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妧半个小时到达试镜厅。

    她到的时候,就看她的师姐周婧脸色不好的离开了,周围等着试镜的女孩们议论纷纷。

    她听了一会,大概就是说周婧耍大牌,不肯演这个角色。

    她听到,心里默默想着。

    要是她能演这个角色,估计都能乐上天,然而别人还不稀罕这个角色。

    果然同人不同命。

    是她追求太低了。

    “陈莹莹—”

    ……

    “秦荷—”

    前面陆陆续续进去了几个女孩,她等的时间也不长,不一会儿就轮到她了。

    到她时,她有些紧张。

    毕竟看到她前面的女孩子进去没多久,就一脸失落的出来了。

    一进去,就看到肖姐站在导演旁边,见到秋妧进来,肖姐紧绷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了点。

    “导演好,肖姐好。”秋妧打了声招呼。

    肖姐冲她点点头。

    副导演脸色也不大好,只抬头瞥了一眼,这一眼让他发现这个新人演员长得还不错。

    小脸纤巧精致,肤色细腻光润,轮廓弧度流畅,最妙的是她一双眼眸,眼神清澈的像是浸润了山涧清泉。

    美人在骨不在皮,难得这个小姑娘,骨相皮相俱佳。

    副导咳嗽一声,身边一个男人给她递过来一张纸。

    秋妧看了一眼,发现是剧里台词。

    “给你十分钟记住,十分钟后用你自己的方式来表演这段,可以做到吗?”

    秋妧点头。

    “好,那你准备吧。”

    秋妧立即开始记台词。

    其实记台词对于秋妧来说不难,难的是对于表演这个片段时的神态,语气都要拿捏的好。

    她一边记,一边在脑海里想表演时的神态。

    十分钟到。

    秋妧放下剧本。

    表演开始。

    “黎明前的夜,如此的漫长。”

    “今天是上元节,街里张灯结彩,十分热闹,我向娘亲求了半天,娘亲摸了摸我的头,喊上张妈妈带我出来了。”

    秋妧声音轻轻,像是在娓娓诉所一段故事。

    这里是女主心里独白,她也看过小说,知道这是女主被抄家前的场景。

    她现在要将自己代入到这个戏的女主里去。

    她手心里微微出了点汗,她脸色不变,轻轻捏紧了自己的手指。

    副导演无意的前倾了身体。

    这一段都是女主内心独白,说白了也就考验一下台词功底。

    不过这个小姑娘似乎,还挺入戏的?

    “街边都是人,小摊上摆着好多我从未见过的面具,我觉得稀奇极了,想要张妈妈帮我买个面具,然而我拉了张妈妈的手,张妈妈却转过头,她眼里有什么东西闪烁着,好像是泪光。”

    “我看见她嘴唇蠕动了一下,她在说,她在说——”

    “这时候,一簇簇烟花绽放天空,华美绚丽,街边的行人都在欢呼,我仰头怔怔看着,却有些茫然无措。”

    “我从未见过如此美的烟花,那是我一生里见过,最美的烟花。”

    “我拉了拉张妈妈,却感觉她平日里温暖的手此刻却一片冰凉,我心中的恐慌更强烈了。”

    “张妈妈看了一眼我,我对她说,我想回家了。”

    “张妈妈却把我抱了起来,她的脸紧紧贴着我的脸,有什么温热的液体顺着脸我的脸颊流落……”

    “……我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那是眼泪……”

    ……

    “咔!”

    一声喊话,秋妧立即停住。

    她的眼里还带了点盈盈泪光,此刻有点懵逼地看着副导演。

    副导演咳嗽一声,冲她点点头:“可以,你们带她去试妆吧。”

    秋妧有些懵。

    她这是……她这是通过了?

    肖姐冲她耍了个眼神,走啊。

    于是她又些懵逼地跟着导演助理和肖姐去了化妆室。

    化妆室里,化妆师熟练地给她脸上上妆。

    秋妧问道:“我这算是拿下这个角色了?”

    “你以为呢?”肖姐白她一眼。

    “哦。”她松了口气。

    她放下心,又开始激动。

    天,这可是她离谢琛最近的一次!

    到时候她就可以和他拍个合照加个微信打打游戏聊聊天啥的!

    啊啊啊,追星女孩做了十年的梦终于要实现了么!

    开心!

    开心到螺旋爆炸!

    秋妧好不容易才按耐住雀跃的心情,乖乖等化妆师给她上好妆。

    等上完妆后,秋妧转过头,所有人眼前一亮。

    那是一双比朦胧秋水还要美的眼眸,她秀气的眉让人想起一寸寸浸润在晨曦里柳叶,清丽盈盈,却也不失几分少女的娇俏。

    可以说这个扮相,十分接近原著了。

    化妆师也忍不住夸道:“小妧,你可以算是我从事化妆行业十年来,见过最漂亮的女孩了。”

    秋妧有点脸红:“哪有哪有,您谬赞了。”

    后面副导演也来看了定妆,也表示满意。

    这个饰演少年女主灵溪的角色,秋妧算是拿下了。

    这几天剧组里陆陆续续定好了配角角色,也都拍好了定妆照。

    然后剧组发了官微,大家都陆续转发。

    秋妧登上大号,转发了这条微博,并在上面写道——少年灵溪已就位,相信这是对我非常有意义的一个角色。

    然后她又关注了一些剧组人员,又逛了一会儿微博。

    准备退出的时候,她发现她转发的那条微博下面,评论突然暴增,有些老粉也有很多她不认识的人。

    ——这是什么神仙小姐姐,怎么这么好看!

    ——啊啊啊啊,我粉了两年的小姐姐终于要火了吗?

    ——这是什么神仙选角,天呐,感受到了妹妹的古装美了。

    ——我喜欢这个选角!爱了爱了!!!

    ……

    秋妧抿起唇,依次给前面几十条评论回复了谢谢。

    她发现自己的粉丝又涨了五千。

    不得不感叹书粉的强大。

    退了自己的大号,她又登了自己的小号,逛了一圈,又点开谢琛的微博,发现他的微博还停留在前三天转发的微博上,她有些失落地退出了账号。

    然后把手机放一边,继续背台词。

    其实她这个角色的戏份很少,本来书里描写的笔墨也不多,也是回忆式的穿插在书中,戏份加在一起,大概也顶多不过两集的时常。

    这几天里,秋妧也没闲着,认认真真把台词研究了好几遍。

    第四天,秋妧正式进组,去了横店。

    一到横店,导演讲了拍摄要求,秋妧还指望能和谢琛见面拍照加微信的年头全部落空。

    剧组分为AB两组,A组是导演带着谢琛和林唯两位主演拍主要的戏,B组副导领队先开始拍女主小时候的镜头。

    所以她和她家哥哥的时间基本上是错开的。

    所以就是除了能在开机仪式上见到谢琛,其余时间都见不到了……

    果然,还是要当女一号啊……

    虽然秋妧有点失落,但一想到至少还能在开机仪式上能和谢琛有那么近的接触,秋妧又瞬间满血复活。

    剧组人员准备了一上午,秋妧也没闲着,也跟着别人跑上跑下,期间她探头探脑,都没看见谢琛。

    她有些奇怪,等到下午,开机仪式正式开始前,谢琛才过来。

    他看起来很疲惫,眼底下浅浅青黑色,据说是刚从另一个剧组赶回来的,本来那个剧已经杀青完了,但又临时要重拍一个片段,他又赶回去重录了一遍。

    秋妧远远看着,有点心疼。

    开机仪式算是走了个过场,没多久就散场。

    秋妧看着远处的谢琛,迟疑了会还是没有上前。

    算了,看他这么累,还要拍戏,她还是少去打扰他。

    接下来,就是拍戏了。

    秋妧也是任务繁重,要在三天里,把她的戏份全部拍完。

    这三天,也不是所有时间都用来拍女主少年时代的戏的,他们还要拍部分的大场面,所以这对秋妧的要求就很比较高了。

    她第一场戏,是女主少年时贪玩,跑出去,却正巧遇见雨夜被追杀的男主。

    和她搭戏的是一位新人,叫曾星凡,饰演少年男主。

    有剧组人员八卦,说他是选秀出来的,也没什么演戏经验,就是走后门才拿到这个角色的。

    秋妧倒也不关心这些事。

    她心里就一个念头——我家哥哥今年也才二十六岁,长相气质什么的演少年根本无压力好吗!

    他根本就可以自己演吗!

    真想和我家哥哥对戏!

    但没办法,这部戏女主有了少年选角,那男主也要加一个少年选角。

    他们这一场戏就是大夜戏,所以下午秋妧和曾星凡对了三四回戏后,就小憩了会儿,确保精力充沛。

    吃完晚饭后,化妆师给她画好妆,换好服装后,过了不会儿,开拍。

    狂风如雷,骤雨不歇。

    一道人影在林间穿梭飞跃。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后面跟着一大堆的人马,蹄声阵阵,似惊破黎明前的黑暗。

    “放箭!”

    前面穿梭的人闷哼一声,身影明显慢了下来。

    “抓住他!快抓住他!”

    副导演看着监视器里,一边指导。

    洒水车一路喷洒雨水。

    雨声轰轰,空气里却弥漫开一股血腥味。

    那人逃至悬崖边,眼见所有人马围了过来,无路可逃,他竟然直接就跳下了悬崖!

    黑衣人首领立即下马,看了一眼悬崖。

    崖下山谷幽深,更何况现在是深夜,根本看不出什么。

    他身边的一个黑衣人,看他脸色道:“老大,我看他从这里掉下去,就是不死也是重伤,根本不可能活着回京的!”

    首领冷冷看他一眼,道:“你懂什么,主子可说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们明天去下面看看有没有他的尸体,必须把他的尸体带到主子面前,否则主子日夜难寐,到时候也是我们办事不力!”

    “是!”众人齐声应道。

    那人又看了眼山谷,脸色阴沉。

    等黑衣人全散了,悬崖边突然伸出一张手。

    那双手惨白,指缝里全是血和泥土。

    慢慢地,一个人的头也冒了出来,他咬牙半天才爬到悬崖边上。

    这仿佛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他躺在泥水里,喘着气。

    他似乎累及就要睡去。

    然而他无意往旁边一瞥。

    就是这一瞥,他忽然一顿。

    此刻月光稀薄,山林漆黑,斑驳的树影随风浮荡,却又一道纤细的影子,在那树影之上,时隐时现。

    “救我!”他喘着气,伸出手,指向那个方向。

    “救我!”

    “我不能死,我的母亲还等着我回去救她……”

    他低声道。

    “咔!”

    副导演脸色不好,他道:“你这什么表情?这是求人的表情吗?眼神木的跟个面瘫一样!”

    曾星凡脸色尴尬。

    “这段作废,重拍!”

    这段拍了好几遍才过关,然后又继续接着拍后面的部分。

    秋妧从树后走出来,她低下头,道:“你是谁?”

    躺在泥水里的人,似乎已经十分虚弱,来不及开口就晕过去。

    雨水冲刷开他脸上的血迹和泥土,露出一张十分俊秀的面容。

    “这段给他们俩的脸给个特写镜头。”副导演道。

    镜头接着转移。

    秋妧拧着眉头,看了他半响,她叹了口气。

    “算了,本姑娘倒霉,就救你一回吧。”

    她咬牙努力背起这个人。

    “看起来虚弱,没想到这小子这么重!”

    “我可是偷偷跑出府的,等会回去肯定要被爹爹骂死……”

    她一边咬牙背着,一边叽叽喳喳自言自语。

    许是她太吵了,他竟然醒了过来,低声道:“喂,你话……真多。”

    他声音有些虚弱。

    秋妧却柳眉倒竖:“好小子,醒来了就自己走,本小姐不嫌你脏背你就不错了,你居然还嫌我话多!”

    她“哼”了一声,也不背了,直接一推。

    他闷哼一声,倒在地上。

    秋妧瞪他一眼,道:“既然你醒来就自己走啊,本小姐才懒得背你!”

    他一动不动。

    “诶,你……”她轻轻踢了他的脚。

    他还是一动不动。

    她一惊,“喂,喂,小子,你可别死啊!”

    ……

    “咔!”副导演脸上带了点笑容,“可以,这一段一条过。”

    秋妧松了口气。

    “行了,收工。”

    大家都松了口气,秋妧和曾星凡对视一眼,都笑了。

    俩人身上都是泥和道具血,衣服和头发也湿漉漉的挂在身上。

    看起来还挺狼狈的。

    “你演的不错啊。”曾星凡道。

    “你也演的不错。”秋妧商业互夸。

    曾星凡笑笑,“我是说真的,我原本还一直都进入不了状态,NG了好几遍,但你居然一次就过……”

    秋妧摆摆手,“这不是想早点收工,早点休息嘛,而且我至少拍过两部戏,比你有那么点经验嘛。”

    顿了顿,她又拍了拍他的肩,道:“你也别想太多,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相信接下来你会演得越来越好的。”

    曾星凡笑笑,“那就借你吉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