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知道, 大楚剧组其实是强行开机的, 在勉强凑齐演员以后,这部拖了非常久的片子在资方的催促下开拍了, 金尚是牛,可是他也抗不过资本的压力,剧组的资金运转一天烧掉的钱有多少,后期的特效制作又要烧掉多少钱, 这是一笔非常庞大的数字,在拉到祁邡做主演以后, 他获得了一大笔的, 后来在找了夏诗做女主演以后,秦氏又投了一笔钱。

    当初选拔女主演的时候,金尚就可以为了心中的那个感觉硬生生的磨三个月, 从素人堆里挑,一个个的淘汰海选,最后万里挑一的选了夏诗, 就已经可以看出这个人对选角到底有多么挑剔,以至于剧组开机半个月了, 男二还没就位

    在资方的又一次撤资威胁以后,金尚不得不做出退步,强行选择出了一个男二,再不选就只能后期补拍了,其他的演员肯定也不会乐意的。

    于是第二日,剧组出现了一个新演员, 是一个年过三十陡然翻红的男演员,长着一张正气凌然的脸,爽朗的笑,一来剧组就拿出了一纸袋的小饼干分给大家“大家别客气,这是我老婆特意给我烤的,让我带给诸位呢,我还没拍过电影,诸位前辈多多指教啊。”

    他这番爽朗大气的做派引起了不少人的好感原本因为他是资方塞进来的人儿不是很满的金尚也只嘀咕了两句就没说了。

    夏诗皱着眉站在远处不肯凑上前,祁邡悄无声息的来到她身边,低声问“你怎么不过去”

    夏诗抿了抿嘴,她说不出什么,只是直觉的对对方圆滑世故的行为不喜,身上除了一个钻戒以外没有任何可以代表他已经结婚的东西,饼干一送出去,也不关心别人的评价,就连恶评也没什么反应,只说什么,叫老婆下次改良一下,转头就带了笑递给下一个人。

    看起来没什么不对劲,又叫人觉得不对劲,夏诗摇了摇头“我不爱吃甜食,就不浪费了。”

    祁邡瞥了眼夏诗,悄悄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他可以感觉出夏诗滴那那个男二号的排斥,于是也顺着自己的性格不去接触那个人,躲得远远的,结果他刚打好这样的主意,那人提着袋子径直就朝他走了过来,笑着问“祁老师也在啊,这是我老婆烤的饼干。”

    他说着,作势就要掏一袋出来,祁邡瞟了眼,冷淡道“不用了,我不爱吃甜食。”

    男人一愣,不是说祁邡最喜欢喝奶茶了吗

    他只好收起饼干,装作无所谓的笑了笑“哎呀没想到,那祁老师喜欢吃什么,我下次带点。”

    祁邡对于这种直白的讨好从不陌生,他在娱乐圈算是金字塔顶端的存在,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讨好他,他只随便冷淡的敷衍了几句,拿起了剧本。

    男人很有眼色的察觉到了他的不喜,虽然心里纳闷怎么回事,表面不显的转过了头,他脸上带着笑,转头一眼就看见了低着头看剧本的夏诗,身形一顿,眼里闪过一丝惊艳,朝她走了过去,朝夏诗搭话“你好,我是邹唐,君无双的扮演者。”

    他心里斟酌着,没见过的生面孔,估计是个新人,心里不由得起了一些别样的心思,看着夏诗精致的侧脸,伸手拿出一袋饼干要给夏诗“来,哥给你个饼干,很好吃的。”

    他伸手就想抓住夏诗的手腕,夏诗反应比他可快多了,一缩就躲了过去,抿起嘴板着脸“不好意思,我不是很喜欢吃甜食。”

    邹唐尴尬的手顿在了空中,表情一瞬僵硬,不过两秒,他就笑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夏诗“哦对了,你是女艺人,要管理身材的对吧。”

    “没关系的,”他强硬的想把这袋饼干塞进夏诗手里,笑容都有些狰狞,“这个饼干不含油,很健康的偶尔吃一点,不会胖的。”

    他几乎是要把饼干怼到夏诗脸上了,夏诗拧起了眉,她脚步一滑直接躲过了,邹唐却没来得及收住,一袋饼干就这么砸了下来,绳子一松,噼里啪啦的砸了一地。

    “你”邹唐好半晌才发出声音,他连笑容都很勉强,艰难的撑着自己的人设,“不想吃,也没必要砸了啊”

    听到动静看过来的人一下竖起了耳朵,八卦的看着这边。

    夏诗站在原地,她看着一地的饼干碎片,好一会才平静的抬起头,声音非常冷淡“我记得我说了,我不喜欢吃甜食,你在我拒绝的情况下还试图塞过来,我不想浪费,所以才拒绝了你。”

    邹唐还想在说什么,祁邡已经走了过来,高大的身影在夏诗身后一站,点墨一样的眼睛盯着邹唐“她说了不吃甜食,你为什么还要送”

    看着祁邡也过来了,邹唐只能收起自己接下来的表演,他捏着袋子,僵硬的笑了笑“是我误会了,我还以为她在客套呢呵呵,小姑娘脸皮薄嘛”

    他说完,讪笑着转身离开,却在无人注意到的瞬间眼神瞬间阴冷下来,再抬起头,又是那个满嘴“我老婆”的五好男人了。

    祁邡看着他走远,又看了看已经平静下来,甚至开始打扫地面的饼干碎屑的夏诗,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叹了口气,他以为自己已经是娱乐圈里最不擅长交际的极限了,没想到夏诗比他还极限。

    最终,他还是没有忍住,靠了过去低声道“你刚刚其实没有必要那个样子的”

    “嗯”夏诗抬起头看向他,歪了歪头,“那样”

    “就是,你即使不吃,也可以暂时收起来,”祁邡叹了口气,“没必要那么直”

    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有说别人不要那么直的一天。

    “我做错了”夏诗有一瞬的犹豫,她拧起眉,在她曾经的二十多年的人生了,就没有退让这个词的存在,就算是后面跑去给人打工,她也是做出决定的那个,她不过一瞬的犹豫,转眼抬起头便清醒了过来,目光直视着祁邡,“我觉得没有必要。”

    祁邡一怔“但是这样的话,你会走的很艰难”

    “我不在乎。”夏诗抿紧嘴,她一心坚定,就是要头铁。

    反正娱乐圈是一定要混的,如果实在被逼到混不下去的那天了,她就暂时退出,搞个公司,挣够了钱,再回来继续混娱乐圈。

    祁邡要是知道夏诗心里这个想法,恐怕会带夏诗去医院看看。

    剧组继续运转着,因为今天男二加入了,所以电影进度一下赶了不少,金尚想要尽快把之前因为男二缺失而漏掉的戏拍下来,正好今天是个非常晴朗的夜晚,天空繁星闪烁,亮的都能隐约的看到云朵,金尚和几个人商量了一下,觉定今夜加班多拍一点,这种完全天然的好天气是非常难得的。

    这段拍的是楚央前朝公主的身份居然被男二君无双察觉了出来,男二君无双是一个将军,也是男主的小舅舅,君无双为了国家的安全穿密信引诱楚央出来,表面是想劝楚央自己离开,实则是想除掉楚央,二人气氛剑拔弩张,君无双也是楚央复国的最大阻力。

    “你在说笑话吗”夏诗迅速入戏,她按照台词说着,看着君无双的扮演者邹唐,露出一个轻蔑嘲弄的笑。

    楚央半夜出来,特意换了一身紧身夜行衣,这话转到现实,就成了夏诗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她已不再需要束胸,甚至为了金尚所需要的被爱情浇灌的女人的娇美,还多吃了一些,圆润了一点,身材凹凸有致,素着一张脸也盖不住的娇美,她正是处于少女与女人之间间歇的年纪,又因为自身的气场散发出一股奇异的气质,带着点冷意的眸子看过来,白皙透薄皮肤眼尾自然泛出的一点粉就足够要了人的命。

    邹唐被掩盖住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眼神一暗,声音喑哑“你心知肚明我是不是在说笑话,你的身份,留在这里,不会有好结果,你若是走,我尚可放你一条生路。”

    因为这一段的情绪本来就是比较压抑的,一时之间也没人察觉到不对,只有夏诗察觉邹唐的视线在她的胸口腰臀处晃了好几圈,她心下暴躁,面色更冷,说出来的话像是带着十级制冷效果,完美契合楚央情绪“放我一条生路,呵,一条狗也是好大的口气,怕不是我刚露出后背,就被你给咬了一口了。”

    “我的身份,我什么身份,我不过就是一个从小一直在山上习武的弱女子罢了,”她嗤笑一声,摆出自己的架势,看向对面的人,“你要是有本事拿下我,那你尽管来。”

    “我楚央,从来不等狗咬上我,我只会先把狗打死,永绝后患。”

    夏诗缓慢的说完这句台词,情绪调动的差不多,威亚吊了起来,接下来就是君无双被激怒,与楚央一番争斗,楚央也是在这一次的打斗中才真正暴露自己真正的实力,和将军君无双打了个平手,内脏受伤,吐了血,没有对君无双下杀手的机会,急急忙忙赶回了王府,怕被公孙珏看出端倪。

    当然,那么长的一段打戏,是不可能一下拍完的,夏诗和邹唐只不过错身而过道具武器相接了几下,金尚就喊了卡,两个人被放了下来,刚刚的镜头他觉得还不错,连连点头。

    夏诗皱着眉,只想赶紧拍完这段戏,她眉头拧成川字,控制不住想要用手中的道具剑去邹唐,后腰的一块皮肤在错身的瞬间被邹唐手指轻微擦过,这是剧情里没有的一个动作,尤其是他后面的眼神,夏诗敢肯定,他是故意的。

    恶心的感觉一直从后腰传来,夏诗甚至想现在去洗一个澡,她极度暴躁,浑身气压低了好几个点,从未经历过这种事,让夏诗忍不住的思考邹唐是不是在手指上抹了什么药粉。

    又使劲搓了搓,夏诗深呼吸一口气,看向邹唐,对方的视线也传过来,舌尖轻微舔了舔下唇,眼睛轻轻眯起,看向夏诗。

    夏诗一秒转过头,打了个寒颤。

    噫,恶心心。

    作者有话要说  可怜我们夏诗崽崽了qvq

    明天就搞死这个憨批。

    明天的更新不一定有没有,因为我,开学了有点忙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