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都在这里了。”孟禹辰把所有的资料全部给叶矜整理好, “李教授的意思,让你先和许嘉悦进行私下沟通,证明你的清白。如果对方执迷不悟,李教授会亲自出面。”

    毕竟是师生一场,李教授终究是不想闹得那么僵。

    叶矜点了点头,“好, 我知道了。”

    叶矜看向孟禹辰,他脸上的伤口已经不那么恐怖了。只是孟禹辰太白,所以才会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学长,你脸上的伤口真的不要紧吗?”

    昨天叶矜想要带孟禹辰去医院,可是被他拒绝了。不过也好在, 伤口不是很严重。

    “放心吧。”孟禹辰无所谓地笑了笑,“我的恢复力一向很好。对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后天吧。”叶矜把文件全部全部整理好。她在这边还有些朋友,来都来了,不如就去看看她们。

    下一次回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孟禹辰环视了一圈周围, 没有看见昨天的男人, 这才对她说, “叶矜,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你远离昨天的那个陆总。”

    叶矜下意识地攥紧自己的背包,神色迟疑, “学长,你和陆总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她轻轻咬着粉唇,白皙的脸上有着犹豫和不舍。

    孟禹辰心中一惊,有个答案呼之欲出,“叶矜,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像是一颗石子掉落在河里面,掀起了波浪。

    叶矜原本平静的那颗心也变得杂乱不安起来。

    “不是。”叶矜否认,声音很轻。

    像是在回答孟禹辰,又像是在告诉自己一样。

    她没有喜欢陆深,也不能喜欢陆深。

    ***

    夜色渐浓,叶矜看完朋友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为了能够早一点回去,她选择了一条近道。

    这是她以前走过的路,只是那个时候,这里比现在繁华多了。

    而现在,整条巷子里面安安静静的,只有树影在月光的照耀下,打落下来的影子。

    人在比较黑暗的环境中,精神总是会格外的高度紧张。叶矜刚走到一半,就听到身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一轻一重的,极度地不平稳。

    “小美人?”男人浑浊而带着酒意的声音传来,叶矜下意识地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身后的男人醉醺醺的,见她在跑,也跟着一起加快了步子。嘴里话语轻佻,“小美人,你跑什么?赶紧让哥哥来疼爱一下。”

    他说的是英语,由于喝醉的原因,说得有些不标准,可叶矜还是准确地听懂了他的意思。

    “还跑?”即使是喝醉了,男人依旧行动比她快多了。

    上前直接拽住叶矜的手,没好气地把她摔在了墙上。

    背部被迫和墙面狠狠地摩擦,叶矜吃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另一边手偷偷地伸进包里,叶矜努力保持着镇定,“先生,请你放开我。”

    男人一靠近,就是满嘴的酒味,熏得叶矜几欲作呕,“美人,陪我一夜怎么样?”

    强忍着手上的疼痛,叶矜已经摸到了防狼喷雾,还没来得及拿出来,只见昏暗的巷子中,男人的身影飞快,狠狠地踹开面前的酒鬼。

    接近着,拳头重重打在身上的闷声,酒鬼吃痛地喊了一声,“谁他妈敢……啊!”

    这一回,骨折的声音清脆,在这寂静的巷子里面,尤为渗人。

    叶矜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痴呆地看着醉鬼被打在地上,抽搐了两下,再也不能动弹。

    “还好吗?”叶矜总算是看清了男人的脸。

    “陆深?”她声音发颤,巴掌大的小脸苍白得没有任何血色,就连拿着防狼喷雾的手都是在颤抖着的。

    陆深心疼怀里,温柔地把人抱进怀中,大掌在她背后轻轻安抚着,“没事了,抱歉,是我来晚了。”

    叶矜双唇都在颤抖,小手只懂得拽紧陆深的衣袖,不确定的问,“他还会过来吗?”

    “不会了,我在这里,没人能伤害你。”陆深把人揽得更紧,声音很温柔,生怕会吓到了怀中的叶矜一样。

    叶矜埋头在他怀里,终于感觉到安心。身体一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回来的时候,叶矜是被陆深背回来的。她整个人趴在陆深的背上,脑袋乱成了一锅粥,完全没有任何的思考能力。

    “叶矜,房卡。”陆深把她背到门口,见她还是一副呆愣愣,被吓傻的样子,心中一软,“先去我房间吧。”

    陆深的房间比她的大多了,一整个豪华套间,就连夜景都是最美的。

    把叶矜轻轻地放在沙发上,陆深轻轻探看她受伤的手腕。醉鬼的力气很大,当时又是紧紧地捏着她的手腕。这么仔细一看,手腕处已经红得发紫。

    叶矜的手臂太过纤细,陆深几乎都不敢碰,只能温柔地牵着她的手,给予无声的安慰。

    感觉到叶矜颤抖的小手,陆深眼里的杀意几乎要溢出来,可怕得吓人。

    他捧在手心上宠着疼爱着的人,居然被别的杂碎给伤了。

    酒店服务员很快把药箱给送了上来,陆深看了一眼叶矜,低声吩咐,“送一份夜宵上来。”

    热毛巾轻轻地覆上了她的手臂,陆深目光沉沉,冰冷无比,“还有哪受伤了?”

    叶矜下意识地摇头,想要收回手。可是这一碰,又不小心碰到了手腕,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别动!”男人的声音很低,却又带着显而易见的紧张。

    叶矜乖乖地不敢动了。

    “我想先去洗个澡。”叶矜总感觉自己身上有一股令人厌烦的味道,让她恨不得立马擦掉。

    “好。”陆深绅士的起身,“要回房吗?”

    叶矜下意识地摇头,她是真的很害怕。回到房间里面,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一想到刚才那个男人紧紧拽着自己的手,把自己抵到墙角上时,叶矜的身体就止不住的颤抖。

    她不敢想象,如果陆深没有来的话,她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把房卡给我,我去帮你拿衣服。”

    叶矜把房卡给他,见他要走,赶紧跟上他。

    目光和回头的陆深撞上,叶矜张了张嘴,“我和你一起去。”

    拿好衣服之后,陆深重新把人带回房间,看着她进浴室,这才拿上电话走到窗边。

    “今晚的事,查清楚。”靠在窗边,他的眼神阴厉而可怕,薄唇紧紧抿着,扯出一个嗜血的弧度。

    伤害叶矜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头顶的温水缓缓流过,叶矜整个人泡在了温暖的水里面。颤抖的双手终于冷静下来。

    洗好了澡,叶矜微微侧身,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背后被磨出了血,有些皮被卷了起来,看起来很是渗人。

    就连刚才洗澡的时候,也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把睡衣穿上,叶矜湿着头发朝着外面走去。

    “怎么不吹干?”陆深皱眉,修长的手指从她的发间滑落,感受着她头发的湿润程度,冷下声音,“还滴着水。”

    叶矜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一步,大概是刚才男人给她的阴影太重,她连陆深都开始恐惧。

    “等会我擦一下就好。”她的声音很小,脑袋也是低着的,看起来好不可怜。

    陆深叹息一声,牵着她的手,带着她来到沙发上面,“先喝杯水冷静一下。”

    他起身,找了一条毛巾,轻轻地擦拭着叶矜的头发。

    “陆总……?”叶矜回头看去,陆深就站在她的身后,动作温柔地为她擦拭着头发。

    陆深继续手上的动作,小心翼翼的,尽量不扯动到她的头皮。

    奈何叶矜不配合,侧着头,呆呆地看着他。陆深对于叶矜最是没有抵抗力,就光光是她这样简单的穿着睡衣在他面前,就让陆深有种想要彻底占有她的冲动。

    忍了忍,陆深声音沙哑,“你乖一点,别动。”

    等好不容易擦完了头发,陆深额间都冒出了不少的细汗。

    只要他一低头,就能嗅到叶矜身上的清香。这对于他来说,诱惑实在是太大。

    把毛巾放在一旁,陆深准备用吹风机吹干的时候,余光却瞥到她背后的红血丝。

    绅士地拉低了一些衣服,陆深眼神冰冷。

    她的背后被蹭破了一大片。

    “受伤了怎么不说?”陆深的嗓音太过阴冷,有种渗人的可怕。

    叶矜紧张地攥着自己的手,不懂得该怎么回答。

    陆深给她拿了一条毯子,背过身去,“脱好衣服,我帮你擦药。”

    她伤在背后,意思是她要脱了上衣,把整个背部裸.露在陆深面前。

    即使叶矜大学四年是在国外上的,可是她依旧保持着最传统的思想。咬了咬唇,她轻声问,“可不可以麻烦陆总让一个女服务员给我上药?”

    还想要拒绝他?

    要不是怕真的吓着了叶矜,陆深还真想狠狠地教训一下她。

    “叶小姐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至少是现在不会。

    叶矜犹豫了一会,乖乖地把上衣拉到最上面,用毯子护住胸前,趴在沙发上面。纤细的腰身也被她用毯子给遮住了。

    “好了。”叶矜闷着声音开口,细细软软的,仔细一听,还有些羞涩。

    陆深拿好药箱,转身,呼吸却是有一瞬间的一窒。

    叶矜背对着他趴在沙发上面,乌黑密长的头发被她撩到了一遍。视线所触及之处,是她白皙的背部。只是上面被磨破了皮,可依旧不影响她的美观。

    那柔嫩细滑的肌肤,不断地撞击着陆深的胸口。

    他得用尽十足的力气,才能忍住心口的欲兽。

    “伤得很严重,今晚简单处理,明天带你去医院。”陆深紧拧的眉头就没有放松过,恨不得把那个男人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

    小手攥着抱枕的一角,消毒的时候,真的挺疼的。叶矜强忍住没有惊呼出声,“不用去医院,这些伤并不是大问题。”

    陆深没回话,见她忍得难受,手中加快了动作。

    在处理伤口的过程中,温热的大掌总是不可避免地触碰到她柔嫩的肌肤。

    陆深有些心猿意马,尤其是在看到这一大片美背之后。

    带着沐浴过后的清香就充斥在他的身边,面前的叶矜触手可及。

    只要他想,随时可以让叶矜成为自己的女人。

    “可以了吗?”叶矜小声地问。

    陆深做好最后一步,“嗯”了一声。手指随之也从她的背上离开。

    叶矜送了一口气,以为陆深已经背过身去,这才把衣服放了下来。

    毯子被掀开,穿好衣服的叶矜正好露出了一小段纤细的腰肢。

    正准备起身,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还露在外面的纤细腰肢被男人狠狠地环住。

    触感炙热,滚烫。

    “让我抱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陆总……后期会稍微黑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