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过完年, 不少人已经开始了工作,这个时候的溜冰场上人并不算很多。

    叶矜笨拙地穿好溜冰鞋,她本来想去滑雪场,只可惜,户外实在是太冷。自从生下陆初暖之后,她的身体就极其畏寒。

    今天能来溜冰, 已经是跟陆深百般撒娇之后才能得来的。

    陆深半蹲下身体,替她戴上护膝。

    叶矜大囧,下意识地拒绝, “我不要,那是小孩子戴的。”

    场上只有小孩子才会戴护膝。

    陆深微微挑眉,“你不是孩子吗?”

    “不是。”叶矜轻咬唇瓣, “我都快三十了。”

    陆深打量了她一眼,叶矜已经二十八岁了, 可是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女生。

    “明明才二十八,还是个孩子。”

    护膝牢牢地带上,陆深牵着她起身。

    脚下的溜冰鞋很滑,叶矜差点控制不住自己, 好在一旁的陆深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 “还说不戴?”

    叶矜有些不好意思, 紧紧拽住他的衣角, “我错了。”

    “嗯,所以你乖一点。”陆深领着她进到溜冰场,“以前从来没有来过?”

    “来过几次。”叶矜道, 补充了一句,“就是摔得太厉害了,后面就没怎么来了。”

    于乐然在运动这方面,十分有天赋,而且极其喜欢刺激性的运动。仅有的几次,也是于乐然拽着她来的。

    因为跟不上于乐然的速度,所以摔了几次。后面于乐然想要慢慢教她的时候,叶矜直接拒绝了。

    “那我教你。”陆深牵着她的一只手,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别害怕,学着我,脚上画八字就行了。”

    这个事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还真的不容易,特别是叶矜这种在运动方面上缺根筋的人。

    慢慢地挪开了右脚,左脚还没来得及收回,右脚已经不受控制,呈现出一个半劈叉的状态。

    叶矜听到身边的陆深极快地笑了一声,接近着腰身被人一搂,她被带到了栏杆旁。

    “不许笑!”叶矜有些气恼,看了一眼场上滑得飞快的专业人员,有些羡慕。

    “好,不笑。”陆深放开叶矜。

    手上突然失去了陆深的温度,让叶矜有些惊慌失措,紧紧地巴着一旁的栏杆,她赶忙看向陆深,“你去哪?”

    “别怕。”陆深朝着她过来,把她安置在栏杆旁,“好好地扶着,我滑给你看。”

    叶矜点了点头。

    陆深滑得的确很不错,虽然没有专业人员那样花样众多,但是却很稳稳当当,转角拐弯的时候,没有丝毫的卡壳。

    眼看着陆深已经滑到了对面的栏杆,叶矜冲他一笑,陆深立马改变了方向,朝着她过来。

    “小姐,有兴趣上课吗?”一个年约二十出头的帅气小伙前来低声询问。

    叶矜看了他一眼,之前在场上秀技术的专业人员就是他,长得白白净净的,很是阳光。

    叶矜摇了摇头,拒绝道,“不好意思,我今天只是过来玩玩。”

    “没关系,你可以先在这里体验几节课,如果觉得不错的话,再考虑也不迟。”说着,他从口袋里面拿出了名片,“这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你可以……”

    手中的卡片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夺走,陆深看着面前的男人,眼睛微微眯起,有些不悦,“不需要,我的夫人我会来教。”

    “你结婚了?”男人似乎是有些诧异,看着叶矜才二十多岁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已经结婚了的。

    “我已经结婚三年多了。”叶矜笑了笑,朝着陆深伸出手,“滑得很不错。”

    “对,对不起,打扰了。”男人又看了一眼陆深,实在是觉得这个男人可怕得很,赶忙滑着离开。

    捏着那张名片,陆深的薄唇抿得很紧,清灼的目光中隐隐有着怒意。

    “别生气,他只是看见我滑得不好,作为教练所以想来揽客而已。”叶矜轻声安抚他。

    陆深沉默不语,这场上不会滑,扶着栏杆走的人多了去了,这男人偏偏找上了叶矜,不是别有用心还能是什么?

    “吃醋了?”叶矜拽着他的衣角,“我们去吃东西好不好,有点饿了?”

    在一起三年多,陆深对她的占有欲还是很大。可是叶矜却从来不觉得这是一种压力,反正从小开始,她就习惯了一个人。如今因为陆深,她的世界里多出了一个疼爱她的男人,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儿,已经足够了。

    “不滑了?”陆深问,他们才来没多久。

    叶矜也有些纠结了,昨天看电视,看到别人溜冰,的确是有些心痒痒的。

    可是她低估了自己的笨拙,估计今天这个样子,再学多久都学不会。

    “我牵着你滑几圈。”陆深道。

    叶矜点了点头,感觉牵着她的大手微微使了力气,整个人就被他牵着往前面带去。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大概是顾忌着她,陆深并没有用着很快的速度。

    叶矜慢慢地放松自己的身体,享受着不用走路就能在冰上游走的感觉。

    滑了几圈,叶矜还有些意犹未尽,正准备兴致勃勃地自己学习溜冰的时候,却被陆深带走了。

    坐在旁边的休息凳上面,叶矜还有些不舍得,小声地咕哝了一句,“还没玩够。”

    陆深替她解下护膝,抬眸间看见叶矜不满的小表情,低声斥了一句,“里面冷冰冰的,再待下去明天该发烧了。”

    叶矜闭嘴了。她本来一到冬天就手脚冰冷,生下陆初暖之后更加,不注意的话,就会发烧。

    现在在溜冰场待了那么久,已经是陆深允许的极限了。

    乖乖地脱下了鞋子,连同一次性袜子全部脱下,陆深牵着她出去。

    见她微微低着眸,一脸不舍地看着溜冰场的样子,微微弯了弯唇角,“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

    她真不是……

    叶矜大囧,赶紧转移话题,“我们中午去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陆深在商场环视了一圈,微微沉思。

    “火锅。”叶矜有些嘴馋,撞见陆深漆黑的眼眸,轻咳了一声,赶紧道,“刚才太冷了,想吃一点暖身体的。”

    “好。”陆深答应得倒是痛快。

    跟着叶矜进了一家火锅店,他们都不爱吃辣,所以索性要的就是清汤。

    叶矜看着锅底被端上来,轻轻地笑了笑,“要是暖暖在这里,估计就要闹腾了。”

    陆初暖喜欢吃辣的,而她和陆深口味都比较清淡。

    “嗯,所以不带她。”陆深道,把牛肉和羊肉一起放下去。

    羊肉熟得很快,几乎一沾锅里面就立马熟了。

    陆深用了一个漏勺,把那些肉全部盛到叶矜的碗里,“多吃一点。”

    “好多……”整个碗里都是陆深夹过来的肉,满满一大碗。

    陆深轻轻抬眸,淡声道,“瘦了。”

    叶矜低头打量自己,明明比之前还胖了一点。

    脸蛋多了一些肉,还有胸上也是。不过其他地方倒是保持得不错,所以叶矜也没有刻意让自己去减肥。

    看着碗里的一大堆肉,叶矜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慢吞吞地吃着。

    陆深下了一点土豆和娃娃菜,叶矜道,“我自己来就好,你也吃。”

    “小孩子负责吃就好,这些事大人来做。”陆深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火锅容易上火,今晚回去喝凉茶。”

    叶矜点了点头,忍不住反驳一句,“我不是小孩子。”

    “嗯。”漫不经心的语气,看来并不是很在意。

    叶矜看了陆深一眼,突然莞尔一笑。

    “怎么?”

    叶矜摇了摇头,“只是觉得自从暖暖出生之后,我们就好像这样单独出来。”

    大多时候,都是得带着陆初暖,两人单独的相处时间自然也少了很多。

    “等小电灯泡长大一点,送她去国外读书。”

    小电灯泡……

    叶矜笑道,“要是让暖暖知道了,估计又得闹腾你了。”

    那个小丫头可是最爱哭了,一哭就能哭个水漫金山。

    “所以,你要保密。”陆深把土豆递到叶矜嘴边,低声说,“封口费。”

    叶矜咬下土豆,有些大了,她只能咬得下一半。另外一半,被陆深给吃了。

    “封口费就半块土豆?”叶矜问他,慢慢地咀嚼,轻轻眯眼,这里的火锅真的很好吃。

    “不止。”陆深也吞下土豆,“晚上再奖励你。”

    提到晚上的奖励,大多数是陆深折腾她的开始。

    叶矜不说话了,脸热得很快,赶紧低头吃着东西。

    他们晚饭吃得比较早,去商场逛了一下街之后便回家了,也不过是七点的时候。

    只是,冬天向来黑得比较早,这会外面的天已经全部黑了。

    “阿矜。”陆深把外套挂在衣架上面,去厨房泡了一杯凉茶放在茶几上面。

    侧眸便看见叶矜慵懒地靠在沙发上面,心口软得不像话。

    陆深微微上前,轻轻抱住叶矜。叶矜脑袋一歪,整个人就靠在陆深的怀里,半眯着眼睛,“有些累了。”

    “起来喝点茶。”陆深单手环着她,另外一只手拿过被子,轻轻地抿了一口试探温度。

    “好喝吗?”叶矜从来不喝这些东西。

    陆深眉头轻皱,凉茶的味道无外乎就是那样。

    “还行。”

    叶矜试了试,有些甜甜的味道,还算不错。

    把一杯凉茶喝完,叶矜也精神了许多,从陆深的怀里挣脱开,打开电视,播放时尚综艺节目。

    微信上面弹出来一条消息,叶矜去看。

    是一条语音。

    霍一年:妈妈,宝宝好想你。

    叶矜失笑,转头去看陆深,却被他一把抱在怀里,“暖暖发来的。”

    声音那么大,陆深自然是听到了,按下了语音键,他说,“那边很好玩,不用急着回来。”

    叶矜轻轻地瞪了一眼陆深,“我也想她了。”

    陆深不满,提醒她,“她才去了一个月。”

    说好两个月的。

    叶矜看着那头发来大哭的表情包,暖声哄了一句,“爸爸跟你开玩笑的,我们也想暖暖了。”

    估计那丫头又去哪里蹦跶了,没有回消息,叶矜索性掐灭了手机。

    “明明你也很想暖暖。”叶矜道,昨天上班的时候,还看见他看着暖暖的照片了。

    “嗯。”陆深不否认,对于陆初暖,他和喜欢。

    初为父亲,他也害怕自己会做得不好。还好陆初暖性子活泼,喜欢整天来缠着他。小小一只,长得极其像叶矜小时候的样子。

    每每看到陆初暖,陆深总是会想到以前的叶矜。

    软绵绵的,明明很弱小,却努力地保护他的样子。

    “暖暖很像你。”陆深道,低头吻着叶矜,跟她说,“只是,你比她安静一点。那丫头,太过闹腾。”

    “小孩子的天性就是闹腾。”叶矜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陆深不语,只是看着叶矜,“今天说了要奖励你。”

    有力的大手一扣,叶矜便被陆深压在了身下,接近着是他火热的唇。

    “回房……”叶矜还记着这里是客厅,有些不自在地道。

    “家里只有我们。”陆深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一碰到叶矜,他所有的忍耐力全部化为了零。

    舔舐着她柔软的唇瓣,陆深轻而易举地撬开她的牙关,正准备深入,便听到叶矜小声地道,“是不是有人在开门?”

    唇瓣贴着唇瓣说话,这无疑对于陆深来说是个极大的诱.惑。

    “没有。”略微沙哑的声音响起,接近着很清晰地传来门把转动的声音。

    陆深一愣,接近着听到一个活泼的声音,“粑粑麻麻!”

    “表姐,我们回来啦!”后面那句是霍一年说的,他忙着把行李搬进来,还没来得及看清里面的场景,便听到陆初暖不解的声音,“麻麻呢?”

    霍一年赶忙转头看去,只看得见沙发上面陆深刚刚起身,一脸冰冷地看着他们。

    霍一年心尖狠狠一颤,虽然他还是个没有交过女朋友的单身狗,但是这表情,他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果不其然,接近着就看见叶矜满脸通红地从沙发上面起来。

    陆初暖一看见叶矜,就赶紧扑了过去,“麻麻!”

    叶矜赶紧抱起陆初暖,掂量了一下,“暖暖胖了。”

    陆初暖用胖嘟嘟的手捂着自己的脸蛋,很是不好意思,“没胖没胖。”

    “怎么提前回来了?”陆深看向霍一年。

    霍一年挠了挠头,有些心虚,“那个,就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

    结果,却打扰了他表姐夫的好事。

    “想麻麻!”陆初暖脆生生地说道,重重地在叶矜脸上亲了一口,又朝着陆深伸出了小短手,“粑粑。”

    陆深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陆初暖,目光落在那张很叶矜很是相似的脸蛋上,轻叹一声,把陆初暖抱了起来。

    脸上传来香香软软的触感,陆初暖乐呵呵地笑着。

    霍一年赶紧把行李往里面一推,一溜烟地跑了,“那个,我就不打扰你们一家三口亲热了。”

    他才不是怂。

    俗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

    这里是中国,是陆深的地盘,他还没有那么蠢到去找死。

    “粑粑。”陆初暖紧紧地巴着陆深,白嫩的小脸蛋透着粉红。

    叶矜轻笑,能够让陆深这么憋屈又发不了火的,大概也只有陆初暖了吧。

    到了该睡觉的时间,陆初暖都一个月没见到陆深和叶矜,自然是要闹着和他们一起睡觉的。

    陆深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叶矜也知道他有些不满。

    大概是自己没吃到肉吧。

    一连好几天,陆初暖都要和两人一起睡着。

    一开始陆深还能忍受,可是久了,便有些不满了。

    这一天,陆深下班回来,看见陆初暖正缠着叶矜玩游戏。走过去蹲在陆初暖的旁边,问她,“暖暖,要不要去表舅那里住几天?”

    叶矜失笑,“一年还没有毕业,而且他最近忙着毕业的作品。”

    霍一年已经大四了,只是还有几个月才毕业,这会正忙着毕业创作。

    “送去苏言白那里?”陆深皱眉,盯着面前的小丫头。

    “不行,乐然都快要生了,暖暖那么闹腾,万一打扰到乐然就不好了。”

    苏言白和于乐然坎坷了那么久,终于还是修成了正果。两人领证之后就开始造人,苏母虽然有意见,可是碍于苏言白,一直不好说什么。

    更何况,于乐然是叶矜的朋友,之前叶矜因为于乐然的事情,和苏母曾经吵过几句,陆深维护的姿态很是明显。

    不仅如此,陆深的警告也随之而来,苏家名下的好几个合作都告吹。虽然知道就是陆深做的,可是他们没有证据,也不敢直接撕破脸皮。

    从那个时候开始,苏母虽然看不爽于乐然,但是也没敢太表现出来。

    陆深的眉头皱得更深,最后问她,“暖暖,你想不想去院长妈妈那里住一段时间?”

    陆初暖俏生生地回答他,“宝宝不想。”

    “……”

    陆初暖小朋友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了家里面,只是,她得自己一个人睡觉了。

    与此同时,旁边的房间里面,叶矜咬着唇看着面前的陆深,脸色通红,“陆深,你不能总想着把暖暖赶走。”

    小丫头这会还小,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要是等她以后长大了,觉得陆深不爱她的话,那就不好了。

    陆深在她唇上吻了吻,“你的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太多了。”

    “她是我们的女儿。”叶矜道,“而且明明你也很疼爱她。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

    “吃醋了?”陆深低头看她,轻轻挑眉,轻声哄着她,“只有你。”

    “唔!”叶矜紧紧地扣住床单。

    陆深这人,不会用甜言蜜语,他一向喜欢用行动证明。

    夜还很漫长,那天欠下来的奖励,才刚刚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问一下,微博私信长图发过去不清晰咋整……

    (想写车,但是不懂怎么发,私信也发不了文件)

    明天不更,后天五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