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时间过去迅猛。

    青老换了一套黑色的唐装,推着手推车正在锁妖塔中分配今日各个凶兽的伙食。这一周,他安排好锁妖塔所有生灵的饮食,并试探出了新来的青丘白狐以及魔龙的口味。

    他在自己的备忘录里,态度端正,记下了如下内容

    青丘白狐,喜食肉。鸡肉十成熟,牛肉三成熟。忌口为胡萝卜、葱蒜姜。

    龙族魔龙,爱吃君迁子,无忌口。

    青老推着手推车,来到了青丘白狐的门口,放下了一个托盘,随后敲了敲门。

    门打开,青丘白狐晃荡着自己白绒绒的尾巴,踩着轻柔的脚步,喉咙中发出咕噜噜威胁的声音,警惕看了眼青老。她将托盘往门内一勾,随后立刻将门关上,半点和青老沟通的意思都没有。

    青老浅笑着推着手推车离开,前往魔龙那儿。

    他在魔龙门口敲了敲门。

    稍等片刻,门打开,魔龙冷漠看向青老。

    青老将托盘送过去“今天也有君迁子。这一批君迁子灵力充沛,味道也好。”

    魔龙低头,一眼就看见托盘上微微有点橙色的红果子。红果子圆滚滚鼓着肚皮,都快将自身撑破。果子特有的清爽香甜气息根本掩盖不住,那么一段距离都能让他人闻到。

    他朝着青老微微点头,端着托盘进门,将门给关上了。

    青老送完了所有的吃食,推着手推车前往谷秋办公室。

    他推开门,就见谷秋站在办公室中央。

    谷秋将自己的头发盘起,插了一根玉质的簪子,双手在虚空中点着屏幕,做着今天考场的最后调试。屏幕上有无数的小窗口,几乎每个窗口的内容都是不一样的。

    窗口中的一切进展速度飞快,寻常肉眼根本看不清晰。但在谷秋眼中,这些内容大部分都是已设定好的,小部分是新增内容,属于需要调整的重点范畴,调整起来很简单。

    她停下手,最后将所有窗口又重新看了一遍,才结束自己的工作。

    青老在边上端上了一个鎏金碗,碗里放了一颗君迁子“魔龙意外喜欢吃君迁子,您要尝尝么”

    谷秋看向碗里的君迁子,伸手拿了起来。她白皙的手指捏着君迁子,感受着这鼓囊果子的柔嫩。还没尝她都能幻想出这一口下去,汁水四溢,一个不慎就会沾染到自己衣服上。

    “牛奶枣小柿子,长得像苹果。不值钱。”谷秋点评着自己手上捏着的果子,“不值钱。”

    龙族几乎要什么有什么,能吃的宝贝天上地下随意挑选。

    为什么会喜欢吃君迁子

    谷秋将君迁子放到嘴边,连皮带肉一口咬了下去。

    汁水太多,瞬间染红了谷秋的唇角,并顺着唇角往下淌。

    旁边青老连忙递上了一块手帕。

    谷秋接过手帕,非常狼狈又非常认真地吃完了自己手中的这颗果子。连皮带肉,一点都没浪费。她用手帕擦完嘴角,又擦干净了手。

    泛着橙色的红色汁水将整块手帕染得相当惊悚。

    谷秋将手帕还给青老“扔了买新的。我们有钱。”

    青老笑着应声。

    谷秋站在原地,双手摊开,手掌顺过所有的屏幕,眼眸闭上又重新睁开“锁妖塔内所有生灵注意。本月考核将在半小时后进行。现在你们有半小时的时间做相应的准备。”

    锁妖塔里,谷秋的声音自一楼一直蔓延到顶楼,每个房间里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本次考核为两者对抗模式。每位都将随机抽取到一位对手进行两场考核。第一场考核塔内惯例为笔试,成绩将会在第二场结束后一起公布。第二场考核为实操考试,考核核心点为诚与信。九十分以上为及格,均分六十分以下将会受到一定惩处。”

    房间里,对锁妖塔说明书根本没看的白狐蹲坐在床上,眼神里满是不屑。

    另一个房间中,魔龙走到了房间中桌子边,拉开了桌子抽屉。

    “请诸位将抽屉中的小人偶取出,放在桌上。它将幻化成任一形象,作为你本次考核的监考官。”谷秋看了眼屏幕上并不动弹的白狐和主动先取出人偶的魔龙,“十次及格可得到出塔考核机会。”

    白狐从蹲坐的姿势起身,缓慢摇晃着尾巴站在了床上。

    谷秋结束了自己的话“半小时后见。”

    她话音刚落,几乎所有房间里的凶兽,都动作了起来。他们熟练取出了自己的小人偶放到了桌上,将人偶幻化成自己想要的形象。

    偶尔有一两个凶兽并不配合的,懒洋洋躺在自己的安逸居所内,一直等到临最后三分钟,才勉为其难将抽屉中的小人偶给放出来。

    青老在边上看到这个场景,很有点欣慰“这回两位新人都将人偶拿出来了。看来不会有双零分了。”没监考官当然没成绩,不管怎么考核都是双零分。

    谷秋应了一声,看着魔龙的房间。

    别的房间中,人偶都已幻化成了新形象,就连不看说明书的白狐,都龇牙咧嘴将人偶变成了得罪自己的那个小妖。魔龙很早就将小人偶拿了出来,然而至今那只人偶还没有任何的形象。

    没有形象的人偶就是一个白乎乎的小白板人偶,空有一个光头白脑袋以及一个白躯体,眼睛鼻子嘴巴全部没有,更别提上色这一块。

    他似乎脑中没有任何想要见到或者又意识中极端排斥的形象。他连将监考官变成自己的想法都没有。

    谷秋看了片刻。

    倒计时一分钟。

    倒计时十秒钟。

    “十,九,八,七”

    魔龙一动不动,盯着自己面前那个白板人偶。

    他那张冷漠的脸上,基本上没写任何的情绪。黑白头发下的脸俊美白皙且有棱角,和谷秋先前所说那样漂亮,但却没有一点活的气。

    “三,二,一。”

    谷秋手指微动,魔龙身前的监考官骤然变幻了形象。小东西长出了黑发,穿上了一套简单款式的淡鹅黄长裙,脑袋上还用一根玉簪子挽起了秀发。

    小人偶迈开步子,在房间内认真跑了两步,张开自己小手,放出了一整个光屏,开口指示“这是今天的笔试内容,请在两小时内作答完成。两小时后将自动传送至第二考场。”

    小人偶语气淡淡,听着和刚才宣的声音一模一样。

    魔龙盯着小人偶看了片刻,随后将视线落到了考卷上。

    考卷的正上方,默认了龙族语言,也给了一个选项框,可以让凶兽们自行切换语言。每一道题目后面还有一个小小的喇叭按钮,只要一按,小人偶就会将题目念一遍,看不懂字也没有关系。

    魔龙落座,一张疏离的脸上少有多了一点用心。

    小人偶看着魔龙答题。

    监考官是谷秋。

    每个监考官,都可以是谷秋,也可以是塔本身的意识拟态。谷秋可以通过每个人偶,到现场检查状况,并防止一些凶兽做出一点过头的事情。

    比如说有凶兽会趁着这个考核时间,在墙上挖洞,在床下挖坑,或者跑到隔壁凶兽那儿去抄答案。

    再或者说在实操考场中,干出一点更兴师动众的事情,比如和同伴一起破坏考场并试图越狱。

    有了监考官在,谷秋就可以立刻在现场解决事情,不用亲自赶到,同时还能给这群麻烦的家伙打个零分。

    谷秋打量着魔龙。

    魔龙是在做题的。他自从到锁妖塔后,没有任何行为有所逾越,就如同在龙谷里明明可以离开,却自我放逐一样困在那龙陵中。

    他凝神看着题目,手在光屏上点着选项。

    笔试是八十道选择题和两道主观题,想要做全对并不容易。

    谷秋静静等着魔龙将选择题全部做完,再双手幻化出了一支笔,小小的双手托举递到了魔龙面前。

    魔龙接过了笔,竖起来和小人偶对比了一下身高。

    笔比小人偶高出了一截。

    魔龙纤长的手指将笔横卡在拇指和小指间,用剩下几根手指轻柔了一下小人偶的脑袋,随后收回手开始写主观题。

    谷秋感受着脑袋上的微麻触感,冷着脸,决定等下给魔龙压分。

    六十就给五十九,九十就给八十九。

    还没到两小时,题目已经作答完毕。

    魔龙将笔重新递给了谷秋小人偶,放在谷秋小人偶面前,静等她双手抬起托举。

    谷秋双手摊开,魔龙才将笔放在她手上。

    他几乎是出其不意的又一次手指碰到了谷秋的脑袋,轻微揉了一下。一碰就走,让谷秋连打回去的反应都没有。

    谷秋收起了笔,直接替魔龙交卷了。

    她冷着脸想,主观题这条龙就别想拿分了。

    一分都别想拿。

    谷秋开口“是否提前进入到第二考场”

    魔龙微微颔首。

    谷秋闭上眼,随后轻轻跃起,直接魔龙的脑袋上坐下“场景转移中。”

    魔龙静等着,只见面前以他脚下为中心,一个格子一个格子向外铺开,不过转瞬,他四周已不再是自己锁妖塔内的单间屋子,而变成了一条长长的回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