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我英]召唤师先生想要成为普通人 > 第65章 这是想要成为普通人的六十四件事
    差不多等我们吃完后,A班才搞定了他们今晚的饭。

    咖喱香浓,饭粒晶莹,看卖相应该味道不错。

    这一切多亏了爆豪胜己,要不是这位暴躁老哥力挽狂澜,鬼知道他们今晚要炸掉几个锅。

    没办法,谁让A班是一个充满奇思妙想的大家庭,每个人都超——有趣的!

    我拿小勺挖着布丁,一边吧唧嘴一边听心操人使抖英雄科的黑料。

    “也不知道是谁给的勇气,他们居然把鸡蛋放到微波炉里。”心操人使忿忿不平,显然还记挂着自己那条差点被毁掉的鱼,“他们甚至还想做咖喱荞麦面。”

    “你这倒是提醒我了。”我含着勺子嘟囔:“果然布丁还是冰的好吃。”

    心操人使直白地:“你什么意思?”

    我捏着装布丁的小瓶子,用勺子一点点把卡在边角里的碎布丁掏出来吃。

    心操人使戳戳我。

    我又拆了包布丁,把它捧在手里一个劲地转,“唔,A班那个叫轰焦冻的喜欢吃荞麦面。”

    “是,然后?”

    “他的个性和冰有关。”

    心操人使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他下意识看了眼正拿勺子心不在焉戳土豆的轰焦冻,压低声音难以置信道:“所以你想人家帮你冻布丁?!”

    他同情的看着我,还拍了几下我的肩膀,沉痛的开口:“一二三,你刚才烫鸡毛的时候真的没烫到自己脑子吗?”

    “还有,你不是有那本书嘛?干什么要舍近求远?”

    我甩掉心操人使拍来拍去的手,深呼吸几口气,顶着这人一脸“怕不是傻了哦”的表情,哼哼哧哧地开了口:“我没办法嘛……”

    心操人使很狐疑:“你怎么又没办法了。”

    “因为书和我闹别扭了。”

    我垂着头,颇有些自暴自弃的意思,“它老是要我陪它玩这玩那的,我懒得理它,结果这家伙一下子有小情绪,生气不理我了。”

    “哦对了,他还给了我这个。”我从口袋里摸出一叠书签递到心操人使手上,“我估计是绝交礼物之类的。”

    心操人使:“……你想太多了吧。”

    他把书签一张一张的挑出来看,看了会儿不由把眉毛挑高了些,“还挺好看。”

    “那当然,毕竟是绝交礼物。”我趴在桌子上,话里话外都带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谁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心操人使挑起眉,他双手抱臂,沉声道:“恕我直言一二三,你是不是太欺负它了。”

    我单手撑住脑袋,把书签摊在桌子,叹了一口气:“没办法,只要看见书我就特别想闹它,弄它,让它吱哇乱叫。”

    心操人使:“……抖.S吗你。”

    我不理心操人使,直直把书签塞回口袋里,抱着几盒没开动的布丁打算溜过去找轰焦冻。

    但我又不是很敢靠近这朵A班的高岭之花,只好呆在一个离人家不远也不近的位置悄咪咪的看。

    我捧着我的布丁盒子,眼巴巴的瞅。

    啊啊,轰焦冻怎么看都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冰山雪莲,这么随便的事拜托他估计也挺悬的。

    ……不过我可以拿荞麦面收买他。

    我用手指头一下一下的捏着自己的脸,暗自思索计划成功的可能性以及可行性。

    我相信,哪怕再冷漠的男人,他的内心都会残存几分温度。

    而且我和人家好歹也有几天同事之情,  我还和他跑过步打过架,吃过点心喝过茶,煮过荞麦面骂过安德瓦,而且还躺过一张床(医院的)!都这样了他应该不会对我那么绝情……吧?!

    我开始缜密的推理,试图用真(歪)理说服自己坚定决心。

    嗯,已知,轰焦冻在雄英英雄科学习,又知,雄英告诉我们,英雄必须有一颗乐于助人的心。那么由此可得,轰焦冻也有乐于助人的心。

    且轰焦冻有一个No.2的很火(物理)的爹,推导可知,轰焦冻也很火(物理)。

    萨玛拉曾经说过,火焰是热情之源,那身为萨玛拉同伴的轰焦冻应该是一个热情的人。

    试问,一个乐于助人的热情的雄英学生,会那么残忍的拒绝一个只是想吃冰布丁的普通人吗?

    ……好像还真会。

    毕竟温蒂妮告诉过我,被冰雪认可的人总是冷静淡然,不讲情面的。

    可轰焦冻的个性是半燃半冻,中和一下也糟糕不到哪里吧……

    大概。

    那,那实在不行我给他的荞麦面放辣,激发他潜藏于心的小火苗!

    我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心,在轰焦冻刚吃完饭收拾好碗筷坐在位子上无所事事正准备发个呆畅想未来的那一刻,我拎着布丁直接凑了过去。

    “轰,轰君……!”我卡壳了一下,顶着轰焦冻那张寒气逼人的脸颤颤巍巍开口:“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我伸手比划了一下道:“不需要你做太多啦,只要你帮我冰一下布丁就好了!”

    “虽然布丁没法给你吃,但作为报酬,我可以给你煮荞麦面哒。”

    轰焦冻:“……”

    我顿时紧张了起来,连忙解释道:“肯定比上次的好吃!”

    轰焦冻沉默的拉开凳子,走到了厨房。

    我迷茫的抱紧我的布丁,注视着这位不受嗟来之食(?)的酷哥的背影,咽了口口水。

    看起来是贿赂失败了哎。

    我正打算找别人问问,轰焦冻正好从厨房里出来。

    他提着个袋子走到我跟前,把袋子交到我手上,又把我的布丁给拿了过来。

    我打开袋子,发现里面装满了荞麦面。

    我:“……”

    不是,你怎么回事?

    我无语的盯着他看。

    轰焦冻十分坦然接受了我的注视。

    “好的吧,我知道了。”我提着袋子往厨房走,“我给你煮一大锅荞麦面。”

    轰焦冻跟着我,在背后添了一句:“要冷的。”

    我好悬没把袋子给摔地上。

    我拎着轰焦冻给的材料,在厨房里慢悠悠的开始料理。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我把煮过的荞麦面捞出来沥水的时候,我身边凑过来一个少女。

    “呜哇好厉害!”芦户三奈笑嬉嬉地:“你是在煮荞麦面吗?”

    轰焦冻盯着我,头也不回地补充道:“是冷的。”

    我把荞麦面放盘子里,拿了双筷子递给轰焦冻后挠挠头看向少女:“嗯,是。”

    芦户三奈头上的触角抖了抖,她捧着脸道:“会做饭真了不起呀。”

    她坐在凳子上,两只脚不老实的晃来晃去:“哎,我要是也会就好了的撒。”

    我刚想说什么,结果注意力一下被芦户三奈头上一耸一耸的触角吸引住了。

    啊,可爱,想摸。

    ……不是这是什么神仙级别的小姐姐!有触角也太甜了叭!还有还有,粉红色的皮肤真的很好看,是恋爱的颜色哇!!

    就!连!眼!睛!都!很!好!看!

    有的人表面看起来一本正经,内心却已经开始构思要怎么合法合理地摸人家触角了。

    不,不可以一二三!有第一次就一定会有第二次,你真的忍心让自己从此堕落吗?!

    内心的声音:忍心。

    我:……不可以!

    我好艰难的摁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努力端正态度道:“嗯,你要是想吃我也可以做点给你啦。”

    如果吃完可以给我摸摸触角就好了。

    我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

    “不用不用!”芦户三奈摆手,“我已经吃饱了!”

    “我可没胃口再来一碗荞麦面啦!”

    正在嗦面的轰焦冻歪着头,有些疑惑不解:“为什么会吃不下,荞麦面很好吃的。”

    “嗯……这和好吃又没关系。”

    轰焦冻:“可是,不管多撑我也吃得下呀。”

    “因为荞麦面很好吃。”轰焦冻执着的向我和芦户三奈安利,“真的很好吃,不信你试试。”

    ……好不好吃我当然知道,毕竟是我做的。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之前那副冷艳高傲的样子去哪里了啊?!

    我有点不忍直视,只好咳嗽了一声。

    “嗯嗯,那个各位啊。”我拍拍手道:“呆在厨房不热吗?”

    轰焦冻迷茫地:“你很热?”

    我点头,试图把(在我眼里)人设崩坏的轰焦冻先带出去,“对呀对呀,不如我们先出去?”

    轰焦冻“唔”了一声,用个性造了块冰给我。

    “这样会好点吗?”他把那坨冰塞在我的掌心,一脸认真道:“你可以拿去降温。”

    我:“……我jio得你才是热傻的那个。”

    我直接把捧着面的轰焦冻给拉了出去。

    轰焦冻:?

    他眨眨眼,什么也没说。就乖乖的坐在外面的位置上,继续吸溜自己的面。

    我把冻好的布丁从轰焦冻手里拿了过去,一边吃一边看轰焦冻。

    这便让原本坐这的心操人使很难过了。

    他把头往左转是一个剥壳荔枝在吃面,往右转是我在吃荔枝味的布丁。

    心操人使:“……嗯。”

    心操人使叹道:“试胆大会还没开始,你们倒是给我一个好大的惊吓啊。”

    我一听,差点把塑料勺给咬断了。

    “真哒?!”我把布丁瓶子往桌上重重一磕,高兴的开了口:“我可喜欢试胆大会了!”

    “因为会有小可爱,对吧?”心操人使把目光从正在嗦面的轰焦冻那里移到我身上,还着重停了几下在我的布丁上。

    心操人使问我:“你吃的是什么味的?”

    “额,荔枝的,怎么了?你要来一口么?”

    “不。”心操人使看了眼我手里红红白白各占一半的布丁,又看了眼轰焦冻红红白白各占一半的头发,“噗”地一声笑了起来。

    他笑得可开心了。

    我戳戳和犯了病没什么区别的心操人使。

    心操人使笑了半天,一边咳一边笑道:“我突然觉得,热爱观察是件好事。”

    我和轰焦冻不解的瞅一眼他,然后齐齐低下头,该吃面的吃面,该吃布丁的吃布丁。

    于是乎,心操人使笑的更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