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陆深洗完澡之后, 叶矜主动地拿了毯子睡在沙发上面。

    占用了别人的房间,叶矜肯定不能再占用别人的床。

    等到陆深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叶矜乖乖地躺在沙发上面的场景。

    随意地擦了擦头发,陆深朝着叶矜走过去,“去睡床。”

    “不了。”叶矜坐起身来,摇了摇头, “我个子比较小,睡沙发正好合适。”

    这沙发也就一米八的长度,对于叶矜来说刚好, 可是对于陆深来说,就十分不舒服了,必须得双腿蜷缩着。

    陆深脸色微沉, 态度强硬,“我没有让女人睡沙发的习惯。”

    “可是……”叶矜还有些犹豫。

    陆深索性直接用行动表明, 坐在沙发的衣角,垂着眼眉看她。

    叶矜只能乖乖地让出沙发,慢吞吞地爬上了床。

    床和沙发隔着的距离并不远,而且还是对面。只要叶矜左侧着身, 就能看到陆深。

    陆深起了身, 把房间的灯全部关掉。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叶矜有些不适应, 下意识地把头埋进了被子里面, 才感觉到有了一些安全感。

    一闭上眼睛,今天发生的事情就会在她的脑海里面无限的放大。

    她甚至还能感觉到那个男人浓重的呼吸,以及身上令人讨厌的酒味。就连手腕上面, 似乎都残留着那个男人的气息。

    辗转反侧,叶矜努力的平复住自己的呼吸,可是怎么都没有办法入睡。

    “睡不着?”陆深一直在密切关注着叶矜这边,她的每一个翻身都落入了陆深的眼中。

    黑暗之中,陆深的目光紧紧地锁在叶矜身上。

    叶矜低低地应了一声,“有些失眠。”

    “因为今天的事情?”陆深掀开毯子,在沙发上面坐起来。似乎是感觉到了房间里面太过黑暗,他打开了一盏小灯。

    叶矜被这光源弄得有些刺眼,下意识地朝着陆深看去。只见他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面,身形修长,看不清神色,却能感觉到一股安心的感觉。

    “他……会死吗?”叶矜有些担忧。

    “不会。”陆深说,“我已经报警,他会在监狱里面度过一段时间。”

    不仅如此,这个男人,已经算是彻底地废了。

    叶矜微怔,想了想才问他,“陆总,今天你为什么会正好在哪里?”

    “路过。”陆深回答,窗户被紧紧地拉了起来,只有一边是带着纱窗。月光若隐若现地洒在了地面上。

    叶矜实在是睡不着,拿了个靠枕放在自己的身后,学着陆深一起坐了起来。

    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已经是两点了。

    “陆总,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巧合吗?”

    叶矜有些怀疑了,她和陆深之间有过太多的巧合。

    这些巧合出现得太过频繁,在她看来,倒是更像一种人为。

    可是,她找不到陆深这么做的理由。

    “相信。”陆深低低缓缓的声音传来。

    他相信巧合,也相信缘分。

    ***

    在国外又待了两天,叶矜才回国。期间,许嘉悦主动联系过她。具体事情,回国面谈。

    而且在电话里面,许嘉悦透露给她,自己要和陆深订婚了。

    这大概就是许嘉悦为什么要爆出这些消息的原因。她不想自己和陆氏集团继续合作。

    叶矜回国那天,孟禹辰来送她。不意外地看见了叶矜身边的陆深,他礼貌地笑了笑,接近着给了叶矜一个拥抱。

    “嘶……”孟禹辰不小心碰到了叶矜的身后,让她有些吃痛。

    陆深的眼眸一冷,直接推开了孟禹辰,把叶矜护在怀中,声音冰冷,“她身上有伤。”

    孟禹辰脸色突变,“怎么了?”

    “就是一些小伤而已。”叶矜含糊其辞,朝他笑了笑,“学长,等你回国了,一定要找我。”

    “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估计近几年都不会回国了。”孟禹辰无所谓笑了笑,“倒是你,别整天忙着,有空的时候给我打个视频电话也是好的。”

    叶矜应下。

    孟禹辰看了一眼陆深,也不好当着他的面把人带走,只能含蓄地提醒了一句,“叶矜,那天我跟你说的事情,你得注意一点。”

    叶矜眼神微微闪躲,还是点了点头。

    见此,孟禹辰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叶矜明显对陆深有意思,只是她自己还没发现而已。

    他只希望,陆深再疯狂都不会伤害到叶矜。

    “行了,你也快登机了。记着,要是那个许嘉悦再欺负你的话,跟我说一声,整不死她!”孟禹辰恶狠狠地说道,他就这么一个可爱的学妹,哪能让人给欺负了。

    至于许嘉悦,完全不在他的关心范围之内。

    上了飞机,不意外的,两人又是坐在一起。这一次,是一起买票的,倒也是正常。

    “许嘉悦的事情,需要帮忙吗?”陆深对许嘉悦的印象实在不是很好,她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就极度地让他感觉到厌烦。如今那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她竟然换了一张脸,还企图跟他联婚。

    叶矜摇了摇头,想到两人之间的关系,胸口闷闷的,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

    “陆总和许小姐要结婚吗?”叶矜小声地问他。

    陆深似乎也意识到什么,解释了一句,“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她那天明明看见两个人很是亲密。

    话语在嘴边绕了一个圈,叶矜还是没有勇气问出来。

    陆深对她无意,她也没有任何的立场去质问这些。

    心情烦躁得很,再加上在国外这几天,叶矜是真的累了,所以很快地就在飞机上面睡了过去。

    ***

    “大宝贝!”

    出来之后,叶矜还没看清楚人,整个人就被抱了个满怀。

    “在外面有没有被欺负?”于乐然左右打量着叶矜,确认她没事之后才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嗯。”秀气的眉头轻轻地皱着,叶矜极力忍着背后的疼痛。

    “诶,陆总怎么也跟你一起?”于乐然刚刚看到陆深,吓得魂都快没了。

    叶矜去国外办事,陆深也追去了?

    一想到苏言白对自己所说的,于乐然就有些担忧。她总觉得陆深这样的感情,太过可怕了一点。

    叶矜看了一眼陆深,“陆总正好有事。”

    于乐然对此表示沉默,是真的有事还是有其他的目的,有待商榷。

    “姐姐……”十分委屈的声音传来,霍一年就站在不远处,眼巴巴地看着叶矜。

    叶矜有些头疼,问于乐然,“他怎么也来了?”

    于乐然摊了摊手,“你把他赶出去之后,这人就一直在咱们工作室门口等着。今天知道我要来接你,结果也跟过来了。”

    霍一年继续毛遂自荐,“我的身材很好的,姐姐可以先验货。”

    陆深的眼眸狠狠一颤,冷光朝着霍一年看去。

    他想杀了这个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更了~

    (陆深的感情很病态,疯狂,所以他怕自己伤害到叶矜,上辈子直到叶矜死了也不敢出现,这些在之前已经说过)

    越是忍耐许久的人,爆发起来就越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