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画出来的初恋 > 第41章第 41 章
    那天江随一个人进了病房, 待了快十分钟才出来。

    陈遇观察了他跟小珂的表情,毫无收获,她也不清楚他们说了什么。

    两人不可能告诉她的, 否则就不会单独聊了。

    陈遇花了些时间思考这个问题,也胡思乱想了, 却怎么也没想到,刘珂两天后就转院了。

    “她腿差点就断了, 手也绑着石膏, 头上还有伤,为什么要在这时候转院”

    陈遇坐在运河码头, 喃喃自语“想不通。”

    江随慢悠悠道“我看你是想不通, 她为什么要瞒着你吧。”

    陈遇的心细被戳中, 眼睛瞪过去。

    江随被瞪的忍俊不禁“还不让说。”

    陈遇面无表情“你找谢三思去,别跟我一块。”

    “不要。”江随说。

    江随回想那晚病房的一幕,刘珂跟他说了些话,像是在交代后事。

    他没敢告诉他的小陈同学,怕吓到她。

    万幸刘珂没有再出事, 她只是去了别的城市, 跟他家小陈同学的约定还在。

    她们还是最要好的朋友。

    这头衔他是不会抢的, 他要的是男朋友的位子,不冲突。

    江随这么想着,俨然忘了自己平时刘珂的醋都吃。

    阳光温温暖暖的, 在运河上洒了一层金色。

    画室二三十人全来码头写生了, 买了小马扎的坐小马扎, 没买的随便往哪儿一窝。

    水粉写生,要带这个带那个,麻烦,却也新鲜。

    陈遇把水桶抖开,眼睛看的一个方向。

    江随沿着她的视线往那边看,不知道叫什么名的一女生正在打开一个大袋子,把自己的木画板拿出来,他挑眉“那是画板袋。”

    “我知道。”陈遇说,“考试要背是吧”

    江随“嗯”了声“画夹就平时用用,考试是要用画板的,用画板自然要用画架,折叠的那种,其他七七八八一堆东西,都可以塞那个袋子里面,再提个工具箱就行,方便。”

    陈遇看见了,那女生从袋子下方的长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画架。

    “那个贵不贵”

    “不贵。”江随挪动小马扎,离她近点,“找个时间我俩一起去买”

    陈遇没说话,而是投过去一个说不清是什么意思的眼神。

    江随愣是在这样的眼神下屏住呼吸,后背僵了僵,他扯动唇角,笑得懒散“买两个能讲价。”

    “噢。”

    陈遇不再看他,小珂已经走了,她做什么都没伴了。

    身边这家伙现在成了她的唯一选择。

    从没料到的事。

    想到这里,陈遇有种闯进一片幽深密林的感觉。

    前方看不清有什么,脚下不知道有没有陷阱,也不清楚密林的尽头在哪,她有些慌,有些束手无策。

    还有几分停不下脚步的离奇感。

    江随见女孩把颜料盒打开,按上,又打开,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颜料盒惹你生气了”

    刚说完,指间的手臂就挣脱了出来,动作幅度很大,差点打到他的下巴。

    干什么呢

    老子被嫌弃了

    江随额角青筋瞬间就蹦了起来,火气冲到头顶,烧进眼里,却在掀起眼皮的那一刻骤然凝固。

    女孩垂着眼,弯弯的睫毛轻微颤动,小瓜子脸上笼了些粉色。

    阳光一照,像是在一块白瓷上刷了层薄薄的颜料,技法浑然天成。

    干净又精美,十分的赏心悦目。

    江随直直地看着,喉头上下滚了滚。

    之前没这样,他摸她头,捏她的脸,她都不脸红。

    更不要说经常有事没事抓一下她的手臂。

    可她现在这是

    江随呼吸一滞,下意识前倾身体,凑近身旁的女孩,眼底有什么在沸腾,他的嗓音低低哑哑的“小陈同学,你脸好红。”

    陈遇捏着颜料盒,神色淡然“晒的。”

    “是吗”

    江随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怎么不看我”

    陈遇木着脸“没什么好看的。”

    “怎么没有,”江随说,“哥哥帅啊。”

    陈遇“”

    “脸更红了。”江随看着她,喉间发出低笑,“太阳也不烈啊。”

    “我去上个厕所。”

    陈遇猛地把颜料盒往地上一丢,起身走了。

    背后传来少年的声音“走错了。”

    陈遇的身形一顿,她看看方向,抿嘴在原地站了会,掉头去往另一边。

    全程垂着眼皮,眉心拧在一起,掉进了一个谜题里的模样。

    江随“啧”了声,手肘抵着膝盖,深邃专注的目光追随着女孩,怎么也看不够,看不腻。

    越看越他妈的可爱。

    年少的情感单纯,炽烈,像炎夏的艳阳红日,也似绿意盎然,蓬勃旺盛的春天。

    谢三思颠颠的跑过来“随哥,你跟陈遇吵架了”

    “吵个屁。”江随说,“我哪敢惹她。”

    谢三思是信的,毕竟随哥都这么狗了。

    “你们这地儿僻静,小景看着,小风吹着,不冷不热,刚刚好,也不会有谁过来找你们扎堆。”

    谢三思砸吧砸吧嘴“随哥,你给陈遇买吃的了没”

    江随的眼睑微动。

    吃的忘了,我操,我是怎么回事,这都能忘,飘了吗我

    “没买啊”谢三思嘿嘿,“我买了,你拿点儿给她吃呗。”

    他要翻陈遇的画夹,想看看里面有没有放什么速写,画夹被一只手抢先拿走了。

    江随把女孩的画夹丢在自己的上面“她吃你买的东西”

    谢三思嗯嗯点头“都是朋友嘛。”

    江随不咸不淡来一句“谁跟你是朋友”

    谢三思“”

    有病。

    江随起身“你看着东西,别乱翻。”

    谢三思嘴贱的明知故问“随哥,去给漂亮姐姐买吃的啊。”

    “滚。”

    江随踹了他一脚,手抄进黑色外套口袋里,懒懒洋洋地走了。

    没一会,陈遇回来了,发现谢三思坐在小马扎上,少年不见踪影。

    谢三思不等她问就说道“随哥买吃的去了。”

    陈遇愕然“买吃的”

    “昂昂,”谢三思说,“在这儿画水粉风吹日晒的,那不得吃点东西打发打发时间。”

    陈遇无语。

    谢三思咳两声“那啥,姐,刘珂走了,你还有我们。”

    说着还有点不好意思,他抓抓头,娃娃脸上没有平时的嘻嘻哈哈,只有认真“我们都是你这边的。”

    陈遇捞起自己的画夹,语气随意“我们”

    “就我,风顺,金元,”

    谢三思正在犹豫该不该往下说,冷不丁对上女孩飘来的视线,登时福至心灵“当然还有随哥。”

    陈遇没露出什么表情,不是很在意似的。

    谢三思的嘴角止不住的抽搐。

    这位终于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