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求生直播#有谁看了吗,有人知道这个嘉宾是谁吗?(图片.jpg)】

    【1L:这谁?挺好看的?】

    【2L:好像是个十八线女团的成员吧,长的是还不错啦,求个微博。】

    【3L:呵呵,这女的不就是夏诗吗,前段时间黑料满天飞的你们不知道?现在跑来营销了?】

    【4L:我好像也听过她的黑料,除了脸一无是处呗,据说脸还是整的。】

    【5L:麻烦不要一口一个据说OK?那些黑料我也看了,完全没有什么说服力好吧。】

    【6L:哦豁,洗地的水军这么快就来了?群我钱谢谢。】

    【7L:碰到个说好话的就是水军?我看你们更像水军吧?】

    【8L:怎么这么快就跳脚了,你这战斗力不太行啊,你家蒸煮陪煤老板喝酒被摸的照片我都有保存的,要看吗?】

    【9L:那张图被锤烂了是P的了好吧?你家蒸煮未必就清清白白盛世白莲?郑怡乔这种故意嫁祸队友害的人家失声的恶毒女人也有粉丝,呕吐,造谣出门八百码不谢。】

    【10L:别cue我乔,楼上那个一看就是披皮黑好吗。】

    ……

    【103L:啊楼主回来了,补完了之前的剧情,妈耶夏诗姐姐太飒了我死了,我感觉我就是死在她手上的那只兔子,AWSL。】

    【104L:(夏诗搭帐篷.jpg)(夏诗侧脸.jpg)(夏诗杀兔.jpg)(夏诗杀兔.jpg)([视频]夏诗杀兔片段)】

    【105L:woc那个血溅到她脸上的一瞬间配合着她的眼神让我想叫跪下来爸爸。】

    【106L:她怼人真的好爽啊哈哈哈哈哈,我完了我粉了,这是我的新老婆。】

    ……

    【1068L:冲鸭!还有半小时今天的直播就开始啦!】

    【1069L:你们给她活生生艹上热搜了我的天,你区实红石锤了。】

    一个奇奇怪怪的#夏诗好飒一女的#热搜,莫名其妙的爬上了热搜,无数人被夏诗姐姐杀兔子的照片煞到,表示自己就是夏诗刀下亡魂。

    ————————————————

    第二日,直播开启。

    直播球并无弹幕功能,夏诗还不知道自己的直播间涌入了许多奇奇怪怪的观众,后台节目组看着弹幕一脸懵逼,赶紧排查了一下看看这个在线人数是不是真实的,得到反馈的导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虎目含泪,妈妈,你儿子的综艺好像终于要红了。

    夏诗回来的时候,众人都起床了,应泽宇正在拿着桶,结结巴巴的解释着,四个人站在他周围表情各异,围在一起叫他压力更大了,看见夏诗的身影,他眼睛一亮,像是看到了救星:“姐!”

    夏诗顿住,疑惑的转头看向他,应泽宇两眼含着眼泪,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姐……”

    “你回来了啊,”徐巍昂冲夏诗露出一个笑,又看了看应泽宇,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刚刚和我们说,他昨天晚上踢翻了水桶,水全撒了。”

    夏诗点了点头,额前的刘海还挂着晨露飘荡着:“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这么淡定?”徐巍昂一愣,他又仔细看了看夏诗,“对了,你早上去了哪里啊,怎么还背了个包,我起来得早都没见到你,还以为你还在睡呢。”

    “我去跑步了,”夏诗脱下背后背着的小包,这是节目组在帐篷里准备的,还挺结实,“顺便锻炼一下基本功,回来的时候给你们带了早饭。”

    “早饭?”

    夏诗拿着包往下一倒,噼里啪啦滚出一堆红彤彤的果子,她拿起一个洗了洗,咬了一口,顿了一下咽下去:“对,回来的路上摘的,野果子,无毒。”

    黎坻手快嘴也快,伸手捞走好几个,随便擦了擦咔嚓一大口咬下去,表情剧烈变化,狰狞咆哮:“好酸啊!!!”

    拿了果子的另外几个人偷偷摸摸的把果子放了回去,摸了摸鼻子问夏诗:“现在怎么办?我们没有水了,只剩半桶了。”

    “先做饭吧,做完我们去找水,”夏诗看了眼瑟瑟发抖的应泽宇,淡淡道,“别抱怨了,填饱肚子找水吧,昨天的挂面还没下完,正好吃了。”

    “你知道哪里有水啊你就喊着要找水。”武芷卉翻了个白眼,嘀嘀咕咕。

    “我知道啊,”夏诗瞥了她一眼,“我今天早上就在那条河边上开的嗓,还劈了个叉。”

    武芷卉一噎,翻了个白眼不说话了,准备早饭的煮夫徐巍昂心情复杂,他现在才想起来,夏诗实际上是一个少女偶像,一大清早就跑步劈叉又开嗓的,这得起多早啊。

    一顿面条下完,剩余的半桶水也用的一干二净,应泽宇老老实实主动抱起两个桶低着头走在夏诗身后,夏诗走的很快,她随手折了一根树枝清出一条路让跟不上她脚步的人走,森林草木茂盛,一不留神就容易被带刺的植物划伤皮肤,或者被勾住衣服,加上还是早上,湿气凝结成雾,钻进人的衣领脖子里,冻得人一个激灵。

    被折磨的痛不欲生的几个人看着远处健步如飞的夏诗,心里有苦说不出,两个娇弱的女孩子就算了,他们三个男的怎么还搞的这么狼狈,尤其是耍帅没穿外套的黎坻,胳膊上被划了好几道红痕,一点点红色的血液渗出,不多但是看着就吓人,更别提头上乱七八糟的树叶杂草了。

    黎坻半死不活看着夏诗矫健的背影几欲落泪:“夏诗姐怎么这么牛批啊,她是德鲁伊吗?”

    夏诗停下了脚步,转过了头,她听到有人叫了她的名字,以为出了什么事,转身往回走,看见狼狈不堪的五人时一愣:“你们怎么回事?”

    几人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夏诗,她仿佛一根头发丝都没乱的样子,更加的让几人心里不平衡了。

    好一会,武芷卉悲愤道:“你为什么没有被树枝刮伤啊!”她可是走花瓶路线的,刚刚走的真的是提心吊胆就怕脸刮花了。

    “这为什么会被刮伤啊?”夏诗也是疑惑不解的看着她们,见几人都是狼狈不堪的样子,不甘心的咽下嘴里的话,叹了口气,“行吧行吧,你们休息会,整理一下自己,我们五……十五分钟后再出发。”

    被几个人幽怨的眼神逼迫着改了休息时间,夏诗很是不情愿的坐了下来,咬了一口酸不拉几的果子,皱起眉毛。

    弹幕都快笑疯了:“哈哈哈哈我的天啊看看我们夏诗委屈又悲愤的样子。”

    “一个人默默吃果果也太可爱了吧!!!”

    “夏诗:我好累,我带不动你们这群青铜。”

    十五分钟一过,夏诗立马站起来朝几人喊:“起来了,时间到了,走了。”

    几个人不情不愿的爬起来跟着夏诗的脚步往前走去,他们也学着夏诗折了一根棍子,倒是没有那么多的伤口了。

    等到太阳高悬,几人终于见到了夏诗早上开过嗓的那条河,河水很清澈,还有一些无害的小型动物在这里饮水,见到六个人类靠近,扇翅膀的扇翅膀,撒腿的撒腿,三秒跑没了影。

    夏诗盯着一只野兔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黎坻汗毛直立的劝道:“姐,算了算了,你放人家一条生路吧,吃它的事我们以后再想。”

    夏诗失落的转过了身。

    见到水源的几人都高兴疯了,可算不用再走了,武芷卉一把从应泽宇手里拿走一个桶,塞进河里咕咚咕咚一沉又提了起来,满满一桶水,还是旁边的应泽宇搭了把力。

    “我的天可算是接到水了,再灌一桶我们就回去吧,”她长出一口气,“太远了这也。”

    她作势就要拿另一个桶接水,夏诗走进,一把按住了她的手腕,还倒掉了另一桶水。

    “你干什么!”武芷卉尖叫了一声,“我的水!”

    “这种水不可以直接打回去的,”夏诗皱眉,“需要过滤,这种水非常的脏。”

    “回去烧开不就好了吗!”武芷卉气的也不怕了,瞪着夏诗,“而且这水这么清澈,我觉得直接喝也没事!”

    “不可以喝,烧开了也不行,”夏诗忍耐着按住她,“细菌非常多,这条河还有许多野生动物在这里饮水。”

    “切,你就是想突出你自己吸粉呗,”武芷卉高昂着头,她可知道夏诗上了热搜这件事,眼红的不行,“之前杀兔子也是,就是为了被关注呗,呵呵,我还不懂你这种人。”

    夏诗说烦了,皱起眉拿走了桶,转身离开:“行,那你喝吧。”

    武芷卉抿抿嘴,心里开始有些后悔,她刚刚虽然说得很义正言辞的样子,实际上真叫她直接喝这水她也是心里发虚的慌,想想刚刚在这里喝水的动物脸色都变了。

    没关系没关系,河水都是流动的,早就流走了,没事的。

    她做好心理准备,捧起水闭着眼喝了一大口,也不顾花掉的唇妆,挑衅的看向夏诗:“我就说可以喝的你偏要那么搞,耽误大家时间!”

    夏诗忙着做过滤装置,哪有时间理她,敷衍的哦了一声,对应泽宇道:“在弄点沙子过来,有点少。”

    武芷卉气的跳脚,又碍于摄像头不能破口大骂,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