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狮子的震慑下,这些小妖怪们全部都老实了。

    别看他们每天都那么拽, 实际上未成年小妖怪和蒋金这种大妖怪根本没有可比性, 如果实战起来,别说蒋金, 就算种族不占优势的陆希老师都能随随便便秒杀他们。

    他们第一次看到平时总和他们玩闹的蒋金这么可怕的一面, 顿时都蔫了。

    接下来的活动举行的异常顺利,齐思若所有的指示都得到了实行。

    小妖怪们乖乖地坐在那里, 不敢吱声, 让排队去盛肉肉就去, 回来了又做好, 碗放在面前, 也不去吃, 蔫蔫的。

    感觉如果他们变回原型, 现在一定都耷拉着耳朵情绪低沉呢。

    哎, 她可怜的崽崽们。

    可是没办法,这样做也是为了他们好。如果小妖怪们真的只是单纯的动物就好了, 可是妖怪社会非常贴近人类世界, 如果没有人矫正他们的行为, 以后长大不会太好的。

    直到齐思若说‘可以吃了’,小妖怪们才开始沉默的吃东西。

    他们可能是被蒋金吓过头了,导致都没有了什么胃口。奈何这肉做得实在是太好吃,小妖怪们吃着吃着, 开始逐渐恢复了一些活力和笑容。

    好吃的肉对于野兽小妖怪们来说,就像是人类小朋友对巧克力、糖果或者冰淇淋的追求一样, 这是他们最喜欢的东西。

    老师们一直都站在最上面,注视着这些孩子们。

    有些小妖怪们狼吞虎咽吃得快,本来习惯性地就想拿筷子敲碗,或者和别人说话,奈何今天的氛围实在是太过安静压抑,吃完的小妖怪们也都不做声响,安静的要命。  

    仍未变成人形的大狮子单单是坐在台阶最上方,没有故意释放妖气,就一直有一种震慑力了……当然,这是废话,别说人类,就算是妖怪看到那么大一个个头的狮子立在那里,也会后背冒虚汗啊。

    小妖怪们第一次这么安静有序的吃完午饭,美味使得他们刚刚受到惊吓的情绪缓和过来了一些。

    厨师拿过来一个白桶,小妖怪们将碗都放在桶里,然后迷茫地看向老师们。

    “同学们如果吃饱了就可以回去了。”齐思若仍然保持着温和的微笑。

    在场所有妖怪都因为雄狮的现身而或多或少受了些影响,倒是唯一一个人类仍然保持如此的淡定姿态。

    平时小妖怪们吃完饭都会在外面玩,今天也都没心情了,他们鱼贯进入主楼,直到上到二楼离开各位老师的视野时,才啪啪啪地跑起来,各回各的宿舍。

    楼下,老师们也都松了口气。

    大狮子对梅竹产生的影响最大,他扯着一脸面瘫地陆希便赶紧离开是非之地,而吴老先生也笑呵呵地跟着他们两人身后走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齐老师。”狮子蒋金道,“有些事情想和您聊一聊。”

    齐思若点了点头,狮子下了台阶,引着齐思若前往比较僻静的楼后。

    齐思若看着狮子姿势优美地前进着,忍不住就想起自己曾经在幼年时在非洲遇到的那头狮王,它也是那样毛色漂亮,只不过脸上有一道和其他狮子打架而来的疤痕。

    自从决定大学以及毕业‘转行’之后,齐思若已经有好几年没有遇到过狮子了。

    一人一狮来到僻静的楼后面,狮子停下脚步,它转过身,沉着的注视着齐思若。

    “齐老师,今天的事情我要代他们向你道歉。”狮子沉声道,“这些孩子基本都很命苦,不是家破人亡就是孤儿,所以把他们接来之后,我们一直都很惯着他们,没想到……他们会变得没有礼貌。”

    “没事,我理解。”齐思若真心说道。

    她把他们的一切行为都转换为小动物,便感觉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当一个动物受到惊吓或者在成长过程中被刺激之后,它们的性格都会变得暴躁易怒、甚至伤害想要救援的人类。

    小妖怪们只是不听话而已,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就好,我便放心了。”狮子认真地给齐思若开会,“我觉得您这次的提议特别好,今天也是一个新的开始,以后我们也会全力配合你,我们共同营造一个美好的……”

    齐思若听着听着就有点跑神了。

    她忍不住将目光放在大狮子的身上。以她的经验来看,蒋金原型的这种狮子,如果放在野外,绝对是一方狮王。

    它的肌肉太匀称,身体曲线也好看,鬓毛也特别好,非常非常完美,简直和动画片里的狮子王没有什么区别。

    齐思若深深呼吸着,她背在身后的手指搓了搓,努力按压下心中的蠢蠢欲动。

    不……不行,忍住,人家给你认真上课呢,你怎么能想东想西?

    齐思若希望蒋金赶紧结束会议,可是他不愧身为副院长,特别的能说。

    齐思若耐心等待,终于等到蒋金开口,“……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了,齐老师,请问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她点了点头,狮子便善意地说,“你可以提出你的要求。”

    齐思若吸了口气。

    “请问我能摸您一下吗?”

    ……苍天可见,她心里想说的话原本是‘我可以离开了吗’,结果话到嘴边便控制不住地转变了方向。

    再看狮子,它整个狮都愣住了。

    “对,对不起,失礼了!”齐思若不好意思地说,“您当我开了个不合时宜的玩笑吧,我,我先走了。”

    “等等!”就当齐思若刚刚转过身的时候,狮子开口喊道。

    其实蒋金从面试那一天听到齐思若说她小时候十秒能摸倒一头狮子的时候,就对此耿耿于怀。刚开始他不熟悉齐思若,还以为她在故意侮辱狮子。

    后来他发现齐思若这个人类不错,也把她当成了自己的朋友和同事,可是齐思若所说的‘十秒’这个事情仍然让他难以忘怀。

    其实蒋金早就想知道齐思若说的话是不是在吹牛了,可是他一个成年妖怪又不可能自己欠欠地跑到人类小姑娘面前希望她‘实验’一下,这不就变成流氓了吗?

    而现在,齐思若自己主动说要摸它,它怎么可能让她溜了?

    齐思若转过头,正好对上了狮子沉稳的目光。

    “既然你想摸,那就摸吧。”狮子一副正义凛然地说,“就当做是你今天的教学奖励。”

    然后,它皇而堂之地便坐了下来,等待着齐思若号专业spa技师上岗服务。

    齐思若不敢相信,她吃惊地说,“您是认真的吗?”

    威严的雄狮点了点头,它看到齐思若顿时笑了起来,忽然间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自从上大学之后,我已经很久没摸到狮子了。”齐思若颇为兴奋地说。

    那态度就好像她面前坐着的不是一头站起来比她还高的大狮子,而是一只橘色的小猫咪而已。

    雄狮霸气地坐着,它决定亲自来验证一下齐思若所谓的‘十秒倒’到底是不是真话。

    齐思若走过来,她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摸向了狮子的头顶,它的鬓毛硬硬的,这是狮子保护自己而产生的硬毛发。

    她对狮子特别的了解,她知道雄狮的脖子到头上的毛发越靠近鬓毛处越硬,可是狮子的耳朵是软的。或者这样说,它身上所有白色的地方都比较柔软,而后背的毛都硬一些。

    狮子端坐着,它任由人类抚摸自己的头顶,心里不屑,哼——果然它狮子是不会那么容易被摸倒的,它又不是猫。

    齐思若本来想摸摸它的耳朵,可是又想起来之前莫承倾跟她说耳朵和尾巴都是妖怪的隐私,所以手又缩回来了。

    “请问……我可以摸你的耳朵吗?”齐思若请示道。

    狮子特别骄傲,它用罩小弟般的口味道,“摸,除了尾巴随便摸。”

    得到本人允许,齐思若便伸手摸向了狮子的耳朵——果然,相比于硬硬的鬓毛,狮子的耳朵就像是猫耳一样柔软,她按照以前的习惯,手指夹住狮子的耳朵,然后揉了揉。

    轰!骄傲的雄狮瞬间趴了下来,它圆圆的眼睛里装满了不敢相信。

    它怎么就趴下来了?

    然而齐思若在摸狮子方面的造诣如同杀猪的老师傅,狮子这边趴下,她行云流水地低头摸向它的后背和侧边靠近肚肚的白毛毛,果然手感非常柔软。

    她这一套流程下来,在狮子恢复神智之前,它已经倒在地上抬起了自己的jio,离翻肚子就差了一个翻身的距离!

    狮子惊呆了,它是谁,它在哪,它怎么就躺下任人揉搓了?

    可是齐思若真的把它spa得好舒服,它从断奶后就再也没有这种精神层面的舒服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蒋金这种人是享乐主义,他一看既然自己已经倒下了,那就好好享受吧。

    于是,大狮子便像是猫咪一样扭动起来,示意她去摸它的下巴。

    一人一狮玩得正嗨,就听到一个压抑着怒火的声音传来,“你们做什么呢?”

    齐思若和狮子一抬头,就看到莫承倾和一个她不认识的陌生男人站在不远处。

    狮子看到自己的老大莫名有点心虚,他翻过身嘭地重新变成男人,然后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的西服都有点皱皱巴巴,领带也松了一些。

    “老大……”他磕磕巴巴地开口。

    诶,不对,蒋金下一秒便看向在莫承倾身后的那个男人,他虽然没见过,可是刚刚这个人怒斥的时候散发出来的妖气……是狐狸?

    和莫承倾关系好的狐狸只有那么一个。

    陆初离来这里做什么?

    与此同时,陆初离冷冷地瞪着蒋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蒋金这臭狮子一点都不检点,随随便便就让人类摸?!