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一年似乎才刚刚看见陆深, 眨了眨眼睛,问叶矜,“姐姐,这个是你的男朋友吗?”

    “不是。”叶矜下意识地否认,侧头看了一眼陆深,见他神色无常, 这才轻声解释,“霍一年,我们工作室暂时不需要你。”

    “我说了我可以等。”霍一年继续自我推荐, “而且我身材很好,到时候姐姐可以用我的尺寸作为标准。”

    叶矜越发地无奈,“抱歉, 我拒绝。”

    陆深眼里带着极为可怕的冷意,等到叶矜回头看去的时候, 又是恢复如常,“陆总,这几天真的谢谢你了。”

    “不用。”陆深声音淡淡。

    好像他们之间的关系又逐渐拉开,叶矜都在怀疑, 那天晚上陆深的温柔, 是不是一个假象。

    “宝贝, 我们得走了。”于乐然拍了拍她的肩膀。

    叶矜回过神来, 朝着陆深礼貌一笑,“陆总,那我就先回去了。”

    陆深看着她, 低声道,“好。”

    出了机场,上了车,陆深挑眉看着车里的艾顿,“有事?”

    艾顿叹息,“刚才发生的事,我看到了。”

    今天本来是王助理来接陆深,只是他实在不放心得很,所以才一起跟了过来。

    “嗯。”陆深神色淡漠,似乎并不是很关系这个事情。

    艾顿按了按眉心,陆深是他接触心理专业之后遇到的最为棘手的病人。不只是因为他的病情太过严重,更是因为艾顿把陆深当做了自己的朋友。

    这种时候,一旦有了偏心,他就极其可能做出错误的判断。

    之前就是这样,在叶矜主动靠近陆深的时候,他并没有阻止,所以才让陆深的病情一步步地加重下去。

    “你对那个男人起了杀心。”艾顿在旁边看得真真切切,即使只是一瞬间,可是艾顿还是发现了。

    陆深对叶矜的病态占有,已经控制不住。

    “他不该靠近我的叶矜。”陆深毫无悔改之意,声音冰冷刺骨,“任何男人都不能靠近我的叶矜。”

    在这瞬间,艾顿看到了他眼中的疯狂。

    因爱成痴,无可救药。

    过了许久,艾顿才缓缓地开口,“陆深,离开她吧。”

    “再继续跟她接触下去,你只会伤害她。”

    “当年的事情,你还想再重蹈覆辙吗?”

    ***

    咖啡厅。

    外面下着细雨,滴答滴答的雨声,令她有些厌烦。

    于乐然在一旁玩着游戏,看了好几次时间,暴脾气差点没爆发,“那个女人到底什么时候来?抄袭还那么嚣张,我也是第一次见。”

    叶矜笑了笑,安抚她的情绪,“再等等吧。”

    “要不是现在是法治社会,我还真想把人暴打一顿。”于乐然脱下了厚厚的外套,抬眼就看见一个清纯无辜的女孩子朝着她们走过来,“啧,这还真是一朵白莲花。”

    光是看长相,许嘉悦是属于那种可爱乖巧的类型。只是,这张脸有几分真实,就不得而为知了。

    “好久不见。”叶矜主动打了招呼,态度温温和和,“要喝点什么?”

    “不用了,我一直都不喝这些低劣的东西。”许嘉悦眼神不屑,明明长着一张那么好看的脸,可是却做出了这些粗鲁的动作,破坏了她本身的那一份美感。

    于乐然冷笑一声,“是啊,您老高贵,高贵到抄袭别人的作品。”

    “那是以前年少不懂事。”看来许嘉悦颇为高傲地看着两人,“再说了,我只是借鉴而已。”

    于乐然毫不留情地讥讽,“年初的时候,许小姐也二十四了,居然还说是年少。也不知道你对年少的定义是什么。”

    几次被反驳,许嘉悦有些恼了,狠狠地瞪了一眼于乐然,这才把目光看向叶矜,“本来我也没打算赢过你,只要你闹出这一出,陆老爷子就绝对不会允许你再和陆氏合作。你呢,识相的等这个活动结束,拿到该拿的钱,就赶紧离开。”

    “这是我和陆总之间的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叶矜浅浅一笑,态度温和,丝毫看不出任何生气的样子。

    叶矜在孤儿院那些年,经历了太多,有时候不得不低声下气。久而久之,她就不会再动怒了。往往动怒会让人智商降低,处理事情的效率也会变得很差。

    许嘉悦冷笑,“反正你是不可能跟陆氏继续合作。不信的话,你大可去打听打听。”

    从包包里面拿出一张支票,放在叶矜面前,“这是我抄袭的赔偿款。”

    叶矜本就打算私了,只是许嘉悦这种态度,的确让人接受无能。淡淡地扫了一眼支票,她拒绝,“许小姐,赔偿就不用了,我只是希望你公开跟我道歉。并且爱乐这个名字,从此以后都不再使用。”

    “你不是很缺钱吗?”许嘉悦也没收回支票,“你在乎的那家孤儿院,你就不怕没有了资金链?”

    叶矜猛地站起来,“你知道什么?”

    不管是上一辈子还是这辈子,叶矜都想知道,帮助孤儿院的是谁。即使他后来退出,但是对于孤儿院,却是一份天大的恩情。

    “你不知道?”许嘉悦这回是真的有些惊讶了,见她不像在撒谎,这才得意地笑了笑,“也是,毕竟你只是一个外人,不知道也正常。”

    扫了一眼支票,许嘉悦优雅的起身,“别怪我没提醒你,明年我就要和陆深订婚了。你呢,要是再敢勾.引陆深,别怪我不客气!”

    “我呸!”于乐然早就忍不住了,听到这话,直接一杯咖啡全部洒在许嘉悦脸上。

    什么叶矜勾.引陆深,明明是那个男人先暗恋他们家宝贝很多年!

    湿黏黏的咖啡化了她的妆容,许嘉悦几乎要崩溃,想要上前狠狠地掐住于乐然,于乐然却潇洒地拿起了支票,拉着叶矜先跑了,“已经买过单了,许小姐不用客气!”

    上了车,于乐然才解气地笑了,手里拿着一千万的支票,很是满意,“既然是白送来的钱,为什么不要?咱们回去多买点吃的给孩子们,对了,那个音乐教室正好也可以换新的了。”

    “好。”叶矜有些心不在焉,望着窗外,回想着许嘉悦说的话。

    他们要订婚了?

    “怎么了?”于乐然问她,随即也想到了,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叶矜,“宝贝,你认真地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陆深了?”

    ***

    “测试结果出来了。”艾顿拿着测试报告,眉头皱得很紧,如实地告诉陆深,“如果你再继续出现在叶矜面前,再次伤害她的可能性超过百分之五十。”

    顿了顿,艾顿继续说,“并且,你的情绪现在极度地不稳定。”

    陆深靠在窗边,冷静地抽着烟。

    艾顿叹息,也知道他现在的心情不好,只能安慰,“再等等吧。”

    陆深掐灭了烟头,问他,“要多久?”

    艾顿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什么?”

    陆深继续说,“要多久我才能恢复?”

    “这个我不能确定,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艾顿没有说的是,如果能够那么简单的恢复,也不至于治疗了那么多年,一点效果都没有。

    解决了许嘉悦的事情之后,叶矜就埋头在设计当中。等到把所有的事情都弄好了之后,她才恍然发现,自己快半个月没有见到陆深。

    而她前几次主动邀约陆深,说要感谢对方,可是都被拒绝了。

    “系统,最近没有任务了吗?”系统在几天前苏醒,可是这一次,却出奇的安静。

    【暂时没有。】系统平静道。

    叶矜垂眉,想了想,拿上文件,去陆氏。

    这是最后的交接工作,把这件事情完成之后,这个项目,就算是彻底的完成了。

    活动那天,她只需要再露面一次。

    叶矜想知道,陆氏是否希望再继续与他们合作。如果陆氏拒绝,叶矜就开始全力以赴创造自己的独立品牌。

    来到陆氏,前台小姐一眼就看见了叶矜,“叶小姐好。”

    叶矜浅浅一笑,“请问陆总在楼上吗?”

    前台小姐赶紧摇头,“不好意思,我们陆总暂时不在公司。您要是有什么事,可以跟王助理商量。”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们。”叶矜拿好文件,正准备上楼,就听到另一位前台小姑娘小声地说道,“陆总明明就在公司啊。”

    “小声一点,这是陆总的吩咐。”

    剩下的,叶矜就听不到了。

    所以,是陆深故意不想见她吗?

    叶矜叹息了一口气,没说什么,上了电梯。

    把文件交给王助理之后,叶矜才表明自己的来意,“王助理,木泽和陆氏集团的合作……”

    “很抱歉。”王助理礼貌地笑了笑,“我们陆总说,暂时不和叶小姐合作。叶小姐还有更广阔的天空,待在我们陆氏的确有一些屈才了。”

    叶矜微怔,虽然这是预料之中的回答,可是真正知道的那一刻,心中难免有些失落。

    勉强地笑了笑,叶矜点头,“好的,我知道了。谢谢陆氏这些日子对我们的照顾。”

    王助理叹息了一口气,两人之间的事情,他终究是一个外人,即使有心去管,也不能插手太多。

    想了想,王助理小声地说了一句,“叶小姐,陆总这些天过得并不好。”

    “是么。”很轻很轻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等到叶矜离开了陆氏,王助理才拿着文件进了陆深的办公室。

    逆着灯光,陆深站在窗前,目光随着底下小小的身影越行越远。

    “陆总,已经按照您的意思拒绝了。”王助理恭敬地回答,见他冷淡的点了点头,又继续说道,“叶小姐看起来好像很难过。”

    作者有话要说:  (捂脸,分分钟想完结这本是为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