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声声入我心 > 第12章 第12章
    少年站在昏黄的路灯下,灯光格外柔丽轻和,将他的身影拉长,孤零零的照在地面上。

    于声停在宿舍门口,莫名心里一软。

    段季修有些烦躁地看了一遍又一遍的时间,他把手机锁屏揣进兜里,一抬眸,看见于声正站在那里,正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瞧。

    心情瞬间柳暗花明。

    于声慢腾腾走到他跟前,“干嘛?”

    段季修定定看着她不情不愿的小表情,忽然想逗弄一下,“不干嘛,请你下来看星星看月亮……”

    他话还没说完,于声不悦的打断他,“你有病吧?!”

    段季修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挑眉问,“你有药?”

    于声:“……”

    她觉得段季修最近有点神经,扭头转身就走的同时不忘怼他,语气不善,有点幼稚的回,“有也不给你!”

    段季修失笑,后背懒散的离开墙面直起身子,他跟在她身后,伸手拽了拽了她的衣角,笑着问,“喂,洋娃娃,你有点凶啊!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于声停下脚,嫁不嫁的话让十七八岁的她有些羞红了脸,气急以后有点语无伦次,“你你你管的有点太宽,我又不嫁你!”

    段季修偏头看着她,似笑非笑的伸出食指挠了下眉稍,他把手揣进裤兜里,皮笑肉不笑的说,“脾气太大,嫁我我都害怕!”

    话音落地,他自然而然的掏出一小管药膏,示意了她的手指,“涂点药,专门去给你买的!”

    于声还处于刚才对话的懊恼中,现在又瞧见他给自己送药,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谢谢,不用了!”于声扭头就走,她觉得,他们之前的状态就挺好的,猛地对她这么关心,她不习惯。

    段季修无奈,拽住她的胳膊硬塞到了她的兜里,“少自作多情,来时柳姨托我照顾你,如果你带着伤回去,我爸会抽死我!”

    于声皱眉,一个字都不想和他过多交流。

    顾清欢洗完澡出来发现于声不在,问过舍友才知道她刚才下楼了,顾清欢看了眼时间,有些担心的走到阳台往外探。

    楼下斜前方正拉扯的两道身影让她震惊,她定定神,凭借着超好的视力,一下便认出两人是谁。

    于声一进宿舍就被顾清欢悄咪|咪的拉到了一边。

    “说,你和段季修什么关系?”

    她一愣,想装傻到底,“什么什么关系?你在说什么?”

    顾清欢朝楼下努嘴,有点伤心的说,“你没把我当朋友是不是?我都看见了。”

    于声顿时脸色一片绯红,好像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她想了想,一本正经的试图说服顾清欢,“我和他......”

    “就是远房亲戚关系,真的!”

    顾清欢愣了愣,“什么亲戚?”

    “我妈和段叔叔很熟!”于声觉得这个解释很恰当。

    顾清欢默了片刻,有些狐疑的放过了于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拿起手机给段季修发信息。

    【我们班,除了我,你还有其他亲戚吗?】

    紧接着又一条发问,【段家的远房亲戚,按理说,也是我的远房亲戚......】

    远房亲戚即便不熟,但在一个班里,至少应该听说过吧。

    为什么她从没家里听说过。

    还是说,真的是只和段家是远房亲戚。

    段季修第二天早上才看到信息,他还没来得及细想,便被外面教官洪亮的嗓音催着去跑步。

    早饭都没有来得及吃就被拉出去跑圈,于声从小就不喜欢运动,每次体育课更是选一些轻松的活动,像今天围着比操场大了不知多少倍的基地训练,她打心里是排斥的。

    跑完后原地休息,于声感觉心跳加速,脸上火热。

    相比较,男生就好了很多。

    段季修气息平稳的瞥了一眼于声,她脸红耳热,皮肤白里透红,额间还有一层薄薄的细汗。

    他瞧了片刻,微微蹙眉。

    洋娃娃够虚的呀,高三的体测800米岂不是要累躺下么?

    他刚想抬脚过去,身后推推搡搡嬉笑着涌过来一个男生,染着栗色的头发,模样痞痞的,差点撞到自己身上。

    段季修皱眉,不耐的扭头看了眼五班的郑添一眼。

    “哟,不好意思啊段公子,没瞧见。”

    每个学校都会有一两个不学无术的学生,郑添算得是一中独一无二的存在,打架斗殴,和混混没区别,但是对于一中的段季修,他还是有几分忌惮。

    毕竟,论混,段季修以前的丰功伟绩比他还要丰富,虽然这两年略有收敛,但影响力还是不容小觑。

    郑添的道歉态度起初有些漫不经心,蓦地看见段季修拧紧的眉心,他又摆正了态度,“对不起啊,真不是故意的。”

    段季修眉心松了松,淡淡的应了一声。下一秒,他看见郑添直奔于声的方向过去。

    不远不近的距离,段季修把一切尽收眼底。

    郑添朝于声吹了声口哨,语气带着调戏,“妹妹,注意你好久了,怎么样啊,要不要考虑一下当哥的女朋友?”

    从上周于声从五班窗外路过的时候,郑添就注意到了她,不单单是因为五官漂亮,身材好,关键,还有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

    本就蠢蠢欲动,如今军训出了校园,便开始有点肆无忌惮。

    于声没打算和这样的人多说,她面无表情的想扭头就走,猝不及防被郑添箍住了手腕,对方不依不饶,“走什么呀?还没回答哥哥问题呢。”

    她蹙着眉头,心里有些厌恶又有些害怕,努力甩开他的同时怒斥道,“你放开我!”

    休息时间,周围聚集了好多女生,大家谁也不敢上前。

    顾清欢打水回来就看到于声被隔壁班的混混欺负,她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旁边疾步穿过一道军绿色的影子。

    四周的气压骤然变低,空气仿佛冻结了般。

    段季修过来的速度太快,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少年正铁青着脸,眼睛里迸发出一道道刀一般锋利的光,满身戾气的拧开郑添禁锢于声的那只胳膊,风驰电掣般伸出拳头揍到郑添眉骨上,蓦地一脚又把他踹到了地上,声音冰冷,“她说让你放开,耳朵聋了是吗?”

    人群顿时安静如鸡。

    段公子这般狠劲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他们一时之间都有些怔。

    于声原本泪汪汪的眸子也顿时睁得圆圆的,诧异,惊讶,以及呆滞,有些慢半拍的看向段季修。

    谁都没想到冲过来的人会是平时不爱管闲事的段公子,更没想到,段公子会为了一个女生打架。

    直到段季修把郑添压在地上揍的鼻青脸肿的时候人群才开始沸腾。

    段季修全程冷着脸,拳头上发了狠,郑添根本没机会还手。

    这样的段公子让贺尚和方城都惊呆了,在教官赶过来之前后知后觉的动手去拉人。

    段季修被拽开,斜了一眼躺在地上嗷嗷叫的郑添,丝毫不放在眼里。他态度轻视的舔了下后槽牙,轻嗤一声收起视线。

    于声眼眶里氤氲着泪光,呆呆的看着段季修毫发无损的走过来。

    他皱了皱眉,看着洋娃娃被吓傻的模样,有些失笑,“解气了么?要不你再去踹两脚?保这孙子不敢动一下。”

    于声身子还有些抖,尤其是看到郑添鼻青脸肿的时候,有种不祥的预感。

    李教官赶过来的时候郑添已经被揍完,身上和脸上虽都是皮外伤,但发生这种事,教官肯定是不会罢休,正好杀一儆百,树立威信。

    教官看着揍了人还依旧一副“正义凛然”的肇|事者,沉着脸问他打架原因。

    段季修吊儿郎当的回,“看不惯,正好他撞了我,不揍他揍谁?”

    教官被他的回答气到嗓子疼,“这是训练基地,不是你们打架斗殴的地方!”

    段季修漫不经心瞥了他一眼,态度一点也不端正。

    教官正想怎么处罚的时候,身后轻柔的一声“报告”响起。

    段季修看到于声时顿时一愣,眼神无声的询问,“你来干什么?”

    于声压根不看他,径直向教官解释,“教官,是隔壁班男生对我动手动脚再先,段季修同学看不过眼才动手的。”

    段季修眼神微顿,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她。

    洋娃娃这是在替她求情?良心发现了么?

    他勾了勾嘴角,眼带笑意的望着于声。

    看着柔柔弱弱的,和教官说话的时候不卑不亢,齿白唇红,红润的嘴唇像是两片带露的花瓣,引人撷摘。

    段季修喉咙倏然一紧,他暗自骂了句脏话。

    操!他觉得自己像个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