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后, 王助理终于看见了回来上班的陆深。

    差点一个眼泪盈眶,直接扑上去。好在陆总冰封千里,成功地冻住了他。

    “陆总!你终于回来了!”他总算知道为什么陆总能当执行人,而他只是个助理了。

    这工作量,简直就不是人做的!

    “公司如何?”陆深扫了他一眼,朝着办公室走去, 目光落在叠成一沓的文件上面,眉头皱得更紧。

    陆总一皱眉,大事不妙!

    王助理赶紧解释, “陆总,公司的文件太多了,我一个人根本看不完。”

    “嗯。”陆深冷淡地应了一声, 坐在桌面上,处理文件。

    王助理松了一口气, 只要陆总回来就好了。

    只是,王助理觉得,他还是高兴得太早了。

    六点,陆深准时下班。王助理看着他穿上西装外套, 都快哭了。那么多的文件, 陆总您真的不打算再加班一下吗?

    “陆总, 我们的工作量还很多的。”王助理很是委婉地提建议, 所以您看,今晚是不是要加个班?

    陆深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嗯, 你来处理,加班费翻三倍。”

    王助理:“……陆总,我真不行。”

    工资虽然很高,但是前提是他也得有命来花。

    “那就留着明天处理。”

    丝毫不容置疑的语气,王助理瑟瑟发抖,也不敢说什么,跟在陆深身后下了楼。

    走到停车场,陆深看王助理,“跟着我做什么?”

    王助理:“不是要送您回家?”

    平时都是他送陆总回家的。

    “不回家。”陆深开了车锁上车。

    王助理立马反应过来,“是去接叶小姐吗?”

    “嗯。”冷淡的回答,但是明显比之前愉悦了很多。

    唉,陆总恋爱不顺利,累的是他。这恋爱顺利,怎么累的还是他。

    木泽工作室。

    “老板,有人找你。”琳达在门口敲了敲门,朝着叶矜暧昧地眨了眨眼睛,“是陆总哦。”

    嗷!她就知道这两人之间的关系绝对不简单!

    于乐然正在叶矜的办公室里面替她整理画稿,听到琳达的话,挑起了叶矜的下巴,“所以,你们之间……”

    叶矜有些不好意思,脸蛋微红,“你别乱想。”

    “我不会乱想。”于乐然笑道,“现在男装在筹备的过程中,工作量也没有那么紧张。你呢,可以好好的约会。”

    叶矜点了点头,起身穿上外套,“那我先走了。”

    “嗯,记得让他送你回家。”对于叶矜的那个破小区,于乐然颇有意见。

    陆深带她去的是一家餐厅,简单的家常饭,全部按照她最喜欢的口味。

    “尝尝这里的鱼。”陆深坐在她的身边。

    叶矜有些不好意思,昨天才刚刚确定关系,她多多少少有些羞涩,“我自己来。”

    陆深的筷子就在她的面前,鱼肉处理得很好,嫩生生的。

    “张嘴。”陆深低声道,“乖一点。”

    叶矜轻轻地吃下去。肉质很是不错,味道也不错。

    “好吃吗?”

    叶矜点了点头,有些嘴馋了,自己拿了筷子去夹,冲着陆深勾唇一笑,“很好吃。”

    比起她做的,简直是天差地别。

    “多吃一点。”陆深默默把这家餐厅记下来。

    神态自若地拿起筷子,陆深果然是没有丝毫的嫌弃。即使这双筷子刚刚喂过叶矜。

    叶矜看得有些脸热,她性子温婉,在感情的事情上面又是第一次,所以还很是不习惯这样的亲昵。

    只是,心里却升起了小雀跃。

    温热的手掌心贴在了她的侧脸上面,叶矜身体一僵。陆深的手指很热,可是在这一刻,却让她感觉有些凉。

    “脸好红。”略沉的嗓音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愉悦。

    叶矜愣愣地转头朝他看去,陆深正好也在看她。

    感觉到手掌心的温度,陆深眸色微深,在她脸上摩挲了几秒,“叶矜,别害羞。”

    以后要害羞的事情,还很多。

    叶矜看着陆深,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会不会……太快了?”

    他们似乎才在一起一天。别人谈恋爱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不会。”陆深轻轻捧着她的脸,眼底腻着黑色的旋涡,似乎在隐忍着什么。最终不再有所顾忌,狠狠地吻着她。

    他无时无刻不想要这样,毫无顾忌地亲吻着叶矜。

    陆深的气息好闻,而他的吻却很霸道。

    叶矜有些招架不住,被他圈在怀里。末了,脑袋已经混沌成一片,眉眼轻垂,没敢抬眼看陆深。

    “再吃一点。”陆深跟她说。

    叶矜摇头,这会哪里还有心思吃饭。刚才的亲昵占据着她全部的脑海。

    明明不是第一次亲吻了,却轻而易举地让她失控。

    “那我喂你。”陆深让叶矜乖乖地坐在他旁边,眉眼清冷。

    叶矜不肯吃,“我可以自己吃。”

    陆深微微挑眉,意有所指,“自己可以?”

    叶矜猛地摇头,拿起筷子,乖乖地埋头吃饭。

    脸好热。

    原来恋爱是这种感觉,满颗心都像是浸在了甜蜜里面。

    无法控制,狂跳的心跳。

    晚上送叶矜回家的时候,霍一年就在楼下等着。

    看见陆深的车停在楼下,他才上前,敲了敲他的车窗。

    车窗放下来,不意外地看见叶矜就在陆深的副驾驶座上面。霍一年的唇讥讽地扬起,“陆深,这是欲擒故纵?”

    “霍一年。”叶矜喊他。

    她知道霍一年做这些都是为她,可是他不应该用这种语气来嘲讽陆深。

    陆深不为所动,偏头看着叶矜,“他还住在你家?”

    叶矜点了点头,“他是我表弟,而且没地方住了。”

    陆深道:“那你去我家。”

    霍一年顿时炸毛,“陆深你个不要脸的男人!”

    他就知道,不应该让于乐然那个女人乱劝!这才两天的时间,自家表姐彻底的被拐走了。

    要是他母上大人知道了,还不得扛着刀过来砍他?

    “姐,你可不能……”被这个狗男人给迷惑住了。

    陆深把车窗重新摇了上去,隔绝了霍一年的声音。

    陆深看着叶矜,声音带着几分压抑。昏暗的车内,叶矜看见他的眼睛染上了不悦,“叶矜,我不允许你和其他男人住在一起。”

    叶矜心惊,知道他的占有欲又开始作祟。

    她轻声解释,“他是我的表弟,是我的亲人。”

    所以,他们之间不可能会有任何过分的关系。

    陆深沉默不语。

    被隔绝在外面的霍一年有些不爽,跑到他们的车面前,朝着两人挥手,“喂,陆深!把我姐放下来!”

    要不是他们霍家都是在国外经商,他至于被欺负得那么惨吗!

    “叶矜,我说过,你的世界里面只能有我。”

    陆深的声音含着几分阴厉,他靠在座位上,垂眉看着搭在方向盘上的手,“是你说的,会陪我。”

    “陆深,我跟你回家。”叶矜主动地握着他的手,手指从他的掌心之中窜了进去,与他十指交握,“你别生气。我只是觉得我们发展有些快了。”

    陆深的眼神总算是有了缓和,看着叶矜,解开安全带,凑近在她脸上亲了亲,“抱歉,我总是控制不住。”

    “你个禽.兽!”霍一年还在外面喊着。

    叶矜有些羞涩,手指忍不住蜷缩了起来。可是手指正与他交握着,忍不住轻轻地挠了挠他的手背。

    “我,我先下去和他说一下。”

    陆深点头,眸子沉沉。

    叶矜有些不放心,又说了一句,“等会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要下来,我来解决,可以吗?”

    陆深不语,叶矜小声地撒娇,“陆深~”

    “好。”他哑着声音回答。

    看见叶矜下来,霍一年直接扣住了叶矜的手,二话不说拽着人上楼,“我们走!”

    “等等!”叶矜不肯走,抽回了自己的手,“我跟陆深回家。”

    “你疯了?”霍一年不可置信地看着叶矜,“你明明知道他曾经对你做过那种事情!”

    “我现在很理智。”叶矜缓声道,挣扎地抽回了手。霍一年怕弄疼她,没用太大的力气,一下子就让她挣脱了。

    霍一年还想上前,叶矜却先她一步退后了,“霍一年,你是我的亲人,我很谢谢你会关心我。只是,这件事情,我想自己处理可以吗?”

    霍一年紧紧盯着她,确认之后才问她,“即使他以后也会伤害你,你还是愿意和他在一起?”

    叶矜笑了笑,月色明亮,落在她的脸上,很是温柔,“他不会伤害我。”

    如此坚定的回答,霍一年有些颓废。像是打了败仗的大型动物犬一样,垂着脑袋,低声道,“好吧。要是他欺负你了,我会替你报仇的。”

    叶矜重重地点头,“谢谢你。”

    “嗯哼。”霍一年傲娇地冷哼,冲着陆深喊了一句,“别欺负她!”

    不会的。

    陆深在心里面这样说。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更正文完结

    半个小时后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