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Omega将军总在撩我 > 第72章 第七十二章
    “乖一点……老实从了我,不好吗?”

    柯赛维德挣扎着从被子里探出头,浅金的发让人□□得乱糟糟:“很热,你别过来。”

    艾尔文一双手环住他的腰,不让他挣脱:“我设定了温度,再等两分钟,会凉快的……”他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心愿,不能满足我吗?”

    柯赛维德一颗铁石心肠暂时还没练出来,僵持片刻,他皱着眉,一脸不乐意地任艾尔文拖了回去。

    “只是一起睡午觉……”艾尔文信誓旦旦保证,“不会对你做过分的事。”

    柯赛维德对他的话将信将疑,从他刚才的表现来看,可不像是要老实睡觉的样子。

    果然,艾尔文又开始新一轮的胡作非为,到最后,自己不止头发像过了静电,上衣纽扣也不知飞去了哪里。

    柯赛维德忍无可忍,按住他还想继续作乱的脸,指腹滑下,在他被衣扣刮红的地方擦了擦:“你到底要干什么?”

    “吸你啊。”艾尔文笑着看他,盛着阳光的眼睛宛如金色琥珀,脑袋又贴上柯赛维德脸颊最柔软的地方蹭了蹭,“你是我的精神食粮,有了你,整个世界都明亮了。”

    柯赛维德掰过他的头,对向窗外:“外面一直亮着。”他狐疑扫了艾尔文一眼,眼底藏着一丝关心:“待在这里,是不是很无聊?”

    好好一个人,因为空虚寂寞,活生生憋成这副德行……

    艾尔文没说话,肢体舒展,将柯赛维德整个纳入怀中。

    两人这样静静相拥了片刻,艾尔文满足地舒了口气,声音中带着令人安心的惬意:“喜欢你啊……喜欢的东西,就要这样满满的抱在怀里,才觉得踏实。隔远了,总会时不时惦记,心脏像系上了一根很长的绳子,另一端不知道要延伸去哪里。”

    柯赛维德感受着对方胸腔里跳动的心跳,身体也慢慢放松下来。

    像这样与他人毫无距离紧挨在一起的经历,柯赛维德少有体会,只有眼前这个人,一而再再而三,刷新着自己原本的认知。

    不可否认,这样的感觉并不糟糕,安逸得甚至让人有些眷恋。

    “我应该,也喜欢你。”

    不知怎么,话便这样脱口而出了,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

    柯赛维德并不觉得懊恼,像是把本该一早交给对方的东西,放到了应该存放的地方:“只是……不知道喜欢你什么。”

    艾尔文想了想,出声替他开解:“或许,因为我不是你的理想型?这点通过当初送你的娃娃,可以看出来……让我猜一猜,如果没有信息素过敏的问题,你的首选,应该是海藻那样,柔弱却又坚韧,面容足够出色的Omega女性;其次,你才会考虑男性,衡量标准也与前者大相径。”

    求证一般,艾尔文含笑的眼望向柯赛维德:“不符合你的审美,就得是对你有用的人,否则,你没有选择的意义。”

    柯赛维德眼角弯了下,唇边的笑,还有些矜持。

    他把艾尔文往上抱了抱,脑袋枕在对方看着并不如何结实的颈间,说道:“只对了一半。”

    声音自耳畔拂过,气息扫在腺体附近,激起一阵酥麻。艾尔文倒是挺享受这种感觉,将人搂得更紧:“哪一半?”

    柯赛维德:“各一半。”

    艾尔文失笑:“那就是都不对了。”

    柯赛维德静静思考:“相比你假设中的情景,我还是觉得,和你在一起更好。”

    艾尔文很惊奇,转头想看看柯赛维德此刻的神情,却被他不客气地按了回去:“Omega是必需品。对一个Alpha来说,没有Omega的人生,不完整。”

    艾尔文让他这番言论逗笑了,想想这也确实像他能说出的话。

    “样貌符合我的喜好,弱一点也没关系,我可以给对方提供庇佑,但对方在我这里的意义,成了一件必备品,别人有的,我也有了,仅此而已。”柯赛维德道,“至于第二种,长相差强人意,胜在自身足够努力,不会拖后腿,这样的,最终也只会沦为我的附属品……想来想去,还是你最好。”

    艾尔文都快让他说得心花怒放了,却不敢得意忘形,小幼苗难得愿意多展几片叶子出来,再给吓回去,那可太令人遗憾了。

    柯赛维德不介意让他清楚自己的想法:“比自己弱很多的,我不会关注,比我强的,我只想打败。你不比我弱,也没比我强,我不需要保护你,也不用等你成长,需要你时,你就在那里,我可以放心把后背交给你,有你在身边,我能无所顾忌闭上眼……你不只是我人生的一部分,往后,我人生的每个阶段,每个计划里,都有你。”

    柯赛维德放开了对他的禁锢,艾尔文终于看到他眉眼中,那份比光辉还要生动明亮的真挚。

    心底不知名的角落,瞬间花团锦簇。

    艾尔文捧住他的脸,唇一点点贴了过去:“我一定要尝一尝……看看你今天到底吃了多少糖,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唇齿相接,分开时,两人眼中都有了点醉意。

    “我好像也有些明白了。”艾尔文道,“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

    柯赛维德随口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值得。”艾尔文重新把人扑回床上,“有时候在想,早知有这么一天,应该趁早把偷到身边,从小小一团开始养起。可再一想……还是算了吧,舍不得你跟我一起遭那么多罪。”

    柯赛维德赞同这点:“我很感谢你,在一开始,对我伸出了手。”

    艾尔文很快明白他在说什么:“星兽小姐相亲那次?”

    柯赛维德点头。

    他没和任何人说过,在最初恢复意识时,面对周遭陌生的一切,陌生的自己,顿时有种被世界隔绝在外的感觉。

    他迫切想与这个世界建立起联系,弄清自己身处何方,到底是谁,凭着有限的线索,拼凑可能的经历……而艾尔文,便是在这时问他,需要帮助吗?

    尽管自己当初的目的也不见得有多单纯,但只有这个人,无论他们最终结果如何,从一开始就与别人不一样了。

    何况,这个人确实很好。平时在外面几星币的利息都要扣半天,心里却分得很清,谈利就要利益最大化,谈感情那就尽量不掺杂别的东西。他真的用实际行动告诉柯赛维德,我喜欢你是我的事,回应与否,都不影响我,继续喜欢你。

    看起来一肚子坏水的人,天真起来……真是让人一点办法也没有。

    “现在刚刚好。”柯赛维德道,“没有记忆的我,和如今的你。早了不行,晚了兴许就错过了。”

    艾尔文脑袋再蹭过来时,柯赛维德没那么抗拒了:“遇到你,我很开心。”

    “遇见你的每一天,我都很开心。”艾尔文手指点在柯赛维德尚未阵亡的第二颗纽扣上,“现在,我可以让你更开心,要不要来试试?”

    天色一点点变得昏沉,刚刚午觉醒来的薇弥娅伸着懒腰跑出来觅食,迎面撞见了正从古堡外归来的阿利叶。

    “他人呢?”阿利叶问道。

    薇弥娅哈欠打了一半,不确定问道:“谁?”

    “柯赛维德。”

    薇弥娅一脸莫名:“他回来了?”

    作为一觉睡到现在的人,她对外面的风吹草动一概不知情啊。

    阿利叶也看出来了,怀着很是无语的心情,跟着薇弥娅来到艾尔文常待的露台,夕阳的余晖里,只有几只嗷嗷待哺的鸟,在放声歌唱。

    “行了,我自己去找他吧。”阿利叶头疼的走了。

    薇弥娅一个人留在露台上,城堡外的花,这会已经收拢了花瓣,吹来的晚风中,还残留些许沾染暮色的幽香。她看着桌上没来得及收走的茶盏,心念倏然一动,走到了艾尔文平日里常坐的位置。

    她知道艾尔文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东西,也就没敢往那把椅子上坐。

    小心挤进了桌椅间的缝隙里,薇弥娅撅起屁.股半蹲下来,向外看了过去。

    只一会的功夫,恒星标志性又圆又亮的身影,又往地平线上坠了几分,天边云层稀薄,也就没带来多少瑰丽云霞。

    除了自然赋予的美妙景致,视野中唯一的人工痕迹,便是那通往地下隐蔽入口,只要有人进出,在这个位置,一眼便可以察觉到。

    薇弥娅又换了几个角度试了试,别的地方都不行。

    原来如此……

    薇弥娅的小心脏砰砰直跳。

    她好像……不小心发现了一个小秘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