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那天的事情, 叶矜就感觉心口钝痛不已。

    轻轻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她抬起头,认真地看着陆深,“陆总,您对我特别,只是因为您发现和我接触之后能够睡好觉吗?”

    “不然?”陆深神色冰冷, 完全看不出任何深情,就仿佛是在谈论一件公事一样。

    “我知道了。”叶矜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这样也好。

    陆深并没有喜欢上她, 这样再好不过。只是,心口的疼痛到底是因为什么?

    癌症的后遗症吗?

    “所以,你的回答是什么?”陆深问她。

    叶矜重新扬起一个浅浅的笑, “我同意。”

    苏言白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陆深像是丢了魂一样的颓废样, “怎么了?”

    “没什么。”陆深很快整理好情绪,他不能让叶矜知道自己对她的感情。

    按照叶矜的性格,她会逃的。

    “对了,叶矜的身体, 是时候检查了。”苏言白神色正经, “只是我们不能动静太大。像是上次一样, 能够把叶矜灌醉, 我们再偷偷检查的话,最好不过。”

    “嗯。”陆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比起这个,他更想知道, 留在叶矜身边的那个东西,到底有没有能力彻底地把叶矜治愈。

    苏言白有些诧异,想了想,还是问他,“那天叶矜喝醉之后,发生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

    苏言白叹息,陆深不愿意说,他是怎么也不可能知道的。

    在工作室待了两天,叶矜收到消息,要履行她和陆深的交易。

    在去陆氏集团的路上,看见了一个年约二十出头的男生,在街头唱歌,还被保安抢了他的吉他。

    那保安实在太过粗鲁,叶矜虽然不懂的乐器,但是也能大概看得出来,那吉他价值不菲。就这么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琴弦都断了。

    “快点滚,这里不允许卖唱!”那保安态度粗鲁,让叶矜皱了皱眉头。

    叶矜路过的时候,男人狠狠一摔,就摔在了她的旁边。

    “你没事吧?”叶矜走上前,替他捡起了吉他,见他神色落寞,忍不住安抚一句,“这里不允许唱歌,你可以到别的地方去唱。只是可惜了这吉他……”

    “我没钱修了。”面前的男人抬起头,叶矜这才发现,他的五官带着一些西方人的特征。就连那双眼睛,也是带着海洋的颜色,汪洋的蓝,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被惊艳到了。

    而他的五官极为立体,眼窝深邃,鼻梁高挺。只不过他的头发太长,遮住了这样一样近乎完美的脸蛋。

    “我很抱歉,但是我帮不了你。”叶矜无奈地摇头,问他,“你这吉他多少钱?”

    “几千万吧。”男人想了想,给出了一个不确定的答案。

    叶矜微微吃惊,淡笑道,“真的很可惜。”

    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她和陆深约定的时间就快要到了。她朝着男人笑了笑,就准备离开。

    可是男人却眼疾手快地拽住了她的手。

    叶矜有些不悦,她讨厌别人不经过她的同意就去触碰她。

    回头望去,对上的是男人可怜兮兮的眼神,“姐姐,你能不能给我一份工作?我什么都能干的。”

    叶矜越发地头疼了,她也只不过是路过而已,却没有想到,给自己惹了这么一个大麻烦。

    “我是做设计的,恕我无能为力。”叶矜拒绝,拽了拽自己的手,礼貌地开口,“能不能请你放开我?”

    男人似乎是没有看见叶矜眼中的不悦,继续对她笑得一脸灿烂,“姐姐,我身材很好的。你们做设计的肯定需要模特,我可以给你做模特。”

    叶矜摇头,态度坚决,“不好意思,我是做女装设计。”

    虽然她以后也会涉及到男装设计,可是她并不会用路上来历不明的男人做她的模特。

    “姐姐……”男人持续地想要撒娇,可是叶矜态度温和,可是任谁都能听出她的不悦,“麻烦你放开我。”

    男人乖巧地放开了她,却没有离开,一直跟在她身后,保持着十米左右的距离。

    叶矜心下有些发怵,总觉得像是被一个变态跟着一样。还好陆氏集团就在眼前,叶矜快步上了楼,在看见陆深的那一刻开始,原本一颗不安的心算是彻底平静下来。

    陆深从屏幕中移开视线,看见的就是叶矜脸色苍白的样子,急忙问她,“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路上遇见了一个奇怪的人。”叶矜声音温温和和,总是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

    陆深“嗯”了一声。

    不着急,他派人在叶矜身边。即使叶矜不说,他也能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深合上文件,关上电脑。走到了休息室的门口,回头却看见叶矜还呆呆地站在沙发旁。

    眼里闪过一丝极快的笑意,陆深面色冰冷,低声道,“进来。”

    作者有话要说:  太累了,今天在外面,手机打字五千

    晚一点捉虫,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