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狮仔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它竟然会被一个人类摁在地上摩擦,尤其这个人类是一个看起来很柔软很好弄哭的女性!

    它却不知道,齐思若族上祖传的驭兽本领,不分男女,都让他们在动物世界闯下了或多或少的成绩。而想要搞定难缠的野兽,有一个好体格和好身手是必须的。

    齐家祖宗一传与动物亲近之本领,二传以对付周旋野兽而创造出来的一套齐家武功,天上地下,独一无二。

    可能是家族基因太好,齐思若两岁时就已经成为家族中最有天赋的孩子,动物天生便容易被她吸引,她当时那么小,就已经能让动物们真心想要靠近,后来再学习齐家本领,便自然而然地成为年轻一辈中最优秀的驭兽师。

    齐家长辈都是用整整二十年的时间来专研和让野生动物接受自己的,可是齐思若十来岁的时候,无师自通,不需要做什么,野生的狮群便自动将她当做幼崽接纳,她曾经连狮王都撂倒过。

    而那套齐家功法虽然是为了搞定野兽而存在的,实际上齐思若学过之后,不仅野兽近不了她的身,一般彪形大汉也很难伤害她。

    只不过,齐家里近六十年来的佼佼者都是女性,这几个女人取得无人能比的优异成绩之外,却也同时遇到了凡间俗事的困扰——她们没有一个结婚生子,因为和野兽相处时间太久,身上的煞气一般男人承受不住。

    齐思若天赋惊人,她的父亲害怕她的天赋,不想让她像是前辈那么优秀,最后孤独终老。

    他希望她做一个普通人走普通的路,过幸福平凡的日子,才让她大学选择了幼师这个专业,希望以后齐思若就此转行。

    却没想到,齐思若阴差阳错地来到了一个最适合自己的世界。

    她连狮王都搞定过,更何况这个鬓毛还没长齐的半大小崽崽?

    被按在地上都小狮子第一反应是愤怒,因为它被这样一搞都没有面子了。它开始用力挣扎,却发现自己后颈上的那只手不知道摁在了它什么穴位上,总之它竟然动不了!

    狮仔开始惶恐了。在它心里,妖力等于实力。可万万没想到有一天它竟然被手无寸铁的人类给钳制住。

    小狮子发出愤怒和压抑害怕的少年咆哮声,他刚刚进入变声期,还没有那种雄狮的浑厚声音。

    齐思若直接无视它的装腔作势,她很疑惑,为什么孤儿院里竟然有一头狮子??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奇怪?

    一边想着,齐思若左手摁着它的后脖颈,另一只手缓缓地抚摸它的头顶和后背,好让这个来历不明的小狮子冷静下来。

    小狮子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它整个狮其实特别亢奋,特别想反抗。可是齐思若的手就像是有魔力一下,她抚摸一次它的毛,它的精神就跟着放松一度。而且是不由自主的!

    狮仔简直惊呆了,在它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帮它舔毛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舒服过。

    看起来这个新老师有两把刷子!可是——哼,它可是威风凛凛、野兽妖怪中最受推崇的狮族一员,怎么可能这么善罢甘休呢!

    小狮子铆足了劲儿,等待齐思若的最靠近它、最不受防备的那一刻,它要翻身攻击她、吓唬她、而且要吓哭她!

    小狮子等啊等啊,终于等来了齐思若摁在它后脖颈的手缓缓放松,整个人开始向它倾斜。说时迟那时快,小狮子嗷呜一声,猛地转过身体就要扑向齐思若!

    没想到齐思若稳准狠地锁住了它的脖子,又把小狮子按回了地面上,她很快松手,转而开始挠它的下巴。

    开什么玩笑!她以为它是狗吗!它才……它才不会……不会由她的愿呢……

    小狮子以引为傲的自制力在身体上一层层涌过的精神快感海浪中落败。

    它破罐破摔地侧躺在齐思若脚边,很快就舒服地忘记了自己刚开始的目的,也忘记了楼下挤在寝室里等待它好消息的小弟们。

    齐思若对于它的缴械投降并不吃惊,毕竟真狮子都是十秒倒,这个小妖怪是因为有自己的灵智,又多坚持挣扎了那么久,已经很厉害了。

    齐思若一边安抚摸摸它的头,一边开始摆弄它的爪子和尾巴,在小狮子沉溺在被摸摸中将它翻来覆去的检查了一遍。

    她十多岁的时候曾经去非洲当过一段时间的野生动物救护成员,所以让她养成了遇到动物先检查一下它有没有受伤的习惯。

    很明显,这头小狮子非常健康,毛色光泽极好,看起来小日子过得不错。

    齐思若检查的时候有那么几秒钟不小心断开了摸摸的手,躺倒在地上的小狮子睁开眼睛,极其不爽地呜咽了一声,用爪爪来拍齐思若的腿,示意她继续。

    齐思若哭笑不得,这大狮子有时候赖起来就和小猫咪是一个性格。只不过它的大狮爪玩闹的拍一下也很疼。

    齐思若又挠挠小狮子的后背,小狮子这才舒服地趟回去,尾巴闲散地拍打着地面。

    拍着拍着……小狮子想,它现在在做什么?

    小狮子的尾巴一下就僵住了。它后知后觉地回神,立刻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

    它怎么莫名其妙躺下了?

    士气都是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的。

    小狮子第一次冲锋失败被摁在地上,第二次反攻失败被翻个面摁在地上,现在它倒是清醒了,可是已经士气全无。

    再想想自己被人类摸躺下的事情,再加上它刚刚还主动让她挠它痒痒……清醒过来的小狮子两眼一黑。

    它没脸做狮啦!

    齐思若正撸着小狮子,忽然间小狮子跳了起来,嗖地跑向了楼梯间,消失不见了。

    小狮子惊恐于这个人类女性那莫名的身手,更恐怖自己竟然控制不了自己。

    什么,它的任务是吓唬齐思若?

    ——不了不了,以后还是绕着走吧!

    这个新老师,有点深不可测……

    从没见过这一号人类的小狮子溜之大吉,留下一个莫名其妙的齐思若。

    等到她反应过来下楼去追,却发现二楼走廊安安静静,只有灰尘在月光下的走廊跳舞。

    她又回到三楼,一切仍然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安宁。

    迷茫的齐思若站在三楼的大厅里,她的左手边是自己的卧室,右手边的走廊通向的是其他三位老师的卧室。就在这时右边的一扇门开了。

    “齐老师,怎么还不睡?”老头子吴先生走了出来,笑呵呵地说。

    “吴老师,我们孤儿院……有狮子吗?”齐思若赶紧问道。

    吴老师一顿,又笑道,“当然没有。齐老师是不是白天累了,看到幻觉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当然没有狮子,因为是狮子精嘛~

    齐思若抱着盆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她坐在床上,有点怀疑人生。

    难道……

    齐思若眉头一皱,发现这件事情并不简单。

    ——难道她穿越进了一个恐怖悬疑小说?

    <<<

    小狮子灰头土脸地跑了回来。其他小妖怪一看到它回来了,顿时都围了过来。

    “怎么样?”

    “你吓到她了吗?”

    “她有没有哭?”

    小狮子变回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他的头发有点刺猬头、乱乱扎扎的,耳朵两侧后面的头发则是剃短处理,显得少年整个人显得酷酷的,再加上他那一双黑色瞳孔的边缘则流淌着的金光,感觉很像是哪个黑道大佬的孩子。

    他有一个很酷的名字——施御炎,可是他现在的焰火已经全部被新老师给掐灭。

    面对众多小妖怪期待的目光,施御炎沉默了一下,才说,“没办成。”

    然后便不肯多说,他沉默不语地回到自己的狮堆里,扑在床上埋头睡去了。

    小妖怪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小狮子是什么意思。

    可是他们又不敢惹他,只能摸不着头脑地渐渐散去,各回各的屋子或者床铺。

    狗子们一边往外走,一边交流眼神。

    小金毛一副:‘你看,我就说吧。’的得意表情。

    而小边牧有点不敢相信。

    “她真的搞定施御炎了?”小边牧喃喃道。

    周德则是沉默不语,带着弟弟们回了他们的四狗崽的宿舍。

    ……

    之前的几个老师,基本都是施御炎赶走的。

    或许这样说,除了家道中落之外,小狮子没有体会过任何的失败。

    有些事情是越回想越尴尬的,比如小狮子,他整个夜晚都不由自主地回想着自己丢人的那些表现,他像是一只猫一样被撸了……更让他生气的是,他自己怎么还能主动呢?!他到底当时是怎么想的?

    施御炎心情不好,凌晨四点半天刚刚亮,他就翻身起来,打算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平复一下心情。

    他出了寝室下楼,整个孤儿院里静悄悄的,除了厨房,基本孤儿院里所有的妖怪都在睡觉。

    施御炎来到主楼前的空地上,他深深地伸了个懒腰,空气还有点冷。

    莫承倾种在孤儿院围墙下面的花不仅能对抗敌人,更能给保护者提供能量。施御炎吸收了一些花朵从刚刚月亮那里收集的月霜和露水的能量,顿时感觉先好多了。

    就在这时,他的耳朵动了动,听到了主楼侧面那里传来声音。刚开始他以为是陆希老师在做日常训练,他走过去,刚想打个招呼,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他看到新老师齐思若扎着马尾辫,在侧路上练武,并且用力收息都极其专业。她打出一个干净利落的擒拿拳,施御炎的后背立刻一凉——这绝对是昨天晚上她制服住自己的那一招!

    施御炎对于这个打破他世界观的人类老师有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畏惧心理,他向后退了一步,打算先溜。

    在他即将退回主楼的最后一秒,齐思若忽然转过头,施御炎便猝不及防地与她对上了目光。

    小狮子抖了抖,扭头就想走。

    “站住。”他的背后,齐思若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