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画出来的初恋 > 第36章第 36 章
    几十万的红酒点缀了少年们饭桌上的嬉闹, 一滴不剩。

    谢三思觉得酒瓶子好看,想拿回家摆堂屋的桌子上, 不为别的,只想装逼。

    张金元说他妈喜欢养花, 家里缺个花瓶。

    实则也是为了装逼。

    两人四目相视,一同决定君子动口,不动手,就是个酒瓶子而已, 多大点事, 有话好好说。

    谢三思娃娃脸带笑“哥哥要让着弟弟。”

    张金元小虎牙闪闪亮“弟弟要懂事。”

    谢三思不慌不忙回击“哥哥应该要有哥哥的样子。”

    张金元慢悠悠接招“弟弟要尊重哥哥。”

    谢三思把牙签弹到垃圾篓里,恶心巴拉拖着声音喊“元宝啊。”

    张金元把二郎腿放下来,比他还恶心“思思啊。”

    “”

    二人对视一眼, 瞬间战鼓阵阵,金戈铁马, 沙土飞扬。

    下一秒就一同朝着酒瓶扑过去,胳膊腿齐上阵。

    去他妈的君子。

    江随懒得管那俩傻逼,他在看旁边的女孩。

    她反着坐, 手臂搭在椅背上面, 瘦瘦白白的下巴靠上去, 人跟平时不太一样。

    像窝里的小奶猫, 软软的。

    江随也学她那样坐,歪着头看她“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陈遇垂着眼, “我吃多了, 懒得动。”

    江随“”

    回想一下, 小姑娘今天这顿是吃的挺嗨。

    吃到后面,人都迟钝了,身上那些毛刺收的一干二净。

    现在也是。

    江随喉咙里发出一声笑“喜欢这儿的菜”

    陈遇点点头“嗯,好吃。”

    江随凝视她鼻尖到下巴的漂亮线条,口中蹦出一句“我家也有饭店。”

    陈遇疑惑转头。

    江随看着她“一帆家是从事餐饮业的,我家涉足的比较广。”

    陈遇眨了下眼睫,所以

    江随的嗓音里混杂起了循循善诱“我的意思是说,什么时候带你去尝尝我家饭店的菜,厨子更好。”

    陈遇转回头,没说话。

    江随捏不准她的心细,有点烦躁,手够到王一帆丢在桌上的烟盒跟打火机。

    他甩了甩烟盒,笑“不信拉倒。”

    陈遇还是没出声,她在想,自己是怎么答应来吃这顿饭的。

    家里又不是没饭吃。

    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江随是用哪套说词说动她的。

    她又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

    陈遇没想起来,她把脸往臂弯里埋,脑阔一阵阵发热,里头仿佛塞了一锅烧熟的浆糊。

    真的吃撑了。

    肩头的发丝被轻拽了下,陈遇的思绪回笼。

    江随在女孩看过来时,捉着她的发丝不放“刚才我说的,你怎么想”

    陈遇答非所问“又抽烟。”

    江随抬抬咬在嘴边的烟“什么又我一个礼拜都不见得抽一根。”

    “难闻。”陈遇放下手臂,拍开他捉着自己头发的手。

    “行了行了,不抽了。”江随把烟拿下来,“就你娇气。”

    陈遇轻飘飘看他一眼“你说什么”

    江随的面部抽动了一下,操,刚才老子竟然有种要跪键盘的恐慌感,他手一指“布丁吃吗”

    陈遇看了看“再吃我就要吐了。”

    江随没好气“你也是没吃过好东西。”

    陈遇面无表情“是啊。”

    江随啧了一声“小可怜。”

    陈遇不冷不热“还行吧。”

    江随觉得她没什么表情的样子,越看越他妈可爱,他用球鞋碰碰她的鞋子“以后跟哥哥混,哥哥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女孩侧过脸,看着他。

    这个角度看去,她的眼睛干净清澈,像一弯清泉,能够清晰照出看着她的人的样子。

    江随不动声色避开女孩的视线,捏着打火机,拇指懒懒一扣,垂眸看窜出的火苗,心脏跳动的频率让他皱了皱眉,几秒后听她说道“台词好老套。”

    “”

    江随正要爆火,蓦然听见了笑声。

    他掀了掀眼皮,女孩在他眼前笑,眼角眉梢都鲜活起来。

    黑白画添上了色彩,明艳了时光。

    江随一把扣紧打火机,行吧,老套就老套吧,小仙女。

    片刻后,陈遇起身去上洗手间,经过谢三思他们那儿的时候,随意看了两眼酒瓶。

    “一点钟方向的俩傻逼,”

    江随靠在椅子里打了个哈欠,眼皮困倦地耷拉着,屈指敲敲桌面“瓶子给我。”

    谢三思跟张金元停下玩闹的动作,懵逼对着懵逼。

    什么情况幻觉

    然而他们随哥在催了“快点,瓶子。”

    不是幻觉,是真的。

    谢三思一脸匪夷所思,张金元完整复制了他的表情。

    他们四个人的家境是这么排的。

    随哥大于王一帆大于张金元大于谢三思。

    王一帆家的这瓶珍藏品,对他们俩来说,是天价,是珍宝,喝一口满嘴都是钞票味,能吹一辈子逼。

    到了随哥那儿,小意思啊。

    酒瓶不就是个破烂。

    随哥现在事哪根筋不对画室缺道具

    那也不是他操心的事啊。

    张金元学习最牛逼,解题小能手,但学习以外的事上面,他经常掉线,没谢三思灵光。

    这会谢三思就先比他琢磨出来名堂,暧昧地挤挤眼睛“随哥,陈遇要啊”

    江随抄起一个小橘子砸过去“废个几把话。”

    谢三思接住橘子跳开“别动怒啊随哥,你还没说是不是呢。”

    “她说她喜欢”张金元把酒瓶放随哥面前的桌上,“我没听到啊。”

    江随扫扫酒瓶,挺普通的,没觉得哪里与众不同,当静物倒是可以。

    “小姑娘脸皮薄,不好意思,喜欢也不会直说。”

    谢三思跟张金元你看我,我看你,表情都是十分的复杂。

    别的小姑娘是,但随哥家那位真不是。

    那位罕见的实诚。

    “陈遇没直接说的话,”

    谢三思抓抓头,沉思着说道“那估计就是不喜欢。”

    张金元表示赞同。

    “说是没说,”江随眉目闲散,“但是她看了两眼。”

    谢三思跟张金元听他这么说,脸上顿时飘满大写加粗的“卧槽”。

    “那算什么,顶多就是好奇。”

    江随挑眉“不就够了”

    谢三思“”

    张金元“”

    靠靠靠,这么宠的吗

    传说中的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呢狗屁啊

    洗手间里

    陈遇对着镜子整理头发的时候,感觉背后有双眼睛在看自己,越想忽视,就越那么觉得,汗毛都竖起来了,她往后看看,什么都没有。

    那种感觉还在。

    有关洗手间里发生的恐怖电影片段全冒了出来。

    陈遇再看镜子里的自己,脸色变了变,她的头发也不理了,快速朝门外走去。

    最里面的隔间里忽然飘出一个声音“是陈遇吗”

    陈遇先是一惊,之后听声音有点熟悉,想起是王一帆的女朋友,汪雨,不禁长长地舒了口气。

    老话说的没错,人吓人,真的能吓死人。

    刚才她冷汗都吓出来了。

    陈遇转身往那边走走,不疏离也不熟络的开口“什么事”

    汪雨嗫嚅着问“你带那个了吗”

    陈遇抿着的嘴轻动,不是快来了,谁包里会备着那个。

    都是女孩子,知道这个阶段难熬,能感同身受,她搓搓刚洗过又好像烫起来的脸“没带,我去给你买一包。”

    汪雨忙不迭回绝“不,不,不用了。”

    陈遇“哦”了声,轻笑“那你准备怎么办,要一直蹲这里”

    隔间里没声音了。

    陈遇摸摸口袋,钱够用了“等着,我一会就回来。”

    说完就走了。

    江随留意着门口,视野里忽地出现一道纤瘦身影,没进包间,而是往前走了,他蹦起来,快步追上去。

    “不是说一起回画室吗你现在走什么”

    陈遇头也不回“我去买东西。”

    江随眉间的皱痕稍减,语调缓下来“买什么”

    陈遇回他两字“东西。”

    江随“”

    陈遇一层层下楼梯,二楼的江随手插兜立在原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的后脑勺“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不要。”

    陈遇果断拒绝,她在两层台阶上跳下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楼梯口。

    江随气的肝疼。

    我是不是对她太纵容了

    特权给的多了,导致她不把我当回事,无法无天,甚至有些恃宠而骄了。

    要不晾晾,让她长一点记性

    江随太阳穴跳了跳,不能那么干,舍不得。

    秋日的午后,阳光有一定的热度。

    陈遇跑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一包日用的,又跑回来,匆匆忙忙的,她出了很多汗,毛衣有点潮,浑身粘腻,心跳还很快,声音也大,仿佛就在她耳边,咚咚咚地响着。

    不对劲。

    我不会是醉了吧

    不会,陈遇否定了这个可能,她还能思考这个问题,说明没有醉。

    按照常理,喝醉了,是没办法思考的。

    陈遇把东西给了汪雨,她从洗手间出来时,心脏跳的更快了,要跑出来一样,头也有些晕,身子飘飘的,像踩在云上面。

    等她稍微会过来神的时候,人已经坐在了一个空包间里。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花香。

    角落里的精致小桌上摆着一个瓷瓶,里面放了一把黄玫瑰,开的正艳。

    陈遇闻着香味,想到了喝的红酒,她的小学是在乡下念的,初一才搬来的城里,当的是借读生,跟班上其他人不一样,被区别待遇。

    直到家里在老城区买下房子,她才有种被容纳的踏实感。

    爸妈跟她说过,房子当初花了十万多。

    那瓶酒等于好几栋房子。

    好几栋房子啊,太过奢侈,平民老百姓难以想象。

    陈遇回味了一下酒的味道跟口感,发现并没有什么所谓的记忆深刻。

    猪八戒吃人参果。

    陈遇想站起来,身子却往下赖,不听使唤,手脚好像都变得很沉,她锤了锤头,趴到了桌上。

    另一边,江随半天等不到人回来,耐心如同沙漏里的沙子,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减少。

    江随坐不住地站起来,走到长廊,来来回回走动。

    谢三思拿着一片哈密瓜出来,递给他道“随哥,她先回去了吧。”

    江随没接,哪还有狗屁的心思吃瓜“她说是去买东西。”

    谢三思脱口而出“那就是在路上有什么事耽搁了。”

    这话不说还好,说了更要命,他随哥那脸色,没法看了都。

    就在江随要查餐厅监控的时候,王一帆身边响起一个怯弱的声音“她,她回来了。”

    几道视线全盯了过去。

    汪雨脸煞白,她往王一帆背后躲,肩膀惊慌地缩了缩。

    王一帆调笑“干嘛啊你们,吓我的人做什么。”

    他拍拍女孩缠抖的后背“宝贝儿,说吧,说清楚。”

    汪雨涨红着脸说了事情大概。

    江随知道人回来了,没出去,就没那么慌了,他让几个兄弟一边呆着去,自己一个一个包间找。

    捉迷藏一样。

    江随在左边第六个包间里找到了人,他倚着门,唇一勾“可以啊,跑这儿来了。”

    女孩趴在桌上,脸红扑扑的,没有给任何反应。

    江随走到她身边停下来,俯视她沉睡的模样,想起找不到她的那种焦躁不安,揉揉额角。

    “看来还是要用手机。”

    但是一个人用也没个屁用,他要跟她一起用才行。

    问题是,怎么才能让她收下手机。

    小姑娘虽然没之前那么戒备警惕了,偶尔还有松懈的时候,譬如今天。

    可还是不够亲。

    离他想要的程度,还差得很远。

    江随弯下腰背,低头靠近女孩“陈遇”

    没回应。

    江随又靠近些“小黄毛儿”

    依旧没声响。

    要是还有点意识,听到这称呼,都得炸毛。

    现在看来是睡成了小猪。

    女孩唇微微张着,呼出的气息均匀悠长,不止脸,就连脖子都泛着一层粉色。

    还是喝多了。

    江随抬起一只手,动作生疏地拨开她散在脸颊边的头发,指腹碰到她光滑的皮肤,喉头顿时一紧,火烧火燎。

    “”

    妈的,要命了。

    江随深吸一口气,手没撤开,而是掐住了女孩的脸,捏两下,软嫩嫩的,他哑声道“说了会醉,不听。”

    说话的时候,目光不受控制地落在她的唇上。

    江随艰难偏开头,下一秒就偏了回去,直勾勾地盯着。

    有什么浓到化不开的东西在眼底聚拢,砰地爆发了。

    理智瞬息间支离破碎。

    江随阖了眼,被蛊惑了似的,朝着女孩的唇凑上去,却在要吻上的时候,骤然顿住。

    操,不行。

    江随呼吸粗重,眼眸发红,困兽一般挣扎了一会,无奈地叹了口气。

    “算了,好男人不该这么抢走女孩子的初吻。”

    话落,他抬起一张动情的脸,湿热的气息拂过女孩的唇,鼻尖,一路往上。

    一个青涩的,温柔的吻,落在了她的眼睛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