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矜呆呆地跟着他进去, 坐在沙发里面。看着陆深修长的手指缓缓地解开自己的外套。手指骨节分明,十分好看。

    他的身材匀称,比例很好。脱下外套之后,衬得一双腿更为修长。

    外面开着暖气,所以陆深穿得并不多,只是一件风衣加衬衫。衬衫的手袖处被挽上一节, 露出精瘦的手腕。

    这个男人太过完美,如果不是一身气质太过冰冷,肯定会有无数女人前仆后继。

    陆深看了一眼叶矜, “叶小姐不用太拘束。”

    他的目光太过冰冷,转过来的一瞬间,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叶矜的目光。

    叶矜有些心虚, 就像是做了坏事被抓到一样。抱进了怀中的兔子玩偶,叶矜点点头, “好。”

    陆深脱了鞋,掀开被子上床,“旁边有书,要是无聊, 可以看看。”

    叶矜还是点头。

    室内安静得有些诡异。

    这种事情, 怎么都觉得奇怪, 要她一个人看着陆深睡觉。

    陆深……就这么放心她吗?外面就是他的办公室, 无数机密都在。如果她的心思不纯,想要盗取什么东西,轻而易举。

    陆深盖上被子, 身体平躺着。他的睡姿和他这个人很是相似,严肃古板。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或者二十分钟,叶矜试探地喊了一声,“陆总?”

    躺在床上的男人双眸紧闭着,丝毫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叶矜原本紧绷的心才稍微放松了一点。把腿上的抱枕丢开,放到一边,叶矜环视这个休息室。

    设计很是简单,衣柜大床,还有沙发,旁边靠墙的有一个书柜。

    叶矜轻手轻脚地起身,手指在书本上面划过,挑选了一本国外名著。

    这是一本歌颂爱情的故事,主人公并不完美,可是他对爱情有着崇高无上的认真。

    在大学的时候,叶矜就曾经读过这本书。她印象很是深刻,当时的一位学长就曾经跟她说过,自己的父母就是这样。她见了学长的父母,是一对很恩爱的夫妻。即使丈夫双腿残废,可除了行走的能力,他几乎给予了妻子所有的爱。

    翻过书本的扉页,里面是陆深沉稳有力的字。

    “你是我唯一的光。”

    书籍已经开始泛黄,唯有这句话印在了纸张上面,留下岁月都不可磨灭的印记。

    是……很深爱的女人吗?

    叶矜合上书本,原本一颗宁静的心开始被扰乱了。她本不应该去关心这种事情。可是为什么会那么在意?

    轻轻的叹息一声,叶矜把书放回原处。

    “系统,这是身体恢复的后遗症吗?”叶矜问系统。

    系统迟疑了几秒,【稍等,正在为宿主做身体检查。】

    感觉身体暖暖的,似乎是有什么暖流涌过自己的身体里面。

    不过几秒,系统机械的声音就在她脑海里响起,【宿主的身体并未受任何影响。】

    “那为什么,我会对陆深那么在意?”

    系统搜查了一番资料,才回答,【这是属于人类的感情,可能是一种依赖心理,也可能是爱情。对于人类感情,系统无法识别。】

    爱情……

    叶矜瞳孔狠狠一缩,立马否认,“不可能。”

    她跟陆深认识才不过是一个月这样,如果说在那么短的时间上就爱上了一个男人。那么她未免也太轻浮了。

    【宿主,任务来了。需要让陆深送你回家。】

    “为什么以前没有这个任务?”

    【系统会根据你们之间的关系,合理定制任务的难度。】

    时针缓缓地指向两点,叶矜轻轻地走向陆深,轻声唤道,“陆总,该起了。”

    陆深的作息十分规律,下午两点上班,他必须要醒来处理事情。

    一秒,两秒。

    男人依旧是一副熟睡的姿态。细长的睫毛垂在眼睑下面,投影出一道淡淡的影子。

    他的五官无可挑剔,平日里大多都是穿着西装的样子,正经太过,严肃得很。难得一次,看见熟睡的他,姿态放松,紧绷着的俊脸放柔。

    陆深的皮肤很白,鼻子高挺。就连那薄唇,也是形状完美。

    这么近距离地观看着陆深,叶矜心口直跳。却还是十分尽职地继续叫醒着陆深,“陆总,已经两点了。”

    陆深皱了皱眉头,大概是被吵醒之后有些不满。可是眼睛却依旧没有睁开。

    叶矜无法,只能上手推了推他的肩膀,“陆总,醒醒。”

    “啪。”

    她的手腕被男人狠狠地扣住,原本紧闭的双眼蓦地睁开,锐利如鹰一样的眼神狠狠地射向余慕。像是被死神注视着一样,冰冷而又残酷,令人寒颤不已。

    “叶矜……?”仔细一看,叶矜才发现,陆深的眼底有些恐慌。

    叶矜忍着手上的疼痛,轻声细语地提醒陆深,“是我,陆总,你需要起来工作了。”

    陆深定定地看着叶矜几秒,似乎是在确认面前的人一样。过了几秒,他才缓缓地放开手,“抱歉,下意识反应。”

    他被接回陆家之后,所面对的,就是没日没夜的阴谋。为了让自己活下去,他的精神必须要保持高度集中。久而久之,他极其难以安稳地睡一觉。

    “没关系。”叶矜抽回了手,果不其然,上面已经紫了一片。

    陆深沉着声,“等我一会。”

    叶矜不明所以,愣愣地看着他。直到看到陆深翻出了一个医药箱,才赶紧摆手,“不用了,这点伤没关系的。”

    陆深态度执拗,拽着她的手。面色阴沉,可是手上的动作却十分温柔。

    简单地包扎过后,叶矜就离开了办公室。

    为了和陆深一起下班,叶矜在设计部待了一个下午。

    顾总监很喜欢叶矜,乐呵呵地和她讨论着最近的时尚潮流,时不时帮她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这一来一回,一个下午也很快过去。

    从设计部里面出来之后,叶矜又在楼下等了一会,想偶遇陆深。可是等了一个小时,也没看见人。而公司的人,早就走得差不多了。

    陆氏集团最讲究效率,基本上不怎么加班。

    想了想,叶矜还是去保安处问了一句,“请问,陆总平时什么时候下班?”

    保安认得叶矜,笑着回了一句,“陆总吗?他下午四点的时候就离开了。好像是今天有一个饭局。”

    四点?

    叶矜怔了怔,她还以为陆深要六点之后才会离开。

    朝着保安笑了笑,叶矜说,“好的,谢谢你。”

    从陆氏出来之后,叶矜并没有着急回家,而是随便在商场外面逛了逛。临近九点的时候,她才看见陆深从一饭店出来。

    不仅如此,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看起来清纯而又漂亮。一袭白色的长裙,外面披着黑色的外套,衬得脸蛋更为娇嫩。

    精致的小脸轻轻扬起,她笑意盈盈地看着身边的陆深,似乎是在说着什么。陆深轻轻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灯光的原因,眉梢有些许的温柔。

    两人看过去,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一样,般配万分。

    这是叶矜第一次,在陆深旁边看见其他人。之前的莫可儿,试图想要靠近陆深,直接被他甩开。

    叶矜心口狠狠地一痛,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失去了一样。

    几乎是落荒而逃,叶矜一路小跑着。

    “陆深哥哥,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你到底有没有听进去啊?”许嘉悦嘟着嘴巴,甚是可爱。就连生气的样子也十分地讨人喜欢。

    “以后再说。”陆深有些不耐烦。许家和陆家本是世家,出于长辈的面子,他才容忍许嘉悦站在他的身边。可是这不代表他就能忍受许嘉悦的聒噪。

    许嘉悦有些不满,冷哼一声,“那你明天要陪我去逛街。”

    “陆总。”后头的王助理上前,神色有些着急。

    陆深看向许嘉悦,朝前迈了几步。王助理赶忙跟上,这才小声地说道,“陆总,我刚才好像看见了叶小姐,似乎朝着铭阳路那边走了。”

    这些天,两人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了,莫名其妙地就开始了冷战。作为贴心的小助理,他哪能不知道自家陆总有多么希望和叶小姐见面。只是碍于面子,所以一直不肯说罢了。

    于是,十级贴心的他,十分善解人意地给了陆深一个台阶下,“陆总,您看这大晚上的,叶小姐一个人,长得又那么好看,万一这遇到一个流氓……其他的我就不说了,咱们这发布会还没开始呢,这叶小姐是万万不能有事的。”

    悄咪咪地朝着陆深看去,果不其然,只见他们的陆总神色一变。

    瞧瞧,这在乎劲。

    王助理又继续说,“许小姐这边我会处理好,陆总您还是赶紧去找叶小姐吧。我听闻这里最近不是很太平。”

    嗯,作为市中心,最为繁华的地带,交通什么的都是极好的。不太平?基本是不可能的。

    许嘉悦在后面等了一小会,本来想凑近去听听两人在说什么,可是碍于陆深的脾气,她也没敢上前太多。隔着不远的距离,隐约听到了什么“叶小姐”之类的。

    女人都是最为敏感的,这一有女人的名字出现,她就如临大敌。恨不得跑上前去问个清楚。

    还没等她上前,陆深已经离开,连一个招呼都没有打就走了。

    “陆深哥哥……”许嘉悦想要追上前,可是却被王助理拦住,“许小姐,我们陆总临时有事,今天就由我送你回家。”

    “那个什么叶小姐是谁?”陆深不在了,许嘉悦也懒得装了,颇为高傲地看着王助理,“是不是陆深哥哥的女朋友?”

    王助理笑得很是温和,耐心地回答,“许小姐,我们陆总目前还是单身。”

    但是他觉得很快就不是了。

    ***

    小跑了一会,叶矜便停了下来。她刚刚吃完东西,不适合剧烈运动。对身体,叶矜看得比谁都重要。

    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叶矜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已经十点多了。市中心还是灯红酒绿的,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她记得,自己死的时候,就是在这里。最热闹的市中心,当时的场景很是混乱。

    痛苦的记忆狠狠地撞击着她的身体,让她清晰感觉到的,只有车子冲撞在自己身上的力道,还有那场倾盆的大雨,有些咸。

    那是叶矜第一次尝到咸味的雨,还是温热的。

    脚边递过来了一个圆形玩具,叶矜蹲下去捡,那玩具却蹦跳地离开。叶矜下意识地去跟着,猝不及防,看见面前有一双蹭亮的皮鞋。

    叶矜赶忙起身,“对不起……”

    男人冰冷的面容落入叶矜的视线之中。

    他应该是匆匆而来,额前还有些细汗,目光正直直地锁住叶矜,“叶小姐下午在找我?”

    为了叶矜的安全起见,陆深派了保镖在叶矜身边。他自然也知道叶矜下午为了等他,在大厅里面等了一个小时。

    “也不是什么大事。”叶矜咬了咬唇,低头看着。那小圆球一咕噜的跑远了,寻着小圆球看过去,叶矜这才发现,原来是一个玩具。大约五六岁的小男孩正在操作着。

    见叶矜发现了他,他赶忙做了一个鬼脸,“姐姐大笨蛋!”说完之后,快速地拿起地上的球,跑得飞快。

    陆深冷了脸,下意识地就要追上去。叶矜急忙抓住他的手腕,“陆总?”

    “小孩子太顽劣,需要教训一下。”

    叶矜哭笑不得,“本来就是我太笨,而且小孩子调皮一点也很正常。”

    在孤儿院,她见到的大多是乖巧的小孩。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调皮的资格。如果可以,叶矜更希望孩子们能够开朗活泼一点,能够自信大胆一点。

    陆深抿着唇不说话,侧脸生硬,任谁都能看出他此刻的心情不好。

    过了几秒,陆深才收回视线,也没继续问叶矜下午的事情,而是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

    【身体已恢复百分之三十七。】

    ***

    这日的工作室,与往日有些不同。

    叶矜一进来,女生们的脸上都带着笑意,工作效率也出奇的高。

    “老板好!”琳达笑嘻嘻地打了个招呼,拿着口红在补妆。

    叶矜怔了怔,她记得琳达是最不喜欢涂口红的。因为她爱吃,口红涂上去不到十分钟就没了。

    走进办公室,叶矜浅笑,好奇地问她们,“发生了什么事?”

    “老板不知道?”琳达有些惊讶,“咱们工作室可是来了一个帅哥模特呢!蓝眼睛的,啊啊啊,我的最爱!”

    模特?

    叶矜有些茫然,正打算继续问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老板好!”

    回头看去,并不是陌生人,而是那天与叶矜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

    他把头发剪短了,露出了帅气的脸蛋。白得有些过分,唇红齿白的,正是小女生们最为喜欢的小鲜肉长相。

    作者有话要说:  情敌已出现,请陆总签收

    欠八百,明天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