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穿越之美食养家路 >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不过你怎么会认识钱李啊,还知道上次的事情就是他做的?”

    陈晏之淡淡一笑:“这有何难,上次吴老二无端端跑去找你的麻烦,我就察觉事情不简单,所以派人去查了一下。其实上次钱李已经被吴老二教训了一顿,原以为他会从此消停,我便没有搭理他。没想到他竟然还不死心,不过他这次陷害你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估计在牢房里一时半会是出不来了,你大可放心。”

    没想到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他竟然特地去查了此事,柯采依心头忽觉一热,却也有几分好奇:“你为什么要帮我?”

    陈晏之沉声道:“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柯采依闻言咧嘴一笑,这个朋友她是交定了,于是热切道:“你今天帮了我这么大的一个忙,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不如改天我请你去大酒楼吃饭?”

    “大酒楼就不必了,你这个食档不就挺好的。”陈晏之转头环顾了一圈周围,微微笑道,“我前几日去了外地,今天刚回来,没有赶上你的开业,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生意就做得这么好。”

    柯采依挠了挠太阳穴:“都是大家捧场,那你想吃什么?”

    陈晏之看了看其他食客大快朵颐的样子,冲她道:“就你的招牌好了。”

    这个容易,柯采依笑着答应下来,走回锅灶处开始给他做酸辣粉。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们俩的周巧丫终于忍不住凑上前,悄悄问道:“那位公子是谁啊?”

    柯采依偏头看她八卦的神情,失笑道:“一个朋友。”

    周巧丫仍注视着陈晏之的方向,低声说:“看刚刚那个捕快对他毕恭毕敬的样子,看来身份不简单啊。”

    柯采依闻言摇了摇头,她也不清楚他的身份,不过这种事情也不好开口问。

    “来,尝尝我做的豪华版加了双份料的酸辣粉和鸡蛋灌饼。”她还叫周巧丫端了一份给看着马车的阿福,阿福受宠若惊,在陈晏之的示意下,向柯采依道了声谢,便埋头大口吃了起来。

    柯采依双手伏在桌子上,看着陈晏之夹起一筷子粉送入口中,忙问道:“怎么样,好不好吃?”

    陈晏之细细品味了一番,含笑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这里的生意这么好了。”竟然能想到从红薯里做粉,这个饼的滋味也是咸香浓郁,真不知道她的脑袋到底装了多少吃食的点子。

    同样是嗦粉,怎么他吃起来就这么优雅呢?酸辣粉的红汤沾在他的嘴上,红红的双唇显得分外惹眼,柯采依差点看入了迷,反应过来摸了摸鼻子,尴尬咳了两下。

    陈晏之看着柯采依的样子,低头笑了一下。他吃完倒也没有久留,很快就告辞了。

    ————————————————

    时间过得飞快,立冬飘然而至。

    一大清早,柯采依推开门,一股冰凉的空气迎面扑来。她打开鸡笼,小鸡迫不及待地窜了出来奔向鸡食盆,菜叶上微微结着霜露。她紧了紧衣领,抬头看了看天,天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正所谓“立冬晴,一冬晴”,看这个好天气,这个冬天应该不会太难熬。对这个时代的人们来说,立冬作为冬天的第一个节气,备受老百姓看重,“贺冬”的习俗由来已久。到了这一天,百姓们换新衣,交相拜贺,好不热闹。

    酸辣粉食档的生意越来越红火,她早早卖完所有的食材,将摊子交给武大婶看管,自己拉着周巧丫,牵着柯采莲往市场走去。

    走了一会儿,周巧丫冲着柯采依疑惑问道:“采依,这不是去菜市场的路啊,咱们不是要去买过立冬的食材吗?”

    柯采依偏头一笑道:“那个待会再去,咱们现在先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

    “你去了就知道。”

    她们仨慢悠悠地走过一条街,终于到达目的地。周巧丫看着眼前的地方,莫名其妙道:“咱们来牲畜市场做什么?”

    “当然是买东西啊。”柯采依看着周巧丫一脸疑惑的样子,解释道,“现在咱们几乎每日都需要在绵山村和县城之间往返,一向都是搭周大爷的牛车,到底不方便。你想想万一哪天有事搭不成了怎么办,所以我想自己买个可以拉货运物的,以后就无需再麻烦旁人了。”

    周巧丫闻言看了看人来人往的牲畜市场,一跺脚:“哎呀早知道就找我哥来了,他应该懂点门道。这哪种是好哪种不好,我可是完全不懂啊。”

    柯采依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没关系,咱们先转悠转悠。”

    这牲畜市场倒建得挺规范,两边是一排排的棚子,棚子里以牛、骡最多,还能看见几只小绵羊,马是一头也没看见。看来这里马果然是个精贵物,寻常市场买不到。

    柯采依三个人悠闲地绕着这市场转了一圈,观察了一下其他客人都是怎么挑选的,他们时不时地上前查看牲畜的牙口,摸一摸皮毛,十分讲究。

    柯采依转悠够了,选了一家规模看上去比较大的棚子走上前去。站在门口的老板见状,连忙迎了上来:“客官要买什么?我们这里牛啊驴啊骡子啊都有的。”

    在这个时代买牛买驴这类牲畜,对于一个普通的农家来说可谓是一件大事,故而基本会来的都是男人,常常要一家之主做决定。所以柯采依和周巧丫两个小姑娘又牵着个女娃娃,一进来市场就十分惹眼。虽然老板心里怀疑她们到底买不买得起,但是开门做生意,进来就是客,他仍端着满脸笑容接待。

    柯采依走进棚里,指着一头正埋头吃草的大水牛问道:“这头牛多少钱?”

    老板凑了过去,眉开眼笑道:“啊呀姑娘真有眼光,这头牛膘肥体壮,看看这牙口、这大块头,买回去绝对能好好干活。”

    “所以到底需要多少钱?”

    老板比了个手势:“九两。”

    “九两!”周巧丫惊呼一声,拉着柯采依走到一边窃窃私语,“这也太贵了。”

    柯采依小声回道:“放心,我只是先问问。”她接着转向老板,直接开口:“老板,还有没有便宜一点的?”

    “有有有。”老板做这一行多年,什么客人都见过,并没有因为她们嫌贵就不耐烦,而是指着另一边道,“这里有两头年幼一点的,只需八两,不过可能买回去需要再养养。”

    跟刚刚那头牛比起来,这两头确实瘦弱了很多,柯采依不是很满意。这时她突然眼一瞟,看见另一个围栏里有一只大青骡,她走了过去,指着它道:“这骡子怎么卖?”

    老板跟了上去,满脸堆笑道:“这骡子也不错,比牛便宜,只要七两。”

    周巧丫又拉了拉柯采依的手,低声道:“还是牛好,虽然骡子也能耕地,但是到底不如牛耐力好啊。”

    柯采依笑了笑:“这个倒无妨,我家现在本来也没地,最关键的是能够运货就可以。”

    “我能进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

    老板打开围栏,柯采依轻声走了进去,凑近那骡子仔细观察了一下,确实体格健壮,黝黑的毛皮油光铮亮。见她靠近也只是甩了甩尾巴,一点都不暴躁,继续大口大口地咀嚼着食料。

    柯采依越看越满意,沉思了一会儿,冲老板道:“这骡子老板能不能便宜些?”

    老板皱了皱眉道:“这已经是最便宜了,看看这骡子的体格,年轻力壮的,不能再便宜了。”

    柯采依撇了撇嘴:“一点价都不能讲了?”

    老板摆了摆手:“小姑娘,我看你不懂行情,这种个头的骡子在这个市场就没有低于这个价的。”

    “那好吧。”柯采依一脸无奈,牵起柯采莲的手,冲着周巧丫道,“那咱们再去别家看看吧。”

    柯采依拉着妹妹的手慢慢走出棚子,还没走两步,那老板在身后忙不迭道:“小姑娘如果诚心要的话,算你六两半银子好了。”

    柯采依心里暗喜,转头伸出五个手指头,喊道:“五两银子,不行就算了。”

    老板一脸为难:“这...这真的买不到啊,这可是青光油亮的大青骡。”

    柯采依作势转头要走,迈了没两步。

    “好好好。”老板连忙喊住她,快步走到她跟前,压低声音道,“五两就五两,但是你可不能对别人说,这个价格只卖给你。”

    柯采依笑着点了点头,周巧丫看了她一眼,满眼都是佩服的表情,轻声道:“你竟然砍了二两银子下来,太厉害了。”

    柯采依眉一挑,暗道想想她在原来的世界,什么样的砍价技巧没见过。

    老板一边引着她们走向棚子,一边嘀嘀咕咕道:“我这次真是不赚钱卖给你了,要不是已经入冬,我赶着卖完好回乡过冬,这个价我是绝对不会卖的。”

    柯采依闻言腹诽道,听你胡扯,刚刚她在转悠的时候,已经大概了解了一下行情,这老板估计是看她们两个小丫头不懂门道,本来就故意开高了价。

    买完骡子,自然还需要买配套的板车,所幸在牲畜市场旁边就有卖板车的。柯采依让周巧丫看着骡子,自己前去询问价钱。谈妥后,老板便轻车熟路地拿着板车来给她装上。他倒也是个热心的,服务非常全面,还当场教了教她怎么赶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