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准备打开院子的门, 旁边突然窜出一道灰白的小身影。

    “喵~”

    叶矜的身体狠狠地一颤,那毛茸茸的银渐层已经在磨蹭着她的脚边,抬着小脑袋,软软地看着她。

    叶矜赶紧退了好几步,惊恐地看着它,“你……我没有猫粮。”

    “喵~”银渐层又向前走了一步。

    同样的, 叶矜朝后退了一步。

    银渐层似乎也意识到了叶矜不喜欢它,往后退了很远,趴着身体看她。

    叶矜试图走了几步, 看见银渐层没有走上来,这才松了一口气。眼疾手快地打开了院子的门,叶矜快步走进去, 继而打开里面别墅的大门。

    “喵~”

    叶矜回头看去,院子的门她已经锁住了。只是猫的身体本来就柔软, 从缝隙里面钻了进来。

    它乖巧地和叶矜保持着距离。

    叶矜试图跟它商量,“你可以跟着我,但是不能靠近我。”

    “喵。”

    软乎乎地叫了一声,也不知道它到底听懂了没有。

    把别墅的门关上, 里面一片漆黑。叶矜在墙上摸了好一会, 才找到开关。

    大厅空无一人, 叶矜先是走进厨房看了一眼, 有淡淡的菜香味。时间并不久,陆深应该今早在这里做过早餐。

    朝着二楼走去,回廊的灯被打开, 叶矜一个个查看过去,把每个屋子都看了一眼,却没有发现陆深。

    准备朝着三楼走去,银渐层却急促地唤了一声,“喵喵!”

    “你要留在这里吗?”叶矜看不懂它的意思,只能指了指楼上,跟它解释,“我得上楼去找他。”

    “喵喵~”银渐层似乎是着急了,朝她这边小跑了两步。

    叶矜大惊,赶紧退后,惊魂未定地看着银渐层,“我们约定过的,不能靠近。”

    “喵呜~”银渐层跑到一间房间,用脑袋在门口蹭了蹭,甚至还用小小的身体用力去推了推。奈何它的力气实在是太小,根本打开不了。

    “你要进去?”叶矜叹息,见它又急匆匆地叫唤了几声,这才道,“我帮你开门,你乖乖在这里玩,不许闹。”

    小心翼翼地拉开和它的距离,叶矜替它开了门,正想要离开,却被它咬住了裤腿。

    全身的毛孔都在颤栗着,叶矜扶着墙,手指尖在止不住地颤抖,“松开……”

    “喵呜~”银渐层朝着里面走去,叫唤声不断。

    “喵呜……”

    叶矜在门口,脑袋一阵眩晕,手指甲紧紧地扣着门板。

    缓过神来,里面的银渐层还闹个不停。

    叶矜冷静下来思考。

    猫是很有灵性的,虽然它不如狗那般,能够清楚的嗅到味道,但也是比人灵敏多了。

    是它……发现了什么吗?

    叶矜进了屋子,打开了灯,这是陆深的书房。刚才她看了一眼,没有发现人。

    所有的屋子,她都是匆匆看了一眼。陆深那么大个人,根本藏不住,而且这里是陆深的别墅,除了找人,她也不好去侵犯陆深的隐私。

    所以,全部的房间,她都是匆匆看了一眼。

    现在进来,却发现有些不对劲。

    这里还有一个门。

    这件书房的陈设和陆深办公室的差不多,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陆深在公司的办公室,是有一个休息室的。

    而银渐层,正用爪子不断地挠着门板。估计这银渐层也不过是幼兽,爪子抓了一会,就软趴趴地放下来,自己舔着爪子,委委屈屈地看着叶矜。

    叶矜深呼吸了一口气,感觉着胸膛急促的跳动,声音都在发颤,“他在里面对吗?”

    “喵呜~”

    银渐层无法回答她,只能软乎乎地撒着娇。

    大概是情绪波动太大,叶矜走了过去,也不忌惮银渐层就在她脚边。

    缓缓地打开了门。

    里面很暗,窗口打开着。从她这个方向看过去,男人靠在窗边,外面的暖光打在他的脸上,他神色淡漠,正看着她。

    【身体已恢复百分之八十,系统进入短暂沉睡。】

    “喵呜~”银渐层有些兴奋,小短腿吧嗒吧嗒地跑过去,用着小爪子在他腿上挠了挠。

    在找到陆深之前,叶矜明明有很多话想跟他说,可是现在,却不知从何说起。

    沉默了一会,叶矜才问他,“可以开灯吗?”

    “嗯。”略低的嗓音。

    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是一段时间没有见,叶矜这会再听到他的声音,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啪嗒”一声打开了灯。

    似乎是不适应这样的灯光,陆深微微眯着眼睛,下意识地用手在额头上挡了挡。

    叶矜站在那里,看着陆深。

    模样微变,只是身上的气息更为冷沉。一身的黑裤黑衣,就站在她的面前,眸子平缓得没有一丝波动。

    叶矜张了张嘴,可是所有的话语都卡在了喉咙里面,让她发不出声音。

    “怎么来了?”陆深问她。

    “来找你。”叶矜朝前走了一步,视线落在他脚边的银渐层。

    银渐层冲着叶矜兴奋地叫唤了几声,脑袋还软软地蹭了蹭陆深的裤脚。

    他们那么熟悉了吗?

    叶矜记得之前的时候,银渐层很怕陆深,甚至靠近都不敢,现在却是会在他旁边撒娇了。

    “先出去。”陆深面色冰冷地扫了一眼脚边的那一团。

    银渐层“喵呜”了一声,一看见他的冷眸,就乖乖地松开了爪子。

    三步一回头,小脑袋十分的幽怨,可是陆深依旧冷漠,都没有看它一眼。

    等到银渐层终于离开,叶矜这才敢上前,和陆深只有半步之遥。

    她微微抬起头,看着陆深,“为什么突然不告而别?”

    “想休假。”陆深微微垂眉,修长的手指搭在窗口的边缘。他找的位置很微妙,可以完整地看到院子里面的场景,也能够保证让外面的人看不到他的身影。

    叶矜看了一眼,如果陆深在这,可以看到自己从院子里面走进来的场景。

    所以,他是故意躲着自己。

    咬了咬牙,叶矜手指紧张地攥着衣角,问他,“孤儿院的事情,是你吗?”

    “嗯。”

    叶矜继续问他:“在我楼底下的男人也是你对不对?”

    “嗯。”

    感觉唇瓣都在颤抖,可叶矜质疑要问下去,“根本不是王助理买的那些零食,都是你特地给我准备的对不对?”

    “嗯。”

    叶矜眼眶一红。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个男人,爱你如生命。

    原来,她也能在有生之年遇见一个自己深爱的男人。

    曾经被抛弃,忘记了所有的事情,从记事开始就在孤儿院里面。她以为,自己会孤寂一生。

    “为什么?”叶矜问他,轻轻闭眼,泪水就从她的眼眶中滑落。她紧紧地咬着唇,抬眼看他,声音却是有些哽咽,“那为什么还要突然消失?”

    陆深垂眉看着她,声音低沉,“我会伤害你。”

    “你不会的。”叶矜执拗地看着他,眼眶红红的。

    温热的手指轻轻拂过她微凉的脸蛋,轻柔地替她擦拭着那些眼泪,“别哭。”

    “你不会。”叶矜重复这一句话,大滴大滴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滑落。

    大手有些慌乱了,那些眼泪怎么都擦不完。

    “叶矜,相信我,离开我是最好的选择。”陆深捧着她的脸,曾经他也想要不顾一切地占有她,可是霍一年提醒了他。

    叶矜应该生活在阳光下,而不是和他这样的人在一起。

    “如果和我在一起,我会把你关在屋子里面,你的世界只会剩下我一个人。”

    叶矜哭得更凶了,突然撞进他的怀中,“我不怕。”

    她的世界原本空无一人,如果非得有人闯进,她希望那个人是陆深。

    陆深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躁动不安的情绪,“别哭,回去好好地睡一觉,醒来之后一切都会好的。”

    “那你呢?”叶矜哽咽着。

    陆深沉默了半晌,鼻间尽是她的香气。而她的身体软软的,正窝在他的怀里,“你的任务……完成了吗?”

    “什么?”叶矜问他,揪着他衣服的力道越发地重了,生怕下一秒陆深会离开一样。

    陆深说,“你的身体,需要靠近我才能好。现在,好了吗?”

    叶矜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陆深。苏言白说过,陆深知道她的身体有异常。可是他没说过,陆深一直知道她是带着任务靠近他的。

    即便如此,陆深依旧甘之如饴。

    叶矜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得到这样一个男人的喜欢。

    好像遇见他,被他喜欢,已经花光了她所有的运气。

    “原来你知道……”叶矜喃喃自语,难怪好几次陆深对她欲言又止。

    他看破了一切,不想拆穿而已。

    “你会觉得,我做的一切都是别有目的吗?”叶矜在他怀里微微抬起头,松开了一些两人之间的距离,手指却还是小心翼翼地揪着他的衣角不肯放开。

    陆深看着她,眼底有些微红。他轻叹一声,手指轻轻捧着她的眼角,“不会。我知道你喜欢我。”

    “我一开始靠近你的确是目的不纯。”叶矜向他解释,“我很抱歉,对不起,我……”

    陆深拥住她,脑袋放在她的头顶,“我会帮你,只要你能好。”

    他的双臂逐渐用上了力气,紧紧地抱着叶矜,“我做过一个梦,梦里你死了,死在了一个雨天。”

    叶矜身体一颤,身边都是陆深好闻的气息,原本那颗躁动不安的心才慢慢的放松下来。

    “梦很真实,真实到我以为那就是事实。”陆深用力地抱住她,只有这样,才能确定她是活着的。

    “如果我说……那是真实发生的呢?”

    原来,上辈子带着咸味的雨,是他的眼泪。

    滚烫,炙热。

    那是那个冰冷的雨天里面,唯一的温度。

    感觉到陆深的身体彻底僵硬了,叶矜放缓了语气,跟他说,“我只是随便说说。”

    “所以……那样的事情会发生吗?”陆深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脖子上面。他的语气很低,卑微到了极致。

    原本止住的眼泪又忍不住落下,叶矜紧紧地咬着唇,在他怀里猛地摇头,“不会的,我不会有事。”

    所以,你也不会有事。

    她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系统说可以救他。

    陆深执着地认为自己是他生命里唯一的光,所以她生他便生,她死他便陪。

    “陆深……”叶矜在他怀里泣不成声,“你不要突然消失。”

    陆深微微松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低眸看她,“即使以后我会把你关起来也不怕?即使我会让你完全忍受不了,也要和我在一起?”

    叶矜点了点头,问他,“陆深,会好的。我陪着你,无论多久。”

    她会让陆深好起来。苏言白说,他得到的温暖太少,所以才会握得那么紧,让曾经的她无法喘息。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陆深的圈子里面不再只是她。

    他有信任的助理,有交好的朋友。

    还有,爱他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