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连系统都帮我追老婆[重生] > 第64章 于乐然x苏言白
    一个月后, 苏言白把人堵在机场,目光沉沉,“躲我躲了一个月。”

    于乐然摘下墨镜,冲他扬了扬下巴,淡声道,“工作需要而已。”

    “叶矜说, 你只需要出差一周。”剩下的三周,大概都是为了躲他。

    被拆穿之后,于乐然也只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知道我躲你还过来?”

    “那天的事,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苏言白态度执拗。

    于乐然看向苏言白,红唇轻掀, “好啊。”

    点了一些于乐然爱吃的菜,苏言白直接解释, “很抱歉,我妈对你做出了那些事情。”

    于乐然攥紧了手,扯了扯嘴角,“没关系, 我能理解。”

    正常。作为一个母亲, 谁都不想自己的儿子和一个这样拥有污点的女人在一起。

    如果苏言白只是单纯的一个医生, 或许还好说。可是他身后还有苏家。

    “分手之事, 于乐然,我不同意。”苏言白的语气染上了几分怒意。

    于乐然放下杯子,看着苏言白, “所以,你要为了我和你妈妈吵架吗?”

    “噢……”于乐然拉长了尾音,微微歪着头,“不对,就算吵架,她也不会同意的。”

    苏言白沉默不语。

    的确是这样。

    生在他们这样的家庭,大多讲究的就是门当户对。而且,苏母极其要面子。

    “苏言白。”于乐然很认真地看着他,“我们不合适。”

    有些人相互喜欢,却不适合在一起。很正常,谈恋爱和结婚,在一起,和在一起一辈子,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这个世界变化太大,一辈子的时间太长,谁都不能保证感情这事。

    “我们合适。”苏言白态度执着,看着于乐然,“不许和我分手。”

    于乐然拉黑了苏言白,也搬家了。可是苏言白依旧纠缠着于乐然。

    在陆初暖满月宴那天,于乐然提前离开,可却还是碰到了苏言白。

    “我想你了。”他的吻炙热而缠绵,禁锢在她腰间的大手逐渐用力,带着几分霸道。

    于乐然看到了他身后款款而来的苏母,却私心地没有去提醒苏言白。

    就让她再自私一回。

    “言白!”怒吼声从后面传来,苏言白依依不舍地放开了于乐然,亲了亲她的脸蛋,低声安抚,“一切有我。”

    “妈。”苏言白转过身去,牵着于乐然的手,低声开口,“这是我的女朋友,于乐然。”

    “反了你!”苏母怒不可遏,“我说过,不允许你和她在一起!”

    苏言白神色未变,“您是我妈,可不代表您就能控制我的一切。”

    “好好好,你现在长大了,我管不了你了!”苏母重重地冷哼一声,看向一旁的于乐然,咬了咬牙,“狐狸精,你给我等着!”

    越过两人,苏母朝着里面走去。

    再怎么生气,这陆家人的面子,她多多少少要给一些。

    看着苏母远去的身影,于乐然神色复杂地看着苏言白,“认真的?”

    “认真的。”苏言白牵着她往外面走去。

    苏母在宴会上面,他不想两人再次见面。反正,给陆初暖那丫头的礼物也送了,到不到场,也没太大的关系。

    “于乐然,她是我妈,我尊敬她,孝顺她。可是你,是我要共度一生的人。”苏言白叹息,轻轻地捧着她的脸,“唯独这件事情上面,我不会退缩。”

    于乐然勉强地笑了笑,“嗯。”

    可是苏母始终是个阻碍,只要苏母不同意,他们之间,就根本没有可能。

    于乐然深谙这一点,看着苏言白,“我累了,想回去。”

    “我送你回去。”苏言白道。

    “不用了。”于乐然可不想暴露自己现在所住的地方。

    苏言白有些无奈,看着于乐然的目光之中半是宠溺半是生气,“你觉得我会不知道你现在住哪?”

    好吧,苏少爷想要知道她住在哪,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保持着这样的距离,他们没有同居,只是简单的相处。

    直到那天,叶矜去找于乐然。刚刚到门口,便听到里面激烈地争吵声。

    “臭不要脸的狐狸精,你再不离开言白,我就把你那些肮脏事情全部曝光!到时候我看你在工作室里面还怎么抬起头做人!”

    “你试试!”是于乐然忍无可忍的声音。

    “啪”的一声,也不知道是谁打了谁。

    叶矜心口猛地生出一团火来。

    她知道苏母不待见于乐然,但是却不知道苏母如此地过分。

    拿出钥匙,把门打开,几个人围住了于乐然,苏母站在中间。

    “你们在做什么!”叶矜怒声问道,上前护住于乐然,果不其然看到了她脸上的巴掌印。

    忍住怒火,叶矜看着面前的苏母,深呼吸,“苏夫人,乐然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这样对她?”

    苏母是认得叶矜的,被陆总护在心尖上的人。她轻咳了一声,“只是一点小事。”

    “一点小事就要打人?”叶矜气笑了,“正好,我也想打人了。”

    “啪。”

    重重地打了苏母带来的一个女人。大概是第一次打人,力道不算很重,倒是让自己手腕有些疼了。

    她承认她这是迁怒,苏母她打不得。可是让于乐然这样平白无故的受委屈,根本不可能。

    苏母的脸色变化了好几次,最终只是冷哼一声,带人离开。

    陆深和苏言白很快赶来。

    “陆深……”像是找到了庇护所一样,叶矜朝着陆深走过去,抱住他。

    陆深低头看着她,低沉的嗓音中带着几分揶揄,“我们阿矜还会打人了?”

    叶矜大囧,当时她真的被气晕了头。

    那么好的乐然,凭什么在苏母口中被贬成这样。

    “我难受。”叶矜闷声说道。

    陆深看了一眼苏言白和于乐然,带着叶矜离开,“心疼她?”

    叶矜猛地点头,声音涩然,“乐然很好,苏言白也很好,我希望乐然得到幸福。”

    “我知道。”陆深道,吻了吻她的脸蛋,“手疼不疼?”

    叶矜摇头。

    “下次再有这种事情,让我来处理。”陆深害怕叶矜受伤。

    叶矜乖乖地点了点头。

    屋内。

    苏言白看着叶矜,半蹲在她的面前,温热的手轻轻地贴上她的脸蛋,微微颤抖,“疼不疼?”

    于乐然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你回家让你妈打一巴掌试试。”

    苏言白不语,他何止是被打过。为了于乐然,他还被罚跪过。

    只是在看见于乐然被打之后,突然觉得,他似乎做得一点都不够多。

    “让你受委屈了。”苏言白心疼得不得了。

    于乐然摇了摇头,有些疲惫地靠在苏言白的怀中,“苏言白,我们停下好不好?”

    “我不允许!”苏言白发狠地吻着她,“再等等,我会把一切都处理好。”

    于乐然迟疑了几秒,问他,“我过去的那些事情,你就不问问我?”

    “你都说了那是过去。”苏言白道。

    而且,在知道了那些事情之后,苏言白对她的只有心疼,又哪里会嫌弃她?

    儿时在医院差点被猥亵,不仅如此,自己的父亲还是个医生,却有着□□。

    “以后我会陪着你。”苏言白抱起于乐然,轻吻着她的额头,“乐然,学着多去依赖我。”

    于乐然踢着小腿,冲他笑了笑,“好啊。”

    回到苏家,苏母和苏父正坐在客厅里面,等着他。

    苏言白走过去,看着苏母,声音微沉,“妈,你不觉得今天做得有些过分了吗?”

    苏母本来就被气着了,结果回到家还被自己的儿子这样质问,当下火气便来了,“我都是为了你好,你反倒是怪上我了!”

    “嗯。”苏言白坦然承认,“如果母亲还这样为难乐然,我会一直怪你。”

    苏言白离开了苏家,整个人都赖在了于乐然那里,甚至还挂断了苏家所有人的电话。

    “苏言白,你真打算为了我不要苏家了?”于乐然问她。

    苏言白把洗好的葡萄喂到于乐然的嘴边,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问她,“所以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于乐然咬着葡萄,吐掉了皮,“提醒一下,我一没钱二没房没车,什么都给不了。”

    “以身相许如何?”苏言白问她,淡声提醒,“从一开始,你就说要以身相许。”

    “行啊。”于乐然冲他笑了笑,“只要你敢要。”

    “我敢。”

    再次回到苏家,已经是半个月后了。

    苏父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个从小就让她骄傲的儿子,“决定好了?”

    苏言白点了点头,“爸,你知道我的脾气。”

    一旦认定了一个人,便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

    苏母依旧冷着脸,“我答应你,不再找她的麻烦。但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允许她进苏家的门!”

    “少说两句!”苏父怒斥她,“难道你想看着我们苏氏倒闭吗!”

    苏言白微微挑眉,苏氏倒闭?

    苏母的脸有些挂不住,冷哼扭头。

    倒是苏父,跟苏言白说了一句,“言白,上次你母亲也不是故意冲撞陆夫人的。你和陆深关系不错,让他收收手吧。”

    苏言白了然,隐晦地提了一句,“乐然和叶矜关系很好,而且叶矜为人护短。”

    “所以你这是在警告我?!”苏母怒不可遏。

    苏言白笑了笑,“差不多。”

    出了苏家,苏言白给陆深打了一个电话,“多谢。”

    “不用,我只是不想她担心。”

    陆深知道,苏言白重情义。他可以为了于乐然付出一切,可是不管再怎么说,那毕竟是他的父母。

    “知道。”苏言白失笑。

    等苏言白把这事告诉于乐然的时候,于乐然直接从沙发上面蹦起来,“陆总太帅了吧!”

    苏言白挑眉,从自己女朋友嘴中听到她夸别人帅,貌似不怎么舒服。

    于乐然又看向他,乖乖地道歉,“其实我对你母亲的态度也有些过火了。”

    苏言白心口被揪得疼,于乐然之前是个多么肆意的女生他不是不知道。

    可是现在这个女生,因为喜欢上了他,所以变得小心翼翼的。

    就连自己的伤口被人血淋淋的撕开,被辱骂的时候,却还是顾虑着他的感受。

    把不安分的于乐然一把抱住,苏言白轻轻咬住她的耳垂,“乐然,以后不要委屈你自己,即便是为了我。”

    于乐然不说话了。

    声音闷闷的,“可是你的母亲一直不喜欢我怎么办?”

    “私奔吧。”苏言白笑,“户口本在哪?我带你去领证。

    ??!!

    为什么就说到领证这件事情了?

    于乐然一把推开苏言白,“苏医生,什么时候学会了拐人这套路?”

    苏言白故作认真地思考着,“大概是无师自通。”

    于乐然嘴角微抽。

    不过,苏母之后再也没有来管过他们。而苏言白一直把于乐然保护得很好,除了必要时候,根本不会让两个人见面。

    直到后来,于乐然怀孕了。

    看着上面显示的两条杠,于乐然真是恨不得把苏言白给剁了。

    生孩子很痛的啊!

    看着叶矜那个样子她就知道了,怀孕就等于是受罪十个月。

    “我的错。”苏言白老老实实地道歉,只是上扬的嘴角让人看不出他道歉的诚意。

    于乐然瞪了一眼苏言白,起身穿衣,“给我预约。”

    “预约什么?”

    “人流啊!”于乐然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你家不承认这孩子,难不成让他做私生子吗?”

    于乐然的表情很是认真,苏言白一下子就慌了,抱着她,好声好气地劝着,“我承认他,其他人我们不用管。”

    “乐然,这是我们的孩子,你不能不要他。”这是第一次,如此清冷高傲的苏言白如此的低声下气。

    于乐然差点就泪崩了,哼了两声。

    苏言白环住她纤细的腰肢,叹息道,“我会做个好爸爸,不会让你们委屈。”

    “哦。”

    听上去依旧不大乐意。

    苏言白继续诱哄,“生了孩子以后,你想喝酒我不拦着。”

    “嗯哼。”

    听上去挺有戏的。

    “我带你去蹦极。”抛下最后一个诱惑。

    “成交!”于乐然很是满意,催促他,“走走走。”

    “去哪?”

    “做检查啊。”于乐然很是嫌弃地看了一眼苏言白。

    苏言白声音微微沙哑,不确定地问她,“你打算留下孩子了?”

    “嗯。”于乐然点头,看着苏言白,“笨,这是我们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不要。”

    所以,这女人一直在逗他玩?

    苏言白脸色微沉,逼近于乐然,“故意的?”

    于乐然很怂地摇头,“绝对不是!”

    “等等……喂喂喂!你别碰我的零食!”

    “不许丢啊啊啊!”

    “苏言白我要跟你离婚!”

    “唔……”唇被苏言白狠狠地吻住,微微抬眸,便撞进了他深邃的眼眸。

    “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

    于乐然冲他一笑,“好啊。”

    不离开就不离开,谁做不到就是小狗~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写完了!!给自己撒花撒花!

    下个月开新文,我会做好大纲存好稿

    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