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这些小妖怪们的命格走向来说,花花孤儿院实际上可以叫做反派小坏蛋培育营。

    这些家道中落流落至此的小妖怪们,后来因为经历了太多了人情冷暖和对世界的失望透顶,导致他们未来在长大之后都变成了反派坏人,都极其冷傲残暴。

    只不过,现在的小妖怪们都仍然只是有点心理问题,但仍然都是很好的孩子。

    尽管几个大食肉动物的小妖怪们之前就和大家说过不要欢迎新老师,但是金良和韩世齐在鼓掌之后,小妖怪们也没有生气。

    “韩世齐也就不指望了,lucky是怎么一回事?”早饭之后的半个小时自由活动时间里,其他小好奇地围住小狗妖们,窃窃私语道,“难道lucky跟韩世齐混的时间太长了,韩世齐将他的脑回路传给了他?”

    金良的外号是lucky,据说他们金毛家族叫这个名字的特别多。

    “可能金良看新老师长得很好看吧。”小边牧木然地说,“你们也知道,他看谁都像好人。”

    “不能做颜狗!”小豹子认真地说,“人类现在都还在屠杀野兽动物,把它们变成包包、衣服……你们不能因为她好看就相信她!”

    小边牧哄走了几个过来看热闹的小妖怪,这才心累地叹了口气。

    等等,二哈去哪里了?

    小边牧嗅来嗅去,终于发现韩世齐刚刚去惹了还不会化形的小豹猫,结果被小豹猫摁在地下用喵喵无影拳痛揍了一番。

    小边牧松了口气,还不等他放松多久,忽然反应过来,“大哥,金良呢?”

    坐在食堂窗台上的小德牧面无表情地指了指主楼——就看到金良在新老师身边绕来绕去,齐思若觉得他可爱,低头捏捏脸摸摸头,就把小金毛高兴坏了。如果他现在是原型,估计早就翻倒在地上撒娇了。

    “管不了了,随他去吧。”小德牧沉声说,“反正院长招的人,不可能是坏人。”

    小德牧化身的小男孩,板寸、一双深邃的眼眸,沉稳的性子,一看就给人安全感。他都这样说了,小边牧也叹了口气,不管了。

    另一边,齐思若有了小金毛这个热情的讲解员,一筹莫展的新工作终于开展顺利。金良带着她讲解孤儿院里的各个角落,还带她去看了二楼的学生宿舍。

    齐思若过去一看,就忍不住皱了皱眉毛。整个三楼有十五个房间,其中六个是给小动物的,而其他九个则是小孩子的住处。

    这九个房间,除了其中两间比较干净之外,其他都乱七八糟,被子和衣服乱丢。还有零食和垃圾也都在地上,简直就像是刚地震完之后。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小动物的缘故,孩子的房间地上和被子上总能看到毛毛。

    总之,乱七八糟。

    金良又带齐思若去看教室,几间教室的桌子椅子都坑坑洼洼,就像是被啃过一样。墙壁上都是涂涂画画,还有一种类似爪印的划痕。

    齐思若看得脑壳直疼,这时老先生吴老师捧着冒着热气的保温杯缓缓地走了过来,看得齐思若,还很慈祥友好地跟她打了个招呼。

    齐思若回了礼,和蹦蹦跳跳的金良走出教室。

    她又想起今天早上这些孩子们吃饭的样子,要不然就是挑食一脸傲娇,要不然就是特别喜欢甚至能抢肉抢得噼里啪啦,吃顿饭屋顶都快掀起来了。

    齐思若跟着金良出来,就看到一身西装的蒋金正站在走廊里抽烟。

    “蒋金!”金良蹦蹦跳跳地跑过去。

    “金良这么乖,陪老师呢?”蒋金看到小金毛,颇感欣慰。

    他这时特别庆幸犬族那先天对人类的好感,也算让齐思若能够有一个融入这里的突破口。

    “金良可乖了。”齐思若笑道,她伸手摸摸小男孩的头,“老师谢谢你的帮助。”

    “不用谢,齐老师!”金良这时竟然有点害羞地说。

    他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两个小酒窝,睫毛还长长的,一笑就特别甜特别可爱。

    “真乖,去玩吧,我跟齐老师说两句话。”蒋金也伸手呼噜了一下小男孩的头,小男孩这才跑走。

    蒋金看向齐思若,“齐老师,感觉怎么样?”

    齐思若听到这个问题,她叹了口气。

    “我觉得这些孩子虽然能吃饱穿暖,但是仍然缺少道德和素质教育。”她说,“他们本来就家境特殊,心里对外界不信任,如今在孤儿院又没有人能管他们、没人教导他们什么是对的,这样下去,我怕他们长大后容易走上歧路。”

    “说得太对了,他们现在就是无法无天,没人能管得了。”蒋金听到她这样说,特别同感地倒起苦水来,“你都不知道这些崽子们,吃饭不好好吃、睡觉、上课没有一个时候是安静的。梅老师脾气好,老被他们欺负。这些小崽子还特别会抱团,说他们也不听,我都快被气死了。”

    唯一能够管得住他们的莫承倾,院长只是他其中一个身份,他在外面的世界也很忙,一个月能回来看一两次已经不错了。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期待您的原因。”蒋金看向齐思若,“只要您能管得了他们,我发誓——什么都好说。不管是升职加薪,还是您想要在孤儿院里的权限,都可以。”

    “真的什么都听我的?”齐思若似笑非笑地问。蒋金点点头,齐思若便说,“那最好不要在孩子面前抽烟。”

    蒋金一愣,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将手指间的烟碾灭。

    “我的错,我的错。以后不抽了!”

    上午,孩子们跟着吴老师和梅老师上文化课,齐思若则是靠在他们的宿舍门口注视着屋里发呆。

    她觉得让这些孩子听话,是一个极大的工程。比如最简单的收拾卫生,她怎么才能让她们心甘情愿地听她的话做事呢?

    这实在是太难了。

    齐思若思索着,又向着小动物们的房间走去。

    其中一扇门背后特别的热闹,就看到里面一堆灰色黑色的团团里,一只雪白雪白的白团团正把另一只摁在爪下,两个团团翻滚着缠斗。

    是小狼崽和其他的小狼崽。两只小狼像是在打闹,也很像是狼族中决定上下级的争斗。事实上,小白狼也确实在和新同伴们确立新关系。

    虽然它不想打架,可是孤儿院里的小狼野得狠,蒋金刚给它送进狼窝,这些灰狼崽子们就扑过来要给它一个下马威。于是,小白狼便扑过去跟它们斗成了一团。

    它爪爪下的这个小灰狼是最后一头。

    又过了十几秒,小白狼终于打服了最后一头小狼,小灰狼们呜呜地蜷缩成一团,露出肚肚来向它示弱了。

    小白狼虽然赢了,但是仍然累得伸出粉舌头喘气,它这时才嗅到一个熟悉的味道,转过头,果然看到齐思若蹲在门边,轻轻笑着看着它。

    小白狼有一瞬间有点怕自己刚刚打得太凶吓到她,可是齐思若却伸出手。它下意识地跑过去,被齐思若抱了起来。

    齐思若关上门,在走廊里揉它的毛毛。然后低声说,“你赢了,你可真棒!”

    小白狼正累着,被揉揉抱抱很舒服,所以没有反抗。就在这时,齐思若低下头在它雪白的额头上亲了一口,正在打哈欠的小白狼一下就顿住了。

    它,它竟然被亲啦!!

    小狼崽用爪爪捂住自己的脸,感觉整个狼都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