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深只是拉着她的手腕, 叶矜虚靠在他的怀里。看起来,姿态亲密得很。

    一句话惊醒了叶矜,她摇了摇头,“只是突然想到了小时候的事情。”

    “嗯。”陆深放开叶矜,略低的嗓音之中,带着微不可闻的失望。

    叶矜来不及细想, 继而听到他低沉的嗓音,“叶小姐身体不舒服,可以去医院看看。”

    叶矜摇了摇头, 温声拒绝,“不用。刚才……谢谢陆先生。”

    “举手之劳。”陆深冷淡地回答。

    叶矜有些尴尬,也不好再说什么。

    衣角被人轻轻地扯了扯, 叶矜扭头看去,小男孩指着拼图, 一张小脸嫩生生的。经过这些天的喂养,终于不再那么惨白。

    大概是觉得这孩子的遭遇实在太过可怜,叶矜心下柔软不已,对他也是温柔了不少, “那姐姐继续拼。”

    男孩这才点了点头, 小眼神看向陆深, 歪着头打量。

    陆深督了他一眼, 很快收回目光。

    院长妈妈在门口,看着三人相处,笑了笑, 提醒他们。“快吃午饭了,别玩了。”

    叶矜把最后一块拼图弄好,这才回头应声,“好。”

    午饭过后,正是太阳最为温暖的时候。叶矜有些惰意,陪着孩子们玩了一会,就进屋去找男孩。

    男孩一如既往地沉默,只是这一次,不玩拼图了,拿着画笔在纸上画画。

    叶矜走进一看,很简单的一幅画,只是寥寥几笔,却画出了一家三口。

    这是他心中的渴望。

    在那个不幸福的家庭里面,他渴望得到一个完整的家庭。

    叶矜有些心酸,她从小无父无母,有记忆开始,就已经在孤儿院了。正因为没有,所以她不会去渴望。可是这个孩子却跟她不一样。

    温柔地摸了摸男孩的脑袋,她轻声问,“外面的太阳很好,要不要出去晒晒太阳?”

    男孩摇头,下意识地抗拒。

    叶矜蹲下身子,与她平视,语气越发地放柔,“外面不会有坏人,姐姐也会陪在你身边。”

    男孩又犹豫了一会,最终才主动地牵着叶矜的手,点了点头。

    在外面寻了一块地方,叶矜坐在男孩的身边,看着他堆雪人。

    “不要玩太久,会着凉。”叶矜轻声嘱咐,抬头就看见陆深朝着他们走来。

    “叶小姐似乎很喜欢孩子。”似乎是不经意的一问。

    “也不算是。”叶矜摇了摇头,“只是觉得这孩子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陆深的眼眸闪过一道极快的暗芒,随后又消失不见,面色沉静。

    过了一会,叶矜才想起,拿着手机,“陆先生,我可以和你拍张照吗?”

    陆深的视线微低,落在她的手机上面,意味不明,“我不喜欢拍照。”

    叶矜知道这一点,无论是报纸还是采访,陆深皆是没有露过面。他极其讨厌拍照。

    “就一张。”叶矜比了一个手指,对上他清灼的眼眸,心口又是止不住地狂跳。

    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奇怪,“毕竟和陆先生认识了那么久,似乎还没有一张照片作为留念。”

    陆深侧头,并未回答。

    男孩在一旁拽着她的衣服,眼神好奇地看着她的手机。

    叶矜朝她笑了笑,“要和姐姐拍照吗?”

    男孩也不玩雪了,两只手红通通的,朝着叶矜点头。

    叶矜失笑,捧着他的手。只是男孩的手太冷,她一碰到,就被冻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轻轻地替他暖着手,还不忘教训一句,“下次别玩那么久。”

    男孩点了点头。

    等到男孩的手彻底地暖了,叶矜才打开相机,对着他们自拍了一张。

    陆深离得太近,不可避免的,也进入到了镜头里面。

    【身体已恢复百分之五十。】

    这就完成了任务?

    叶矜看着手机里的相片,陆深只有侧脸,可还是把他整个人都照了进去。

    男孩抿着唇,看着相片,有些不开心,黑眸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叶矜。

    叶矜轻笑,拉着男孩又拍了几张,才看见男孩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

    “不要皱眉头,不好看。”叶矜轻轻按着他的小眉心。

    “不拍了?”略低而带着清冷之意的声音落在她的耳边。

    叶矜回头看去,陆深神色冷峻,“拍完了。”

    “我们拍。”陆深简言意骇。

    他知道叶矜的目的,只是不想太简单的答应她。今天一天,叶矜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这个男孩身上,对他温柔,对他轻声细语。这一切,明明全部该是他的。结果现在却是被一个小孩子给占有去了。

    “可以吗?”叶矜有些惊讶,抛开任务不说,她也的确是想和陆深拍一张照片的。

    陆深冷淡地点头,看不出喜怒。

    叶矜迟疑了几秒,这才举着手机,对准他们。

    “陆先生,我的手不够长。”和陆深拍张,叶矜没敢太靠近,所以胳膊根本不够长。

    陆深轻而易举地夺过她手中的相机,指尖触碰。陆深的手指很热,火一样的热。而她的手指,冰凉凉的。

    叶矜极快的收回,手指微动,有些失神。

    在她愣神之际,陆深已经拍好照片。

    看了看,陆深眼底划过一丝浅浅的笑意。

    看起来真傻。

    叶矜有些郁闷,呆呆傻傻的样子,看起来蠢极了。可是再看陆深,明显没有继续的意思,她也只好作罢。

    正准备起身进屋的时候,陆深却说,“把照片发给我。”

    ***

    年三十的夜晚,艾顿在陆深门口等了他很久,才终于等到他人。

    “你去哪了?”艾顿的声音微微沙哑,他看着面前的陆深,颇为无奈,却又不知该怎么开口。

    “你去找叶矜了对不对?”艾顿继续说,看着他拿出钥匙,打开了门。里面已经开好了暖气,一进去,扑面而来的温暖,让艾顿有些不适应。

    脱下了厚厚的外套,顺带拍了拍头上的雪,艾顿看着陆深的背影叹气,“你疯了吗?你明天还想带着她回陆家?”

    “我没疯。”陆深转过身,靠在柜子旁,眼底光芒流转波动。

    白天里看着冰冷的眼眸,此刻却是流转着无数的痴念,疯狂而又火热。

    “那你知道现在的你有多么危险吗?”艾顿有些着急,“陆深,我再警告你一次,越是压抑自己,爆发时就越是可怕。你自己想想,你对叶矜的感情到底压抑了多少年!”

    艾顿不敢想象,这样的感情,一旦爆发,会有多么可怕。

    “我会控制住自己。”陆深声音微冷,最终妥协,“再等等。”

    等叶矜彻底地不需要他了,他就离开。

    只要叶矜能够活下去,他别无他求。

    艾顿看着面前的男人,或许别人不知道,可是他却清清楚楚。这个男人对叶矜的爱有多深,太过偏执,因为是唯一,所以才会想让自己也成为对方的唯一。

    而陆家,则是陆深心魔的来源。

    艾顿很怕,在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

    “如果有事,随时打我电话。”艾顿说,温和地笑了笑,“反正我们外国人也不过你们中国人的节日。”

    陆深沉默了几秒,点头,“好。”

    ***

    站在衣柜面前,叶矜犹豫了好久。

    于乐然从床上爬起来,替她选了一件看上去清雅的衣服,“喏,就这套。”

    每次过年,两人总是会在一起。于乐然昨天去了养老院,而叶矜去了孤儿院。本来今天两人应该是一起过年的,奈何于乐然被狠心地抛下了。

    “这套……”叶矜纠结道,“会不会显得不端庄?”

    于乐然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放心吧,这套穿起来绝对没问题。”

    打了一个哈欠,于乐然继续说道,“再说了,陆老头不喜欢你,穿得再好看都没用。还不如穿一套比较方便活动的,这要是撕起人来,咱们也方便一点。”

    叶矜轻轻地瞪了一眼于乐然,“我不会撕人。”

    “所以啊,你就是个被欺负的主。”于乐然颇有些恨铁不成钢,一脸担忧,“要不你别去了吧。我实在是陆老头对你不利。”

    叶矜摇头,“我已经答应陆深了。”

    “好吧。”于乐然又忍不住戳了戳叶矜的脑袋,“你啊。”

    等叶矜穿好衣服,于乐然又给叶矜化了一个淡妆,朝她飞吻一个,“快去吧。晚上我等你回来。”

    叶矜点点头,抱了抱于乐然,轻声说,“乐然,新的一年,也要快乐。”

    大早上的,于乐然差点没被叶矜逼出眼泪。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叶矜,“行啦,快点去吧。”

    叶矜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屋子里面,门被关上,只留下于乐然一个人。

    新的一年啊……

    于乐然打开窗子,看着叶矜走进陆深的车里。那个男人倒是绅士得很,替叶矜开了门。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叶矜终究是会嫁人,找到一个真正喜欢她的人,然后幸福的活下去。

    而她,没有了叶矜在身边,留下的只有孤独。

    失神地躺在床上,于乐然准备睡一天来打发时间。

    正迷迷糊糊着,手机就响了,她没好气地接起电话,“喂!”

    那头怔了怔,于乐然正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就听到对方清浅的嗓音,“刚睡醒?”

    于乐然扬了扬唇角,“哟,原来是苏医生啊,有何贵干?”

    “你一个人在家?”苏言白是知道的,今天叶矜要去陆深家。那么家里,估计只剩下于乐然一个人。

    “是啊。”于乐然继续没心没肺地说着,声音转为娇媚,“苏医生,奴家一人在家,实在孤单寂寞得很,郎君要不要过来陪陪奴家?”

    那头沉默了一会,就在于乐然想挂电话时,苏言白沉稳的声音传来,“好。”

    作者有话要说:  隔壁有三更,本文也有三更,不偏心

    三更到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