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连系统都帮我追老婆[重生] > 第63章 苏言白x于乐然
    酒醉醒来的第二天, 于乐然捂着脑袋,看着身边不着寸缕的男人。

    头疼,很头疼。

    她虽然想要对苏言白图谋不轨,可是也没想到要直接把他睡了。

    结果昨晚不小心喝多了,一时间没把控住。低头看了一眼,身上还残留着很多痕迹, 彰显着他们昨夜的疯狂。

    掀开被子下床,下.身传来的疼痛感让于乐然狠狠地皱眉。

    没想到这苏言白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到了床上却是比狼还狠。

    在苏言白的衣柜里面随意地找了一件衣服, 于乐然在浴室里面洗了一个澡。

    暖暖的水缓缓流过身体,缓解了不少疼痛。

    苏言白的衬衫很大,完全可以包裹住她的臀部。索性就没有找裤子, 反正这男人身长腿长,裤子肯定拖地。

    出来之后, 床上的苏言白已经醒了。穿好了衣服,又恢复到平常的正经模样,只是看向她的表情有些不自在。

    “怎么了?”于乐然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很大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放心, 都是成年人了, 这种事情很正常。”

    她说着要越过苏言白, 却被苏言白扣住了手腕,“去哪?”

    “我饿了,点外卖吃。”她指了指不远处的茶几, 上面摆着她的手机。

    苏言白轻咳一声,扫过她纤细的长腿,别过脸,“我来点,你先去休息。”

    啧,还挺会怜香惜玉的。

    于乐然这会身体是真不舒服,自然是乐于享受,乖乖地爬上了床。

    床单已经换了,带着好闻的清香。

    苏言白把她的手机拿给她,她就直接躺在床上开始刷微博,吃瓜。

    过了一会,苏言白拿着外卖和衣服上来,递给她,“给你买的衣服。”

    “噢。”于乐然懒洋洋地起身,就在他面前解开衬衫。

    苏言白赶紧背过身子,耳尖微红。

    “害羞什么?”于乐然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戏谑,“反正都看过了。”

    大概是脑海里面回忆过什么少儿不宜的场景,苏言白的脸上都染上了几分红晕。

    “抱歉,昨晚的事情。”他说。

    于乐然穿衣服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沉默不语。随后很快地穿好衣服,起身,“我先回去了。”

    “你还没吃东西。”苏言白看着某个漫不经心的背影,“买了很多你爱吃的。”

    于乐然摇头,“不想吃了。”

    她就这么不在乎?即使他们昨晚做了最亲密的事情?

    心口像是有一团火,在不断地燃烧一样。

    “于乐然!”苏言白扣住她的手,往自己的怀里带,“乖乖吃饭,吃完我有正事要说。”

    于乐然扫了一眼他带着薄怒的脸,翻了一个白眼,“先说正事。”

    “做我女朋友。”苏言白倒是不含糊,开门见山。

    于乐然微微挑眉,眼中的差异一闪而过,随后拒绝,“不要。事情说完了,我就先走了。”

    她不需要苏言白对昨晚的事情负责,如果不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就算是做了他的女朋友又怎样?

    于乐然到底是低估了苏言白,一本正经的人动心起来,最为可怕。

    一连好几天,苏言白都守在她家门口。

    于乐然终于忍不住,打开门,看向外面的苏言白,“你想干嘛!”

    “于乐然,你得对我负责。”苏言白看着没心没肺的女人,恨不得把她抓起来狠狠地咬上几口。

    一开始来招惹他的是她,最后先走的也是她。

    凭什么?

    于乐然捂着头,“大哥,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是你赚了好吧。”

    “那我对你负责。”苏言白趁机进了她的家,把房门关上。

    于乐然:“……看不出苏医生还有流氓属性。”

    “只对你。”苏言白随意地扫了一眼于乐然的家,两室一厅,收拾得还算干净。

    人都进家了,肯定是赶不出去了。

    于乐然耸了耸肩,给他倒了一杯温开水,“家里没有喝的,将就吧。”

    轻飘飘的目光扫过苏言白,难得的穿了一件灰色的衣服,倒是意外的好看。那张脸轮廓分明,仔细瞧瞧,脖子上还有微不可查的痕迹。

    她那天那么用力吗?这都几天了,这痕迹怎么还没有消失?

    “过来。”苏言白朝着于乐然伸出手,见她往旁边又挪了一点,勾唇笑了笑。

    既然她不过来,那他就过去。

    “之前不是想和我谈恋爱吗?怎么,睡到了就跑了?”苏言白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冷意,和平时矜贵礼貌的他有些不同。

    于乐然讪讪一笑,“都说了那次是一个意外。”

    “所以你现在不想和我谈恋爱了?”

    想,怎么不想。

    她承认,一开始只是觉得苏言白性子冷,所以想逗逗。可是后面,却直接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放下了漫不经心的态度,于乐然很认真地看着苏言白,“如果你只是想对那件事情负责,大可不必。苏言白,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苏言白像是被气急了,眼底染着几分怒意,可是又在努力的隐忍着。

    “于乐然,我喜欢你,你感觉不到吗?”苏言白真的是被气着了,平时调戏他的时候那么自信大胆。结果真到发生了这种事情,却怂了。

    于乐然难得的出现了呆愣的表情,眨了眨眼睛,看着苏言白,好半晌说不出话。

    “唔……”唇上被苏言白狠狠地咬了一口,像是在发泄自己的怒火一样。

    她有些吃痛,下意识地想推开苏言白。奈何男女之间的力量差距,让她没有办法。

    原本急躁的吻开始变了意味,轻轻的,缠绵的,温柔的。舌尖轻轻挑过她的上颚,慢慢地侵占她的一切。

    一吻毕,于乐然趴在苏言白的身上,轻轻地喘着气。

    “以前你强吻我那么多次,以后慢慢还。”低沉而有磁性的嗓音落在耳边。

    他的怀抱温暖而令人安心,还带着清新干净的冰柠檬气息,让于乐然眷恋不已。

    “也没有很多次。”于乐然反驳,仔细地想了想,说,“共总不超过五次。”

    “嗯,你还没算上利息。”苏言白道,声音低低的,“于乐然,你大胆了这么多次,这次轮到我大胆一点。”

    于乐然心口涩涩的,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

    总算是有这么一个男人,愿意朝着她走过来。

    抬头看着面前的苏言白,她轻轻一笑,“好啊。”

    他们就像是最普通的情侣一样,开始恋爱了。

    于乐然喜欢在他下班的时候去调戏他,特别是他还穿着白衣大褂的时候。

    “苏医生。”于乐然把一本病历本摆在他的面前,笑意吟吟,“我最近胸口有些不舒服呢,还请苏医生给我检查一下。”

    苏言白微微挑眉,拿着听诊器,“嗯,我听听。”

    微凉的听诊器直接贴在她的皮肤处,于乐然被冰得有些不适应。懒懒地翻了一个白眼,直接推开苏言白,“不玩了。”

    看着苏言白正经的脸,于乐然恶狠狠地磨了磨牙齿,“你就不能给我点其他反应吗?”

    这是闹脾气了?

    苏言白失笑,声音宠溺,“你想要我什么反应?”

    “脸红?”于乐然左右打量一番,点了点头。突然凑上前去,亲了亲他菲薄的唇瓣。

    诶?

    居然不脸红,还神色如常。

    “你怎么不脸红了?”于乐然有些不开心。

    以前每次调戏苏言白的时候,这个男人总是会脸红。

    苏言白微微挑眉,搂着她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嗯,不仅不会脸红了,现在都会反击了。

    晚上,苏言白赖在于乐然家里不肯走。

    “虽然我们谈恋爱了,但是同居也太早了吧。”于乐然毫不客气,打算赶人。

    只是天空不作美,外面狂风暴雨。

    苏言白淡定地坐在沙发上面,“我没开车。”

    医院离这里比较近,开车嫌麻烦,他们索性直接坐地铁过来了。

    “你可以打车。”只要这男人想回去,交通工作根本不是问题好吧。

    苏言白扫了一眼狂风大乱的外面,“现在打车回去不安全。”

    怎么不安全了?是怕劈着了还是怕被人拐走了?

    “你怎么变无赖了?”于乐然好奇,这男人之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苏言白牵着她的手,“跟你学的。”

    于乐然:“……”有些人吧,一谈起恋爱来,就开始精神分裂。说的大概就是苏言白这样表里不一的男人。

    懒得理会他,于乐然跑进浴室里面洗澡。

    只是,她好像忘记带衣服了。磨蹭了一会,扯过一旁的浴巾,随意地围在身上。

    她出门,正好就对上了苏言白的目光。

    细嫩的锁骨上面还带着晶莹的水珠,头发被挽上去,露出纤细的脖子。白皙的皮肤还透着几分粉红,有些诱.人。

    苏言白轻咳一声,别过脸去。

    于乐然却是眼睛一亮,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凑到苏言白的面前。盯着他发红的耳朵,“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啧啧啧,这不是害羞了嘛。”

    苏言白恼羞成怒地瞪了一眼于祸水。于祸水却浑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依旧乐呵呵地笑着。还颇为嚣张地捏着他软软的耳朵,“越来越红了。”

    当然,是被她捏得越来越红的。

    “别动。”低低地训斥一声,对于乐然来说,根本起不到任何的震慑力。

    “小妞,笑一个。”于乐然挑起苏言白的脸蛋,好整以暇地欣赏着他带着微红的脸。

    秀色可餐。

    想了想自己还没穿衣服,于乐然没敢过火,很快地放下手,准备打道回府。

    结果苏言白却不打算这么轻易地放走她,手上微微用力,微凉的肌肤便贴着他的身体了。

    胸前一凉,于乐然下意识地去护住,整个人直接被苏言白打横抱起。

    踹开房门。

    “轻点!我房门很贵的!”

    “砰!”再重重的一声被关上。

    于乐然看着某个神色正经,实则眼中满是欲.火的苏言白。

    糟糕,玩过火了……

    ***

    在搬到苏言白家里的三个月后,苏母找上了门。

    那时还是大早上,于乐然被苏言白折腾的腰酸腿软,一睡睡到□□点,还正是迷糊的时候,便听到有人重重地推开了房门。

    “你这个狐狸精!”响亮的耳光伴随着疼痛狠狠地打在她的脸上,于乐然一下子就清醒了,茫然地看着面前怒气冲冲的贵妇。

    “卧槽你谁啊!”于乐然火气本来就暴躁,本来睡觉睡得好好的,结果被人打了一巴掌,任谁都不会没有脾气。

    “还睡?给我起来,竟然敢勾搭我儿子!”苏母看着于乐然,眼睛狠毒地扫过她穿得松松垮垮的衣服,上面还有不少的吻痕。

    苏言白向来对男女之事不甚关心,二十多岁也没有谈过恋爱。结果没想到,倒是被这个狐媚子给勾搭去了。

    噢,原来是苏言白的母亲。

    于乐然冷静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女人,礼貌一笑,“伯母好,我是于乐然,是你儿子的女朋友。我们是正经的男女朋友关心,不存在什么勾搭不勾搭。”

    “女朋友,你也配?”苏母咄咄逼人,甩着一沓文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是什么人。如此肮脏的女人,也想进我们苏家的家门?我告诉你,不可能!”

    上面有着不少的照片,是于乐然最害怕的。

    她明明全部销毁掉了,不可能会有人知道。

    捏着文件,于乐然抬起头,冰冷地看着苏母,“你调查我?”

    “我怎么可能让我的儿子和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在一起!”苏母冷哼一声,看着她,“怎么,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得到这些文件?这对于我们苏家来说,并不是难事。你不也是看中了我们苏家这一点吗?”

    于乐然深呼吸了一口气,面前是苏言白的母亲,她多少还是想顾忌着几分情面,“伯母,那是以前的事情,你不能因为以前而否认我现在。”

    “以前?”苏母冷笑,“如果我没记错,在遇见言白之前,你还经常泡在酒吧里面对吧?你这种女人,跟三陪女有什么两样!”

    “啪!”于乐然狠狠地扇回去,气得手指尖都在发抖。

    三陪女?

    呵。

    “你,你居然敢打我!”苏母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于乐然,“你这个没教养的狐狸精!”

    懒得理会苏母的叫嚷,于乐然翻开衣柜,找了一件外套,把自己裹在其中。

    “我要你马上和言白分手!”苏母道,“不然我就把这些事情全部捅出去!”

    于乐然神色一凝,揪着苏母的衣襟,看着她,“你再说一次!”

    “你你你……”

    “乐然,放手!”苏言白匆匆赶回来,看见于乐然神色冰冷,揪着自己母亲的衣襟。

    于乐然很听话地放了手,扯了扯嘴角,看向苏母,“好啊。”

    拿上手机,于乐然路过苏言白,冲他漫不经心地笑了笑,“苏言白,我玩腻了,结束吧。”

    “乐然……”苏言白喊住她,却被苏母拉住,“言白,这个狐狸精刚才打了我!”

    于乐然走得很快,身影一下子就消失不见。

    苏言白无法,只能转身,看着面前的母亲,“妈,你闹够了吗?”

    “我闹?”苏母冷笑,把于乐然没带走的文件给苏言白,“你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苏言白结果,面无表情地阅览,心中到底有多震惊只有他自己知道。

    “所以呢?”苏言白冷静地看着苏母,“看在您是我母亲,我才叫乐然放手。可是这不代表您就可以在我面前侮辱她。”

    “她配不上你!”苏母道,“我们苏家根本不可能让这样的女人进门。”

    苏言白沉下声音,“她不需要进苏家的门。”

    于乐然是他的女人,只需要进他家的门,仅此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时间线从之前开始了

    他们的故事太长了,但是毕竟是配角,我也不好写太多

    还有一篇应该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