

    于乐然赶紧接过,给她倒酒,又不忘给她添饭,“先吃饭,空腹喝酒对胃不好。”

    叶矜不满了,闹着要喝酒。小脸蛋气鼓鼓地看着于乐然,仿佛是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样。

    于乐然哪里受得了叶矜的卖萌攻击,顿时没了原则。

    “就再喝一杯。”于乐然说道,叶矜的酒量不好,要是喝多了,回去又得难受一阵了。

    叶矜乖巧地点着头,这会脑袋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了。

    等到陆深接到电话,匆匆忙忙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空了的酒瓶,还有醉得不省人事的叶矜。

    “还喝……”叶矜趴在于乐然身上,满脸醉意。小脸蛋红嘟嘟的,粉唇微微崛起。和平时文静淡雅的她太过不一样,多了几分闹腾,还有可爱。

    陆深心口软化了一块,从于乐然身上接过叶矜,冰冷地看着她,“喝了多少?”

    “就一瓶。”于乐然赶忙起来,对上陆深的眼神,有些扛不住,“对不起,我没拦住。”

    “喝……”叶矜在他怀中闹腾,小脑袋拱来拱去,最后抬起头,鹿眼水汪汪地看着他,看了好一会才问他,“陆深?”

    “嗯,我在。”陆深揽紧了她,防止叶矜摔跤。

    叶矜眨了眨眼睛,委屈地拧巴着脸,又用脸蛋蹭了蹭他的胸口,细声软软地开口,“陆深,对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  抽出时间写了

    至亲离世,我会尽快调整

    V后日五会完成,希望你们能给我一点时间

    如果觉得后期不喜欢的小仙女们,可以随时弃文

    谢谢你们的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