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矜一下子清醒了, “陆深失踪了?”

    【是的。】

    叶矜头疼。

    “咚咚咚,姐,我可以进来吗?”

    叶矜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点头,“可以。”

    霍一年端着一碗姜汤进来,“于乐然给你熬的, 暖暖身体。”

    “谢谢。”叶矜笑了笑。

    “姐,你工作可以不用那么拼命。”霍一年忍不住劝她,“反正我们家那么有钱, 你不工作都行。”

    叶矜只是摇头,示意他出去。

    霍一年出来的时候,于乐然正在客厅准备水果, “醒了?”

    他点头,脸色有点不好, “陆深就那么好?”

    于乐然轻笑,“当然。虽然我一开始也不赞同,但是现在不得不承认,陆深对她真的很好。”

    温柔细致, 也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

    霍一年冷哼一声, 扭头看见了叶矜穿好衣服出来了。

    “你要外出?”霍一年问她。

    叶矜点了点头, 问他, “你知道陆深在哪吗?”

    又是陆深?

    霍一年无比烦躁,气恼地抓了抓头发,重重地哼了一声, “不知道!今天你别想外出,把病养好之前,乖乖地待在这里!”

    叶矜又把目光放在于乐然身上,于乐然耸了耸肩,“我可打不过他。不过,这么着急做什么?你带着病出去,我们都不放心。”

    叶矜无法,只能在家躺着。

    下午的时候,霍一年就出去了,说是街头卖艺给叶矜买一些好吃的。

    于乐然照顾着叶矜,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定退烧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吵架了?”于乐然问她,“这几天拼命工作,因为他?”

    于乐然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拼命地做一件事,就是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叶矜轻轻摇头,迟疑了几秒才开口,“我跟他告白了,他拒绝我了。乐然,如果你是陆深,会不会觉得我很麻烦?”

    “陆深拒绝你?!”于乐然喝的奶茶差点没有直接喷出来,“他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拒绝你!”

    是个没瞎的都能看出陆深对叶矜的感情了。

    “是啊,为什么我没看出来。”叶矜轻叹一声。

    于乐然心疼了,她家宝贝这是第一次喜欢一个男人。

    揽住叶矜的肩膀,于乐然一脸认真,“都说当局者迷,叶矜,我一开始也不相信,后面苏言白告诉我,他把你当成了他的命。”

    叶矜楞楞地看着于乐然。

    拍了拍她的肩膀,于乐然给她剥着橘子,“所以呢,你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等你养好病了,你再和陆深好好谈谈。”

    叶矜沉默了几秒,“好。”

    陆氏。

    前台小姐一脸诚恳地看着叶矜,很是无奈地说道,“叶小姐,陆总已经几天没来上班了。”

    她说完,叶矜便看见王助理神色匆匆地朝着她走过来,满脸的憔悴,“叶小姐,你知道陆总在哪吗?”

    果然,陆深不见了。

    前台小姐赶紧解释一句,“王助理,叶小姐就是特地来找陆总的。”

    王助理有些绝望,“所以叶小姐你也不知道对吗?”

    叶矜点了点头,轻声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助理苦笑一声,“这里不好说话,我请叶小姐喝杯咖啡吧。”

    叶矜朝着他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王助理知道她不爱喝有味道的东西,所以只是给她点了一些蛋糕。

    加了一些糖进咖啡里面,王助理叹息,“陆总在几天前跟我说,他会离开一段时间,让我管理好公司,不破产就行。”

    “他是直接电话通知我,所以我根本来不及问什么就被他挂断,之后再打电话过去,完全打不通。”

    陆深向来沉稳,绝对不会突然做出这种事情。唯一能够解释,就是那天,叶矜和他之间发生的事情。

    “抱歉,我想这件事情应该是我的错。”叶矜道歉,沉默了几秒,才缓缓开口,“如果不是我,他的情绪可能不会失控。”

    “难怪……”王助理喃喃自语,能够让陆总如此不顾一切的,大概也只有叶矜了。

    看见叶矜的脸色微白,王助理赶忙解释,“叶小姐,我绝对没有怪罪你的意思。陆总不见,我也正在找,但是能找到的,估计只有叶小姐。”

    叶矜摇了摇头,认真地看着王助理,“陆深消失就是为了躲我,所以,我根本找不到他。”

    “叶小姐,你是不一样的。”王助理犹豫了一会,眼下的情况很是混乱,容不得他理智。

    猛地喝完了一整杯咖啡,有些糖还在杯底没有融化,味道很是苦涩。

    王助理壮了壮胆,这才说,“这几天陆总不在,我负责替他处理很多事情,有些以前不知道的事,也被我发现了。”

    看向叶矜,王助理忽然问,“叶小姐,你之前是在孤儿院里面对吧?那家孤儿院是不是有人投资?”

    是的,这也是她一直想知道的。

    唇瓣微微颤抖了一下,叶矜看向王助理,不确定地问,“你的意思是……陆氏资助的?”

    “嗯。”王助理点头,“陆总好像一直在资助这家孤儿院。只是其他股东根本不同意,孤儿院的开销实在是太大,而且没有什么商机。但是陆总一意孤行,动用了自己的资金去资助。如果不是前两天我收到财务的通知,估计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在之前,财务的通知直接给陆深,他无法得知。

    所以……上辈子孤儿院无人救助,原来是这样。

    陆深死了,陆氏便不再会继续给孤儿院资金。

    院长妈妈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因为是陆深拜托,所以一直隐瞒。

    王助理挠了挠头,“那个,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和叶小姐说这些事情。”

    顿了顿,王助理一脸诚恳地看着叶矜,“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叶小姐,有句话我不得不说。陆总真的很喜欢你,也只有你能够找到陆深。”

    所以……她是个傻瓜吗?

    所有人都看出了陆深喜欢她,而她自己却不知道。

    可是自己也喜欢陆深,又有多少人能够看得出?

    这个城市太大,如果陆深有心要藏起来,她根本找不到他。

    去了王助理所说的,陆深有可能去到的地方,叶矜走了很久,都没有看见人。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于乐然把霍一年给赶了出去,虽然那小子还是嚷嚷着要陪着叶矜,却还是被毫不留情地赶了出去。

    于乐然在门口阴森森地威胁霍一年,“小子,虽然你家很厉害很有钱,但是这里毕竟是国内。要是惹怒我了,你就可以在这里安息了。”

    霍一年:“……你跟陆深一边的!你就不能看清楚一点吗!陆深不适合叶矜!”

    “看不清楚的是你好吧。”于乐然用手把霍一年的脸推过一边,朝着里头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看看叶矜这样,要是真的让她和陆深彻底地断了,你觉得她会开心?要是你外公知道你拆散了他孙女的感情,你觉得你的银行卡还能回温不?”

    当然不能……

    他的银行卡会永远地被冻结,再无回温之日。

    “你根本就不知道陆深以前对我姐做了什么!”霍一年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于乐然挑了挑眉,慢悠悠地道,“我不需要知道以前。小伙子,人呐,总是要向前看。”

    霍一年叹息,又不放心地看了一眼叶矜,朝着于乐然可怜巴巴地撒娇,“乐然姐姐,你就让我留着呗。”

    “姐妹谈心,你留着作甚!”于乐然“砰”的一声直接关上了门。

    叶矜在里头听到这个动静,不由得轻笑,“乐然,温柔一点。”

    “我还不够温柔?”于乐然朝着叶矜抛去一个媚眼,正了脸色,坐在叶矜的身边,“宝贝,说实话,如果找到了陆深,你会怎么做?”

    “我喜欢他。”叶矜轻声低喃,“我想……和他在一起。”

    无论以前发生了什么时候,无论陆深会变成什么样子,叶矜想,大概还是会一直喜欢着。

    “那就找到他呗。”叶矜拍了拍叶矜,“其实我觉得苏言白会知道,那个臭男人不肯开口,等我明天去找他……”

    “我去吧。”苏言白和陆深是挚友,认识了很多年。如果是他,一定会知道陆深的下落。

    于乐然抱住叶矜,大手在她后背轻轻地拍打着,“好了好了,别担心。陆深那么在乎你,肯定会回来的。”

    叶矜浅浅一笑,“借你吉言。”

    “嗯哼。”

    看到叶矜来找他,苏言白并不意外。看了一眼挂钟,已经是中午,他下午轮休,不用上班,“想要知道陆深在哪?”

    叶矜点头,直接开门见山,“苏医生,你知道他在哪,对吗?”

    苏言白点头,“我知道。可是我答应过他,不能说出来。叶矜,再等等,他有些事,等到他回来就好了。”

    “等到他回来,还是他吗?”叶矜很认真地看着苏言白,“你们有事瞒着我对不对?陆深的情绪为什么会突然变化那么快?”

    苏言白无奈摇头,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地说道,“叶小姐,有没有告诉过你,你很聪明。”

    聪明到让他都有些难以招架。

    叶矜摇头,“如果我很聪明,也不至于让他和我发展成这样的状况。”

    苏言白叹息一口气,“要是我今天不跟你说实话,是不是你就不肯离开了?”

    叶矜点头,手指微微揪着衣角,有些紧张,“苏医生,我是自由工作。”

    所以,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定定地看着叶矜几秒,苏言白败下阵来,“陆深有心理病,你知道吗?”

    回想起以前陆深的行为,叶矜点了点头,“大概知道一点,但是具体的情况我并不知道。”

    “其实我知道得也不多。”苏言白苦笑,要说真正了解,除了陆深大概就是艾顿了,“小时候,他是陆家的私生子,见不得光。他的爷爷不喜欢他和他妈妈,所以把他们卖到了那些地方。详细的我不用多说,你应该知道这对于他来说,是怎样的痛苦。”

    “好在,他后来遇上了你。我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叹息,遇上你是他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想要独占你。”

    “叶矜,你的身体有问题,他早就知道。他为了你,寻找了顶级的医生来看,发现你的身体自动恢复,这才放心。”

    “你的小区不够安全,所以陆深经常会跟在你身后保护你。你喜欢吃零食,他就在车里准备。”

    苏言白叹息一口气,似乎是觉得自己说多了,“他为你付出了多少,作为当事人,你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那些都不是她的幻觉。

    陆深会出现在她的身边保护着她,甚至处处为她考虑。知道自己有病,想要远离她的生活,却被她的突然出现给打破。

    即便如此,却固执地想要离开。

    叶矜心口涩然,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她喜欢陆深温柔地教她做菜,也喜欢陆深大男人的样子,更喜欢陆深为她在车里面准备那些小零食。

    “叶矜,我只问你一句。陆深不完美,你还喜欢他吗?”

    叶矜抬起头看着苏言白,无比认真,“我喜欢。”

    ……

    苏言白把她带到陆家别墅里面,无奈地耸了耸肩,“怎么,你没有找这里?”

    叶矜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别墅,喃喃自语,“我找过了,根本没人。”

    “这栋别墅房间很多,我只知道他在里面,具体在哪,还得靠你来找。”苏言白把钥匙给她,“这是我偷偷配的,一定要保管好。”

    叶矜点了点头。

    苏言白转身,走了几步,又回头,温柔一笑,“叶矜,我希望你能够和陆深好好的。”

    好好的,谁也不要伤害谁。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应该可以完结了,剩下的还有一些没交代的,放在番外

    累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