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人家女孩子头发给揉乱之后,某个职业英雄极为强迫症的又替她整理了一下,也是在这个时候,他发现少女垂着的脸蛋泛着不自然的红,抿着唇紧张到不行的样子。

    他的手一顿。

    也不是非得拎着批评教育的程度,既然适当提醒过了,那么她应该也已经有所反省,作为职业英雄,潮爆牛王还不至于死盯着一个已经知道错了的女孩不放。

    自然而然将少女通红的脸错认成是因为后悔愧疚而引起的,潮爆牛王认为点到即止便足够了。

    樱谷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警局出来的。

    将她从恍惚中唤醒的是一个妇女的声音。

    “那个、真的非常感谢!”一直等在警局门口的妇女手里抱着似乎熟睡着了的婴儿,极为慎重的向她深深鞠了一躬。

    被比自己年长的女性如此郑重的鞠躬道谢,樱谷爱立刻下意识退了一步摆摆手:“请不用这样。”

    妇女抱着孩子,眼眶通红似乎刚刚才哭过,在目光触及到少女手臂上缠着的绷带时,似乎又有了湿润的预兆。

    樱谷爱连忙解释:“这个是不小心擦伤的,已经上过药没事的。”

    “请务必告知联系方式,我和我家丈夫必须得登门道谢才行。”

    “这不是什么……”

    “这当然是需要郑重道谢的事情。”妇女看出的少女想要推拒的态度,换做以往为了不给别人带来麻烦,她是绝对不会强行做别人不愿意的事的。

    可是假如不是眼前的少女,她的孩子……

    被打断的樱谷爱看着面前妇女注视着孩子柔和又后怕的目光,又对上妇女看过来时满是感激的神色,不由微微一愣。

    她再次抱着孩子弯下了腰:“真的!非常感激!”

    这一次樱谷爱说不出任何推拒的话语了。

    导致的结果就是,在对方带着丈夫亲自登门拜访感谢的时候,樱谷爱被知道了具体情况的父母狠狠的教育了一顿。

    似乎是她总是让人十分省心,所以在得知她遭遇到这样的危险,却又救下了一个稚嫩的生命,樱谷玄和一时之间不知是该心疼还是该为她骄傲。

    最终她被扣下了一个月的午餐布丁。

    由于她私自使用个性的事情被警方瞒了下来,这件事在新闻上报道的时候并没有过多的提及她,只有几个被采访又恰好当时在安全通道的当事人叙述有个少女在那时维持了现场秩序。

    没有姓名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个性,唯一的线索就是那是一个长得漂亮的有着粉色长发的女孩。

    根据被采访的当事人说,那个孩子将来一定会成为十分优秀的职业英雄。

    当周一樱谷爱带着伤来学校的时候,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漂亮、粉色长发、带伤。

    “难道新闻上那个指的是爱酱吗?”立刻有人心直口快的问了出来。

    被问到的樱谷爱闻言愣了愣,转头笑着道:“怎么可能嘛,这个是不小心摔伤的。”

    大约是她的态度实在是太坦荡了,反而让人瞬间就接受了这样的说法,最先问出口的少年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道:“说、说的也是,爱酱平时也要小心一点,不要再摔伤了。”

    只有知道全部真相的寺田礼子饱含着对少女的担忧,紧张兮兮的询问着伤势,那天少女被警方带回警局例行询问的时候,她被在附近工作听到消息赶来的父母给带了回去,虽然寺田执意想要留下来等她,樱谷爱却笑着让她先回去。

    就好像遇到那种危险的人是寺田礼子而不是自己一样。

    “我没事的,礼子不用担心。”

    到现在她也还是在安慰自己。

    寺田礼子从自己的桌子里拿出了一瓶小布丁放在了樱谷爱的桌上,她蹲在少女桌子边上,双手抓着桌沿,仰头可怜兮兮的瞧着她:“我决定了!爱酱要是没有遇到喜欢的人,那就由我来爱上爱酱!”

    这是她们经常会开的玩笑,毕竟少女实在是既温柔又漂亮,几乎符合任何一个人对于理想恋人的所有构想,寺田也经常会觉得自己要是男的肯定会对少女着迷到不行,对于现在能成为对方的朋友也感到十分满足。

    以往这个时候樱谷爱都会毫不在意的笑着说类似于“在礼子爱上我之前,我就已经爱着礼子了呀”之类的话,寺田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接受美人的暴击了,结果却迟迟没有听到另一边的反应。

    寺田发现以往对这个玩笑适应良好的少女忽然就露出了些许迷惘的表情,略有些恍惚的问道:“……是喜欢吗?”

    “???”

    樱谷爱垂了眼,纤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明明不是第一次见到,可是那个时候心跳的却好快,这代表我喜欢上他了吗?”

    寺田礼子大惊失色。

    “你遇到喜欢的人了?!”

    她下意识的就问了,接着就看到从来不对这种话题感到害羞的少女瞬间红了脸,就像是任何一个谈及感情问题会觉得羞怯的女孩一样,明亮的眸光中带着点润泽,脸上泛着些许红晕,原本就漂亮的模样又更添了一份恋爱中少女的娇态。

    少女羞红着脸不敢看她。

    恋爱中的爱酱也好可爱啊!

    不对!!!

    寺田礼子惊的险些摔到地上,但是她到底还记得这里是教室,而自己是一个腼腆内向性格的女生,才勉为其难的稳住的身子,没干出这么丢脸的事。

    是谁!?

    就像是为了替她排除嫌疑人一样,头发和脾气一样炸的爆豪正巧提着书包进了教室,他随意的将书包摔在肩上,这几天心情都不怎么样的他今天看起来心情也同样的糟糕。

    他一进来就径直的走到了樱谷爱的桌前,当然他本来就是她的前桌,所以直到他在她的桌前站住却没有拉开椅子坐下,寺田礼子才意识到他是有话和爱酱说。

    她十分知趣的回到自己位置,决定不打扰这两个青梅竹马的谈话。

    只是沉溺在自己世界的少女这次显然注意力并不集中,直到对方的书包甩到了她的桌上,她才回过神来。

    “新闻上那个是你?”爆豪开口就问。

    面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樱谷爱倒是认为没有什么必要说谎,之前的思绪被打断,面对熟悉的人之后她终于恢复了以往的样子,托着脑袋轻飘飘的道:“爆豪君是担心我吗?我没事哦。”

    目光在少女缠着绷带的小臂上停留的爆豪闻言表情顿时一变,就像是为了掩盖心事一样瞬间挪开了视线:“怎么想遇到你倒霉的也是别人吧?”

    “欸?爆豪君觉得遇上我是一件倒霉的事吗?”她立刻毫不犹豫的顺着对方的话开始延伸,没等爆豪想出怎么应付这死亡问答,她就接着道,“不过对我来说遇到爆豪君是很幸运的事,所以爆豪君就稍微忍耐一下吧。”

    “……”

    寺田礼子摇摇头。

    看来不是爆豪同学。

    倒不如说被聊到不知所措,嘴上说着“老子为什么非得为了你忍耐啊?!”一边假装火大坐回自己位置的爆豪同学,你这样真的可以吗?

    接着绿谷也终于到了教室,他看起来气喘吁吁的,刚坐到座位就立刻慌慌张张的摆出了上午要用的课本,确定自己没有迟到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小久最近好像都很累?”樱谷爱侧头看向满头大汗的绿谷,递了一块手帕过去,“是加强了训练吗?”

    就算是青梅竹马,可到底也是女孩子的手帕,绿谷接过的有些不好意思,一边想着回家洗好了再还给对方,一边又有些心虚的道:“是、是吧,增加了训练什么的……”

    他说完就得到了来自斜前方的嗤笑,仿佛在嘲笑他的自不量力,明明没有个性却还在毫无意义的做着挣扎。

    就算被嘲笑,绿谷也只是埋着头装作不在意。

    以往这个时候他虽说会告诉自己不要在意,可是心里却还是会忍不住难过,因为知道对方说的都是真的,他没有个性,没有个性是不是能成为英雄,没有一个人能给出让他自己也能够相信的回答。

    曾经年幼的小爱告诉他,英雄不应该被“职业”所束缚,说那个时候救了她的自己比职业英雄来的更像英雄,假如说欧尔麦特是他的信念,那么小爱的话一度是他坚持下去的动力。

    直到长大,逐渐看清现实之后,他才知道他的努力有多么的无力。长大后的小爱不会像小时候那样轻易的告诉他,他一定能成为伟大的英雄,她会给他建议,会听他偶尔情绪丧了时的倾诉,她不会肯定他一定行,却会告诉他在她眼里他还欠缺一些什么。

    樱谷爱并不觉得没有个性就不能成为英雄,她的看法更加现实一些,她会认真的替他考虑没有个性成为英雄的话,可以从哪些方面着手,有什么是没有个性的英雄能够做到的事情。

    正是因为这份丝毫不带轻视的正视,让绿谷几乎没有时间产生过多的自卑情绪,不过偶尔还是会有些小丧就是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看到了可能,有一个人给了他成为英雄的可能性!

    因为那个人替他准备的训练,绿谷出久最近一段时间都非常的忙,忙到他甚至没有时间去看电视,自然也没有注意到这两天的新闻,直到看到少女手上的绷带才后知后觉的紧张道:“小爱你受伤了吗?”

    “这个只是小伤啦。”樱谷爱看他紧张的样子,便做出了要拆开绷带的动作,“可以拆开给你看看哦,只是小伤口。”

    “等等等!不要说拆就拆啊!”绿谷被吓了一大跳,“伤口要是感染怎么办?还是等换药的时候再拆吧。”

    他这么紧张的样子瞬间就把少女给逗笑了。

    绿谷忍不住的就有点无奈,但紧接着就又有点愧疚,他因为自己的事情忽略了好友,连对方受伤的事都不知道,还要少女用这种方式来缓和自己的情绪。

    或许他不应该瞒着她的,可是说出去的话就会辜负欧尔麦特的信任……

    樱谷爱见绿谷不知怎么的陷入了更深的纠结,抱着头缩在座位上的样子看起来乌云密布:“小久,是被喜欢的女孩子拒绝了吗?”

    “才没有!”

    寺田礼子摇摇头。

    看来也不是绿谷同学。

    那还会是谁呢?

    第二天樱谷爱请假去了一趟医院,虽然母亲就是护士可以替自己换药,但是当时已经和替自己处理伤口的医生约好了下一次复查的时间,她也就没有爽约。

    小臂上的伤口是从楼上坠楼时擦到玻璃划伤的,没有她说的那么轻微,却也不是特别严重,医生向她承诺绝不会留下伤疤,那应当就是不怎么严重的。

    从医院离开的时候她意外的又一次遇到了那个高挑的职业英雄。

    对方似乎也看到了她,他倒是没有直接离开,而是迈开步子走了过来。

    远远的看就觉得他相当高了,走近了之后这种感觉就更加明显,樱谷爱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小时候在烟火大会上遇到对方时的事情,那个时候她似乎只到他的腰部。

    现在的她已经长高了,却还是得仰着头看他。

    刚对上潮爆牛王的目光,她就忍不住低下了头。

    潮爆牛王不在意少女明显避开了视线的动作,他看了一眼她已经重新包扎过的手臂,询问道:“伤口怎么样了?”

    他站在这里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但由于这里是医院,并没有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围上来不看场合的讨要这位职业英雄的签名。

    毕竟是他处理的事件的受害者之一,也是他亲自救下的人,所以才会特地过来问上一句。

    樱谷爱自顾自的替对方补充着理由,尽可能平静的回答道:“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医生说两周内就会好也不会留下什么疤。”

    潮爆牛王点了点头,算是表达他已经了解了。

    他本来就是来医院看望事务所同事的,遇到她纯属意外,在清楚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情况之后,也就没什么再需要问的了。

    离开之前潮爆牛王留下了一句叮嘱:“在彻底好之前记得注意伤口。”

    原本这个人的离开会让她松一口气才对,但是也不知道是什么促使着她,在看到那个职业英雄转身离开的背影时,忍不住再次开了口:“请问……!”

    潮爆牛王的脚步一顿,他侧过身耐心的等着她还未说完的话语。

    少女似乎觉得有些难以启齿,犹豫了半天才轻声道:“假如我能够成为合格的英雄的话……”

    “请问是否可以进入您的事务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