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远古圣兽在豪门[穿书] > 第1章 穿成豪门傻媳妇
    莘烛是被冻醒的,全身血液仿佛凝固,刺骨的寒冷裹挟着强烈的挤压涌入他的四肢,身体被锁链缠绕般沉甸甸,冰冷的水灌满他的口鼻,无尽且绵密的胀痛拉他坠入冰窟。

    浑浑噩噩中他徒劳的挣扎着,妄图驱散生气抽离的疼痛,忽然感觉到一阵热源,莘烛本能的挽留,有力且坚定的手抓来将他带离死亡的漩涡,僵硬的身体破水而出,被拉出幽冷的深渊,呕出几口水,他贪婪的大口喘息。

    脑袋因缺氧而混沌,眼前一片片发黑,拉扯间一个磁性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烛乖,没事了。”低音炮似的男音环环绕绕。

    后背被轻柔的拍抚,喑哑的安抚化作力量支撑着他的信念,让他死寂的心脏焕发鲜活。

    是谁?

    莘烛的脸苍白透明,伸出颤抖的指尖抠着热源。紧贴着热烘烘的暖炉,没一会儿他感受到暖意,尽力睁眼,影影绰绰中见到个模糊的魁梧身影,便陷入绵长的黑暗中。

    世界初醒,朝云出岫的清晨,鸟语啁啾。

    “这是?”晨曦的映照下,豪华别墅主卧中,一头小卷毛的青年皱眉不虞。

    “宿主您总算醒了。”浮空出现只黑毛球,惊喜交加。

    见到黑炭球,记忆炸如烟花在眼前刮过,莘烛只觉得脑袋掀起钻心的疼痛。灵魂都仿佛被塞进甩干桶里挤压扭转,上一世决战的画面一帧一帧回放。

    他好jb像死球了,和铁头恶龙同归于尽。

    在灰飞烟灭前一坨自称‘晋江系统’的黑球出现,说他斩杀恶龙,捣毁恶鬼领域挽救天下苍生万万,功德无量,然肉身已毁,须去他界重生。所以,他重生了?

    环视陌生的现代吊灯,莘烛面无表情式发懵。

    “这是小说为主体的衍生世界,您的灵魂太过虚弱,主角身具纯阴的幽冥之气,有助您起死回生,所以……”系统耐心地解释,眼前这位屠龙时自燃成小火人的样子怪渗人的。

    幽冥之气?莘烛郁气上涌,嘴角已然溅出金灿灿的火星子。

    恶龙便是幽冥魔王,他听了就炸。

    系统:“宿主先别喷火,主角乃世界支柱,杀了他世界崩溃,宿主就跟着陪葬了。”

    系统絮絮叨叨,递给莘烛一本书。

    莘烛绷着脸粗略翻阅,终于……一头雾水了。

    他穿越成了小说人物,新身份是豪门傻媳妇,小攻的第一任老婆,在昨天淹死了。

    莘烛:“???”

    全然陌生的世界,灵力石沉大海不说,他孑然一身,一向享受偶影独游,何曾想过和合相融。

    重生一世,莘烛猝不及防被傻哔了,还结了婚。

    难受劲堪比被恶龙告了个白。

    “您想想,您免费继承了一只活生生的豪门伴侣还有百亿不动产,先看看喜不喜欢,喜欢就留着用,不喜欢婚还可以离对不。这世界五彩缤纷非常有趣,您瞧瞧。”

    系统光速打开悬浮光屏,展示现代夜晚。繁华都市车水马龙,绚烂璀璨的霓虹灯闪烁不定,形态不同的建筑鳞次栉比,熙熙攘攘的街道人流如潮。

    行头奇特的人笑闹嬉戏,一派安定祥和。

    土包子从没见过都市夜景。

    莘烛目光灼灼,呼吸不稳:“这莫非是仙人肆意的蓬莱?”

    “不是,这不是修行者以武为尊的世界,在这里人人平等安康,注重发展科技,依法生活不准肆意杀伤,当然正当防卫不算。所以在这里好好活着?”系统试探道。

    莘烛沉默许久点了个头。

    过去没什么可留恋的,就新生吧。

    当莘烛同意留在小世界后,一股柔和的力量灌入身体,将僵硬冰冷的四肢温暖。忍不住低声呻的吟一声,他感知修为恢复三成,对‘晋江’系统满意了。

    天脉灵窍打通,自然开了眼,莘烛发现一缕缕黑气顺着墙角延伸很是碍眼。

    试探性地吐出火苗,将晦气燃烧殆尽。

    上一世他作为大荒一方霸主,焚天真火一出便能翻天覆地。

    镇定下来,莘烛有时间细读小说。原主是个富家小智障,被家人托付给隔壁豪门,攻因恩情娶了小智障照顾他,直到小智障十九岁淹死了自己个,给主角受腾窝儿。

    小说中,主角受是攻的竹马,整部小说都在讲攻受感情与事业千丝万缕的纠葛,期间蓝颜知己、兄父等像葫芦娃般刷进度条,给攻受引了不少麻烦。但当攻受在一起后,阴魂不散的几人成了大写的‘略’,莫名消失了没有再表。

    整部书淹死自己个的傻媳妇,出场除了墓碑就是攻的回忆录里。

    按道理,他已死。

    但现在这身体属于莘烛,他不下地狱,谁爱下谁下。

    忽略被智障和被死亡,记下陌生的‘WiFi’‘手机’‘攻受’等词,将小说扔进了嘴里。

    他嘴里有个异次元空间存放物件。

    拾掇好情绪,秀逸精致的青年跳下床,顶着一头小卷毛在别墅中逛了一圈,空荡荡的豪华别墅没看见救他的男人,倒是见识了现代的居住环境。

    现代水银镜将美好的轮廓勾勒出来,莘烛盯着自己的五官,看不出美丑。

    “福禄饱满,然生机闭塞,死气缠身。”莘烛猜想是死劫的缘由。灵气一转,登时气意融合,杂念不入,面相出现一线生机。看来,他想彻底融入身体渡过死劫还需些手段。

    莘烛满意地抬眼,抻扯卷曲的发丝:“被雷劈了么。”

    系统:“…………”不,您是天然卷。

    浴室的龙头是极有厚重感的金铜色,龙鳞栩栩如生,莘烛余光看到,下意识一凛伸手。

    “咔吧。”

    莘烛徒手给水龙头掰了下来,水管破裂,水柱倾泻哗啦啦外涌。

    猝不及防被水砸了满脸,莘烛捋了下黑发,不可思议地道:“防御攻击低微,实乃废品。”

    小说世界的水系法器如此没用,模样还丑。

    非常丑,非常的丑。

    不是,水龙头要攻击性干嘛?!系统深深忧虑。

    又有一缕黑气穿墙渗透进来,莘烛吐火不满。

    顺着黑气走到阳台探头一瞧,隔壁的建筑被黑气层层包裹成球,像是大了百倍的系统。

    黑气化作无数细丝,头发丝似的张牙舞爪,莘烛瞥了眼系统:“你兄父?”

    系统炸毛:“才不是!”

    点了头,莘烛手指一探:“那是何处?”

    “你的财产。”也就是原主父母留给原主的不动产。

    莘烛拧眉道:“头发精侵我良宅,犯法吧。”

    系统:“头发光是成精就犯法了。”

    “哦,那我打死它!”莘烛眼一亮,准备大干一场撸袖子。

    系统:“!”

    轰隆——

    地面颤了两颤,莘烛掀起眼皮不爽:“那是何物?”

    黑球中一抹光亮点燃,白光向四周放射,“砰”的一声炸碎,黑雾出现一片真空地带。

    小片地方露出了个身影。英武彪悍的青年举着个闪光,一头七染八染的翘毛,若非他身具浩然正气和一丝功德金光,莘烛甚至错觉见着了蛇山的五彩翳鸟。

    黑雾暴怒而起,细丝根根倒立,如狂风中挣扎的枝条,发出砭人肌骨的呼啸。

    青年就地一滚躲开鞭打,掏出黑长管架在肩头,雨点般的血珠掺杂着炽烈的火焰密集的扫射。

    轰轰嚯嚯嚯,沸天震地、雷鸣电闪。

    破空声响起,天空血雨炸裂四散,黑雾被雨点点触的地方发出嘶嘶啦啦烤焦般的声音。

    “啊嘶!”黑雾溃败,破败的气球似的四散。

    “诶,有点意思。”莘烛“啧”了一声。

    一缕浓黑细丝,在空中垂死挣扎蜿蜒几秒,忽然听见这边的动静,化为离弦的箭冲向莘烛。

    察觉有异,青年脸色骤变,高声喝道:“躲开!”

    莘烛好整以暇,有点高兴头发精的眼光。

    诶,它先动手,我正当防卫。

    他阔开禹步不退反进,咧开了一口小白牙,嘴里含着点点淡金色的火星。

    “该死!”青年低声咒骂,顾不上暴露,掏出了手|枪翻墙。

    细丝自以为找到人质,青年以为连累无辜者都坚定莘烛要遭殃时,莘烛施施然张开嘴,璀璨的金焰喷出。小小一股堪比太阳神火,眨眼功夫吞噬了黑煞,火焰欢脱地摇摆两下才恋恋不舍地消散,只空气中一缕青烟徐徐上升。

    黑煞甚至没能挣扎就燃烧殆尽了。

    微风化作万缕轻丝打着卷,四目相对,空气静谧。

    峯舒:“卧槽?!”

    莘烛好奇地盯着青年的喷火器,面对陌生物件,很想据为己有研究一番。

    系统捂脸:“那是枪,这是官方武力,动手犯法。”

    初来乍到的莘烛按捺住想法。

    峯舒默默吞咽口水,收拾好情绪谨慎开口:“很抱歉,刚刚给您带来了麻烦。”

    这次接任务时,峯舒没想到如此棘手,准备不够充分,险些牵连无辜。他扛着笨重的装备暗中拿出手机扫描,确认对面这是个人,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很惊奇。

    莘烛矜贵地“嗯”了一声,“你手执何物?”

    峯舒卸下装备,莘烛发现都不认识。唯一见过的是他手中半遮半掩的白色小盒子。

    蓬莱人人手一个,系统说叫手机。

    “呃,我就想和您加个好友。”被当场抓包,峯舒尴尬地摸鼻子,讪讪笑道。

    说着,便扬起屏幕,露出四四方方的二维码。

    黑乎乎一片,忽略‘加好友’,莘烛以学术目光盯了许久,确认上面并无加持力法。

    “这是何方符文。”沉默几秒,莘烛道。

    “???”国家特殊部门燃烧经费大户的峯舒笑容渐渐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