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空青看着余屿秋, 半晌之后慢悠悠的说“是我的不对。”

    余屿秋抬头“欸”

    “你是男人, 也会有正常的需求。”

    余屿秋现在也算是怀孕的中后期吧,孕妇指南说了, 中后期怀孕的需求的确是比较大一点。

    余屿秋涨红了脸,虽然他的脸先前已经够红了,但卫空青没有想到他还能再红一点。

    “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就算满脑子的黄色废料, 但是根据两个人目前的感情来说, 他觉得他们之间的爱情是纯洁的。

    卫空青这么说的话, 就好像他只是贪图他的美色一样, 余屿秋感觉自己纯洁的爱情被玷污了。

    “这么激动干什么, 食色性也,人之常情。我要是对你没有半点想法, 你是不是又要胡思乱想。”

    余屿秋便不作声了, 他的的确确经常怀疑人生, 怀疑自己魅力不够。不过卫空青对着公司里其他的俊男美女也从来没有多看几眼,正直得让他惭愧。

    但他又不能怀疑卫空青不是个正常男人, 他要是不正常,他肚子里的崽那是怎么来的。

    余屿秋想这些东西的时候,情绪明明白白的就写在脸上, 看得卫空青没好气就对他一通乱揉。

    本来是要起来吃早餐的, 结果他先身体力行地给余屿秋同学上了一堂课, 最后把人欺负得脸犯潮红, 浑身绵软, 这才帮着孕夫洗漱。

    早餐来不及做了, 他直接请毕竟放心的大酒店做了一份送过来。在早朝来之前,他拆了颗家里备着的大白兔奶糖塞到余屿秋嘴里,避免余屿秋低血糖晕倒。

    折腾完了,就去余家商量给余屿秋筹备宴会的事情。

    余屿秋的父亲看这个儿子和儿婿都有点不太顺眼,不过他也是圆滑老道的成年人了,心里也知道自己对这个儿子存在亏欠,倒也不至于说什么难听的话,就是态度远不如凌静来的热情。

    余甜甜看余父的那个样子,忙安慰余屿秋“你不要多想,咱们爸就是这个鬼样子,看面子看得比谁都重,而且平常公司里当惯了领导,就喜欢端着个破架子教训人,有时候说话难听死了。不过他这个人没有坏心眼,就是你不用把他的话当回事就好了。”

    做父母的不需要考证,什么样的人都有。余父对她这个女儿倒也是疼爱,但是就算性格比较古板传统,有时候说话真的是气死人,就算是她这个亲生女儿,有时候听了他的话都想打他一巴掌。

    当然气狠了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是亲爸,清官难断家务事,哪里是一言两语断的清的关系。

    余屿秋点点头“谢谢。”

    他小的时候也是很期盼过父母的疼爱的,但是随着长大了,看这种事情就淡了多,而且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之后,和原本亲缘家庭之间的维系就没有那么深了。

    对他来说,余父和陌生人差不多。他已经得到了很多东西,又不是钱,并不指望人人都喜爱他。

    特别是进入娱乐圈里之后,有他没有做什么就无比喜爱他的人,也遭受了许多莫名其妙讨厌他的黑子,他在这方面就看得更开了。

    因为是余家的认亲宴会,凌静还是希望儿子能够留下来住一晚上。

    余屿秋下意识地看向卫空青。

    卫空青看看凌静期待的目光,朝着他点点头“等明天的时候,我就过来了。”

    他离开余家,坐在自己的车上,又给余屿秋发了条消息“你到你房间的阳台上来,看下面。”

    余屿秋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梯,然后到大窗台这里,就看到了从车窗里凝视着他的卫空青,一颗心一下子就踏实下来了。

    卫空青想了想,低头在手机上按了几下,然后朝着余屿秋挥手示意对方看手机里的消息“要是受了委屈的话,不用憋着,有我呢。”

    不管是什么时候,他都是余屿秋最坚实的后盾。

    看到消息的余屿秋立马扬起笑脸,用力朝着卫空青挥了挥手,然后恋恋不舍地看着卫空青离开。

    一直到卫空青的车子的影子都消失不见了,他还是站在原地好久才进房间。

    两个人的相处画面全部都落到了同在这间屋子的余家人眼中。

    余甜甜嘟囔了一句“他们两个怎么整的跟演电视剧似的,黏糊糊的好肉麻。”

    以前也就是在微博上看一看,吃一吃同人大手们产的糖,现在看到了,她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她恋爱的时候好像也没有这样,虽然吧,余屿秋并没有撒娇,也没有任何娇滴滴的表现,可是看他的眼神,眼睛里的情意浓得都化不开。

    不过就是短暂的分别而已,明天就能见到了,搞得和生离死别一样,至于么。

    凌静神情有几分失落,不过听到女儿这么说,倒是笑出来“这说明他们两个感情好,我倒是放心。”

    她是知道余屿秋和卫空青差不多在一起的时间的,他们结婚是结的早,可在一起连一年都没有。

    很多小情侣这个时候还没有走出热恋期,要是冷冷淡淡的,她反而要担心,

    现在时代比以前开放了很多,年轻人都更积极主动的表现自己的感情,不像以前那么含蓄。而且谈恋爱嘛,那些小情侣是真的两个人恨不得变成一个。比起卫空青在的那个家,余屿秋显然对这个家有点不太适应的样子。

    这让凌静不免感到有些揪心,但作为一个母亲,知道余屿秋能过得好,她就放心了。

    做父母的也不能陪伴孩子一辈子,还是希望他的将来过得好。

    宴会就定在第二天,中午和晚上分别接待两边的客人。

    能被邀请的都是和余家关系不错的人,而且大多数都是人精,不会蠢到说什么难听的话。

    一个个都围着主人公,说话都按照余屿秋的心意来,把这个从外头找回来的沧海遗珠夸得天上好地上无。

    余屿秋不太习惯应付这样的场合,一等到卫空青过来了,他立马就想办法从人群中脱了身,凑到他的身边去。

    “怎么,不喜欢,还是有谁说不好听的话了”

    余屿秋点点头,又摇摇头。

    “他们说话都很好听。”今天他是宴会上的焦点,这些人又是冲着余家的面子来的,要不是他心里有点数,肯定要被这些人夸得天上有地上无。

    难怪那些豪门家里的公子哥容易飘,这些人的嘴巴这么甜,就算是普通人,也很容易被吹得飘飘然。

    这么来看的话,果然还是他家卫空青更好,卫家比起这里大部分人都要好,卫空青作为卫老爷子最喜欢的小孙子,从小受到的奉承比他今天听到的要多得多,

    但卫空青还是长成了现在的样子,他越看卫空青,就觉得心里越是欢喜。

    他们两个在窃窃私语,卫空青感受到一道不太友好的视线,抬头一看,就看到余父正看着他们,和他对上之后,对方就冷哼一声,甩袖走了。

    卫空青突然生出了一个主意,他拉过余屿秋,然后附身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后者立马睁大眼睛“这样可以吗”

    “当然可以。”

    第一次做这样的坏事,余屿秋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他思考了只有几秒钟,就认真点了点头。

    于是等到了当天晚上,余家人给宾客介绍了一下余屿秋之后,那些想要奉承的人过了几分钟想要找人,却发现主人公不见了。

    负责打扫的张妈过来告诉凌静“是卫家的小少爷把他接走了。”

    卫空青带着余屿秋偷偷溜号,到了本市最大的溜冰场。

    这个南方城市很少能够见到雪,想滑雪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不过溜旱冰还是有场所的。

    他们过来的时候,溜冰场除了工作人员,就没有别人。

    毕竟快过年了,谁不和亲朋好友团聚,跑到这里来。

    卫空青和工作人员交涉了一下,对方把外面的门关上,挂了歇业的牌子。

    “好了,剩下的时间都是咱们两个的了。”

    溜冰场有新鞋子买,他买了两双,帮着余屿秋穿好,又手把手地教导余屿秋溜冰。

    余屿秋显得很灵巧,学习的速度很快,几乎没有多少时间,就从慢慢扶着走,变成自己可以溜一小段了。

    “我学会了空青”

    想要真的学会,还是得放手,余屿秋终于成功之后,兴奋地转过头来,然后什么都没有看到。

    卫空青,不见了

    突然一下子,灯光黑了下来。他还来不及心慌,天上突然洋洋洒洒地落下雪来。

    灯光打在了余屿秋的身上,而卫空青伴随着音乐声,朝着他滑过来。

    两束光分别照在他们身上,卫空青踩着光走了过来,然后在他面前单膝跪下。

    他的手心变出了一个一束花,还有之前卫空青给他的戒指。

    “余屿秋先生,你愿意和我共度余生吗,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贫穷还是富贵,无论健康还是疾病。”

    在那种在万众瞩目下,被神父念着宣誓词,他想要为余屿秋补上这样一个小小的婚礼,只有他们两个的婚礼。

    余屿秋没有半点犹豫“我愿意。”

    在黑影处,一个寻找回忆的男人看着在雪中相拥的两个年轻人,神情阴郁起来。果然,这种美好的东西,还是破坏了才会更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