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矜有些茫然, 骨节分明的手指却先她一步,关了火。

    陆深的指甲修剪得很是干净,上面有着小小的月牙,手指修长好看。

    “先翻面,再开小火。”略微低沉的嗓音,撞进叶矜的耳中。

    叶矜照做, 小心翼翼地把鱼翻了个面。约莫过了几分钟,陆深递给她一个盘子,“盛出来。”

    把番茄辣椒递给叶矜, 陆深道,“炒一下。”

    “好。”

    陆深好闻的气息就落在自己的身边,叶矜紧张得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脑海里面没有了自己的思路,完全是跟着陆深的思路去走。

    陆深眼底带着几分笑意, 替她打着下手。

    把番茄辣椒炒好了之后,叶矜按照他的吩咐,重新把鱼丢进锅里面,把黄糖水加进去。

    “很冷?”陆深的目光落在她微微颤抖的手上面, 薄唇轻抿, “空调低了?”

    叶矜摇了摇头, 手指缩了缩, 越发地握紧了手中的铲子。

    不动声色地挪开了一些距离,脑袋微微偏着。

    陆深目光微沉,意识到什么, 往后退了一步,沉默地站在叶矜的身后,不发一言。

    一时间,厨房里面安静得可怕。只有细微的炒菜声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矜重复着枯燥的动作,煎熬不已。

    “可以了。”

    叶矜松了一口气,端来盘子,鱼出锅了。

    “要先尝尝吗?”陆深递给她一双筷子。

    很香,做的是罗非鱼,刺很少。

    不过叶矜更喜欢鲤鱼,她小时候最喜欢是鱼肝油。只是在孤儿院里面,却很少能有机会吃到。

    望着面前刚刚出锅的鱼,叶矜有些嘴馋了,却还是说,“不太好吧。”

    她提前吃的话,会不会有些不礼貌。唔,虽然于乐然不是外人,可是苏言白那边,似乎有些不合适。

    “没关系。”陆深夹了一小块肉,特地挑了边缘处,并不会看出来。

    把鱼肉递到叶矜嘴边,陆深低声道,“张嘴。”

    叶矜小脸微红,脖子忍不住朝后挪了一些,小声低喃,“我自己来。”

    陆深不语,态度很是执着。神色冷冷清清,并无太多感情。

    叶矜没法,只能轻轻张嘴,吃下那块鱼肉。

    鱼肉很嫩,很是进味。酸酸甜甜的,是她最喜欢的味道。

    享受地眯了眯眼睛,叶矜点了点头,“很好吃。”

    陆深把筷子递给她,“再吃一点。”

    叶矜赶紧摇了摇头,“不吃了,等吃饭的时候再吃。”

    “嗯。”陆深道,用盖子盖住了鱼,问她,“苦瓜,学吗?”

    叶矜摇了摇头,“不学了,我平时不爱吃苦瓜。”

    再和陆深多独处一会,叶矜怕自己就会控制不住情绪。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端着鱼,“陆先生一个人可以吗?”

    陆深眉眼清淡,细碎的头发贴在他的额前。他定定地看了叶矜几眼,还是点头,“嗯,你出去玩会。”

    叶矜囧,她又不是小孩。

    “怎么出来了?”于乐然把柚子递给叶矜,见她神色迟钝,目光呆滞。

    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召回她的注意力,“怎么了?”

    叶矜回了神,摇了摇头,“没什么。”

    于乐然“哦”了一声,凑到她身边,“对了,我们年后是不是该找男模特了?”

    “是该找了。”叶矜点头,“到时候让琳达在我们官网上面挂一个链接。”

    “也行。”于乐然挑了挑眉,视线微微侧转,落在苏言白的身上。忽而放软了语气,娇娇软软的,“苏医生,要不要考虑转行?”

    苏言白温和地拒绝,“不了。”

    于乐然倒也没说什么,收回目光,手指在微信上面划过,一边看着上面的联系人一边说,“宝贝,我以前认识的那些男人,有几个身材还不错的。”

    叶矜失笑,没好气地看了一眼,“你怎么知道?”

    明明她和那些男人,根本没有过多的肢体接触。

    “看着他们穿衣服的风格就知道。”于乐然挑眉,又有些犯愁了,“但是大多数都是公子哥儿,估计不缺这点钱。”

    叶矜无奈,就算他们缺钱,也不可能让他们过来。“别担心这个问题了,小眉头皱得跟老太太似的。”

    忍不住抚平了于乐然的眉头。

    每次她都是这样漫不经心的样子,可是在工作室遇到问题,却是于乐然第一个站出来。

    “行吧。”于乐然合上手机,开始给叶矜剥柚子。

    看着陆深把菜端出来,叶矜赶忙凑上前去帮忙,把碗筷端了出来。

    于乐然环抱住胸,笑着调侃,“还挺有默契的。”

    叶矜抬眸,看了一眼于乐然,轻轻地摇头。

    于乐然了然。行吧,她家宝贝脸皮比较薄,她就不调侃那么多了。

    回到家之后,于乐然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轻叹,“没想到陆总的手艺那么好。”

    她多吃了一碗饭,这会正撑着。

    叶矜轻笑,怕她撑得难受,找了消化片给她,“吃两粒,等会再去洗澡。”

    于乐然接过,懒洋洋的,完全不想动。

    替她把外套挂在衣架上面,叶矜给她准备了一杯温开水,“先把药给吃了。”

    “嗯。”于乐然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听话地吃药。

    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亮起,于乐然扫了一眼,“宝贝,有人加你为好友。”

    叶矜放下手中的东西,拿起手机。

    头像很是熟悉,点开一看。是好久不见的霍一年。

    叶矜有些头疼了,刚刚清闲没有几天,这霍一年又继续了。

    “是谁啊?”于乐然开了电视。安静的屋子里面有一些声音,才会显得不那么空荡荡。

    “霍一年。”叶矜点击了通过。

    对方很快就发来一条消息。

    霍一年:姐姐,有时间吗?想约你见一次面。

    【与霍一年见面。】

    叶矜微楞,这是第一次,她的任务中,无关陆深。

    “霍一年……?”于乐然轻笑,这毛头小子看不出来还挺坚持的。

    扯过一旁的薯片,撕开,咔嚓擦咔的吃了起来,“宝贝,要不你就从了他吧。”

    叶矜轻轻地瞪了一眼于乐然,“不是撑了吗?”

    “是撑了。”于乐然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但是这点我还是能够接受的。”

    合上手机,叶矜不着急回复。看向于乐然轻叹一声,“别吃太多,不然会把胃撑大。”

    “知道了,小管家婆。”于乐然坐起身体,用夹子把薯片袋子的口给夹上,“我先去洗澡了。”

    “嗯。”

    叶矜回了自己的房间,纱窗打开着,外面的冷风吹进来,整个屋子冷冰冰的。

    把纱窗关上,叶矜拉上半边窗帘,把空调开了。

    “为什么我的任务跟霍一年扯上了关系?”

    【上级安排,我们只负责颁发任务。】机械而死板的声音。

    叶矜摇着头,回想以前的任务,觉得心口一阵惶恐。

    她一步步的靠近陆深,最后丢了心。现在,又要她靠近另外一个人?

    “抱歉,我不能接受。”叶矜无法接受,“我没办法跟霍一年牵扯太多。”

    她承认自己对陆深的感情,而霍一年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陌生人。

    【宿主,请你认清,霍一年跟你之间的关系,断不开。】

    叶矜狠狠地皱眉,“什么意思?”

    【还请宿主自行探寻。系统需要再一次确认,宿主不接受这个任务?】

    叶矜咬了咬牙,这种感觉很是不好。她不在乎生死,可是她仍有执念,“如果我拒绝,会有什么后果?”

    【消失的癌细胞会重新回来。按照宿主原本的生命,这个月将会死亡。】

    一切都将白费,回到原点。到头来,她什么都不能改变。

    沉默了许久,叶矜抬头看着外面皎洁的月色,“我接受。”

    年初八,王助理和陆深出来谈生意。

    “陆总真是年少有为,如此年纪,就把陆氏管理得那么好。”

    坐在陆深对面的男人四十多岁的样子,身体有些肥胖,肚子处的衬衫几乎要被撑开。

    陆深神色淡淡。他二十二岁执掌陆氏,这种恭维的话,已经听了不计其数。

    王助理赶紧在一旁打圆场,“李总也不错,如今李氏的利润可是不少呢。”

    “咳,比起陆氏来说,简直的不够看。对了,陆总,您看咱们接下来那个合作……”

    王助理把早就准备好的合同递到李总面前,“李总,您看看,要是没有什么问题,这个合作就算是定下了。”

    李总扫了一遍,眼睛微微瞪大,“为什么利润你七我三?陆总,做生意可不能这么不厚道。”

    陆深神色微凝,已经是有些不悦。端起面前的咖啡,他声音微凉,“李总不愿意可以拒绝。”

    李总神色一僵,虽说只有三成。可是和陆氏合作,好处可不是一点半点。

    只是,这未免也太过欺人太甚了吧!

    陆深轻抿面前的咖啡,味道过于甜腻,他的眉头微不可闻地皱了皱。放下咖啡杯,面色如常,“即使是三成,也有很多公司抢着和陆氏合作。”

    的确如此。

    李总有些不服,可是他也多少明白陆深的脾气。僵持的一下,李总咬了咬牙,“陆总,四成如何?”

    “李总,我们陆总从来不爱讨价还价。你应该明白,和陆氏合作,得到的好处远远不止这些。”王助理抬头说话,余光却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顿了顿,王助理刚想要轻声提醒一旁的陆深,却看见他的目光已经紧紧锁定在叶矜身上。

    “陆总?”李总喊了一声。

    陆深目光微冷,却不在他的身上。

    “陆总可是在看哪位美女?”李总低低地笑了一声,半是调侃半是玩味,“不如陆总同我说说,我认识的美人可不少。”

    本来就长得一般,此话一出,油腻感十足,甚至还带着几分恶心的味道。

    王助理脸色一僵,趁陆深发怒之前赶紧说,“李总,合同这事不着急,你可以回去考虑考虑,”

    “也好,我回去考虑几天,再给陆总回复。”李总也是个识趣的人,知道再继续下去,他也讨不到什么好处。还不如回去好好地规划一下。

    虽然论起年龄的话,他算得上是陆深的长辈。可是陆氏如今全靠着陆深一个人撑着,而他为人向来是不讲情面的。

    要是真的惹怒了陆深,完全是得不偿失。

    王助理顺着叶矜的方向看去。

    和她见面的是一名年轻男子,估计二十左右,长得阳光帅气,和陆总的性子截然不同。

    这是……约会?

    这个念头一出,立马被王助理扼杀。

    看样子叶小姐不像是会跟这种小男生谈恋爱。

    王助理小心翼翼地看了几眼陆深,试探地问道,“陆总,我们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多嘴。”陆深声音微冷。

    作者有话要说:  亲自看了我麻麻做鱼,然后写的时候……

    下锅之后啥来着?

    七秒的记忆伤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