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小姐是不是记错了?”陆深神色未变, 依旧是那副处变不惊的样子,“叶小姐睡着时,我好像并没有说话。”

    “可是……”叶矜下意识地反驳,可是她却拿不出任何的证据。

    难不成要她把听到的话全部重复一遍?

    可是就算如此,陆深依旧能够否认。

    陆深的表情太过淡定,就好像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时间, 叶矜也开始怀疑。

    那到底的只是自己的一个梦,还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就连那迷糊之间,感觉到唇瓣上传来的清冽香气, 都只是她的一个幻象吗?

    “抱歉,可能只是我烧得脑袋有些糊涂了。”叶矜温声道着歉,微微侧头, 脑袋低着,说不出的失望。

    陆深本就不是一个话多的性格, 在她沉默之后,也就安静地坐在一旁,静静地等着。

    叶矜拿出了手机,因为今天活动的原因, 被她调成了静音。刚一打开, 就有无数地消息弹跳出来。

    叶矜回了于乐然:已经退烧了, 今天还好吧?

    于乐然本来就是一个夜猫子, 这会还没睡。看见她的消息,立马秒回了她,“放心吧, 一切都顺利。只是太晚了,所以我就没有去医院看你。”

    实际上,是刘秘书不让她去医院打扰两人的。

    刘秘书告诉她,叶矜不在的日子里,陆深一直用工作麻痹自己。好不容易两人能够有点机会相处,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千万不要去打扰。

    于乐然实在是不明白,明明两个人都互相喜欢着,为什么不能好好地在一起。

    感情这个事情,太过复杂。

    于乐然摇了摇头,她也不可能去干涉太多。

    叶矜:没关系,你也累了,早点休息。

    合上手机,叶矜看着上面的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半。

    刚放下手机,陆深便起身,看了她一眼,“晚餐到了,我出去拿。”

    “好。”叶矜轻轻地点头。房门被关上,一时间屋子内安静得有些沉闷。

    周围都是消毒水的味道,让她有些讨厌。微微打开了窗子,外面的冷风吹了进来,散了一些味道。

    “怎么开窗了?”颇为冰冷的嗓音就落在她的身后。

    还未等叶矜转身,身后便有温热的气息靠近。骨节分明的手出现在她的面前,替她关上了窗,“刚退烧,不能吹风。”

    “抱歉。”叶矜下意识地想要离那双手远一点,往后挪了半步,背部抵住了他坚硬的后背。

    陆深太高,叶矜只是堪堪地到了他的胸口处。若隐若现的心跳声从他的胸腔里面穿出来。

    叶矜彻底僵住,完全不敢动弹。

    在她没有看到的地方,陆深黑眸深邃,隐忍着许多。

    只是一瞬,陆深就离开了。

    淡定地坐在一旁,替她打开了餐盒。

    这里是高级病房,除了病床之外,还会有茶几和椅子。

    心口止不住地狂跳,陆深靠近的那一瞬间,梦中清晰的冷冽香气再一次扑鼻而来。

    悸动不止。

    饭菜的样式很是清淡,叶矜却吃得津津有味。她除了早上吃了一点,一整天都没吃。这一会已经饿得不行。

    再看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叶矜不敢麻烦陆深,自己把餐具收拾好,却被陆深阻止。

    “我来。”冷沉的嗓音带着不容拒绝的态度。

    叶矜讪讪然的松手,安静地坐在一旁。陆深大概是忙了一天,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疲惫。

    她有些愧疚,“陆总,你先回去吧。明早乐然就会过来。”

    陆深手上动作不停,明明是陆氏的大少爷,收拾东西起来却很利索。

    “不差这一晚。”陆深把餐盒收拾好,转身出去。

    虽然是冬天,可是留在病房一个晚上,还是会有味道。

    出到医院门口,刘秘书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陆总,陆老爷子要求您明天一定要回陆家一趟。不然……不然他就会收回你在陆氏的所有股份。”

    那头没有回话,刘秘书只听到了一声声响。他拿捏不定主意,又问了一句,“陆总?”

    “不回。”陆深冷笑,黑夜之中,他的眸子冰冷得可怕。

    事到如今,陆老爷子还真的以为自己掌握大权?

    白天睡得太多了,退烧之后,叶矜在病床上辗转反侧都没怎么睡得着。

    旁边有陪床的,而陆深正躺在上面。身形笔直。

    睁着眼睛,叶矜看着月光在天花板上面打出来的光影,思绪有些飘远。

    她能感觉得到,陆深对她是不一样的。

    上一次在国外,让他睡了沙发。现在生病,又让他睡在陪床上面。

    而明明很多事情,陆深都不用亲自来才对。今天也是,即使是她晕倒了,陆深也可以让别人来照顾自己,更不用亲自陪她一夜。

    陆深,你到底在想什么?

    安静的病房内,两人皆是一夜没睡。

    等到于乐然来到医院的时候,没看见陆深,“陆总走了?”

    “嗯,刚刚走的。”叶矜拿上了药,跟她走出去。

    “真没事了?”叶矜还是有些不放心。昨天叶矜突然地倒下,把她给吓到了。

    只是,陆深抱着她,脸色阴沉得可怕的样子,更是让她记忆犹新。

    那样的陆深,好似和平时差不多。可是身上透出来的可怕之意,却又让她觉得十分的不对劲。

    叶矜摇了摇头,已经退烧了,除了身体还有些软绵绵的之外,其他的基本上差不多。

    于乐然这才松了一口气,“你啊,大冷天的就别出去写生了。”

    叶矜笑了笑,打了一辆车和她去工作室。

    “还工作?”于乐然这下子是真的恨不得把人压在床上,让她好好地休息一番。

    叶矜打开手机,语气温和,却很坚决,“已经休息好了。”

    于乐然叹息,虽然担心叶矜,但是她的脾气就是这样。一旦倔强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坐在工作室里面,叶矜的思绪有些飘远。

    陆深……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思绪纷飞之际,叶矜回过神来。低头看着满张写着陆深名字的白纸,有些愣神。

    ***

    为了避免自己的感情不受控制,衣服完成之后,叶矜只是放在前台,让刘秘书下来拿。

    刚坐上出租车不久,系统就传来任务完成的提示。

    【身体已恢复百分之五十。】

    外面的冷风吹得她有些头疼,叶矜把窗子关上,“系统,这是属于什么难度的任务?”

    【中等。】系统回答,【考虑到宿主对陆深的个人感情,难度因宿主的心态而变动。】

    简言之,系统评定的是中等。只是对于叶矜来说,可能就不止那么简单。

    她要一边控制住和陆深的距离,还要完成任务。这对于之前没喜欢上陆深的她来说,的确是升级了难度。

    “我知道了。”叶矜闭眼。

    直到车子开到了孤儿院她才睁开眼睛。

    “阿矜!”一段时间不见院长妈妈,她似乎精神状态比以前更好了一点。

    叶矜提着一大堆东西,缓缓地朝着院长妈妈走去。

    “怎么又买了那么多?”院长妈妈瞪了一眼叶矜,有些责怪,“每个月你都给孤儿院买了那么多零食寄过来,怎么现在又买?”

    院长妈妈也是知道叶矜的,现在还是住在出租屋里。她还是希望叶矜能够把钱留给自己,以后的生活也会好一点。

    “正好看见,就顺便买了。”叶矜笑了笑,招呼在玩雪的孩子们,“过来吃一点东西吧。”

    “好耶!”孩子们笑嘻嘻地跑过来。

    叶矜注意到,在屋子里有一个孩子,沉默的玩着拼图。屋子里面只有他,孤零零的,看起来有些可怜。

    “院长妈妈,那个孩子是新来的吗?”之前叶矜没有见到过。

    “刚来三天呢。”说道这个,院长妈妈叹息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这孩子父母经常吵架,时不时还打他。按理来说,他父母都健在,我们孤儿院是不能收留他的。只是我见他实在是太过可怜,询问了他们父母的意见之后,两人竟然不认这个儿子,丢给我们孤儿院来处理。”

    “这孩子,每次吃得都很少,我真担心他会因为营养不良而晕过去。”

    叶矜有些心疼,拿了一些吃的坐到他的身边,声音轻轻的,“姐姐陪你一起玩好不好?”

    男孩看了她一眼,叶矜这才看见他的左边额头上面有一个小小的口子,像是被砸到了一样。

    男孩长得白净可爱,叶矜实在是想不通。要多么狠心的父母才会这样做。

    “疼不疼?”她的手指很暖,触碰在自己伤口的时候,有些痒痒的,却不让他讨厌。

    男孩沉默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吃点蛋糕吗?”叶矜把蛋糕递到他的面前,声音很轻,像是怕吓着了这个男孩一样,“很甜。”

    男孩还是摇头,接近着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

    叶矜没有气馁,这样的孩子,从小就生活在不幸的家庭里面。所以才会对外界的一切下意识地排斥。甚至连所有人的好意都会被他下意识地防备。

    叶矜放下蛋糕,又看向他的拼图,“这里好像有点不对。”

    男孩果然来了兴趣,朝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干燥而微微裂开的唇紧紧抿着,小手指把刚刚拼好的拼图抠了出来。

    叶矜笑了,继续说,“你看这一块,应该是最边上的才对。”

    男孩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认同了她的说法。

    叶矜也没有继续打扰,安安静静地在一旁,直到他拼图结束,才问他,“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一点东西?”

    男孩迟疑了一会,才点了点头。

    叶矜松了一口气,这男孩实在是太瘦了。

    替他打开了蛋糕,叶矜又拿出里面的小勺子,“可以自己吃吗?”

    她还真的没有喂孩子的经验。

    男孩点了点头,自己动手。

    甜甜软软的感觉在他的味蕾里面弥散,他眼睛一亮,低头很快地吃着。

    这孩子,是第一次吃吗?

    叶矜轻声叹息,“不着急,还有很多。”

    陪了这个孩子一个下午,看着他终于肯吃东西了,叶矜才准备离开。

    离开之前,男孩突然拽住叶矜的衣角,沉默地看着她。

    院长妈妈笑了,赶紧安慰男孩,“不着急,姐姐下次还会来的。姐姐现在要去工作了。”

    男孩却不放手,依旧沉默地看着叶矜。

    叶矜蹲下身子,温柔地摸了摸他的脑袋,“说到做到,下周六姐姐还来。”

    男孩得到了她的回答,这才放了手。

    院长妈妈送着叶矜离开。

    脑海里面好像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叶矜想努力抓住,结果只是徒劳。

    “院长妈妈,我是不是忘掉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那个出现在自己照片上的男孩,明明不认识,却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