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 第1188章 第1188章
    ☆、04844-预热

    我:“交易处拍卖那批梅师兄的册子时, 没发现哪本夹了东西吗?那张免费券的长度比梅师兄常出的册子规长一点, 直接夹里面会突出一部分,而如果要不突出就需要折一下, 便增加了厚度, 拿着册子随意翻翻应该能注意到。”

    燕兆锋师兄:“夹了拍卖物品之外的东西, 如果我们发现了肯定会拿出来;这是戒律处转交过来的,应该就会退回戒律处;之后戒律处退回原所有者。这个过程中除非哪个弟子私拿,否则东西应该不会丢失。”

    我:“现在看来,如果免费券真夹在册子里, 可能就是有人私拿了,但问题是,施薄临, 你真的夹里面了吗?你确定册子被戒律处没收时, 免费券还在册子里吗?”

    施薄临果断:“不确定。”

    燕兆锋师兄:“不靠谱哦, 难得地有些同情孙泗骁师叔。不过重点是, 二公子, 你放了这么大一个劲爆消息, 却又去关心久远的免费券, 不好吧……”

    我:“我留了一个月说明拍卖物品细节的时间,很够的。”

    燕兆锋师兄:“也就是你要折磨我们一个月?”

    施薄临:“明明是预热, 期待一个月, 天天都有惊喜, 等开始拍卖时还能继续心跳加速。”

    燕兆锋师兄:“加到最后就爆体了……”

    我:“如果你们这些经常与我相处的同门面对一个假人都这么不淡定, 我以后还怎么敢在面向世界的沙专里玩这类拍卖?”

    燕兆锋师兄:“还是别玩了, 那场面想想都可怕。”

    施薄临:“对,美人跟我们这些自己人玩就好了,不跟外人玩,不够分。”

    我:“我要是做几亿个与我一模一样的傀儡……”

    燕兆锋师兄:“难度很大。傀儡炼制越与真人相似难度越大。二公子你这长相,当年大批模仿你整容的人已经证明了,稍有瑕疵便撑不起这等绝色。即使傀儡是你自己打造的,别人可能略多捧它们几句,却不可能为之疯狂。”

    施薄临:“我也觉得不会有第二个美人。”

    我:“先试一次。”

    ☆、04845-刺激

    接下来一个月,小随一边制造复制体,我一边根据小随的制作情况描述我准备拍卖的物品。

    我:“可能这并不适合叫做傀儡,因为傀儡通常应该有一个操控者,但我制作的这个东西,他不会听令于任何人,如果买到他的人强行在他身上加烙印、给他下指示,他可能会反抗、自毁,或者与下烙印者同归于尽。倒不是他的性子有这么刚烈,而是他的先天条件决定了他承受不起外来的强力烙印。”

    我:“购买后并不能一直持有他,因为他的稳定度很不好,外来刺激过大便损毁,即使没有外来刺激,一段时间后他也会因为先天缺陷的不断扩大而自己消亡。”

    我:“他的攻击力基本为零,防御力也很糟,不过在云霞宗内的时候,靠着云霞宗大阵可以让他勉强全防金丹级攻击,相当于另外给他加了一层防御。这层防御并不属于他,离了云霞宗或者面对能绕过云霞宗大阵防御的对手,他就非常脆弱。”

    我:“他是我的试验品,为了观察数据,他在存活期间会持续与我保持一定程度之上的联系,我顺便可能获得与他在一起的人的相关数据,甚至可能包括那人每天说了些什么。我会尽量回避那些隐私,不过第一次制作这样的物品,我不能保证完备的控制力。”

    “二公子,我就一个问题,这个……试验品,做完了吗?你在网店里一天一两段地加物品说明,好像很缺乏完整性?”

    我:“还没有做完,实际上才刚刚开始做,预计拍卖结束前会做完的。如果按照现在的预定拍卖结束时间做不完,我会将结束时间延后,等做完了再停止。”

    “也就是,在现暂定时间内的最高出价者,不一定是拍卖赢家?”

    我:“对。我可能在截止时间的最后一秒来改时间。这个说明我放在拍卖说明的首行吧,字号加大再标红,应该比较醒目了。”

    “唔,行,虽然这么定规则有点乱来,不过只要提前说明了,倒也不是不可以。”

    “这样更刺激了,最终时间未定,那么卡时间出价便行不通,只能真拼价高了。”

    “二公子,截止时间只会延后不会提前对吗?”

    我:“是。就算我提前把试验品做好了,我也可以放着等,一边等一边还能再检查看看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

    “那行,还是可以卡时间,就是需要多卡几次而已。”

    “卡时间可不仅是实力问题,还需要运气。”

    “有实力的基础上才谈得了运气。否则让练气期凭运气赢金丹期?他们拿得出钱吗?宗内交易,难道还想乱喊价然后赖账?”

    “在外面交易也很难赖账啊。”

    ☆、04846-还原度

    “二公子,付款只能付灵石吗?”

    我:“其他的也可以。”

    “但价值高低怎么判断?”

    我:“以我的顺眼度为准。”

    “这样的话,那即使在拍卖结束时我们看到了所有人的出价,我们自己也判断不出谁赢?”

    我:“对,必须等我说结论。”

    “那练气期还是有可能赢金丹期的嘛。”

    “啧,别做梦了,练气期拿得出来的东西,二公子的库存里一大堆,比灵石还没价值,怎么可能出奇制胜?”

    “那可不见得,有些秘境里的东西,等级很低,但珍奇度很高。”

    “练气级的珍奇度,奇在哪里?外观?二公子的冰可以凝出任何外观。”

    “那,如果是练气级的秘境规则呢?”

    “……”

    我:“我买。”

    “现在不卖,我要拿来交易二公子你的拍卖品。”

    我:“如果拍卖获胜者不是你,我能另外交易你的这份规则吗?你开价。”

    “现在就判我输啊?”

    “因为,有人能拿出元婴级的秘境规则参与拍卖……”

    “元婴级的规则,不一定比练气级的对二公子更有价值……好吧,过后可以另外交易。”

    我:“谢谢。”

    “我们现在就可以……不不,我还是争取一下拍卖吧,二公子的复制体,比二公子的其他炼制品更让我心动。我要忍耐。”

    “如果二公子为了秘境规则交易给你一个吻呢?你愿意提前换吗?”

    “愿意!”

    我:“我卖艺不卖身。”

    “你那个复制体,不就相当于卖身吗?”

    我:“继续说明此拍卖品的情况。仅限在云霞宗内的时候,其防御力强到如果他不同意,破不了他防的人就碰不到他,也就是金丹期及以下修为碰不到他,如果有人能隔离他与云霞宗大阵的连接,另说。他的活动能力不好,跟人打架是绝对做不到的。”

    “我们肯定不舍得打他。如果不考虑活动能力,也就是局限在静态条件下的话,这个复制体与二公子的还原度还比较高?”

    我:“我尽量还原。”

    “可是太还原的话,当他消亡时见过他的人会很难受吧?像是……弱化版、片面版的二公子死亡了似的。偏偏他的消亡又是必然。”

    “呸,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但,跟自己长得很像的炼制品,被破坏时自己是会有不舒服的感觉,不信你问器修。傀儡堤那边对此还有专门的心理疏导课程,他们都建议不要轻易制作与自己或自己认识的人太相似的傀儡;有的时候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压力,还会故意让傀儡不那么鲜活。”

    ☆、04847-自己人和外人

    “二公子,制作这个物品,你确定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你刚升了一个小等级,本就处在需要稳定的时候,如果弄出一个东西冲击了你的心灵,可能不太好。”

    我:“谢谢你的提醒,我一边制作一边观察我的心理状况,如果中途发现我的内心为之波动太大,我就取消拍卖。当我取消拍卖时,你们能理解而不会认为我是在耍你们吧?”

    “理解了也不影响我觉得自己被耍了。这么危险的事情,你不先自己偷偷试验好,却贸贸然地开拍卖,显得很不谨慎。”

    我:“你说得对,但我一个人思考总觉得很不全面,挂一个拍卖项目出来,请你们一起看着我的制作进程、给我提建议,我觉得更踏实一些。”

    “踏实很好啊,就当一起玩嘛,本来也没说开了拍卖就必须把东西卖出去,规则允许中途休止的。”

    “要赔款。”

    “赔就赔嘛,赔灵石而已,而且赔偿金额很低,只是象征性地处罚一下,我都支付得起,我愿意帮二公子付赔偿金。”

    我:“谢谢。”

    “二公子继续放复制体的说明吧,最好再放些图出来,各种姿势的都要。”

    “滚蛋,既然是二公子的复制体,怎么能摆破下限的姿势呢?当然是要与二公子一样优雅。”

    “……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把二公子跟优雅放一起不太和谐?”

    “二公子哪里不优雅?”

    “……优雅不够萌?”

    “猫不萌吗?猫不优雅吗?”

    “哦……师姐说得太有道理了,这么一想二公子和优雅放一起确实和谐、没有任何违和。”

    *

    我在云霞宗内拍卖复制体的事情传到了云霞宗外,然后沙专表示:

    “感觉自己受到了排挤。”

    “理性地说,裴林在云霞宗内玩这个容易控场,放到整个沙盟里玩则多半得出事。”

    “所以以后也是这样了?有什么事情都先在小沙专里试验,沙专只能喝残汤?”

    “这不是很正常吗?自己人和外人之间的区别。”

    “所以为了跟裴林一起玩,很多人选择了报考云霞宗,其中还包括部分已经当了多年散修的家伙。”

    “从史倪寒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