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手上的烟燃尽, 陆深才收回目光。

    王助理有些纳闷了,“陆总,既然您那么喜欢叶小姐,为什么……”

    “多事。”陆深冷着声音,随手把烟头丢进垃圾桶里,拿上西装外套离开。

    被单独留下的王助理无奈地摇了摇头, 明明就喜欢得要紧,非得要这样折磨自己?

    陆家。

    陆老爷子拄着拐杖,见陆深终于肯回家, 重重地锤了一下拐杖,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还知道回家?我还以为你忘记了自己的本!”

    他倒是难请, 就算他去公司,也难得见着他的面。

    许嘉悦赶紧给陆老爷子倒了一杯水, 安抚着他,“陆爷爷,阿深在公司那么忙,没时间回家也是正常的, 您先消消气。”

    “没时间回家?”陆老爷子人虽然老了, 可是权利还在, “我怎么听说他前些日子, 为了个女人,都肯追到国外去了。”

    本来还以为陆深不过是玩玩而已,没想到他还真的能够做到这种地步!

    说到这个, 许嘉悦脸色微变,咬着牙说,“那只是工作而已。”

    她也没想到,陆深居然会帮着那个女人。明明他应该清楚,自己敢放出那个消息,完全是陆老爷子的意思。他这样做,明摆着就是和陆老爷子作对。

    “你就别替他辩解了。人也老大不小了,居然还会被一个女人迷得神魂颠倒,简直就是丢尽了我们陆家的脸!”

    尤其是,陆深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和他作对!若不是现在陆氏还需要这个掌权人,他是怎么也不会忍得下去的!

    陆深冷淡地看着两人一唱一和,事不关己地坐在一旁。等到两人演完了,他才开口,“说完了?”

    “我命令你马上跟那个女人断了联系!”陆老爷子下了最后的通牒,“我们陆家,绝对不允许这样的女人进门。”

    “这样的女人?”陆深轻飘飘地反问,却带着一股残忍之意,“陆老爷子是不是忘记了,我的出身也并不光彩。”

    陆老爷子一怔,迟疑了几秒,重重地冷哼,“知道就好!你现在所得到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惹怒了我,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

    陆深不也发怒,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平静道,“还有十分钟。”

    陆老爷子当真是气急了,上好的青瓷杯在他手中摔成了碎片。

    他想要见陆深,不仅要预约,等了那么久且不说。好不容易让他回家一次,竟然只给了二十分钟!

    “滚出去!就当我陆家没你这个人!”如果当年没有把这个野种接回来,那么现在也不会有那么多事情!

    陆深淡定的起身,没有丝毫地留恋。

    陆老爷子见他真的要走,气得直瞪眼,“你给我回来!”

    陆深脚步不停,在他说话间,已经走到了玄关处。

    “嘉悦好不容易来家里一次,你就不能多跟她相处一点吗?”陆老爷子说道,“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嘉悦是个不错的女孩,和你在一起正好合适。明年先订婚,年底就完婚。”

    “不错?”陆深讥讽,“恕我无福消受。”

    许嘉悦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起来,她在陆深面前就那么不堪吗?明明那天见面的时候,他还那么绅士。

    门被关上,隔绝了陆老爷子的骂骂咧咧。

    回到工作室,叶矜重新规划了一下自己的计划。

    于乐然下午还有事,临走的时候见她坐在电脑面前,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忍不住凑上前去,“发生了什么?”

    叶矜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在规划我们工作室以后的路。”

    与陆氏合作这条路走不通了,那么她们就必须创立出自己的独立品牌。

    “我觉得可以适当地推出男装系列。”于乐然给她分析,“现在许多男人其实比女人都要讲究搭配。而且我们现在的资金充足,完全可以去尝试这一方面。”

    叶矜点了点头,问她,“沈思琪那边有消息了吗?”

    忙了那么久,她竟然都快忘记这件事情了。

    “赔了一点,但是她说目前拿不出那么多,所以只能慢慢赔。”手机响起,于乐然匆匆给了叶矜一个飞吻,“我得先走了,明天见。”

    从工作室里面出来,苏言白的车正好来了。

    于乐然妩媚地笑了笑,身姿优美地坐进副驾驶座,“来了多久?”

    “刚到不久。”苏言白问她,“想吃什么?”

    “都行吧,我对吃的不挑剔。”于乐然轻笑一声,靠在椅子上面,“苏医生,这些天那么频繁的约我,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追了苏言白快一个月,这个男人都是油盐不进。于乐然本来都打算放弃了,结果苏言白倒是主动约了她。

    不挑剔?

    苏言白对于这个答案不给予回答。

    不吃葱花不吃香菜,甚至动物的内脏都不碰的人,叫做不挑食?

    “那就西餐。”苏言白替她做了决定。

    于乐然慵懒地笑着,“苏医生,能不能帮我系一下安全带?”

    “不能。”苏言白拒绝,扫了一眼于乐然,见她咬牙切齿地咧嘴模样,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真是不懂情趣。”于乐然吐槽,自己乖乖地系上安全带,“这几天怎么那么热情?”

    苏言白开门见山,“有求于你。”

    实际上,习惯了于乐然整天围着自己转悠。突然有一天,这个女人消失在他的生活里面,的确让他有些不适应。

    于乐然无语,漫不经心地刷着自己的手机,“我还以为你对我有意思。说吧,什么事?”

    “过几天是我的生日,想请你来,能不能把叶小姐也带上?”苏言白问她。

    于乐然刷手机的动作一顿,朝着他看去,认真地问他,“是陆深的意思?”

    苏言白沉默了几秒,等到车子停在红绿灯面前,他才轻轻地回了一句,“不是。”

    夜深,叶矜把一小部分计划规划好了之后,已经是十点多了。

    她家不算远,走路过去也挺方便的。

    大概是因为上次在国外有了阴影,所以这一次,她没有选择走路,而是坐了出租车。

    到了小区门口,她付了钱下车。

    十点多的小区很是安静,只有家家户户亮着的灯。

    路灯把她的身影照得很长。

    出于敏感,叶矜总觉得有人在自己的身后跟着。回头看去,却没有看见任何人。

    快步地走到楼底,她输了密码上楼。没有任何停留的,很快回到了家。

    男人站在不远处的树下,光影从树叶中落下,落在他的身上。夜色很暗,他的面容看得不清晰。

    过了一会,他的薄唇轻启,

    叶矜。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

    想看甜甜的剧,补充少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