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觉到叶矜在他身后, 陆深放下报纸,“过来吃午餐。”

    “好。”桌子很长,叶矜找了一个离他比较远的地方。

    这一举动看得陆深直皱眉,“我很可怕?”

    叶矜摇了摇头。

    “叶小姐不必那么拘束。”陆深淡声道,十分冷静。

    叶矜迟疑了几秒,选择了一个和陆深不近不远的地方。

    陆深不再言语。他吃饭的时候大多数都不喜欢说话。

    “昨晚的事, 很抱歉。”这是第一次那么丢脸。按理来说,她不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

    想了想,叶矜小心翼翼地打探着陆深的脸色, 继续问,“陆总,昨晚我没有做出什么窘迫的事情吧?”

    她醉酒的时候大多数都断片, 完全回想不起。

    陆深朝着叶矜看了一眼,“没有。不用喊我陆总。”

    叶矜睡着了会很乖巧, 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眉眼弯弯,朱唇红润。

    如果可以,陆深宁愿她这样陪在自己身边一辈子。

    “好。”叶矜低着头,满桌的美食, 她却有些食之无味。

    【替陆深设计一套服装。】

    勺子不小心掉落在桌面上, 溅起的汤汁洒在她的手上。

    叶矜小声地惊呼一声, 却有人比她更快。

    “怎么了?”陆深捧着她的手, 仔细打量,只是被汤汁溅到了一点。汤汁的温度不高,手上都没显红。

    叶矜怔怔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先用冷水洗洗。”确定她无大碍之后,陆深才适时地松手,恢复一派的冷静,“厨房在你斜后方。”

    “好。”叶矜依旧是乖乖地应声,自己挪步去了厨房。

    冷水冲刷在手上的感觉,说不出来的冰冷。即使室内开着暖气,依旧冷得发颤。

    刚才的陆深,对她的关心绝对不是假装。

    只是为什么,时而冷淡,甚至都不愿意见她?

    这个答案无果,叶矜也想不通。把手擦干净之后,她才出去。

    陆深已经吃完了。

    叶矜也没了什么食欲,匆匆吃了几口也跟着放下碗筷。

    “我送叶小姐回去。”陆深眼眉轻垂着。

    即使他现在很渴望叶矜在他身边,可是理智却告诉他不可以。

    “那个,陆,陆深。”叶矜轻咬着下唇,犹豫了好一会,才开口,“我想为你做一件衣服,可以吗?”

    叶矜不会撒谎,或者说,她撒谎的技术很差,大多时候,选择说实话会更好一点。

    陆深眼底微沉,目光浅浅地看着她。过了几秒,微凉的声音透过来,“好。”

    他早就知道,叶矜这些异常是因为什么。

    只要她要,只要他有,他全部给她。

    “谢谢。”叶矜喜上眉梢,柔柔的眉眼之间都染上了几分喜悦,“只是我现在没有带工具,下一次再替陆……替你量尺寸可以吗?”

    “去你工作室。”陆深道,瞥见她微怔的目光,低声解释,“我后天出差一周。”

    和陆老爷子决裂是必然的事情,在此之前,陆深要确保自己有足够的能力,护住叶矜。

    以前发生过的事情,绝不会重演第二遍。

    “好。”叶矜点头。

    ***

    木泽工作室。

    于乐然睡了一觉,大早上就来到了工作室。可是等到了中午,依旧没有看见人,只好问人,“你们看见叶矜了吗?”

    “没有啊。”琳达回了一句,“老板今天还来吗?”

    叶矜的工作比他们的更多,除了画设计之外,还要在外面谈生意。所以一整天不来工作室也是正常的。

    “不知道。”于乐然摇头,手里拿着手机,急得不行。昨天打了电话没接,想着估计和陆深在一起。可是今早打的电话依旧没接。

    正准备打电话问问苏言白的时候,偏头就看见叶矜还穿着昨晚的衣服,身边站着一个气度不凡的男人。

    “哇塞!”琳达第一个叫出声来,“这是陆氏那位太子爷?”

    精通八卦,并且深谙各大帅哥的琳达一眼就认出了陆深的身份。

    她这么一说,工作室里面的其他女生也开始躁动起来,一个个地都趴在门口窥视。

    “老板中午好!”个个热情地打着招呼。

    叶矜回以微笑,然后回头看了一眼陆深,“我的办公室在里面。”

    她有灵感的时候,最怕被别人打扰,所以喜欢安静一点的状态。

    陆深沉默不语,安静地跟在她的身后。

    从她们的角度看过去,男人的背影修长挺拔,一身笔直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显得冷然而沉稳。站在他身边的叶矜,则是暖色的大衣,配上一双靴子,只露出了一小节被紧身裤包裹着的纤细小腿。

    倒是意外的般配。

    “乐然,咱们老板和陆总在一起了?”琳达的八卦之心熊熊燃起。她们这里的大多都是老员工了,跟在叶矜身边两年多了,可是一直都没有看见她身边有过什么男人。

    这可是老板第一次把男人带回家……哦,不,带回工作室。

    激动!想挠爪子。

    “不是。”于乐然摇头。要是在一起的话,叶矜不会表现得那么正常。

    “唉。”几颗脑袋失望地叹息。可是不过一会,又兴致冲冲地探了出来,“我觉得这事能成!”

    量尺寸这事,说来也尴尬。

    叶矜终究是一个女生,大多时候,都是低着头不敢看陆深。甚至有些腰围之类的,还是让陆深自己量的。

    等数据全部记录好了之后,叶矜才坐在办公桌面前,咬着笔头看他,“陆深,你喜欢什么样的风格?”

    叶矜的办公桌是一个弯弧形,左右两边都摆着零零碎碎的纸张。她就坐在中间,眉眼细细的,明明不施粉黛,却十分的勾人。

    “都可以。”陆深对于服装从来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只是因为工作需要,所以才常年穿着西装。

    其实,如果陆深愿意,他只需要一个电话,便会有无数款式的服装送上门。只是,那些名贵大牌的服装,比起叶矜亲手设计的,还是相差得太远。

    “正装你应该不缺。”叶矜认真地思考着,“那就平时休闲的服装。”正好她最近也在学习这一方面的内容。

    “嗯。”陆深微微颔首,坐在她的对面。

    叶矜又写了一些东西,看了一眼时间,这才突然想起,“抱歉,陆总,已经可以了。”

    “嗯。”陆深起身。

    叶矜赶紧放下手中的笔,跟在陆深的身后,“我送你出去。”

    陆深偏头看了叶矜一眼,在她眼里看见了小心翼翼。薄唇轻启,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陆总再见,欢迎下次陆总再来!”琳达是工作室里面最皮的,虽然平时说话尖酸利薄了一些,但是却是一个很好的人。

    叶矜无奈地看了一眼琳达,示意她别乱说话。

    琳达才不听,暧昧地朝她眨了眨眼睛,这才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面。

    把陆深送到了外面,叶矜还有些不适应外面的阳光,下意识地用手挡了挡。

    一道低沉的嗓音落在她的耳边,“下次不要咬笔头。”

    她匆忙地放下手,看到的却是陆深的背影。

    直到那辆黑色的轿车消失在她的眼前,叶矜依旧呆愣地站在门口,没有回过神来。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于乐然从后面揽住她的肩膀,“打电话也不解,衣服也没换,你们该不会……”

    “昨晚我喝醉了,在陆深家里住了一晚。”叶矜简单地解释,一想到这个,脑袋还疼着,“我的酒量似乎太差了。”

    于乐然心中纳闷,问她,“你喝了多少?”

    “不多,就是半杯这样。”似乎,更少一点?记不太清楚了。

    “红的白的?”

    “红的。”现在想起来,味道还挺好喝的。

    “不应该啊。”于乐然摸着下巴,上下打量了一番叶矜,最终做出决定,“以后跟我混,多练练酒量。”

    省得以后喝醉了被别人占了便宜。这是个正人君子还好,要是对方图谋不轨,那就不好了。

    “不了,大不了以后我不喝了。”叶矜头疼,也不知道陆深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她喝醉之后,真的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吗?

    “也好。”于乐然赞同地点点头,“酒不是个好东西,而且你胃也不好,别喝了。”

    叶矜轻轻地瞪了她一眼,“那你以后也少喝一点。”

    不过,她胃不好吗?

    于乐然抛了一个媚眼,赶紧转移话题,“我去找苏言白了,拜拜。”

    一周后,陆深回国,叶矜才刚刚设计完服装。

    因为对方是陆深,所以叶矜改稿了好几天都不满意。最后才在河边写生的时候找到了一些灵感。

    只是出了一点小问题。

    从飞机上下来,陆深神情疲倦,靠在座椅上眯着眼休息,“一切如常?”

    刘秘书回他,“叶小姐这几天都在工作室,只是……前天出去河边写生,遇到了点事情。”

    原本微眯的眼睛睁开,透着冰冷,“发生了什么?”

    “就是叶小姐原本好端端地画着画,结果有人从背后撞了一下她。叶小姐摔进了水里,也没什么大碍,画倒是也毁了。”

    “谁做的?”陆深是何等精明,简简单单几句话就听出了其中的不对劲。

    刘秘书犹豫了一会,还是老实地回答,“许小姐做的。不过看样子应该是陆老爷子指使的。”

    陆老爷子这是把许嘉悦当做枪来使,结果人家还紧巴巴地跳了进去。

    刘秘书叹息,从后视镜看到陆总越发冰冷的脸色,摇了摇头。

    陆老爷子,这下子是真的把陆总给得罪了。

    这叶小姐可是陆总的心头肉,平时都得宠着护着的。结果这一出差,就让人得了手,哪能不生气。

    作者有话要说:  陆总扛刀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