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画出来的初恋 > 第25章第 25 章
    静物之后轮到传闻中很可怕的石膏头像。

    平时陈遇中午回去吃, 小睡个午觉, 晚上才会在画室附近解决晚饭,石膏像开始她午饭就没回家了,只是随便吃点东西,利用午休时间继续画画。

    基本都是天天早上五六点来画室,零点后回家。

    不止是陈遇,画室还有个别人也这样。

    张芳芳更是低血糖发作,前一秒还站着, 下一秒就直挺挺地栽到了地上, 发出”咚“地一声巨响。

    大家都吓懵了。

    赵成峰把人背到阁楼小房间躺着。

    大厅一阵嘈杂,大家伙受惊过度的议论纷纷。

    “太吓人了吧。”

    “这才哪到哪就啊,集训才开始呢,心理素质也太差了。”

    “我能理解, 从第一画室出来了, 觉得很丢人,想这次考试再回去呗。”

    “这次石膏像, 白天所有人都在大厅写生,晚上才各自回小画室临摹, 那白天稍微注意一下就能知道谁画的怎么样, 顶掉她的人那么拼,进步又很大, 能不慌啊”

    “那要是没搬回去”

    “肯定回不去啊, 心态很重要, 一旦崩了, 画画都静不下来心,就想一些有的没的,啧啧,我看她画的还不如几何体那会好,不进反退。”

    “所以说,人生不如意十之,想开点,怎么过不都是一天。”

    “就是,画的好的能有几个,大部分不都是半死不活的,画不好就画不好呗,我倒数第一,我怕了吗”

    “”

    陈遇在厕所洗手,对张芳芳的突然倒地心有余悸“小珂,早饭一定要吃。”

    边上经常不吃早饭的刘珂含糊应声。

    陈遇扭头看她。

    “吃吃吃。”刘珂无奈的说,“我妈都不管我,就你管。”

    陈遇对着水龙头扣手指,让水流冲走指甲缝隙周围的铅笔灰“找个时间去你家玩”

    刘珂不说话了。

    陈遇用随意的语气问道“你爸妈吵架了”

    刘珂在手上弄了点水,捉住长马尾,上上下下顺了顺那些毛躁碎发“我每天早出夜归,哪知道他们。”

    陈遇垂眼看水流从指间流走,小珂家里的情况比较特殊,一直没分家,大伯二伯跟他们都住在一起,人很多。

    暑假她妈给她生了个弟弟,老来得子,全家围着转。

    所以她在家是画不了画的,太闹。

    家里多了个孩子,不是添了一个家具那么简单,随之而来的是太多的措手不及。

    陈遇想起上次刘珂问的几个问题,关于高中谈恋爱,关于婚姻,那种不太好的预感又窜了出来。

    她够到肥皂打在手上“我爸妈经常拌嘴。”

    “挺好啊,牙还磕嘴呢。”刘珂说,“更何况是没血缘关系的两个独立个体。”

    陈遇“”

    刘珂把长马尾拨到背后,搭上她的肩“阿遇,你石膏画的比我好。”

    “哪有。”陈遇不认同。

    “我跟老赵聊过,他说我画的四平八稳,技法,结构比例,形态都没问题,就是往里收着,拘谨,”刘珂说,“像困在一个盒子里,出不来。”

    她想放飞,却怎么也飞不起来,用尽一切能用的方法,还是行不通,现在已经站在死胡同里了。

    进的太早,后期不知道怎么办。

    只能祈祷画头像的时候能有所改变。

    刘珂觉得有点神奇,画画的人性子跟画风还真不挂钩,她一个不拘小节的人,画风却细致的要命。

    而她家阿遇,平平淡淡的白开水性情,画风是厚重粗犷的狂野派,线条都是凌厉的。

    “你不一样,你很放飞。”刘珂说。

    陈遇叹了一口气“但是我收不回来。”

    “没事,”刘珂笑着说,“飞难,收相对容易些,你后期没问题的。”

    末了感慨“我俩结合起来就完美了。”

    陈遇听她这么说,眼前浮现出了江随的画,大气又细腻,不就是她们的结合体。

    画画这方面,领悟突破是很忽然的事,说悟就悟了,那是可遇不可求的。

    没悟之前,只能多画。

    陈遇回了大厅,拿着保温杯去窗户边,倒一盖水出来放窗台上晾着,简单做做眼保健操。

    一天画十几个小时,还都是黑白灰色调,没有颜色,眼睛很疲劳,有种很快就要去配眼镜的感觉。

    窗台边的那盆含羞草并没有被淹死,依旧长的很旺盛。

    陈遇手伸过去,指尖轻碰一下含羞草,叶子慢慢拢了一点点。

    羞答答的小姑娘似的。

    “调戏小草”背后响起声音。

    陈遇没回头“好玩。”

    江随尾音上扬的“哦”了声“我觉得你也挺好玩的,能调戏吗”

    陈遇“”

    江随手撑着窗台,微微前倾身体“来,给哥哥笑一个。”

    大厅有人看了过来。

    陈遇见少年眼里含着调侃的笑意,她轻蹙了一下眉心,小声警告“别闹。”

    江随漫不经心地扫向大厅,那些视线全没了。

    他拨了下腕部的银链,发觉女孩的视线投了过来,就把那只手往她面前举举。

    陈遇后仰一点“干嘛”

    江随挑挑眉“不是想看”

    陈遇于是就随意瞥了瞥“行了,看完了。”

    很复古的链子,有些年头了,光泽布满岁月刻下的细碎痕迹。

    而且

    像是女士的。

    陈遇不打算试着触及他的。

    江随斜斜倚在窗边“刚才那事,吓着没”

    陈遇说有什么好吓的。

    江随喉间滚出一个带着笑的气声,撒谎都不脸红。

    那会儿小姑娘听到大动静,整个人惊得抖了一下,站起来看见倒地的人,手里的铅笔都掉到了地上。

    江随搓搓手指,我也是闲,还有功夫注意到这些。

    “瞧瞧心态多重要,没调整好能把自己搞死。”

    江随事不关己地嗤笑两声,目光掠过飘在空中的浮尘,停在女孩纤长的眼睫上面“其实吧,画画这方面,不想登峰造极,掌握好套路就行。”

    “至于那些套路,老赵后面都会教,多练练就会了。”

    陈遇没出声。

    江随倏然靠近她,低沉的嗓音拂过她耳畔“后悔了吧。”

    陈遇没反应过来“后悔什么”

    “后悔学美术。”江随盯着她,“你要是不学,现在就在教室里坐着,手不会每天都弄到很多铅笔灰,搓半天还是会留下一点,长进皮肤里了一样,衣服跟鞋子也脏。”

    “最重要一点,以你的学习成绩,不会像现在这么苦逼。”

    陈遇这回跟上了他的思维,淡淡道“我苦逼吗”

    江随依旧近距离看她,视野里是她覆了层小绒毛的清瘦脸庞,白的近乎透明,青色血管都能看见。

    “你照照镜子,这周脸都瘦陷下去了,小白菜,地里黄。”

    陈遇的嘴抽了抽,她把放凉的那一盖子水喝掉“集训哪有压力不大的,没有不劳而获的事。”

    江随突然沉默了。

    这么近的距离,只差一两寸就能鼻尖相抵,他们说着话,至少过了有两分钟,女孩却一点都不害羞,丝毫没有露出不自然的迹象。

    连他一个爷们,都耳根发烫,全身紧绷,呼吸沉沉。

    江随直起身,居高临下地看了女孩一会,手往含羞草那一挥,力道很大,所有绿色小叶子快速拢了起来。

    他“啧”了声,前言不搭后语地蹦出一句“含羞草都比你有女人味。”

    说完就走,背影带着一股子怒气。

    陈遇一脸莫名其妙。

    下一秒就看到少年冲人发火,连吼带骂,火焰高涨。

    期间还朝她这边歪头,瞪了她一眼。

    陈遇很无语。

    好好的生什么气,我欺负你了吗,你瞪我。

    陈遇的心情稀里糊涂差了起来,冷着个脸盖上保温杯,回去画画了。

    那天之后张芳芳照常画画,窃窃私语声也照常存在。

    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

    画室就是个小社会,有着形形色色的人,各种各样的心思。

    石膏像快结束的时候,画室来了个男生。

    大家都有种久闻大名的感觉。

    因为来人不是别的哪个谁,正是于洋这段时间卖力吹牛逼的堂弟,于祁。

    画室炸了。

    女生们全集中在“好帅”“他对我笑了”“也跟我笑”“声音好好听”“笑起来好温柔”这一块,弥漫着春天的气息。

    男生们则是另一个画风。

    “靠,他凭什么直接进第一画室老赵一碗水还能歪的再明显点吗”

    “老赵惜才罢了,别忘了,人是流云画室大佬。”

    “那不在流云画室待着,转到我们原木搞什么毛线”

    “都说是大佬了,那肯定不干平常事啊,咱凡人是理解不了的。”

    “看看于胖子那嘴脸,他堂弟牛批,关他什么事,也不知道神气个什么劲。”

    “不管怎么说,那帅逼来了,要跟刘珂争第一,跟随哥争人气,一下得罪俩,有好戏看了。”

    “诶,随哥呢”

    “刚才还在的,去哪了”

    “不知道,别问,不要没事找事。”

    他们随哥这会在厕所抽烟。

    谢三思小心翼翼地询问“随哥,你还好吧”

    江随一回生二回熟的口鼻喷烟,眉间盛满戾气“有屁快放。”

    谢三思咕噜咽了咽唾沫,接着汇报情况“咱这的小画室能放得下六七个画架,第一画室现在放满了。”

    “老赵让那小子去了陈遇那边,最里面一个。”

    他停了几秒,硬着头皮说完“也,也就是说,他们坐在一起。”

    厕所里接近死寂。

    江随低着头,一言不发地一口一口抽着烟,面部被烟雾缭绕,神情晦暗不明。

    谢三思后背发凉,他把手伸到后面抓抓背,谨慎地试探着问“随哥,你现在也还好吧”

    江随弹了下烟灰,眯着眼眸笑了起来“好啊。”

    好得很。

    一根烟抽完,江随去了第一画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