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思若觉得小狼崽今天有点不对。

    以前它属于很可爱但是有点小傲娇的性格,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异常的激动,而且很生气的样子。

    它在齐思若肩膀上拱来拱去,努力的将自己的妖气打在她的身上,来赶走狮子讨厌的味道。

    齐思若虽然很了解动物,但是也没见过狼和狮子较劲的,她只是隐隐约约的觉得,小狼崽是不是不喜欢她身上的气味啊?

    齐思若把小狼崽放回去的时候,它非常不高兴,嗷嗷叫着在屋子里跳来跳去,一副想和齐思若回她卧室的样子,却被齐思若无情忽视了。

    齐思若走后,小狼崽气得直打转,有一种自己私藏的白菜被臭狮子拱了一样的感觉。

    这一边,齐思若刚上三楼,就看到施御炎双手环胸,靠在墙壁上。看到她来了,少年瞥了她一眼就转过头去,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齐思若却露出笑容,“你是来找我的吗?”

    小狮子极其口是心非的摇了摇头。

    “顺路。”他说。

    施御炎闻到了她身上小狼崽的妖味,却对此嗤之以鼻。

    幼稚的小崽子。

    至于顺路……多上一层楼的顺路?

    齐思若笑了笑,过了一会,施御炎才小声说,“你……你有把握赢吗?”

    “你关心我?”

    听到齐思若的问题,小少年立刻瞪起眼睛,“我才——我才不在乎你赢不赢呢!我是怕你丢我的脸!”

    哎,果然不管是什么种族,崽崽都是最可爱的。

    齐思若走过去,前一秒还气势凌人的施御炎立刻向后退,整个人都僵硬地贴在了墙面上。

    在他紧张的瞪视中,齐思若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她,她又摸他的头!

    小少年睁大眼睛,僵硬得一动不动,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然后他就听到齐思若自言自语道,“你头发刺刺的,好像头小狮子。”

    施御炎的大脑轰地一声响,他展现了最基本的反应——下意识扭头就跑。他几步越下台阶,用一个跑酷的速度迅速从齐思若眼前遁走。没到十秒便消失不见。

    齐思若被施御炎的反应惊呆了,只不过摸了个头而已,他至于这么害羞吗?

    晚上,齐思若提早十点就睡了,她在这个世界里没智能手机没电视没电脑,晚上的业余休闲只能看书,幸好她对于科技的依赖性不是特别大,不然得憋闷死。

    齐思若沾枕就睡,可是另一边,楼下的小野兽宿舍里,莫浩南翻来覆去睡不着。

    他的种族天赋比普通小妖怪更加强大,所以他的预感一直在向他预警,警告他可能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要发生。可是莫浩南却死活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心里不踏实,所以难受得要命。

    莫浩南把这一切都归结为自己太激动明天就要赶走新来的人类老师,才勉勉强强地睡过去。

    结果第二天早上六点多,他就被其他两个小老虎扑醒了。

    “浩南哥浩南哥!”坐在他身边的小男孩高兴地说,“一会早上十点你们就要开始打架了是不是?”

    莫浩南面无表情地睁开眼睛,他刚刚睡着没四个小时就被喊醒,浓重的起床气暴躁地蔓延着。然而其他小老虎可没这么怕他,还在旁边蹦来蹦去,看起来比他本人都激动。

    莫浩南本来想发脾气,可是一爬起来,就看到满屋爱睡懒觉的小妖怪们都眨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呢,莫浩南只能‘冷傲藐视’地点了点头。

    “哇,老虎果然就是老虎,有一种王霸之气。”他听到有的小妖怪悄悄和同伴耳语道。

    莫浩南立刻就有点飘,心中燃起了熊熊斗志。

    “你们等着,今天晚上她就要收拾东西走人了!”莫浩南信誓旦旦地说。

    然后在一众崇拜的目光中起床。甚至有很多小狮子的追随者也看向他,露出了羡慕的目光。

    莫浩南彻底膨胀,只要他打赢这一仗,让新老师灰溜溜的离开,施御炎就再也不能服众,以后他浩南哥就是孤儿院里说话最有力度的崽啦!

    莫浩南想得美滋滋,在他看来打倒齐思若获得胜利已经是囊中之物,他已经开始幻想以后欺压施御炎的美好生活了。

    早上七点半,小妖怪们去食堂里吃饭,食堂里非常反常的安静,小妖怪们一边吃饭,一边悄悄偷看齐思若,他们都非常想从她的脸上看到害怕或者紧张的情绪。

    然而让他们失望了,齐思若非常淡定地在教师桌吃早餐,就好像这只是普通的一天而已。

    哼!她一定是在逞强!

    吃完饭之后,齐思若便照常跟着其他老师去办公室,完全无视所有小妖怪们的注视。

    “她这么淡定,是不是忘记了?”等到老师离开之后,还有小妖怪窃窃私语着。

    “或许是害怕过头了?”

    然而实际上,齐思若真的心如止水,当你和那种站起来比人还高的大老虎大狮子亲密接触过无数次之后,亲眼见过一头大黑熊一巴掌能把猎物骨头拍碎的场面之后,你也会对一个小少年的挑衅产生不了什么紧张感。

    九点四十之后,只有齐思若一个人在办公室里。

    莫浩南砰地踢开门,双手插兜,晃晃悠悠地走进来,也不好好站,一副纨绔作风地靠在门边,然后挑衅道,“还有二十分钟,你可别逃跑。”

    “我不会。”齐思若语气柔和地说。

    她心里却在想——以后日子还长,她不把这小少年一身的毛病改过来,她就把自己姓倒着写。

    莫浩南便又莫名感受到了那股危险的冷风,可看着面前温温柔柔的人类老师又看不出问题来,只能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九点五十五的时候,小妖怪们课也不上了,都聚集在主楼前的空地上等着看热闹。齐思若听到从敞开的窗户传来了楼下叽叽喳喳的声音。

    又过了两分钟,她这才起身下楼,压着时间,十点整正好出现在所有妖怪们面前。

    小妖怪们立刻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吹起口哨鼓起掌,就连老师们都忧心忡忡的在一旁看着,蒋金已经做好了如果莫浩南手下没轻没重要伤害齐思若,他就用妖力强行拉开他的准备。

    众人给他们两个留下了好大一片空地,莫浩南左右动了动脖子,然后说,“看在你是女性的面上,我们点到即止,如果我制服你超过五秒钟,就算你输。”

    “开始吧。”齐思若很简洁地说。

    “上啊!浩南哥!”小妖怪们吹着口哨,“浩南哥,浩南哥!”

    莫浩南还特意伸出三根手指,给齐思若倒计时,让她做好准备。

    三、二、一。

    少年的手指从一握成拳,然后向着齐思若冲了过去。

    他打算用最简单的方法,将看起来很柔弱的齐思若直接掀翻摁在地上。

    莫浩南的计划简单易懂,只不过——少年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再回过神来时,入目的已经是蓝色的天空了。

    莫浩南竟然被齐思若反撂倒在地。

    一时间,整个孤儿院无比的安静,就连给莫浩南鼓劲的小妖怪们都呆住了。

    这这,这是什么情况?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莫浩南,他感觉自己被羞辱,顿时怒吼一声,爬起来就向着齐思若冲去,齐思若仍然轻轻松松地站着,轻松化解越来越恼羞成怒的小少年的所有攻击。

    看起来打得很激烈,可是就连围观的小妖怪们都看得出,齐思若下盘很稳,几乎没有动过,仅靠防御就能调动莫浩南的所有体力,并且游刃有余。

    所有小妖怪们睁大眼睛呆呆地看着这个场面,大气不敢出。

    直到齐思若感觉差不多了,这才干脆利落的化解莫浩南的进攻,然后挑准时机,将少年再次撂倒在地上。

    莫浩南又急又气,他调动体力太多,被齐思若摁在地上,就呼哧呼哧的喘气,只觉得压在自己肩膀上的这只白皙修长的手指好像有千斤重,怎么都挣脱不开。

    他正着急,瞳孔却倒映出齐思若的脸庞。

    “浩南哥,还有五秒钟。”她轻轻笑道。

    莫浩南先是一愣,然后更加奋力地挣扎起来,却无济于事。

    五秒后,那只纤白的手从他的肩膀上移开,莫浩南却失去了所有力气,失败让他泄气又不敢相信的瘫在地上。

    莫浩南愣愣地想,他输了?怎么可能?

    就在这时,他从余光中看到施御炎双手环胸,在小妖怪们之中似笑非笑的注视着他。

    在那一刻,莫浩南的大脑像是忽然把什么东西连起来了一样。

    等等,前两天施御炎为什么在偷袭齐思若之后,心情整整不好了两天,然后就反水了?

    莫浩南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我日,该不会这孙子已经被揍过一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