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深拿出手机, 开了机,弹出无数条消息。

    他看了一圈,没有看到熟悉的名字,索性直接关上,一概不回。

    刘秘书在红灯面前停下车,“陆总, 明天就是发布会了,要不要去接叶小姐?”

    “不用。”陆深不想把事情做得太过明显。

    刘秘书点头,又问, “昨天艾顿医生打电话给我,说陆总有时间的时候,去他那里一趟。”

    对于陆深的情况, 刘秘书之前是不知道的。可是最近,大概也了解了一些。他没敢去过问, 这是陆深的私事。他只是希望,陆总能够早一点走出来。

    看着叶小姐和陆总这样,他实在是心里有些难受。

    陆深回国的第二天就是服装发布会,叶矜和于乐然一起来了。

    进到后台, 陆深的目光就锁定在叶矜身上。

    巴掌大的小脸还惨白着, 气色很是不好, 眼底的青黛更是明显不已。

    陆深径直朝着叶矜走过去, 冷着脸看她,“生病了?”

    “没事,就是小感冒而已。”叶矜摇头, 一说话,她的声音就哑得难受。喉咙像是被火烧过一样。不仅如此,脑袋晕晕乎乎的,感觉有千斤重。

    还好现在是坐着的,不然她估计自己根本连站都站不稳。

    手里被于乐然塞了一杯温水。

    “什么没事,高烧呢!”于乐然没好气地看她一眼,“还非得要来这里。”

    叶矜无奈地笑了笑,这里的服装全部是她们工作室出品的,无论出于什么情况,她都要过来看看的。

    于乐然却是不放心了,探了探她的额头,掌下一片火热,她求助于陆深,“陆总,能不能……”

    “跟我去医院。”陆深眉心蹙得很紧。

    叶矜的身体本就不好,这大冬天的掉进冰冷的水中,哪能没事?

    “可是这边的事情……”叶矜的确是放心不下的。

    “这边的事情有刘秘书和于乐然,用不着你操心。”陆深的声音被压得很低,带着莫名的感情。

    于乐然看了一眼,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具体在什么地方。

    瞧着叶矜难受的小脸,她赶紧说,“对啊,这里就交给我,你赶紧去医院。”

    脑袋传来钝痛,叶矜惨白的唇瓣张了张,一句话都没说出来,整个人直直地朝着前面砸去。

    迷迷糊糊之间,她似乎躺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男人的气息冷冽而好闻,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接近着,这种香味被她最讨厌的消毒水的气味给盖住。

    “三十九度八。”难受至极,朦胧地听到了苍老的声音在说着什么,“再晚来一点,就很严重。”

    有什么尖尖的东西刺入了她的手背里,她有些疼,却没有力气去挣扎。

    过了一会,周围好像安静了一些。叶矜头疼欲裂,准备舒舒服服地睡过去时,却感觉到那清冽的气息再次靠近。

    有些好闻。

    “叶矜。”男人的声音很沉,带着十足的冷意。在她脸上抚摸的手,明明温热不已,却让她下意识地害怕。

    “怎么总不会照顾好自己?”陆深心头是愤怒的。

    一想到叶矜身患绝症,还固执地要把一切都隐瞒住。结果发烧了也不肯去医院,陆深就想要不顾一切地把人给藏起来。

    不顾一切地用特殊手段把人留在自己的身边。只有这样,她才能活得更好。

    叶矜下意识地绷紧身体,只是意识逐渐模糊,她困倦不已。

    “叶矜,别总让我担心。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临睡之际,叶矜听到男人低沉而沙哑的声音。

    睡意席卷了她的全身,叶矜再也保持不住清醒。

    进入梦乡之前,她感觉到温热的唇轻轻地落在自己的唇上。

    不知道是梦里还是现实。

    ***

    再次醒来的时候,叶矜感觉全身无力,肚子很空,饿极了。

    她侧头看去,外面已经是黑夜。刚想起身,便感觉身侧有人压住了被子。

    男人的侧脸轮廓分明,室内的灯全部关了,只有外面清浅的月关洒落进来,落在他的身上。

    他一直在陪着自己?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情。

    陆深总在自己决定要离开他的时候,做出一些让她留恋的事情。可是,她好像也没有资格这么说陆深。

    她比陆深更自私,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而靠近陆深。现在看清了自己的感情,她就更加没勇气站在陆深的身边了。

    “对不起。”叶矜轻声道歉。

    “系统,陆深的死亡率还有多少?”

    【十分地不稳定,近期有飙高的趋势。】

    叶矜心头一惊,“为什么?”

    如今她的身体都恢复了一半,为什么陆深的死亡率还能飙高?

    【等宿主做完全部的任务,陆深的死亡率将会下降到零。】

    冬日的月色很美,夜色很深。

    叶矜从被子的另外一端小心翼翼地起身,还没走到窗口,陆深就醒了。

    “怎么下床了?”

    这是第一次,叶矜听到陆深初醒时候的嗓音。少了平时的冷意,多了几分磁性,落入耳中,很是好听。

    “睡了一天,身体有些僵硬了。”叶矜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这个时候,估计也只有肯德基在营业了。

    “饿了?”陆深总是能够轻而易举地看出她想要什么。

    叶矜下意识地点头,肚子就很应景地发出了一声叫声。

    这一刻,叶矜好像在陆深脸上看到了浅浅的笑意。

    只是一闪而过,她也不能确定,会不会只是自己的一个错觉。

    “先让医生过来检查,我给你买。”陆深按了病床上的按铃,顺便开了灯,看着某个不安分的女人,声音略低,“乖一点,过来躺着。”

    叶矜有些窘迫,她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陆深还用着这种哄小孩的语气对她说话,总感觉有些奇妙。

    慢慢地挪过去,叶矜乖乖地坐回床上。

    刚刚退烧,她也的确没有太多的力气。到现在为止,感觉身体还是软着的。

    只是,刚才陆深就睡在她的身边,这距离太近,叶矜不能控制住自己不乱想。

    医生很快进来,陆深让了位置,让医生方便检查。

    量了一下体温,医生又问了一些叶矜问题,这才说道,“已经退烧了,等会再吃点药,明天早上看看情况。”

    “谢谢医生。”叶矜脸色还惨白得很,一张小脸生得精致,这会生病了,让人心疼不已。

    医生忍不住说了一句,“以后注意着自己的身体,别把发烧不当回事。你这次都快四十度了,发烧严重的,很可能一辈子落下病症。”

    叶矜尴尬地点头,她不是逞强。只是今天的确是事发突然。

    见她那么乖巧,医生也不忍心多说什么,看向一旁的陆深,“作为男朋友的,也该多关心一下女朋友。”

    大概是看到陆深穿着西装,看样子就是从公司刚出来的样子,医生继续唠道,“工作很重要,可是女朋友也重要。别因为一个工作丢了那么好的女朋友,不然以后有得你后悔的。”

    叶矜下意识地解释,“我们不是……”

    医生没听她的解释,继续说,“估计你也饿了,等会只能吃一些清淡的东西。”

    叶矜乖乖地点头。

    医生这才满意,跟着护士出去。

    留下叶矜和陆深尴尬不已。

    倒是陆深,神态自若,仿佛根本没有把刚才的话放在心上一样。

    叶矜看向陆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等一会晚餐就送来。”陆深以为她饿极了。

    “不是。”叶矜摇了摇头,小手纠结地攥在一起,“陆深,我睡着的时候,听到你对我说的话了。”

    作者有话要说:  十万字了,不容易,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