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头看向陆深, 叶矜抱歉一笑,“今天他麻烦你了。”

    陆深不语,眉眼清隽,却不在看她。

    这是……生气了吗?

    叶矜也有些愣神,好像和陆深认识之后,这是第一次, 他对自己生气。

    霍一年拉开了车门出来,“走吧,姐姐, 我好饿,想吃你做的东西。”

    他怀疑陆深早就把他的老底给摸透了,明明知道他在国外生活那么多年, 吃不得辣,结果点了川菜!

    呵呵, 互相伤害啊!

    一顿饭两人都没吃,彻底的浪费了。

    叶矜轻轻地瞪了一眼霍一年,“陆先生,那我们先上去了。”

    “嗯。”

    冷淡的回答。

    叶矜捉摸不透陆深的性子, 看了一眼霍一年, 转身上楼。

    霍一年却不着急走, 慢悠悠地等着叶矜走到了楼梯口才提醒, “对了,我妈呢,已经知道叶矜的存在了。还物色了一个特别优秀的男人。陆深, 你不适合她。如果知道自己不能控制自己,何必要来纠缠她?”

    陆深的眼神瞬间冰冷,“物色男人?”

    “对啊,昨天刚收到的消息。”霍一年耸了耸肩,“只不过我答应了她,给她一段时间去接受这个事实,不然早就带她出国了。”

    毕竟老爷子还在等着他这个宝贝孙女呢。

    “霍一年。”叶矜在不远处喊着他的名字。

    霍一年挥了挥手,“来了。”

    大步流星,霍一年走到叶矜面前,冲她灿烂一笑,“走吧,我真的好饿。”

    这一夜,陆深在楼底下守了一夜,直到天边刚刚泛白,他才离开。

    来到公司,王助理推门进来,看见陆深眼底的血色,吓了一跳,“陆总,昨天没有休息好?”

    陆深只是道,“报告。”

    “噢噢。”王助理把报告给陆深,又小声地说了一句,“陆总,陆老爷子那边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说一定要您回去一趟。那个……许小姐那边,说是要您和许小姐尽早订婚。”

    又是这个女人。

    陆深本来就心情不好,现在听到这个名字,更是烦躁不已,“许家现在如何?”

    “啊?”王助理心中一惊,有个大胆的猜想,“陆总是打算……?”

    “告诉许家,如果不想被收购,管好他们女儿。”

    王助理赶紧应声,今天估计是撞到了陆总的枪口上面。看看这脸色,估计心情本来就不好。

    结果许嘉悦还那么作死。

    五点,王助理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准备去提醒陆深一声,结果却发现陆深走了。

    “陆总提前下班了?”王助理摸了摸下巴,微微一笑,乐呵的下班了。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叶矜有些烦躁。她最讨厌下雨天,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房间,手机上还显示着霍一年刚刚发来的短信。

    霍一年:姐姐,下雨太大了,我在外面住一晚,明天中午回家。

    霍一年告诉她,她本姓就是叶。当初院长妈妈看见她的时候,手链上面就刻着她的名字。

    只不过,后面那条手链不见了。而她也似乎没有这一段的记忆。

    她可以肯定,自己失去了某一段的记忆。

    关上灯,叶矜陷入温暖的被子里面,心情却很烦躁。

    霍一年说,她的爷爷还在等着她。老人为了找她,这些年来花费了不少钱。

    虽然叶矜没有以前的记忆,但是血浓于水,这段亲情,她不可能舍弃。

    可是,如果要回去,很可能短时间就回不来了。

    陆深……

    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叶矜把头埋进枕头里面。

    给自己找了那么多理由,其实就是舍不得陆深。

    做梦做了一夜,醒来之后叶矜有些头疼。零零碎碎的记忆撞进她的脑海里面,像是掉进了海里面,窒息的感觉迎面而来,十分难受。

    梦中她被关进一个屋子里面,四周都有窗子,却很压抑。

    其他的,她就记不清楚了。

    起来之后,叶矜也懒得做早餐,索性下楼去买。

    下了楼,便看着停在对面的车。陆深趴在方向盘上面,看不见脸。

    不受控制的,朝着陆深走过去,叶矜轻轻地唤了一声,“陆深?”

    没有时候反应,甚至陆深都没有动一下。

    叶矜有些紧张,“陆深?”

    陆深有了反应,呼吸急促地微微抬头,看着叶矜,眼神迷离。

    这是发烧了……?

    叶矜用手摸了摸陆深的额头,掌下是一片的滚烫,脸上的温度也是可怕得吓人。

    “陆深,你发烧了!”叶矜赶紧打开陆深的车门,拍了拍他的肩膀,“醒醒。”

    陆深头疼欲裂,睡得晕晕乎乎,在梦中,却听到了叶矜的声音。强迫着自己醒来,他看着面前神色焦急的叶矜,“别担心。”

    怎么可能不担心。

    陆深额头那么烫,而且已经不清醒了。

    “我送你去医院。”叶矜准备拿出手机打车,却被陆深拒绝,“不用。”

    叶矜:“可是那么严重……”

    陆深薄唇紧抿,声音已经沙哑了,“我睡会就好。”

    叶矜叹息,拗不过他,“去我家休息,吃点药。”

    陆深点头,从车里出来。身体摇摇晃晃的,几乎要跌倒,还好叶矜及时地扶住了他,“没事吧?”

    “嗯。”陆深试着支撑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却是徒劳,只能把大半的力放在叶矜身上,“很重?”

    叶矜有些吃力,“还好。”

    陆深炙热的呼吸就洒在她的脖子上面,叶矜躲不开,逃不掉。

    靠得那么近,叶矜能闻到陆深身上冷冽的气息,缠绕在身边。

    扶着陆深上了楼,叶矜大冷天出了一身的汗。

    把他扶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叶矜替他脱下西装外套,却不可控制地触碰到他精壮的腹肌。

    像是被火烫到了一样,叶矜很快地收回手。

    “怎么?”陆深的声音很沉,沙哑不已。

    叶矜给他倒了一杯水,小心地喂着他喝,“等一会,我去找药。”

    也不知道陆深是听到了没有,他平躺在床上,睡姿端正。

    叶矜翻了一会药箱,从里面找到退烧药,捧着一杯热水进到房间里面,把水杯放在桌上,她轻轻喊醒陆深,“陆深,起来吃药,吃完了再睡。”

    床上的陆深没有任何反应,脸色通红,呼吸沉重。

    叶矜没办法,只能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陆深?”

    一双漆黑的眸子突然睁开,陆深紧紧地锁住叶矜。

    “吃药……”

    陆深紧紧地扣住她的手,迫使她压在自己的身上。

    叶矜惊魂未定,还没来得及说话,陆深温热的薄唇袭了上来。

    手指尖狠狠地颤抖着,叶矜脑袋放空,甚至来不及去推开他,只能被动地承受着。

    他的吻和他这个人完全不同,带着霸道和侵略。

    手上的力道送了一点,叶矜反应过来的时候,陆深已经放开了她,躺在床上,闭眼躺着。

    这是……烧糊涂了?

    叶矜呆呆地坐在地板上面,用手轻轻触碰着自己的唇瓣。

    还火热着,带着陆深的气息。

    她记得,陆深曾经说过,自己有很喜欢的女生。

    所以,她是被陆深当成了别人的替身吗?

    心口疼得发紧,叶矜双手抱住腿,眼神有些呆滞。

    【宿主。】脑海里面突然出现机械的声音。

    【任务将进行到第四阶段,难度持续升级。】

    叶矜回过神来,“好。”

    替陆深盖好被子,叶矜找来干净的毛巾,沾水过后轻轻地放在他的额头上面。

    不经意间,目光落在他的薄唇上面,刚才温热的气息似乎还在。

    叶矜狼狈地转过身去,强迫自己不再去回想刚才的画面。

    【对陆深表明心意。】

    什,什么……?

    “表明……什么心意?”刚刚平静下来的心脏又开始狂跳不已。

    原本狭小的空间像是火炉一样,她脸上的温度在持续不断地上升。

    看了一眼陆深,确定他熟睡之后,叶矜才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客厅的窗户被打开,迎面吹来的凉风让她冷静了不少。

    【宿主不是喜欢陆深?】系统的声音难得的有些不解,接近着继续说,【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应该是表白。】

    这个阶段的任务,那么难吗?

    叶矜回到沙发上面,平静心情,问它,“如果我完成了这个任务,身体恢复多少?”

    【百分之十。这一阶段只有两个任务。】

    所以,她待在陆深身边的时间不长了。

    等到任务完成,她就需要回到霍家。她还有亲人,不能抛之不理。

    可是陆深……

    罢了,他喜欢的也不是自己。

    有些人,能够相知相识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昨天没有睡好,叶矜在沙发上面小眯了一会,十一点多的时候,起来给陆深熬粥。

    清淡的白粥,叶矜把粥米和水放好,开了小火慢慢地熬着。

    正准备出厨房,便看到陆深起了,正靠在墙上,垂眉打量着她。

    “醒了?”叶矜冲他笑了笑,“你发烧了,又不愿意去医院,所以只能带你来我家了。”

    陆深看着她不说话。

    这样的眼神太过锐利,叶矜有些不适应,尴尬地转移话题,“给你熬了粥,一会就好了。卫生间里面有新的洗漱用品,你可以先洗漱一下。”

    “好。”声音依旧沙哑。

    叶矜看着陆深的背影,拍了拍狂跳的胸口。

    拿出凉茶,给陆深泡了一壶。泡好之后,陆深正好洗漱结束。

    叶矜拿了一个杯子,倒了一杯递给陆深,“凉茶,润喉的,你试试。”

    “就这么把我带回家?”陆深微微挑眉,看着她。

    声音生涩沙哑,却不打算接过那杯凉茶。

    叶矜不知道他的用意,只能干巴巴地解释一句,“你发烧了。”

    “叶矜,我可是一个男人。”

    今天的陆深格外的奇怪。

    叶矜开始有些看不懂他了,明明不是第一次让他进家。

    放下杯子,叶矜勉强地笑了笑,“陆先生什么意思?”

    “我说,你就不怕我对你做些什么?”陆深低眸,落在那杯凉茶上面。

    眼眸微沉,大手一伸,轻而易举地拿过那杯凉茶,轻抿了一口。

    茶味里面还带着一点点甜味,只是他现在刚刚退烧,嘴巴里面淡得很,根本尝不出什么。也只是比一般的白开水多了一点味道而已。

    “还在发烧吗?”今天的陆深太过奇怪,叶矜把这一切归为发烧。

    找出了体温计,叶矜在陆深的额头上滴了一下。看着上面的数字,秀气的眉头轻轻拧着,“陆深,你还是有些低烧,先把药吃了。”

    “叶矜。”手腕被陆深给扣住,这是今天第二次,陆深对她那么粗鲁。

    叶矜朝着他看过去,陆深薄唇轻启,声音冷淡,“不用管我,我回去睡一觉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