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月宴的时候, 陆初暖小朋友穿着大红色的棉袄,躺在婴儿车里面。

    原本皱巴巴的脸蛋现在变得白白嫩嫩的,一双眼睛跟叶矜一样,水汪汪的,很是好看。

    生下陆初暖的那个晚上,冬夜寒冷, 陆深为她取名为初暖。

    “暖暖醒了吗?”叶矜梳妆打扮结束,到饭店房间里面。

    “醒了。”

    陆深抱着陆初暖,小姑娘嘴里吐着泡泡, 小手指抓着一个球球,大眼睛正看着陆深。

    生下陆初暖的时候,叶矜还担心陆深不会喜欢她。可是现在一个月过去了, 陆深已经离不开陆初暖了。

    在陆深的身上,叶矜看到了一个合格的父亲应有的样子。

    “给我抱抱。”叶矜朝着陆初暖伸出手, 小姑娘大大的眼睛看着她。

    陆深看着两人亲密的样子,心口处涌着一股暖流,注意到叶矜眼底的青黛,有些心疼, “昨晚没有休息好吗?”

    “有些睡不着。”叶矜道, 亲了亲陆初暖的额头, “昨晚暖暖一直闹, 没怎么睡。”

    因为陆初暖还小的原因,叶矜这些天一直陪着她睡觉,倒是有些冷落陆深了。

    陆深沉默了两秒, 看见陆初暖的手在空中挥舞了一下,于是便伸出一只手指。

    陆初暖赶紧抓住,握着,像是找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一样。

    “我让王助理找了一个保姆,今晚你和我睡。”陆深虽然疼爱陆初暖,但是这些都是基于对叶矜的爱上面。

    在他心里,始终都是叶矜比较重要一些。

    “可是暖暖会哭。”叶矜看了一眼怀中的暖暖,“小哭包。”

    “这一点倒是和她妈妈一样。”陆深低声道,瞥见叶矜微微诧异的目光,继续说,“以前你也很爱哭,不记得了吗?”

    叶矜茫然地摇了摇头,“我很爱哭?”

    “嗯。”陆深吻了吻她的侧脸,“大概是只有在我面前哭。”

    叶矜大囧,所以她哭的时候也是看人的吗?

    “你陪暖暖很久了。”陆深语气淡淡,似乎只是在简单陈述一个事实一样。

    叶矜放下陆初暖,被陆深带到怀里,温热的唇狠狠地吻着她的唇瓣。不仅是简单的触碰,舌尖在她唇齿中挑开,惹来她身体的轻颤。

    “还要多久……”陆深轻轻喘着,眼底带着几分欲.望。

    叶矜知道他难受,可是目前她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完全,只能委屈陆深,“再等等。”

    “嗯。”陆深吻了吻她的脖子,“以后只能陪我睡觉。”

    中午的时候,于乐然就来了,买了一大堆礼物,上前看着婴儿车里面的陆初暖,“睡着了?”

    霍一年收起了吉他,“给她弹了一首安眠曲就睡着了。”

    于乐然有些诧异,“你还会安眠曲?不是暴躁音乐吗?”

    霍一年炸毛,“那叫DJ,你到底懂不懂!”

    “当然不懂。”于乐然懒懒地抬眼,又看向婴儿车里面的小姑娘。

    叶矜替陆初暖盖好被子,“刚刚睡着,小姑娘昨晚闹腾了很久。”

    “果然是个闹腾的主。”于乐然好笑,戳了戳陆初暖软绵绵的脸蛋,“当初在你肚子里面的时候就喜欢闹腾。”

    大概是被人戳着脸蛋,陆初暖小朋友有些不开心,神似陆深的眉头皱了皱,让于乐然立马心虚地放开了手,只能轻声哄着,“乖哈,继续睡,千万不要哭。”

    要是被陆深知道,自己把他家小姑娘给弄哭了,指不定怎么整她。

    霍一年看到她这幅模样,有些无语,“真怂!”

    于乐然选择无视他,继续说,“小宝贝,乖哈。”

    “放心吧,暖暖睡得很熟。”叶矜笑了笑。

    于乐然又看了一会沉睡中的陆初暖,这才起身,“我就不和你们一起吃饭了,先走了。”

    “那么快吗?”叶矜有些舍不得,满月宴上的人很多,可是她熟识的也只有那么几个。

    于乐然点了点头,有些无奈,“等会苏言白就来了,我不想和他撞上。”

    两人在半年前分手,或者说应该是于乐然单方面地宣布分手。而后,苏言白一直不断地找着于乐然。

    霍一年吊儿郎当地坐在沙发上面,掰开一个柚子,“怎么怂?不是你的性格。”

    叶矜扫了霍一年一眼,起身看向于乐然,“只要是你的决定,我都支持。只是,作为你的朋友,我还是想说一句,如果真的放不下,那就别放下。”

    于乐然点了点头,又朝着婴儿车看了一眼,“记得帮我跟暖暖说一句,我来过了,不然这没良心的小姑娘指不定把我忘记了。”

    道别叶矜,出到门口,正好和苏言白撞上。于乐然压低了帽子,想若无其事地从他身边走过,却不想被他拽住了手,“于乐然,跑什么?”

    熟悉的嗓音,却带着几分愤怒。

    于乐然冲他扬了扬唇,笑得没心没肺的,“没有跑,只是我现在要离开了。”

    苏言白提醒她,“满月宴还没开始。”

    于乐然耸了耸肩,目光落在他身后。不远处,穿得雍容华贵的女人正朝着她走过来,“你妈妈可是要来了,你确定还要跟我这样拉拉扯扯。”

    苏言白看着她这般样子,突然放开了手。

    于乐然松了一口气,说不出来是释然多一点还是失望多一点。

    可是在下一秒,苏言白却直接把她扣进了怀里,低头狠狠地吻着她。

    “言白,你……”于乐然听到苏母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可是她却不想管了,忍耐了那么久,给她放纵一次也是好的。

    满月宴的时候,苏言白和于乐然都没有出现,霍一年一个大舅子照顾着陆初暖小朋友。

    小姑娘倒也是懂得看时间,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醒了,睁着大眼睛吧唧着嘴巴。

    霍一年看得有趣,塞了几个红包在她旁边,然后拍了张照片,发朋友圈。

    “苏言白没来?”霍一年看了一眼,往后懒懒一靠,“估计撞上于乐然了吧。”

    “大概吧。”叶矜微微叹息一声,看见陆深朝着她走过来,“我们回家吧。”

    “好,回家。”

    叶矜抱起陆初暖,看了一眼还懒洋洋的霍一年,“走吧,送你回去。”

    “不要。”霍一年趴在沙发上面,“才不要去吃你们的狗粮。”

    叶矜失笑,没好气地戳了戳他的脑袋,“真的不一起?”

    霍一年犹豫了几秒,“好吧,看在暖暖的份上,跟你们去。”

    然后,霍一年再一次后悔了。

    为什么是他开车!

    “叶矜……”这低沉而宠溺的声音,霍一年恨不得把自己耳朵都给堵住,后视镜里面,婴儿车只看见得一角,陆深抱着叶矜,大掌在她身后轻轻地拍着。

    叶矜半眯着眼睛,在陆深的怀里乖巧得不像话。

    真想扬天长叹,为什么他要作死的上了这辆车!

    作者有话要说:  生的是女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