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矜不是第一次来陆深的别墅。

    只是, 孤男寡女,尤其是在确定了对陆深的心意之后,叶矜多少有些别扭。

    透过透明的厨房门窗,叶矜看了一眼正在客厅看文件的男人。

    西装外套已经脱下来了,换了一身简单的休闲服,冷静地看着邮箱里面的工作信件。

    如果不是叶矜亲眼看到, 很难把刚才疯狂的男人和面前沉着冷静的陆深联系到一起。

    刚才陆深问她怕吗?

    是有点怕的。可是叶矜却觉得,陆深不会伤害她。

    似乎是她的目光太过灼热,陆深的目光从电脑上面移开, 准确无误地对上了叶矜的视线。

    叶矜有些慌乱,赶紧转过身去,专心的做菜。

    陆深却没有收回目光, 随着那道纤细的身影来回移动。

    这别墅很大,除了保姆, 就是他一个人住。时常会觉得这别墅安静得可怕。可是现在,别墅里面有了叶矜的存在,好像一切都变得温馨起来。

    合上电脑,陆深双手交握放在腿上, 视线一直落在叶矜的身上。

    陆深的家里每天都会有人来打扫, 食材也会准备得很充足。叶矜简单的做了三菜一汤便端了出来。

    “好了。”叶矜说, 又从厨房里面拿了两双碗筷, 见陆深过来,笑了笑,“陆先生不介意我蹭饭吧?”

    “不介意。”略低沉的嗓音。

    叶矜想要起身给他盛饭, 却被他先行一步。

    “我来。”

    陆深似乎对于这种事情十分霸道,不知道是在国外学习的绅士礼貌还是其它。

    叶矜接过那碗饭,为难了,“有点多。”

    她的胃口本来就小,陆深家里的碗也比她家的大一点。不仅如此,饭还盖过了碗。

    “这碗给我。”

    叶矜乖乖地把碗递到他的面前,双手放在腿上,模样乖巧地瞪着。

    陆深扫了一眼,眸色微暗,喉结不动声色地上下滚动了几下,给她又盛了一碗。

    “谢谢。”叶矜接过,朝他笑了笑,“不太知道陆先生的胃口,所以做了一些清淡的菜。本来想做鱼的,可是我不太会。”

    陆深的胃不好,给他做菜叶矜总是做得尽量清淡一点。

    “我不挑食。”陆深道。

    事实证明,陆深是真的不挑食。

    苦瓜她不太会做,自己尝了一口,苦味都还没去完,陆深却吃了很多,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叶矜饭量小,吃得比较快。放下筷子,拿了一张纸巾擦嘴,“陆先生,苦瓜不苦吗?”

    “有点。”陆深又夹了一片,细细地品尝着,“用盐洒在苦瓜上面可以去味。”

    叶矜默默记下,“要洗吗?”

    “随意。不洗苦瓜会脆一点。”陆深咽下最后一口饭,见叶矜还有些茫然,微微压低声音,“下次我做给你吃。”

    呃?

    话题转移得太快,就短短的几秒间,好像就定下了他们下一次见面。

    “要喝酒吗?”面前的陆深突然问她。

    “嗯?”还没反应过来。

    陆深耐心地重复一遍,“想喝酒吗?”

    叶矜这次听明白了,拒绝道,“我的酒量一向不好。”

    “嗯。

    叶矜也是理解,陆深今天心情不太好,想喝酒很正常。“陆先生要是想喝,我去给你拿瓶酒。”

    陆深微微挑眉,“知道在哪?”

    “刚才在厨房的时候看到了。”叶矜道。

    陆深起身,收了碗筷,“我去拿。”

    所以……陆深要自己洗碗吗?

    叶矜想追上去,于乐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宝贝,你什么时候回来?”

    “可能会晚点。”陆深要是喝了酒,她肯定要留下来照看一会。

    “噢。”于乐然点了点头,“等你哟,回来有事情跟你说。”

    叶矜轻笑,“好。”

    挂了电话,陆深已经拿着酒出来。

    “那么多?”陆深手上拿了两瓶,叶矜有些犹豫,“陆先生,你的胃不好,喝一点就够了。”

    “无事。”陆深偏头看了她一眼。

    夜幕降临,艾顿等了一天,都没有陆深的消息。看了一眼时间,果断打算去找陆深。

    山不过来,他就过去。

    按了门铃声,艾顿等了一会,看着里面灯火通明的样子,还以为是陆深故意不开门。正打算给陆深打电话的时候,却看见一个白净的小姑娘给他开了门。

    姑娘穿着红色的毛衣,小脸被衬得白皙粉嫩。身材纤细,看起来有些娇弱。

    艾顿一下子就认出了叶矜,能够在陆深的别墅里面,自由进出的。除了陆深放在心尖上的叶矜,怕是再无其他人。

    “你……好。”叶矜是第一次见艾顿,出于女生的警惕,她并没有立马让艾顿进来。

    艾顿被拦在门口,也有些好笑。这姑娘也是有趣,里面藏着一匹狼他倒是不顾忌,对他一个好人却开始防备起来了。

    温和地笑了笑,艾顿做了自我介绍,“我叫艾顿,是陆深的朋友,可以让我进去吗?”

    叶矜刚忙侧身让出位置,“不好意思。”

    艾顿耸了耸肩,朝她笑了笑,“以为我是坏人?小偷?小姑娘,我长得那么好看,怎么可能是坏人。”

    叶矜笑而不语。

    艾顿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无奈地摇了摇头,“总之我和陆深认识了很多年,不会是坏人。”

    叶矜点了点头,要是一般的小偷坏人,说不出来陆深的名字。

    “我叫叶矜,是陆先生的……”叶矜顿了顿,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身份解释自己,“算是朋友吧。”

    艾顿高深莫测地看了一眼叶矜,“嗯,我知道。”

    艾顿朝着里面走去,便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再看向沙发,陆深正睡在上面。沙发很长,他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睡在上面还是显得有些拥挤。而他眉头紧拧,细碎的头发落在额前。

    “喝醉了?”

    叶矜点了点头,把陆深身上的被子拉上去了一些,“他今天心情有些不好。喝了点酒就开始犯胃病,我没找到药。缓了一会,刚刚睡过去。”

    “他的药应该在楼上,我现在去拿。”艾顿颇为头疼,看了一眼叶矜,微微叹息,转身上楼。

    【系统提示,任务必须今天完成。】

    叶矜收拾瓶子的动作一顿。

    陆深的朋友已经来了,她一个女生,不适合在这里过夜。

    把瓶子放好,叶矜坐在地毯上,看着面前的陆深。

    大概是有心事,即使睡着了眉头依旧皱着。皮肤白皙,五官完美找不出挑剔的地方。

    叶矜看了一眼楼上,咬了咬下唇,低喃出声,“抱歉。”

    微微俯身,靠近陆深。他浅浅的呼吸就打在自己的脸上,有些痒痒的。

    心口急促地狂跳,叶矜有些失神。

    闭着眼,叶矜对着陆深的薄唇,轻轻一吻。

    只是简单的触碰,唇瓣处却像是着了火一样。

    内心慌乱不已,叶矜只敢紧紧地盯着地毯上的花纹,却没看到陆深微微颤动的密长睫毛。

    【身体已恢复百分之五十五。】

    这一声唤醒了叶矜,她匆忙的起身,视线落在陆深身上,又很快地移开。

    艾顿拿着药下来,看了一眼叶矜,轻咳一声,“你……要不要先回去?”

    “好。”叶矜点了点头,侧头看了一眼陆深,“那陆先生就麻烦你了。”

    “放心吧,我是个医生,会照顾好他的。”艾顿把胃药放在桌面上,这才提着垃圾,“走吧,我送你出去。”

    叶矜轻笑,提醒他,“可是出去了,你就没有钥匙回来了。”

    也是。

    艾顿无奈摇头,没好气地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熟睡的陆深,“早知道就让他给我配一把钥匙了。”

    “没关系,小区出去就能打车了,我一个人没问题。”叶矜从他手里拿过垃圾,又道,“冰箱里面还有菜,艾顿先生要是饿了,可以加热。”

    艾顿点头,年轻的脸上温温和和,“好,麻烦你了。”

    叶矜摇头。

    她靠近陆深动机不纯,是她欠了陆深的,没什么麻烦的。

    走到门口,叶矜听到艾顿平和的声音,“叶小姐,冒昧问一句,你对陆深……”顿了顿,艾顿找了一个措辞,“你喜欢陆深对吧?”

    叶矜迟疑了几秒,转头看她,声音很轻,“很明显吗?”

    果然。

    隐藏在眼镜后的浅蓝色瞳孔了然,艾顿温和地笑了笑,“叶小姐觉得自己隐藏得很好?”

    叶矜哑口无言。

    的确,她一直在主动靠近陆深。勉强地扯了扯嘴角,叶矜道歉,“我有不得不靠近他的理由。我向你保证,再过一段时间,我不会主动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要活下去,孤儿院必须要好好的存在,于乐然也不能进监狱。

    微长的手指扣进手心里面,清浅的眸子不留痕迹地朝着陆深投去一眼。

    陆深,不能死。

    “我并非要有意赶走你。”艾顿解释,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换一个方式来说,“只是,叶小姐,你可能不太了解陆深这个人。”

    “我明白你的意思。”叶矜蹲下身体,手指尖都有些颤抖,系了好几次才系好鞋带。

    艾顿也有些不忍心,缓了声音,“路上小心。”

    在窗口看了一会,直到叶矜的身影消失不见,艾顿才收回视线,“还要装睡要什么时候?”

    陆深的酒量他是知道的,在国外那会,应酬多得很,从没见过他喝醉。

    现在不过是一两瓶白的,哪有那么容易倒下。

    无非是想要借此机会留住叶矜而已。

    陆深缓缓地坐起身子,身上的毯子滑落,盖在他的大腿上面。

    他的神色淡漠,黑眸沉静得如同一汪死水,无悲无喜。

    “全部听到了?”艾顿坐在他对面,“现在打算怎么办?”

    陆深沉默了一会,“和她在一起。”

    “认真的?”艾顿眉头紧皱,神色凝固,“作为你的主治医生,我不建议你这样做。”

    “我有分寸。”陆深伸手,拿起桌面上的胃药,就着冷水吃下,“你要留宿?”

    绕是脾气好的艾顿也不由得有些咬牙切齿,“现在已经很晚了。”

    陆深不为所动,“她离开的时候也很晚。”

    艾顿:“……”所以这是记仇了?

    艾顿这会是赖定了不走,坐在陆深的沙发上面,严肃地回答,“作为你的主治医生,我有责任在这个时候对你负责。”

    “随你。”陆深低头,眉头轻皱。

    身上的酒味有些重,他起身,“客房随便选。”

    艾顿在他后头道,“陆深,关于叶矜的事情,我希望你慎重考虑。”

    慎重吗?

    陆深薄唇浅浅扬起。

    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叶矜淡淡的香气。

    这是第一次,叶矜主动吻他。

    抱歉,他慎重不了。没有如痴如魔,已经是他能够保留的最大程度的理智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九点三更!

    我要去磕忘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