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结婚的第二年, 叶矜的工作室新季度推出的服装大受欢迎,销售量一直持续上升。

    为了犒劳工作室的成员,叶矜给员工们放假了半个月,而她也难得的有个假期,在家里面好好的休息一下。

    “喵~”

    一声轻轻的叫唤声在叶矜的身后响起,跟着她进了厨房, 很是乖巧地蹲在门口,仰着一个小脑袋看着她。或者说,应该是看她放在盆里的鱼。

    “泡泡要吃吗?”这是叶矜给这只猫起的名字。

    她还是有些怕猫, 但是经过那么久的相处,叶矜现在也敢开始慢慢地靠近泡泡了。

    据霍母说,在她小的时候, 被外面的野猫抓伤过。当时手上都是血,还哭得很凶, 把叶父叶母都吓坏了。

    去到医院的时候,身体还在止不住的颤抖。好在那时候还是孩子,处于长身体的状态,所以手下并没有留下疤痕。之后, 叶家和霍家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猫。

    “喵~”

    “等一会。”叶矜拿起鱼, 一股腥味突然扑鼻而来。反胃的感觉卡在喉咙里面, 让她几欲作呕。

    直接冲到卫生间里面, 她双手撑在洗漱台的两边,呕了好几下,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泡泡看了她几秒, 小短腿朝着楼上奔去,小爪子不断地挠着书房的门。

    用水冲洗了一下脸,叶矜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色苍白。

    捂住了胸口,那股反胃的感觉却一直都压不下去。

    出了卫生间,叶矜给自己倒了一杯温开水,抿了一口。

    “怎么了?”陆深匆匆赶过来,“哪里不舒服?”

    叶矜摇了摇头,听到泡泡在旁边叫唤了一声,便知道是这家伙上楼找来了陆深。

    “只是有点反胃而已。”叶矜被陆深牵着,坐在沙发上面。

    陆深探了探她的额头,确定没有发烧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却依旧是不放心,“脸色很苍白,上去休息一会,等会我来做饭。”

    叶矜只是摇头不说话,心中却在思考。这个月的生理期,貌似已经推迟了十天。

    她的生理期一向很准时,而且还有刚才的呕吐事情……

    “叶矜?”陆深轻声唤着她,用额头轻轻抵着她的额头,“别骗我,真的没事吗?”

    叶矜回过神来,抓着陆深的手,下意识地寻求安全感,“陆深,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

    “检查什么?”陆深如临大敌,“是不是身体又……”

    叶矜之前的癌症,在陆深的心中,始终是一个过不去的坎。虽然之后已经带着叶矜去医院反复检查过,身体已经没有任何的癌细胞,可是陆深却依旧会担心。

    “不是。”叶矜笑了笑,抓着陆深的手,轻轻地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面,声音轻轻细细的,“我在怀疑,是不是我们已经有宝宝了。”

    陆深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呆滞,“我有做过措施。”

    他不想要孩子,童年的阴影给他带来了太多影响。他怕自己做不好一个父亲,不能给自己的孩子全部的父爱。

    不对……

    大年三十那一次,情到深处,又刚好用完了。陆深计算过,是叶矜的安全期,所以才敢胡来。可是没想到,竟然一次就中。

    “是……那一次吗?”叶矜也不确定了。

    “嗯。”陆深点头,有些抱歉,“是我不好。”

    叶矜摇了摇头,“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既然他来了,我们就把他生下来。”

    陆深沉默了一会,捧着她的脸,十分心疼,“叶矜,怀孕很辛苦的,这个孩子我们不要好不好?”

    叶矜怔住,拼命地摇头,“不行,陆深,这是我的孩子。”

    “听我的。”陆深低头吻着她的唇,声音几乎带着祈求,“生小孩很危险,我怕你出事。”

    叶矜当然知道怀孕危险,放在古代,几乎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可是她想,为陆深生一个孩子。

    抱着陆深,叶矜安慰着他,“我们先去检查一下,万一不是呢?”

    陆深垂眉,温热的手搭在她的后腰上面,“好。”

    在确定了怀孕的第二天,于乐然立马带着一大堆补品过来,“这个是早上吃的,这个是下午吃的,还有,这个是晚上吃的。对了对了,我买了一点孕妇也可以吃的零食。你要是嘴馋,就吃一点,但是也不能吃得太多。”

    叶矜笑着点头说好。

    于乐然把东西全部收好,甩开了拖鞋,跟叶矜一起窝在了沙发里面。眼神朝着楼上看了一眼,小声地问他,“陆深不同意留下?”

    说到这个,叶矜有些无奈,“嗯,他不希望我要孩子。他说怀孕太过危险了。”

    于乐然赞同地点了点头,“怀孕的确是很危险。但是,总是要有个过程。再说了,你和他结婚了,你们两个,总不能一辈子都不要孩子吧?”

    这个话题,叶矜和陆深也曾经有讨论过。

    如果叶矜真的想要一个孩子,那么陆深说,可以去领养一个。

    看着叶矜这个表情,于乐然就明白了一切,不懂该怎么安慰叶矜,只能抱着她的肩膀,“没事的,陆深也只是说说而已,哪里还舍得让你打掉。”

    于乐然走了之后,陆深从楼上下来,看见叶矜蜷缩在沙发上面睡着了,心中一动,扯过一旁的毯子盖在她的身上。

    叶矜被吵醒了,惺忪地揉了揉眼睛,看向陆深,“陆深……”

    这幅撒娇的样子看得陆深心中一软,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地哄着,“乖。”

    “我想要这个孩子。”叶矜揪着他的衣襟,声音哽咽,“陆深,我想要这个孩子。”

    听到叶矜的哭腔,陆深的心口被狠狠地揪着一样疼痛。

    捧着叶矜的脸,陆深细细地亲吻着她的唇瓣。温柔的,却又带着霸道意味的,要她的身上沾满着自己的气息。

    “别哭了,你想要,我们就要。”

    在怀孕三个月的时候,胎儿已经稳定。

    “宝宝没有闹你吧?”于乐然在她的桌面上替她整理着,看了一眼她的肚子,“小捣蛋鬼,之前害你孕吐那么难受。生出来之后,一定要好好地教训一番。”

    “你要是这么说,以后孩子都不敢给你看了。”叶矜打趣道,换了一种颜色的彩铅,在设计稿上涂抹。

    于乐然哼了一声,又问他,“陆深那边怎么样了?”

    “唔,似乎还是很讨厌宝宝。但是,很照顾我。”叶矜有些无奈,特别是之前孕吐的时候,陆深天天盯着她的肚子,估计恨不得把小宝宝拿出来打一顿。

    于乐然点了点头,“我也看出来了,陆深最怕你哭了。只要你一哭,他就没辙了。”

    叶矜笑而不语,过了一会,把一张设计稿画好,才问她,“你和苏言白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两人交往了很久,可是一直都不结婚。

    “我们怎么可能结婚。”于乐然耸了耸肩,有些无奈,“我打算和他分手。”

    苏言白的母亲曾经派人调查过于乐然,知道她的过去是什么样子。后面更是放话,要是苏言白娶了于乐然,就当没这个儿子。

    叶矜心口一窒,看向于乐然,“你……决定了吗?”

    于乐然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叶矜知道,她有多么喜欢苏言白。

    一生唯一爱过的男人。

    “大概吧。”于乐然苦涩一笑,“也是,你说人家儿子一大好青年,长得帅又有钱,前途无量。结果跟我混在一起,是个亲妈估计都不同意。”

    “你很好。”叶矜赶紧说,她不喜欢于乐然这样否定自己,“你比谁都好。”

    于乐然冲她眨了眨眼睛,“好了,不说这个话题了。我下午得去看材料,先走了。”

    叶矜忍不住喊了她一声,“乐然。”

    于乐然转头,“别怕,我没事。”

    叶矜说,“我只是想说,不管发生什么,你都有我。”

    于乐然微微怔住,潇洒地转头,留下一句话,“知道了,大宝贝。”

    离开工作室的那一瞬间,泪流满面。

    好像,有些人真的注定得不到幸福一样。

    到了□□个月的时候,叶矜就已经完全不能睡在床上了。

    挺着个肚子,每晚只能坐在椅子上面,艰难地睡几个小时。

    半夜醒来,叶矜脚有些抽筋。大概是孕妇都有些多愁善感,所以叶矜忍不住小声地掉泪。

    “怎么了?”陆深向来睡眠就浅,只要叶矜稍微有一点动作,他立马会醒。

    看到叶矜满面的泪水,陆深心疼坏了,半蹲在她的面前,手掌娴熟地按着她的小腿,“是不是又抽筋了?”

    叶矜点了点头,有些委屈,“陆深,我难受。”

    陆深替她按摩着脚,一边哄着她,“乖,再忍忍。我们只要这一个,以后都不要孩子了。”

    早知道现在叶矜那么难受,陆深当初怎么也不让叶矜留下这个孩子。

    “她踢我了……”感觉到肚子上面的振动,叶矜喃喃自语,说着自己也笑了,“是不是他听到我们说他的坏话了,所以开始闹脾气了。”

    “踢你了?”陆深把手放在她的肚子上面,等了一会,孩子又踢了一下。

    陆深收回了手,看着叶矜鼓起来的肚子,神色微沉,“等他出来后,丢到孤儿院里面。”

    叶矜哭笑不得,这不满的语气,这得是多讨厌这个孩子。

    没好气地捏了捏陆深的脸蛋,惹来陆深抬眸的一督。

    叶矜才不怕他,反倒是板着脸说他,“陆深,以后你不能对孩子很凶。”

    叶矜担心,因为自己的原因,陆深会迁怒于孩子。

    陆深沉默了一会,才勉强地答应。

    十二月的冬天,陆家迎来了一个小生命。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宝宝要来了

    (这一章本来应该昨天发的……晋江又抽了,存稿没发出去,我今天才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