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的时候, 已经快十一点。

    今天是大年初一,就连出租车都在休息。她等了好一会,才打到车。

    “回来了?”于乐然把她拉了进去,拍了拍她肩头的雪,“陆总送你回来的?”

    “不是,自己打车。”叶矜把围巾摘下来, 见她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轻声解释,“陆深喝醉了。”

    于乐然微微挑眉, “哦……?”

    叶矜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暖了暖有些冻僵的手,简单解释, “发生了一些事情,陆深心情有些不好。”

    “能理解, 能理解。”于乐然斜躺在沙发里面,把脑袋搭在沙发的边缘,声音懒洋洋的,“陆老爷子没有为难你吧?”

    叶矜摇头, “没有。”

    于乐然点了点头, 自己又补充了一句, “不过有陆深在, 就算陆老爷子为难,陆深也会给你挡回去。”

    冰凉的手暖和了一些,叶矜放下杯子, 看向于乐然,“不是说有事和我说吗?”

    “对啊,重大事情。”于乐然用手撑着小脑袋,黑发微卷,小女人味十足,“今天第十九次撩苏医生,失败了。”

    第十九次……

    叶矜哭笑不得,居然数得那么清楚。

    不过,这是于乐然第一次对一个人保持那么久的喜欢。

    于乐然会频繁的撩男人,可是却不渣。只能说,各取所需,也在一开始就会说清楚。

    原本以为于乐然对苏言白只是一时的兴趣,可是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

    “要我抱抱吗?”叶矜挪到于乐然身边,朝着她伸出了双手,声音很轻,“我会一直陪着你。”

    于乐然冲她暧昧地眨了眨眼睛,坐起身来,顺势靠到了叶矜的肩膀上面,“可是某天你谈恋爱了怎么办?”

    叶矜会谈恋爱,会嫁人。到时候,她会有自己的新家庭。而她,可能就会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外人。

    “谈恋爱了你也是我的家人。”叶矜拍了拍于乐然的小脑袋。

    于乐然难得的乖巧,安安静静地靠在叶矜的身上,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叶矜于乐然已经睡着的事情,听到她漫不经心的声音,“宝贝,苏言白说,让我和他试试。”

    “呃?”

    什么试试?

    “就是,普通朋友。他不会故意避着我。”于乐然哼了一声,“怂货,我觉得他是喜欢我的。”

    至少在今天亲吻的时候,他并未无动于衷。情绪起伏很大,自认为藏得很好,实际上已经被她看出来了。

    “那你要加油,苏言白他很好。”叶矜对苏言白的了解不多,仅有的几次,她在男人身上看到了绅士和礼貌。

    而且,能和陆深深交做朋友的,人品都不会差。

    “可是我过不了心中的坎。”于乐然只要一想到苏言白的职业,心中仿佛被堵住了一样,被针扎得阵阵疼痛。

    叶矜安抚地揽着她的肩膀,声音温柔无比,“乐然,苏言白他是不一样的。”

    牵着于乐然的手,叶矜和她对视,看着她妖治的眼睛认真地问,“你们认识那么久,苏言白可有让你失望过?”

    答案是否定的。

    不然于乐然也不会对苏言白那么久都念念不忘。

    ***

    在家休息了两天,叶矜便收到了来自陆深的短信。

    陆深:想学做鱼吗?

    上一次,叶矜好像无意之间提了一下,自己不太会做鱼的事情。

    处理起来很麻烦,叶矜曾经弄砸过一次,堪称车祸现场。后来不是特殊情况,叶矜都很少做鱼。

    看了一眼在沙发上面窝着的于乐然,叶矜有些犹豫。

    陆深:苏言白也会来,你带上你朋友一起。

    大概是陆深还没记住于乐然的名字。

    叶矜:我先问问。

    走到于乐然面前,替她把踢落的毯子捡起来,叶矜轻声问,“要去陆深家吗?苏言白也去。”

    “嗯?”于乐然放下刷微博的手机,“去陆深家?”

    怎么突然吗?她好像跟陆深的关系也就是处在认识上面。

    “简单的吃个饭。如果你不想去,我就拒绝。”

    叶矜倒是无所谓,平时过年,她都是和于乐然闷在家里。出不出去都可以。

    “苏言白也在啊……”于乐然认真地思考了几秒,朝着叶矜抛去几个媚眼,狭长的眼角带着几分妖艳,“去呗,我要一举拿下苏言白。”

    叶矜失笑,“赶紧化妆。”

    两人收拾好出门准备打车,却看见楼下已经停着一辆银色的高级轿车。

    “陆总的?”于乐然问。

    叶矜摇头。她记得陆深开的是黑色的。

    面前的车窗摇了下来,露出了陆深的脸。他的手随意地搭在方向盘上面,神色却一丝不苟。

    “陆先生?”叶矜有些诧异,陆深的性子她多少了解一点,这辆车,的确不像是他的风格。

    陆深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道,“上来。”

    “那就谢谢陆总了。”于乐然倒是不客气,这大过年的,难打车,有现成的车为什么不要。

    再说了,陆深想要追她家宝贝,只是来接送一下,不算什么。

    抱着叶矜的一只手臂,于乐然轻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

    随即,陆深看到叶矜的脸蛋红了。粉粉嫩嫩的,有些诱人。

    那个姓于的,说了……什么?

    ***

    “陆总还会做菜?”于乐然看着厨房里的两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陆深一看起来就是在商场上面运筹帷幄处变不惊,进厨房这种事情,似乎和他的形象很是违和。

    苏言白手里弄着柚子,见她好奇便回答,“陆深厨艺很好。”

    看了一眼厨房,苏言白把遥控器给她,“还要等一会,无聊了就看电视。”

    于乐然红唇微扬,视线暧.昧地停留在苏言白身上,“有你在怎么会无聊。”

    苏言白停下手中的动作,无奈地看了一眼于乐然,“我说可以试试,说的是做朋友。”

    “哦?”于乐然满不在意,“那是我理解错了?”

    于乐然扣住苏言白的手,逼迫她与自己对视,“苏言白,你喜欢我的吻。”

    明明那天他也沉浸在其中。

    “这是正常反应。”苏言白微微低头,把她的手拿开,“于乐然,我是一个男人。”

    “说句在意我会死吗?”于乐然冷哼一声,有些怒了。回头看去,却看见原本还透明的厨房拉上了窗帘。

    陆深啊陆深,你这小心思还能再明显一点吗?

    生怕我们叶矜看不懂所以在拼命的暗示。

    “嗯,我很在意你。”清冷的声音落在于乐然的耳后。

    于乐然扭头看去,苏言白依旧在淡定地处理着手中的柚子,神色未变。

    似乎刚才那句话只是于乐然的一个幻觉。

    红唇高高扬起,于乐然狭长的丹凤眼带着几分愉悦。

    啧,某些医生就喜欢端着架子。

    皱眉看着处理好的鱼,叶矜记着,先是放进锅里。

    嗯……要直接翻面吗?

    “先关火。”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陆总在线教做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