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魔王又暴毙在迷宫门口 > 第16章 圣女的传说
    月色皎洁温柔,不管地面上的生灵在生死搏杀,还是遮遮掩掩,都会无差别地洒下光华。

    安捷莉卡身披月色,哪怕只是躲在地牢之外,仍然隐约听到了里头的谈话,虽然只有汉克和芙洛拉的,因为他们遭遇之时,已经离门口非常近。

    起先安捷莉卡躲在廊柱后边,看到芙洛拉的身影,紧张的连呼吸都忘了。

    结果芙洛拉根本没注意到就在一米开外的小姑娘,径直开门去和汉克吵架……

    在触摸到隐隐发热的铠甲之后,安捷莉卡意识到,这护甲似乎还有隐匿气息的效果。

    这是伊迪并未告诉他的,不知道是他忘记了,还是送东西过来的某位魔王根本就没说。

    但这隐藏的惊喜比起震惊和惶恐根本算不得什么。

    汉克进去很久之后,应该是出来时才遇上芙洛拉的,他是去找丽塔了?

    还有,圣女转世指的是我?这是怎么一回事……伊迪根本就没提过。

    一整夜几乎都耗费在了胡思乱想上,直到柔软的窗帘缝隙中隐约有日光透进来,安捷莉卡才得以小憩片刻。

    早餐时分,她便听说天牢中的丽塔似乎终于想起了之前被忽略掉的一些可疑之处——先前曾一直对她丈夫有意的姑娘,直到丽塔结婚都没有死心,常常借去林子里采摘野菜为借口,在他们家门口来来回回。

    丽塔说,那个女人一直以来的目的地,都是发现了祭台的林子,而自己也曾经不止一次见过她经过自家门前时,裙子下摆带着血迹。

    安捷莉卡实在伪装不出欣喜。

    昨夜只跟到了地牢外门处,就连芙洛拉和汉克的对话,都没敢听完就跑了回去,她自然无从得知汉克到底和丽塔说了什么。

    但如今看来,大约便是教她怎样栽赃构陷。

    丽塔是个聪明人,学的足够快,据说等她供出来的人被带回来接受审问后,便能暂时回家去了。

    安捷莉卡垂眸,将最后一口浓汤喝下。漫不经心中,勺子已经将奶白色的汤水都舀干净了,露出底下死不瞑目的鱼虾尸骸。

    她抬眼看向汉克:“所以说我们不用去查看那祭台了,真不错。”

    “那种乡下地方,驾车骑马都不那么方便,既然罗贝尔小姐的表姐也平安无事,就没有去的必要了。”

    安捷莉卡瞥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她如今根本没什么摊牌的条件,毕竟夜里直接跟踪,摸进她本来不该出现的异端审判局之内,本来就是理亏的事。

    但查还是要查的。

    “我还要再去一趟皇家图书室,之前有一些书没有看完……”她用余光观察着汉克的神情,“你还要跟着去吗?”

    “当然。”

    “其实我觉着,最近王都是很安全的,而且我也没有察觉到任何一丝一毫,关于魔种的气息。”

    事实上,她之前也从来没察觉到过,都是撞上了才狼狈应对。

    汉克一瞬间有些动容,安捷莉卡觉着,他大约是认为这条信息饱含深意,应该立刻汇报给伊迪,可若是跟着自己出门,可不就分身乏术了?

    最终,汉克仍然选择尽忠职守地跟着安捷莉卡。

    这也让安捷莉卡对于伊迪的独/裁/专/制有了更深刻的认知,她心内充满了愤怒。

    他之前那毫无杂质的纯粹笑容!在自己面前鲜活的情绪,其实统统都是骗人的吗!

    ————

    来到王室藏书馆之后,安捷莉卡直奔最里侧的传说与典籍区域。她之前同伊耶塔的见面也好,所有的谈话内容也罢,都是在这藏书室最内侧发生的,汉克甚至都不会知道,她竟然在这儿和人有所约定。

    伊耶塔果然还在老地方,这片区域鲜少有人来,故而她可以毫无顾虑地偷懒。

    在见到安捷莉卡之后,伊耶塔露出了惊喜的神色:“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额……抱歉,有些事耽搁了。”安捷莉卡有些脸热,她之前为了表姐的事,直接将这约定抛诸脑后,甚至没想起来派人来通知一声。

    如今看来,不通知倒是好的,至少没人会注意到她已经在查证那些传说。

    二人后背抵着书架坐了下来。

    伊耶塔推了推眼镜:“其实你上一次跟我说,我就很惊讶了,竟然还有人对懒惰之主感兴趣。毕竟关于斯洛司的传说素来很少,他作为魔神,丰功伟绩太少,几乎不出现在正面战场上。”

    安捷莉卡一时语塞,用“丰功伟绩”这样的词来形容魔神,也亏着此时此地就她们两个,而且自己也不是会去告发她的人,否则完全已经可以以亵渎者来论罪了。

    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不论南北大陆上的任何一个国家,只要你是个正经人,你就要有个正经的信仰,用来证明你没和魔种同流合污。

    圣主在北大陆是主流,而越过连绵的山脉往西边去,则多半信仰大地之母。都是一神教,教义大相径庭,但都彼此承认,且相处愉快。

    而南大陆上信仰海神的和追随风暴之女的两派人混居在一起,彼此看不上。哪一年不因此闹出小型战役,都会让北大陆的百姓少了不少充满优越感的谈资。

    总之,不管你是哪儿的人,什么身份,行善积德还是作恶多端,你都得有个信仰,否则不论你是否和恶魔挂钩,都会被称为亵渎者。

    如今时局安稳,信仰不纯粹的大有人在,可敢表现出来的仍旧寥寥无几。

    安捷莉卡决定,等自己想知道的都打听完了,要好好告诫她,千万别逢人就这样乱说话。

    她的堂姐就是被诬告的前车之鉴。

    特别是她还要写书。

    据说在几百年前,写史书是个高危工作,因为只要你的笔下有一点点倾向于魔种无罪论,那你就是板上钉钉的亵渎者,一辈子别想翻身。

    而伊耶塔则已经打开了话匣子:“所谓的懒惰之主名副其实,实在是太懒了,据说除了永恒的沉眠,没什么能引起他的兴趣。”

    “永恒的沉眠?那不就是死吗?”

    “嗯嗯!”伊耶塔点头,“但是魔神根本没法杀死,总会以什么形态活下去的,别说人力无法达到,就连他们自己互相之间,也没有可以杀死对方的能力,据说是连自杀都不行,当然这个就没有确切记载了。”

    毕竟是成为魔“神”的存在,这也并不奇怪。

    永恒永久,才是神。

    “而因为斯洛司相比较别的魔神实在没什么战绩,相关的传说也很少,唯一的战役是防守战,再一次便是衬托了那位圣女的光辉战绩。”

    非常好,根本不用她来提,话题就很自然的过渡到圣女的身上了。

    圣堂教会提过,异端审判局也提过,安捷莉卡认为自己没有任何依据的,被怀疑是这位她连名讳都不知道的圣女转世,简直是无妄之灾。

    圣女像她这么菜的话,怎么单挑魔神?

    “这个圣女的传说你了解吗?如果说是真的由她来一手封印了魔神,那这样的功绩,怎么会没有留下记录呢?”

    没有画像,石雕,甚至连个名字都没留下。

    伊耶塔挑眉:“这是她自行要求的,具体原因没人清楚。所有的官方文献当然都要尊重她的决定,将具体封印斯洛司的方法,甚至将她的名讳都抹去了。”

    “只有一些从吟游诗人口中流传下来的异族语歌谣中,还有一些关于从北大陆跋涉而来的圣女的故事,在这些歌谣里,圣女名为奥菲利亚,是贤能的智者,沿途帮助过许多百姓。”

    贤能的智者,安捷莉卡觉着这个词觉着和自己非常遥远。

    那什么……圣堂教会也就算了,他们应该没这个意思。伊迪你是怎么回事,这是瞎了眼吧?

    也难怪芙洛拉觉着奇怪!我自己都觉着奇怪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