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初暖两岁的时候, 被霍一年带到国外去玩了。

    叶老爷子活了那么久,最大的心愿就是儿孙能在身边。所以在得到陆深和叶矜同意之后,霍一年打算带陆初暖去国外待一两个月。

    陆初暖小朋友和爸爸妈妈的性子完全不一样,活泼好动,调皮捣蛋,叶矜时常管不住她, 也只有陆深板着脸的时候,陆初暖才会乖乖的承认错误。

    难得这个捣蛋的小朋友不在家,陆深和叶矜两人过了一个悠闲的二人世界。

    晚上, 陆深缠着叶矜到了两点。到最后,叶矜只能在他身下软软地求饶。

    早上起来,叶矜腰酸背疼, 走进卫生间,锁骨上的吻痕很是明显。

    好在这会是冬天, 穿的衣服比较多,围着一个围巾就差不多了。

    刚穿好衣服,腰间便缠上来了一双手臂,叶矜回头看去, 陆深侧头吻着她的脸颊。

    “还没去上班吗?”这会已经九点了。

    叶矜这个月的工作量都不是很大, 所以工作时间也比较少。

    “嗯, 和你一起去。”陆深放开叶矜, 改为牵着她的手,“我要在公司加班,晚饭不能陪你吃了。”

    叶矜点了点头, 简单地拿了一些面包,和他一起出门。

    车子缓缓开着,叶矜侧头打量着陆深,侧脸轮廓清冷,神色淡淡。

    即使已经在一起那么久了,叶矜依旧觉得陆深的每一处都在吸引着自己。

    把叶矜送到了工作室的楼底,陆深看着叶矜,“早点回家。”

    “好。”叶矜道,想了想,主动地在陆深侧脸上吻了吻,“晚上见。”

    亲眼看着叶矜上了楼,陆深才收回视线,继续启动车子。

    陆氏。

    王助理拿着文件走进来,等待陆深的审批。

    陆深接过,查阅着文件。

    王助理犹豫了一会,还是开口,“陆总,陆老爷子那边已经打了很多个电话回来,说要见您。”

    这些年来,陆深已经完全把陆氏掌握在手里面,陆老爷子再也翻不起任何的波浪。

    只是,陆老爷子在知道陆深和叶矜生下的是女孩子之后,就一直要求两人再要一个。陆深自然是不会理会这些,他本就就不喜欢孩子,现在有陆初暖一个就够了。

    “拒了。找人看好他,别打扰到叶矜。”陆深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寒意。

    就凭当年陆老爷子对陆深和陆母做出的那些事情,就足够让陆深记恨一辈子。现在留下陆老爷子,也不过是看在血缘的份上。

    不然的话,陆深完全可以让陆老爷子自生自灭。

    “好的。”王助理点头应下,看了一眼时间,提醒道,“陆总,已经六点了,您还没有吃过晚饭。”

    “不着急。”陆深道,他现在处理的是国外的那些文件。时间正好和他们有时差,这个时候,正是最为忙碌的时候。

    王助理眼看着劝不动陆深,也只好离开,出门的时候,正好撞上了刚刚来的叶矜。

    只见她手里拿着一个盒饭,王助理面上一喜,“太好了,陆太太,我们陆总都快一天没吃饭了。”

    “中午也没吃?”叶矜微微皱起眉头,推开门进去。

    “还有事?”陆深颇为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大概是这份文件太过麻烦,所以他也有些烦躁起来。

    “陆深。”叶矜轻声唤了他一句,把保温盒放在茶几上面,朝着陆深走过去,“先吃饭。”

    看到是叶矜,陆深的脸色缓和下来,“怎么来了?”

    朝着叶矜伸出手,陆深把人带到自己的怀里,低声看她,“不是让你早点回家?”

    叶矜有些无奈,“我不来,你会吃饭吗?”

    “抱歉,今天有些忙。”陆深轻声叹息,带着她一起坐在沙发上面,“一起吃?”

    “我吃过了,特地为你准备的。”叶矜绕到他的身后,柔软的手轻轻地捏他的肩膀,“还有很多工作吗?”

    “嗯,我会尽快处理好。等会我让王助理送你回家。”陆深速度地解决了自己的晚饭,起身看着叶矜,有些痴缠地吻着她的唇,“乖乖等我。”

    “我就在这里陪你。”叶矜道。

    陆深也不再说什么,极快地处理文件。最后是一个视频电话。

    “老板,亚东的项目……”

    那边在滔滔不绝地说着,陆深却没有了什么心思,目光落在侧靠在沙发上熟睡的叶矜。

    白净的脸蛋只简单地化了一点眉毛和口红,睫毛轻轻垂着,米色的毛衣穿在她的身上,勾勒出姣好的身材。

    这样看上去,乖巧又惹人心怜。

    “老板?老板你还在听吗?”那头传来了标准的英语。

    陆深“嗯”了一声,视线却不打算收回来,“继续说。”

    “咳咳,老板这是在看夫人?”那人调侃了一句,“夫人也在办公室吗?”

    “她睡着了。”只要一提到叶矜,陆深的语气总是会不自觉地放柔下来。

    那头也十分地识时务,知道叶矜正在睡觉,放低了声音,语速却很快。

    “阿矜。”低沉的嗓音落在耳边。

    叶矜睁开了眼睛,声音轻轻软软的,“陆深……”

    “该起来了。”陆深眼底的温柔更甚。

    坐起了身,叶矜被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面。

    紧接着,唇被陆深狠狠地吻住,叶矜的后背抵在了柔软的沙发上面。

    九点,王助理看见策划部经理正走过来,“王助理,陆总还在加班吧?”

    王助理点了点头,见他要进去找陆深,赶紧阻止,“陆太太也在里面,你还是明天再来吧。”

    经理轻咳一声,大概知晓了情况,正准备离开,却看见他们面色正经的陆总抱着叶矜从办公室里面走出来。

    叶矜的身上还披着陆深的外套,整个人都被包裹在外套里面,只露出一个小脑袋。

    “陆总好!”两人乖乖地打了声照顾。

    陆深的视线从两人之间扫过,微微颔首。

    经理看着两人远去,感叹一声,“虽然结婚三年了,但是咱们陆总对叶小姐依旧那么好。”

    王助理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都会一直对叶小姐好。”

    他已经习惯了好吗!

    结婚三年依旧甜蜜,每天都让他狠狠地吃狗粮。

    车上,叶矜揉着酸痛的腰肢,轻轻地瞪了一眼陆深,“都怪你……”

    “是我不好。”陆深低声道歉,替她系好安全带,瞥见她锁骨上的吻痕,气息微微不稳。

    毛衣落在办公室里面了,她只穿着一件衬衫,露出了里面娇嫩的肌肤。好在暖气很足,倒也不会冻着。

    “叶矜。”陆深看向她,薄唇轻启,“明天我们去约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