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叶矜见他神色不对, 轻声问道。

    孟禹辰很快地收回目光,“没什么,就是突然看到一个人。走吧。”

    叶矜:“好。”

    从李教授那里出来之后,已经过了六点。天色逐渐变暗,叶矜的手机响起。

    “陆深?”叶矜轻轻唤着他的名字。

    他说过,除了工作之外, 不要喊他陆总。

    “你在哪?”那头的陆深简言意骇,“在学校?”

    叶矜看向孟禹辰,点了点头, “嗯,刚刚到学校门口。”

    “我去接你。”陆深语气冰冷,却很霸道。

    在暗中, 他的目光所及之处,落在两人身上。

    两人有说有笑的, 亲昵的姿态足够让他发狂。明明此刻站在她身边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

    想把人关起来,谁都不允许看他的叶矜。

    “不用了。”叶矜赶忙拒绝,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陆深此刻的语气有些奇怪。

    像是在努力压抑着什么一样, 莫名的, 叶矜觉得此刻的陆深, 有些陌生得可怕。

    停了几秒, 叶矜解释,“我的学长送我回去,所以不会有事。”

    那边的陆深沉默了几秒, 才缓缓开口,“好。”

    挂了电话,对上的就是孟禹辰颇为八卦的目光,“男朋友的?”

    “不是,只是一个合作方。”叶矜浅笑,出了校门,对面一条街就是他们之前常来吃饭的地方,“学长,我请你吃饭。”

    “好啊。”孟禹辰跟着她走进去,接过菜单,问她,“还是老样子?”

    叶矜点头,想着又加了一句,“点一个鸡汤。”

    孟禹辰有些纳闷,“我记得你以前从来不喝鸡汤的。”

    不只是鸡汤,叶矜根本就没有喝汤的习惯。每次都是急忙忙地吃完饭,然后就跑去做设计了。

    叶矜喝水的手停顿了两秒,从他手里接过菜单,又加了两样菜,这才递给服务员,“感觉年纪大了,是时候该养生了。”

    “啧啧啧。”孟禹辰摸着下巴,上下打量叶矜。他这个学妹啊,最优秀的就是心态了。平时都是一副无欲无求不争不抢的样子。自从认识她开始,现在也过了那么多年了,都没感觉她的模样有什么变化。

    “小小年纪说什么老了。”孟禹辰不赞同地摇头,摸了摸自己的脸,“要说老,我才最担心的吧。”

    孟禹辰只比叶矜大了两岁,长相也颇为帅气,而且性子温和,在大学里面也算得上风云人物一枚。

    “男人三十一枝花,学长正是青春的时候。”叶矜笑笑,拿出手机一看,是陆深的短信,问她什么时候回去。

    “真不是男朋友?”孟禹辰扫了一眼,发现是她口中的合作方,笑得一脸不怀好意,“我倒是没见过哪个合作方会这么关心对方在哪。”

    叶矜无奈,再一次解释,“真的不是。”

    “行吧。”孟禹辰耸了耸肩,倒不是说叶矜性冷淡,只是她对这方面似乎没有什么追求。

    在大学里面,追求叶矜的人也不少,可是都被她拒绝了。

    吃过饭之后,孟禹辰把叶矜送回酒店。

    目光一督,看见了一个极其熟悉的男人。

    他似乎并没有看到孟禹辰一样,径直地走到叶矜面前,轮廓分明的脸透着一股冰冷,“处理好了?”

    叶矜摇了摇头,“还没有。”

    陆深……这是在特地等她回来吗?

    还有刚才也是,对她很是关心。

    叶矜不明白陆深到底在想着什么,时常对她冰冷,时常又做出一些令她不解的举动。

    看着两人的互动,孟禹辰有些诧异,好不容易插上嘴,赶紧问叶矜,“你们两个认识?”

    叶矜点了点,跟他解释,“学长,这是我在国内的合作方,陆深,陆总。”

    说完又看向陆深,“陆总,他是我的学长,孟禹辰。”

    陆深象征性地看了孟禹辰一眼,态度冷淡,“嗯。”

    孟禹辰笑了笑,面不改色地和他打着招呼,“以前就听阿矜说过,陆总对我们阿矜十分招呼。”

    “嗯。”陆深回答依旧冷淡,可是孟禹辰却没有错过他眼中一闪而过的血腥。

    他有个猜测,面前这个男人喜欢叶矜。甚至到了一种疯狂的地步。

    “我送你回房。”陆深冷着声音,目光扫过孟禹辰的一瞬间,冰冷刺骨。

    孟禹辰朝着男人看去,他又恢复了正常的模样。

    他可以清楚的确定,刚才的眼神绝对不是他的错觉,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面前的男人,极度危险。而在叶矜面前,却伪装得很好。

    ***

    进了电梯,叶矜侧头打量着身边的男人,“陆总今天心情不好?”

    她的嗓音太过轻柔,低低缓缓的,总是能够轻而易举地安抚他的心情。只是这一次,只要一想到她和其他男人浅笑嫣然,陆深就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在外不需要喊我陆总。”

    冷淡的声线,平缓的语气。

    冷静得与平时的他毫无差异。

    叶矜点了点头,电梯到了,他们一同出了电梯。

    陆深把她送到房门口,叶矜拿出房卡,打开房门的一瞬间,突然回头看向陆深,轻声问他,“陆深,今天你是特地等我吗?”

    刹那间,叶矜似乎在他眼里看到了一丝波澜,随后又消失不见。

    他说,“不是。”

    关上了房门,叶矜有些无力地靠在门后面,轻咬薄唇。

    她对陆深的在意超过了她的想象。

    把身上的背包放在床上,叶矜洗了一个澡,让自己彻底地放松。

    出来之后,她看到了孟禹辰的微信。

    孟禹辰:“叶矜,小心那个男人,他很危险。”

    作者有话要说:  短小一更,后面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