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粉很久的荒野求生直播终于要开拍了!

    这个直播综艺参加的人普遍比较糊,唯一个很红的楚峥只透露第二期会加入,关注度不高,再来也是因为之前扑街的直播综艺太多了,大家对于这个节目都是一致唱衰,但是不管怎么说,有了楚峥的加入,粉丝们还是兢兢业业的宣传综艺搞热度,只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关于最后加入的少女偶像夏诗的谣言莫名开始传播,一些莫须有的黑料给营销号们传得满天飞。

    楚峥的粉丝又被煽动的,瞬间不乐意了:我们哥哥怎么可以和那种一身黑料的污点艺人一起合作!

    他们集体摸到夏诗的微博下面开始进行语言攻击,想要夏诗自己退出荒野求生直播,不过可惜的是,夏诗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事,她找了许多关于直播综艺的资料研究,压根没上网。

    等到夏诗注意到这件事的时候,她的微博已经沦陷,热评充斥着污言秽语,不过距离节目开拍也只剩两天了,也许是因为木已成舟的愿意,黑粉逐渐沉寂了下来,没有了别有用心的人带节奏,看热闹的群众们散的极快,这场风波似乎转瞬起转瞬停,惟一的区别,就是夏诗微博原本的二十万粉丝掉的只剩十五万了,引发一阵众嘲。

    还没开始涨粉先倒扣了五万,给力的不行。

    转眼,节目就开拍了,夏诗买了张机票,飞到了目的地,荒野求生直播拍摄地在国外,据说当地民风彪悍,草原森林广布。

    ————————————————

    “欢迎来到荒野求生!”导演临时充当了主持人的工作,抱着一个大纸盒子站在夏诗六人面前,身笑的非常和善,“节目采用直播模式,拍摄器材采用最新直播设备,由罗米尔科技提供的直播球,嘉宾休息的时候和隐私时间直播球都会自动关闭,每位嘉宾都有一个直播球,本节目和橘子tv合作,嘉宾一言一行都是会实时播放给观众看的哦。”

    “现在,请从自己所携带的行李中挑出一样带走,剩余的上交后,可以来这里挑选一样道具,等于每人两样道具,请谨慎选择哦——”

    导演说完,将直播球塞给了他们就溜到了后面,留下刚到现场的几人面面相觑。

    夏诗低头看着手上的直播球,她手指刚刚碰到这银色小球,他就仿佛感觉到了一样突然启动,背后弹出两个翅膀,从夏诗手上飞了出来,圆圆的身体上露出一个摄像头,在半空中平稳飞行,看的夏诗很想把她拆开看看里面的构造是什么。

    直播球:突然感受到了一阵恶寒。

    几位嘉宾手中的直播球都启动了,橘子TV的直播渠道也随之开启,分成了六个板块,对应着每个人的直播球,观众零零散散点了进来,六个直播间加在一起的热度还没有一个大主播的大,尤其是夏诗的直播间,因为前段时间全网黑的原因,直播间弹幕被黑粉霸占,满屏污言秽语。

    夏诗转过头,放弃了探究直播球的构造,走向其他五个人,她来之前看过资料,节目组请的嘉宾里面演员歌手都有,大家都不认识,里头有些人的关注度甚至还不如被撕过一场的她。

    “您好,我是夏诗,”夏诗看向面前的男人,伸出手认真道,“相处愉快。”

    徐巍昂一愣,接着露出笑容握住了夏诗的手:“我是徐巍昂,是个演员。”

    “我知道,”夏诗点点头,她专门看过他演的几部戏,“您拍的《沉船》我有看,我觉得很好。”

    徐巍昂一愣,他倒不觉得夏诗是在和他套近乎,他一个人快四十岁的老男人,退出娱乐圈十来年什么资源热度都没了,夏诗也没必要专门和他套近乎,更何况有谁夸人是那么夸的,跟老干部评级似的。

    他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比刚才顺眼许多的笑:“好久以前的电影了,难为你还记得。”

    “没有,其实我就是最近才看的,”夏诗诚实的说出了真相,“我觉得拍的蛮好的。”

    徐巍昂哭笑不得,松开夏诗的手:“走吧走吧我们过去和他们几个一起商量一下拿什么工具。”

    不远处四个人扎堆站在一块不知道在说什么,其实说是扎堆,更像是其中一个女孩子强行把几人凑到了一起。

    做了个时尚锡纸烫的男生被拉着胳膊,皱着眉毛很不耐烦的站在原地,有些瘦弱清俊的男孩子站在他右侧,脚并在一起抿着嘴,看着争执不休的几人想安抚又不知道如何下手,一只胳膊尴尬的停在空中,那个将几人强行凑在一起的短发女孩站在锡纸烫男生的左边,拉着他的胳膊讨好的笑,剩下一个卷发的妹子隐隐被挤出了圈子,仍然倔强的挥着拳头和男生对吵,却因为脸上的婴儿肥显得并不是很有威胁力。

    这混乱的场面叫徐巍昂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插话,他刚出口了一个你好,四个人连带着摄像头一起转向他,最后有些尴尬的挥了挥手:“hi,我是徐巍昂,你们好。”

    卷发的妹子第一个反应过来,笑眯眯的打招呼:“啊我是毕苑,我爸和我说过您。”

    有些瘦弱的男孩第二个打招呼,还对徐巍昂鞠了一躬:“前辈好,我是应泽宇。”

    锡纸烫好奇的看过来,哎了一声,没看徐巍昂看向了夏诗,笑的不怀好意:“哦呦是个漂亮妹妹啊,妹妹多少岁了今年成年了吗,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黎坻。”

    夏诗看了他一眼,礼貌的颔首点头宛如领导巡查:“我是夏诗,成年了。”

    黎坻还想调戏几句,话没出口夏诗清凌凌的目光直射过来,他突然有了一种小时候不做作业打游戏被老爹看见了的心虚感,干咳一声扭开了头。

    短发女孩子见所有人都打过招呼了,赶紧摆出笑脸营业,跑过来不由分说握住了徐巍昂的手,也不管看没看过他的作品反正就是一顿热情的吹:“是前辈啊,我是武芷卉,前辈的作品都好经典的,哎既然大家都来齐了那我们就赶紧来讨论一下到底拿什么吧,刚刚黎坻和毕苑就因为这个事吵起来了,唉我也劝不动。”

    其实每部电影都很扑街的徐巍昂扯了扯嘴角,尴尬点头。

    夏诗跟着走进去,一听才知道几人在吵什么,就为了要不要拿指南针在吵,一个说指南针没用一个说必须要带。

    黎坻不屑且不解:“我说你要带这玩意干啥,你就这么怕迷路啊?”

    毕苑坚持着解释:“不是怕迷路,指南针是野外必需品好吗!”

    “其实我也觉得没必要一定要带的,”武芷卉出声,这话叫黎坻十分得意的扬起下巴,她看起来十分真诚的解释,“我们也就是录个节目啦,又不会跑太远,就这么大点地方,能迷路到哪里去啊,真迷路了着急的肯定是节目组啦。”

    “要拿的,”夏诗陡然出声,吓了三个人一大跳,“必须得拿。”

    黎坻很想瞪她但是他莫名害怕,最后只能不服气的嘟囔:“凭什么啊!”

    武芷卉跟着帮腔:“真没必要。”

    “你怎么这么肯定,你有问过节目组拍摄场地有多大?”夏诗很是不解。

    “额……”武芷卉一梗,说不出来话了,她只是提前得知了黎坻的身份想要拉偏架博好感而已。

    这个新人怎么回事,明明我们这边人多不知道看眼色吗。

    “我问过,”夏诗从口袋里拿出当地的地图,指向自己画的圈,“这里一整块,都是我们的拍摄地点,节目组并不跟随,他们在房子里缩着,这里一片森林加草原是我们的拍摄地,走到边界线的话会看到被围了起来,非常大,加上森林多也见不到星星,没有指南针很难出来。”

    几人震惊的看向她手上的地图又看向节目组,没想到他们弄出了那么大一片场地,几个人商量过后只能妥协,夏诗交上了自己的地图,几个人掏出兜里原本准备的打火机化妆品防晒霜之类的东西,分别拿走了商量好的道具。

    十分钟后,几人站在了节目组为他们准备的基地前,表情逐渐凝固。

    黎坻抱着火柴箱呐喊:“我从出生起就没住过别墅以外的东西,现在你告诉我我要自己搭帐篷?”

    夏诗收好手上选来的瑞士军刀走到基地里,看了眼周围安慰道:“别太伤心,好歹他们还给我们留了水桶和盆,还给我们做了栅栏。”

    黎坻闻言,不知道为什么更伤心了。

    六个人都走了进来把东西放在了地上,年纪最大的徐巍昂皱着眉很是担心:“我也不会搭帐篷啊,这怎么办。”

    他并不认为在座六人有谁会搭帐篷的,他年纪最大月阅历最深也没见过怎么搭帐篷,忍不住开始忧心会不会今天晚上只能露天睡睡袋。

    “夏诗你在干什么?”武芷卉一嗓子,一下将几人的目光转移到了夏诗身上,“你别乱动啊!”

    徐巍昂看向夏诗,见她似乎已经开始摆弄起来帐篷,忍不住皱起眉出声阻止:“哎等等,夏诗你别……”

    说话间他脚步挪动上前想要拦下夏诗,在看清了情形以后愣在了原地。

    夏诗固定好帐篷,站起身看向几人,表情平淡:“我会搭帐篷。”

    徐巍昂尴尬的收回手,武芷卉上下看了一眼那帐篷,挑不出什么错处,撅着嘴嘀嘀咕咕:“哎呀你早说你会搭帐篷嘛……”

    “我说了你会信吗?”夏诗歪了歪头,微不可查的皱起眉,“解释的话太麻烦了,还是直接做比较直接,我讨厌浪费时间。”

    武芷卉脸一黑,不说话了,她觉得夏诗是在阴阳她刚刚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