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远古圣兽在豪门[穿书] > 第2章 吞手机拜师礼
    “呃,没有微信吗?”峯舒试探追问。

    莘烛蹙眉:“微信?”

    峯舒晃了晃手机,露出一口大白牙:“那我们互换个手机号,也没有的吗?”

    莘烛面无表情,牙根发痒。

    系统忙不迭安抚随时暴动的宿主:“抢劫犯法,袭警罪加一等!”

    莘烛:“…………”

    莘大佬不高兴。

    短暂几句,峯舒叹为观止,眼前是活生生的老古董型大佬。

    峯舒正琢磨怎么和大佬沟通,隔壁再起波澜,一声裂帛似的怪叫。溃不成军的残余黑雾不知何时已笼罩过去,裹着道簌簌发抖、东倒西歪的身影。

    “不好,还有人!”峯舒瞳孔微缩,扛起黑沉的大长管。

    莘烛羡慕地瞥了眼装备,想想隔壁是自己的财产,脚尖轻点从阳台下一跃而下窜过墙头。

    被黑雾笼罩的男人目光浑浊,额心淤黑,是邪气入身之兆。

    “喂,你还好……”峯舒面色凝重地询问,霍然,裹带猎猎风声的拳头砸了过来。

    三两下躲避,峯舒察觉不对,“中邪了?!”

    一分钟后,峯舒和口吐涎水的男人缠斗在一块了。男人瘦削矮钝,但中邪后力大如牛,喊嚷像是什么野兽的嘶吼,刺的人耳膜生疼,他抡圆了胳膊险些砸中峯舒的面门,铁钳似的牙还妄图从峯舒身上撕咬下一块肉来。

    怕伤及无辜者,峯舒束手束脚落了下乘,眼眶不小心被狠狠凿挨一下,立即酸痛地涌出生理泪水,登时也激起凶性眼珠通红。他额头青筋突突地跳,举起拳头当胸就是一下。

    比起犹有理智的峯舒,男人已经化身噬人凶兽,本能地撕咬抓挠。

    眼见男人眼睛凶戾咬人动脉,莘烛动了。

    莘烛轻轻一掌拍在男人额头,他便哀嚎地松开了峯舒,一个趔趄翻倒在地,筛糠似的蜷缩在地,撕心裂肺的嚎叫。不过几秒钟,男人剧烈抽搐几下,彻底昏厥过去。

    无数根黑细丝从男人身上仓荒逃窜,莘烛早有预料,吐出浊火,细丝烟消云散。

    卧槽,大,大佬啊!

    “这是什么神仙法术。”峯舒双眼泛光。他敢打包票,他们组没人能做到,哪怕那老家伙。

    莘烛瞥他一眼:“掌中符,不懂?”

    峯舒不明觉厉。

    “男右女左,掐剑指画之。”莘烛扬眉吐气,之前因‘知识匮乏’引起的不适消散。

    系统:“…………”瞧给宿主嘚瑟的。

    “这人怎么样了?”峯舒掏出手机,扫描男人确认心率正常:“他也是被牵连的吗?”

    “奸门暗黑,山根有痣。头尖额窄,地阁尖薄。”莘烛观察几秒,冷淡地评语。

    “什么意思?”大佬还会看相!

    莘烛:“贫穷牢狱命相。此乃盗贼。”

    “盗贼?”峯舒惊了一下,环视一周道:“希望家主人没事,这里邪物作祟,盗贼真会选。”

    莘烛定定看他:“我无事,这我家。”

    峯舒:“…………”

    大佬,您在家挖坟来着吗?弄这么黑黢黢一片晦气。

    翡翠谷小区艮方高冈、山环水抱,别墅水绕堂垣、藏风聚气。此地是纳福纳财的风水宝地,住这儿的非富即贵。大佬不但住了,还两套,他也才有一套。

    按说这种地方福禄绵延,兴旺如意,不该出现这般浓厚的黑邪之气。

    莘烛环顾四周,也考虑到了,沉吟几秒举步走进别墅。

    峯舒连忙跟上。

    刚踏入别墅,周身便是一阵恶寒,外边万木吐翠暖风融融,但室内昏暗湿冷,阴风阵阵。

    活像是踏错了时空,刹那进了初冬。

    峯舒打了个哆嗦,握紧手中的枪,压低脚步声谨慎的观察。

    莘烛耸动鼻翼下了楼梯,不偏不倚地向仓库走去,仓库的门是几块劣迹斑斑的木板拼接,上面有几道新鲜的抓痕,暗黑色的涂料绘制出不规则的神秘图案,里面往外散发腐臭污浊气味。

    毒疮咒,一种西南的恶毒咒术。

    一个月前峯舒做任务时遇见过,那次任务,他的好友因救他中了毒疮咒至今瘫软病床,浑身是恶臭的毒疮,毒疮一直吸食着好友的生气,找了许多办法都不见好转,强弩之末的好友自己都放弃了。

    峯舒的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了,不禁戒备地看莘烛。这位到底做了什么?!

    “歪门邪道、鬼蜮伎俩。”莘烛看了几秒,喷出火苗。

    老龙随便逸散的一丝幽冥之气都比这强百倍。

    只一点火星,流淌蜿蜒的神秘图案扭动几下,渐渐退散消失,上面的恶毒气息消失无踪。

    峯舒:“……?!”

    他不懂了,难不成不是大佬做的?

    莘烛推开木板门,视线定在中央摆放的雕花葬木板,上面一条漆黑的鞭子。十八个锈钉子将之定在葬木上,鞭子被迫与黑煞之气缠绕。雕花葬木板上是与门板如出一辙的神秘咒术。

    这是一切的黑煞之气的源头。

    峯舒脸色骤变:“污血钉,阴葬木,明器!”

    “这是怎么回事儿?这……”峯舒没法淡定了。这凶物出世,人类岂不是大难临头?!

    莘烛也想问。一本小说的衍生世界,为何有这个。

    系统:“…………”它也不知道。

    不行,得找组长来!峯舒没想到任务比他预想的棘手,这事儿他力不从心。

    忽然,眼前出现一只手,峯舒都要疯了。

    莘烛指尖抵住峯舒的枪|口抓住了鞭子,在峯舒惊恐悲愤的目光下,狠狠甩了一鞭子,“啪”的一声金火出现,鞭子被火焰缠绕登时如一条仰天龙吟的火龙,黑煞和血雾竟系数被燃烧殆尽。

    鞭子没了污浊之气缠绕,露出了原本的色彩,是一根鲜红如火的鞭子。

    眨眼间,能带来巨大灾难的源头没了。

    峯舒像脑顶炸了雷,一脸呆滞: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大佬,这不是您的手段……”

    莘烛瞥他,一脸‘你果然是弱智’的嫌弃脸。

    峯舒一愣,望向莘烛的目光忽然热切,能修出灼烧万恶的火焰,大佬心性一定不坏!

    但凡作恶,就结不出正火。

    所以,这污秽的恶毒诅咒应该和大佬无关……的吧。

    翻看鞭子,莘烛确定了。

    “赭鞭,善食草木者之物。”莘烛记得是个龙颜大唇,腹胸透明的人的东西。

    善食草木……

    峯舒满脸茫然,电光雷火间念头涌上,目光明亮像燃烧两团火焰:“神农鞭?!”

    莘烛回忆片刻点头:“是此名。”

    他记得后头因人命名,赭鞭就多了个别名‘神农鞭’,鞭挞妖魔鬼怪,让其无所遁形。

    峯舒半截木头似的戳那儿,下一秒,呼吸急促,内心翻卷着激荡的浪花。

    卧槽!

    传闻神农以赭鞭鞭打各种草木,了解其平毒寒温,再播种。这就是记载的‘神农鞭百草’。

    万万没想到,峯舒竟一朝见着了个大宝贝!

    峯舒抹了把嘴巴,以免流口水出洋相,他对莘烛的敬仰又厚重三分。

    原本赭鞭封印在方寸仓库,但这小偷贪心,划拉些值钱的玩意后不满足,以为仓库有好宝贝破坏了阵法,引祸上身还放出了黑煞。那小偷已经被困三天,若非峯舒打破黑丝困,小偷会彻底被黑雾吸收同化,最后形成尸煞之物。

    莘烛卷着赭鞭,走到别墅外。果然没了邪气傍身,小偷的身上迅速爬满了毒疮。

    见到毒疮,峯舒脸色难看,抱着期许:“前辈,毒疮有解吗?”

    莘烛颔首:“有。”

    不就是被冒牌的幽冥气感染了,最简单的方法——吃用三昧真火烧制的何罗鱼便可。

    何罗鱼一首十身,音如吠犬。他记得这种鱼在谯明山下的谯水中很多。

    峯舒惊喜交加,泪光闪闪:“前辈,我能请您救人吗……”

    莘烛不为所动,一脸小偷罪有应得。

    “我说的是我朋友!”峯舒吸吸鼻子,丝毫未被拒绝难过,在他眼中莘烛浑身充满滤镜般的神秘金光。他盯着莘烛的高人之姿,急喘几下道:“前,前辈,收我为徒吧!”

    峯舒打小崇拜天师,梦想当个上天入地的大能。可拜访十几个道观被判定无缘道途,没人收他。他不死心,用整整八年时间另辟蹊径以科技入门,总算挤进国家特殊部门。

    见着个野生的大佬,峯舒心底那抹小火苗嚯嚯嚯燃烧起来。

    万一呢。

    莘烛侧目,上下打量峯舒。

    峯舒面相正派,天庭饱满,眉目清澈显然并非作奸犯科之人,且隐隐与他有一丝牵扯。

    系统:“收啊,这肯定是部门人才,他那些科技装备这么精良先进。”

    莘烛若有所思,忖度几秒,伸出了白净净的手,掌心向上。

    “什、什么。”被审视地目光扫视,峯舒紧张的声怯气短,僵若磐石。

    忽见大佬伸手,峯舒懵懵哒。

    “拜师礼。”莘烛黑亮如曜石的眸轻飘飘地掠过手机。

    峯舒差点乐到狂呼乱跳,生怕野生师父跑了,立马跪在地上‘咣咣咣’就是九个响头。然后顶着红肿的额头和黑青的眼眶,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师父!”

    莘烛明灭不辨的乌瞳闪过丝茫然。

    峯舒兴高采烈。

    然而,师父的手还很坚定,峯舒的笑容卡壳,不明所以地低头,顺着师父的视线掏出手机。

    “拜师礼。”莘烛修长纤细的手指,催促般弯曲。

    系统:“…………”拜师礼是礼物的礼吗?!

    峯舒干巴巴地上交手机,眼睁睁看着师父手腕一转,红唇一张将手机给囫囵吞下去了。

    吞,下,去,了?!

    准备后头慢慢看,莘烛满意地点头,他如今也是有蓬莱‘手机’的人。

    慢着!

    峯舒惊恐:“师,师父?!!”

    系统:“…………”宿主做个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